既然如此,那麼對於宋乾和林芳菲來說,他們兩個外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足夠的公平公正!

那對於這件事來說又有什麼樣的資格去指責這件事裏面的任何一個當事人呢?

宋乾轉過頭拍了拍林芳菲的雙手。

“放心吧,這件事情交給他們兩個人自己去解決,最好不過我確實要在這件事情裏面加上一份佐料。”

林芳菲咬了咬牙,將自己心頭的那個疑問壓了下去。

既然宋乾這麼說,那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

畢竟直到現在他也已經發現了這負責人之間的糾纏與交割已經足以引動他的內心的一些想法。

宋乾說的那句讓他們自己解決之後,林芳菲激動的情緒終於平復了下來。

果然,在揮出了那一巴掌之後,于姓老者的情緒也開始崩潰。

“我知道你恨我, 爭鋒地 ,甚至你母親的事情。”

他的語氣剛剛軟了下來,那於冬卻猛的爆發。

“別提我母親!”

然而老者對於現在於東的情緒,看在眼裏,卻是藏在心上。

這些年來你很努力,你用自己的努力獲得了你應得的東西。

我做的很少,我一直糾結於前輩先人留給我的東西到底能不能發揚光大而疏離的家庭。

“我知道我做錯了,如果再過一次機會的話,我應該不會這樣選擇,但是我明白這些話聽在你耳中肯定會無比的刺耳。”

那於冬冷哼一聲,既然你知道,你又何必再說?

宋乾知道,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只能他們自己去解決。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他和林芳菲也只能作爲毫無幫助的兩個外人。

“走吧,原本這件事情就和我們的投資毫無關係,現在既然投資已經步入正軌,有太多事情需要我們去忙那位老先生,自己的事情就讓他自己去解決吧!”

宋乾一手拉古林芳菲就要離開于姓老者的家裏,可是聽到他這句話之後,那於東忽然猛地轉過身來,看着宋茜:“你剛纔說什麼?”

宋乾嘴角勾起一副莫名的微笑,他知道這傢伙應該是上鉤了。

趁着對方懵逼的瞬間,他一連串地將目前玉龍山所開展的所有投資項目的進程說了個點兒掉。

於東越聽心中的精彩越深,他實在沒有想到,就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玉龍山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和自己的父親息息相關。

同時他也意識到,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對於父親而言究竟意味着什麼?

他堅守瞭如此多年的關於玉龍山的祕密,就在此時,終於被宋乾出手昭告天下。

對於於東來說,這也是一次轉機。

以前他以爲這件事情將會就此繼續下去,無論是他還是自己的父親,都只能繼續這種悲催的命運。

繼續對立繼續存在隔閡,可是隨着宋乾的這一番話之後,他忽然心情明朗,他意識到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想法有多麼的愚蠢。

他一直認爲,這是由於玉龍山那些需要父親去保守的祕密,才導致他們父子二人之間出現隔閡。

出現如同冰山一般的阻斷,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竟然是如此的幼稚。


宋乾出手解決了玉龍山的問題之後,對於現今而言,他們所剩下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於東臉色一變再變,他看着父親聲音低的像一隻蚊子。

奉旨成妖 父親這一切都是真的嗎?我從來不知道?”

他話還沒說完,老者擺了擺手。

“罷了罷了,這些事情再多說一遍又有什麼意思,那小傢伙分明就是想趁着你情緒波動的關鍵時刻甩出這張王炸,讓你根本意識不到事情的發展!”

“不過也好,如果再這樣下去,估計我會再忍不住出手揍你的,哪有你這樣和老父親說話的,下次再這樣我還揍你!”

於東摸了摸後腦勺,一臉憨厚的笑容。

眼中的淚水確實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不知道這段時間以來對他的煎熬到底有多大。

“如果這玉龍山的項目繼續拖下去的話,我實在估計會忍不住和你分道揚鑣的,畢竟當初能夠放棄那麼幽默的條件,返回到玉龍山,就不是爲了回來看您的臉色的。”

老者哈哈大笑,看得出來和自己兒子之間的那一次心結解開之後。對這位老人家的心緒也有了很大的影響。

雖然林芳菲早就想到了宋乾肯定有辦法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可是他終究還是沒有想到,既然如此輕易的便解決了。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那父子二人幾乎就要兵戎相見了,宋乾無所謂的,搖籃,搖頭這件事情的最根本的點只在于于東認爲自己的父親這些年以來的堅持沒有意義,甚至爲此賠上了自己的家庭。” “所以我就要讓他看清楚目前的情況,老先生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無論是對於玉龍山還是對於他自己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收穫!”

“如果到頭來依然還是不能夠理解自己父親的所作所爲,那他身爲人子欠缺的東西也實在太多了點。”

林芳菲嘟着嘴。

“我覺得你一定還有什麼事情瞞着我,按你的脾氣,這件事情,如果只是眼前的這些,你根本不會去幫助那老先生,至少你會站在中立的位置!”

“”以你這麼多年以來投資養成的絕對理性的思維,我很難相信今天晚上的那番話竟然是你說出來的,你快告訴我到底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宋乾哦了一聲,仔細打量着林芳菲。

他有些意外,這妮子竟然能想到這麼多。

不過他自己竟然還想着各種理由將這件事情搪塞過去,現在看來之前的一些想法都是多餘的。

他原本以爲憑藉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能夠說服對方,相信他之前的那些看法。

可是現在看來,好像並沒有任何的意義。

解決了那父子二人之間的危機之後,宋乾卻發現自己的危機剛剛到來。

面對林芳菲的步步緊逼,他一定要想出了一個方法去解釋這件事情,當然那個祕密也不是不能說出來。

“你別再想着用什麼蹩腳的理由搪塞我,唯獨這件事情我一定不會相信你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原因!”

“你必須得告訴我一個真真實實的正在發生的事情,他們父子二人之間肯定有我不知道的牽連,而這些其中原委你卻是知道的,我感覺到很不舒服!”

聽到這兒,宋乾終於知道林芳菲心中所擔憂的是什麼?

他擺了擺手,林芳菲靠近自己。

林芳菲不知道對方想幹什麼,不過內心當中的求知慾驅使自己不能夠抗拒。

宋乾嘿嘿笑了一聲。

“其實我是發現了,那位老先生在玉龍山這麼多年的所作所爲,都是爲了給自己的兒子留下了一些東西。”

林芳菲驚訝地叫出聲來。

“還有這回事兒,你一直瞞着我到現在,我不會原諒你的!”

“不過你得先告訴我這背後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二人在一陣摸索之間,宋乾終於將他所知道的事情的原委也全原封不動的告訴了林芳菲。

知道了那件事情背後的真相之後,李方飛終於發揮了自己,作爲一個專業女明星的風範。

她哭了。

解決了於家父子二人之間的聯繫和多年分鐘之後,宋茜終於瞭解了之前的遺憾和心願,而此時王玉雪也給他帶來的好消息。

“老闆,關於玉龍山的一期投資計劃,我們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而且已經完成了接近百分之三十!”

宋乾愣了愣,他之前並沒有給自己首先的這些規定確切的任務完成的時間。

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從事於實業投資,如果以後的路數依然按照現如今的方法去做的話,自然沒什麼問題。

我的藝員老師 ,這是身爲老闆的尊嚴。

然而現在看來自己手下的這一夥人的奮鬥意志,可真的是超出他的想象。

但是沒有想到,僅僅三天的時間,這些傢伙竟然已經將玉龍山投資開發計劃的第一部分完成了。

“很好,你們在項目部等着我,我這就來給你們慶功,順便我們再商量一下接下來第二階段的計劃究竟要怎麼發展!”

此時的江南市。

在一棟極其輝煌的別墅裏面,一箇中年人端端正正的站着。

此刻一名坐在輪椅上的老者,卻是在訓斥於他。


“這件事情你做得很不好,讓我在董事會上丟盡了面子,你要想清楚自己到底要怎麼樣去彌補這個錯誤!”

坐在輪椅上的老者,說話之間雖然有氣無力,可是他說出來的話,卻讓那位中年人害怕的渾身發抖。

他哆哆嗦嗦的說道:“龍叔要……要不我把總經理的位置辭了?”

他話剛說出口,那老者瞬間激動的幾乎要跳起來。

“把總經理的位置辭了,你是不是除了這一招之外再沒有任何的辦法,如果你真的是這麼廢物的話,那這個總經理的位置你不做也罷!”

眼看老者好像認真了,那中年人頓時垂頭喪氣,他聲音低到了極點。

“龍叔,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現在董事會不是聯手逼你作出決定吧,你大不了可以把我甩出去,這樣就可以!”

他原本還以爲自己的這個想法至少能夠在老者的心中留下一個忠心的影子,否則到時候哪怕是他做錯了這件事情,到頭來也終究還是不會受到太大的懲罰。

前段時間華倫集團的股票被神祕人手用一個億撬走了二點五個億,雖然對於他們來說並不至於傷筋動骨。

可是這種失敗的屈辱卻是揮之不去,在昨天的董事會上,其他董事集體要求新任的總經理兼董事長作出一定的迴應。

分明就是要讓他承擔責任,可是他哪裏願意於是連忙趕過來找到自己的靠山龍叔。

他是農業一手提拔上來的,所以農民對於這個後生也有一絲感情在。

無論怎麼樣他都是自己的親信,現在集團內部各種消息蜂擁迭起都是針對於他這個集團掌舵人的。


如果再沒有辦法扶植起來一個足夠信任的人,那麼這件事情將會導致他在集團內部部裏失去勢力。

哪怕是他這個當初集團的創業元老,估計也難辭其咎。

一想到這兒,他頓時有些恨鐵不成鋼。

這個廢物竟然能被人家一筆撬走那麼多的資金,被龍爺看過來之後,中年人縮了縮脖子。

他緩緩的出了一口氣。

“去找到,去查出來究竟是誰撬走了我們華倫集團的資金,然後想辦法找點場子回來,到時候我會幫你在董事會面前說情!”

“這是我唯一能夠替你爭取到的機會,行不行暫且不說,至少你要去做,而不是在這死乞白賴的求我!” 玉龍山的投資計劃進行一週之後,宋乾便已經看到了更爲光明的前景。

此次他們整個公司整體所有人來到了玉龍山,便是爲了這次玉龍山的開發計劃。

整整一週的時間,幾乎大家都沒有怎麼好好睡過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