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嘯天望著二人,面龐上也是一陣尷尬,他也沒想到自己兒子竟然會變得這麼厲害,以後者從前的天賦,根本接觸不到天雲學府這種層次,因此也是沒有告訴昊淵。

當即,也是連忙將關於天雲學府的消息告訴看了昊淵。

作為天雲國除了皇室以及武域勢力以外的第一實力,天雲學府幾乎可以說是天才的搖籃。

以為每年,天雲學府都會在天雲國各城,舉行招收弟子的考核,不論修為,只看天賦,若是你被選上,便將能夠成為天雲學府的弟子,從此一飛衝天。

從這點看來,便能看出天雲學府,究竟有著何等地位。

對天雲國幾乎所有少年來說,天雲學府就是他們心中的聖地,因為在那裡,他們便有著改變自己人生的機會。

「天雲學府嗎….」

聽得昊嘯天的講述,昊淵也是低聲呢喃。

天雲學府對於其他少年,恐怕是夢寐以求的地方,可對他而言,恐怕昊淵還不放在眼裡,因為無論這天雲學府再怎麼厲害,肯定不如他的造詣高。

不過昊嘯天的一句話,卻令他的眼神微微變換。

柳清茹,貌似也在這天雲學府裡面,而且地位還不低。

一個柳清茹當然不會被他放在眼裡,不過主要的是,柳家大小姐柳雅雅正是那天雲學府府主的弟子。

記著從前,那柳雅雅仗著自己的容貌與天賦,不止一次譏諷過昊淵是個廢物,甚至柳清茹這次的逼婚,可能也是柳雅雅所為,所以對於昊淵來說,這柳雅雅的確是煩人。

若是自己通過了考核,成功加入天雲學府,再度出現到柳雅雅和柳清茹面前時,對方又會是何等一種表情呢?

「好,這天雲學府聽起來倒是有點意思,方木,這件事就包給你去辦,兩日後我要去參加那考核,」昊淵點點頭,這天雲學府的確是激起他一些興趣。

若是在從前昊淵說出這句話,必然會被其餘之人噗嗤一鼻,不過經過今日之事,恐怕昊家再也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

「老夫這就去給昊大師寫封推薦信….」

方木心中一喜,在他看來,昊淵會找他辦事完全是信得過自己,如此一來,自己的疾病或許真的有救。

很快,方木便是帶著陳慕離開了昊家。

議事廳中,氣氛再度變回了平靜,所有人緊張的看著昊淵,都在等著後者發話。

昊淵的地位已經今非昔比,能讓方木大師尊敬的煉藥師,自然不會那麼好說話,昊家不少人曾經都欺負過昊淵,因此他們都害怕後者會藉此報復。

昊嘯天瞧得這般氣氛,也是輕輕一嘆,他也不知道為何昊淵會一夜之變得如此厲害,不過這也是件好事,至少自己兒子再也不用受欺負了。

就在他們緊張的同時,昊淵卻是看了昊嘯天一眼,道:「父親,我先去修鍊,兩日之後你再派人叫我。」

昊淵根本沒將這群昊家之人放在眼裡,對他而言,這些不過只是螻蟻,還真沒被他放在心上。

「哦,好。」昊嘯天緩過神來,連忙說道。

待得昊淵走後,昊嘯天也是吩咐散會,他相信,從今往後若是有人再敢傷他孩兒,都會認真掂量幾分。

議事廳中,不少人都是鬆了口氣,昊嘯天想的不錯,他從的確不敢再招惹昊淵,他們可承受不住來自丹閣的怒火。

「父親。」

眾人散去,議事廳只留著昊龍父子三人,昊震面色扭曲,極為難看,如今昊淵的地位已遠非他們可比,如此一來,他根本沒可能報仇。

難道真的就這麼算了嗎?

昊震面色不甘,昊淵讓他失去了做男人的資格,這對他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這他偏偏還沒法動後者。

昊龍面色也是陰沉如水,眼眸深處掠過一抹忌憚之色,自己兒子被廢,可他卻什麼也做不了,這讓昊龍不由得生出無力之感。

「其實….這件事還不算太絕。」

就在二人面色陰沉時,昊霖猶豫片刻后,也是猙獰一笑,冷冷說道。

「哦?」

對於自己的大兒子,昊龍顯然更為在意,畢竟前者的天賦與實力都遠非昊震可比,因此昊霖說還有可能,他倒也是願意一聽。

「哼。」

想起昊淵永遠都不動聲色的面色,昊霖不由得冷哼一聲,極為不爽那個表情,他冷笑道:「丹道不過只是小道,唯有武道方才是慷慨大道,那昊淵的丹道造詣雖高,可是武道天賦卻不過只是黃級初期,若是他真的敢進入天雲學府,我不介意在學府中把他給幹掉。」

說著,他也是用手在脖子上劃了一下。

瞧得他的模樣,昊龍昊震二人眼前也是一亮,對啊,昊霖可是天雲學府的天才人物,若是那昊淵真的能進入天雲學府,還不是任由前者宰割?

就算他身後有著丹閣又如何,在天雲學府中,任何勢力都沒有插手的資格,所以昊淵若是敢進入天雲學府,必然是死路一條。

「廢物中終究是廢物,故弄玄虛。」

「若你真的敢進入天雲學府,我倒不介意讓你知道該如何尊敬師長。」

…..

議事廳發生的一切,昊淵自然是不知道,不過就算知道,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昊淵離開議事廳之後,便是直接走入了自己的房間,關上門。

直至深夜,屋內傳來了一道悶哼的聲響,此時昊淵雙腿盤坐在床頭上,額頭上不斷有著冷汗冒出。

他的衣衫早已被汗水侵濕,而且整個房間內,都有著一股極為磅礴的真力波動若隱若現,顯得頗為狂暴。

半炷香后,昊淵的氣息瘋狂暴漲,濃郁的真力宛如潮水般的湧入他的體內,體內十二條經脈似乎突破了什麼桎梏,整個人的氣勢都是提升很多。

那赫然便是黃級中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昊淵方才從閉目中醒來,他感受著自己體內磅礴的真力,也是緩緩地吐了口氣。

「不愧是天血聖體,覺醒血脈之後,我明顯感覺到全身的毛孔,彷彿無時無刻都在吸收著周圍的天地真力,再加上九天神魔錄,修鍊的速度至少是尋常人的數倍不止!」

昊淵手掌一翻,一隻玉瓶便是出現在他手中,沒有猶豫,直接將那三十五枚真元丹吞了下去,再度進入了修鍊狀態之中。

這些真元丹或許對於其他人而言是千金難求的寶貝,而對他來說,簡直是與垃圾沒什麼兩樣,要不是如今體內無法承受更高濃度的真力,他絕不會煉製這種垃圾丹藥。

「嗡!」

當昊淵進入狀態之後,他明顯的能夠感覺到,四周源源不斷的真力,此時正宛如潮水般的朝他迅速用來,源源不斷的在他體內吸收著。

如今他剛剛突破黃級中期,體內真力還不夠穩定,他需要吸收極為磅礴的真力以穩根基,唯有這樣,他日後的道路方才更加遙遠。

他有著大仇未報,所以絕不敢怠慢,唯有努力修鍊,達到九天武帝巔峰之時,方才有幾分報仇的可能。

可他知道,這並非朝夕之事,所以他只能一點一滴的打好根基,才能擁有更為雄厚的真力。

這一世,他這具身體乃是天血聖體,為天武大陸傳說中三大神體之一,資質遠非常人可比。

以他的估計,按照這種速度修鍊,最多再有一個月的時間,就能衝擊黃級後期。

「不過這天血聖體未免也太恐怖了些,吸收真力的速度本就是常人的數倍,可這半日下來,我體內的經脈之中,竟是只儲存了萬分之一都不到的真力…」

半日之後,昊淵也是緩緩睜開雙眼,瞳孔中有著深深的震撼。

他如今剛突破到黃級中期,修鍊速度可能會慢些,不過按照常人的修鍊速度,打坐半日的時間,萬分之一必然是可以達到,而他擁有天血聖體,修鍊速度本就是常人數倍,但儲存的真力,卻沒有萬分之一?!

「雖然有些出乎意料,不過這未嘗不是件好事,如此一來,同等境界中,我體內凝聚的真力遠高於常人的數倍,而自身根基也會達到極為穩定的境界。」

心中這般想著,昊淵心中也是一喜。

前世的他,在武道方面,天賦本就不弱,甚至可是說是逆天,不過今生有了天血聖體以及前世的經驗,昊淵有把握,在武道方面的成就,遠超前世!

「兩日後便是天雲學府入府考核的時間,在此之前,我倒是可以去趟萬寶樓看看。」

萬寶樓,同樣是來自武域的超級勢力,其地位並不比血脈聖地丹閣差多少,據說這裡寶物遍地,應有盡有,是不少武者購買東西的不二之選。

以昊淵如今的實力,自然不會再用真元丹這種垃圾丹藥,新丹藥所需的主藥材,丹閣中只有兩味,還有一味,昊淵想從萬寶樓碰碰運氣。

「不過萬寶樓的東西奇貴無比,以我如今這點財力,恐怕…」

昊淵眉頭微皺,片刻后,眼前忽然一亮,旋即拿出紙筆,寫出了一些玄奧晦澀的口訣。

就在昊淵正入神的時候,一道倩音忽然自門外響起。

「三少爺,家主他們叫你到議事廳一下,哦對了,他們還說如果你沒時間,那就算了。」

門外的羚兒輕聲說道,昨晚之事昊家並未外傳,因此除了在場之人外,其餘人根本不知道昊淵的身份,因此當她聽到昊嘯天後面那句話時,心中也是頗為奇怪。

為何家主他們會如此尊重三少爺….

「那就說我有事吧,我現在忙著創作玄級武技,就別讓他們打擾我了…」

昊淵淡淡的聲音,傳入羚兒耳中。

啥?

創作武技?還是玄級的?

羚兒雖說不是武者,可對這種創作武技的難度還是頗為清楚的,整個昊家都不過五道玄級武技,而昊淵卻說自己正在創作玄級武技,這的確叫人匪夷所思。

羚兒搖搖頭,美眸中掠過一抹失望,也是如實回去稟報。

直到羚兒離開后,昊淵方才從房間中走出,直接帶著手中的武技,沖向萬寶樓的方向。

萬寶樓身為整個天武大陸首屈一指的寶物店,其位置,並不難找到。

萬寶樓倒不愧是寶物匯聚之地,昊淵剛一來到萬寶樓,也是被周圍的寶物吸引了眼球。

「不知閣下來萬寶樓買什麼,只管開口,我萬寶樓必定是有需必應。」

一名夥計笑著走上前來,萬寶樓的規矩,無論對方身份如何只要來萬寶樓,就是萬寶樓的客人,就要做到十分的服務,不得有絲毫馬虎。

昊淵點點頭,目光掃視了周圍的寶物一眼,道:「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是來賣的。」

「哦?」

那名夥計聞言,面龐上也是掠過一抹驚異,眼眸深處有著不屑浮出,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六七的少年,能有什麼好東西?

他面色不變,微笑道:「萬寶樓只收稀有物品,凡物就不要拿出來了。」

他語氣雖然尊敬,可任誰都能聽出其中的譏諷之意,似是在說,一個窮小子拿出來的東西,想放在萬寶樓?痴心妄想。

昊淵看了他一眼,不過也懶得理會他,目光掃視,見到一處水晶櫃檯後有一名老者,氣勢威嚴。

這是一位白髮蒼蒼,眼睛暴突的長衫老者。

見到昊淵沒理會自己,那名夥計也是氣不過,神色有些高傲得道:「看你的樣子,應該也不像有什麼好東西,還望你離開萬寶樓,不要驚擾我萬寶樓的客人….」

他話音尚未落下,昊淵便是來到那個老者面前,後者一直埋頭打算盤,根本沒有理會昊淵。

「賣武技。」

昊淵開門見山,也不想廢話,直接將他那本玄級武技拿了出來。

聞言,那名老者也是抬頭,眼神中充滿了不屑,道:「你剛才沒聽到我們夥計的話嗎,滾蛋吧,不然廢你四肢時,就晚了。」 老者的語氣十分不客氣,彷彿並不把昊淵放在眼裡。

剛才他雖然在打算盤,可那名夥計與昊淵的對話自然也聽進了耳里,他不相信一個僅有十五六歲的毛頭小子會有什麼好東西,因此也如懶得與他廢話。

「馬掌柜,這小子一副窮酸樣,肯定不是來買東西的,您等著,我這就給您轟出去。」那名伙子連忙跑來,賠笑道。

「小子,我們萬寶樓的東西你買不起,也更賣不起,裝模作樣也要有個限度,我看你完全就是想偷我萬寶樓的寶物!」

瞧得他的態度,昊淵眉頭微皺,眸光深處掠過一抹冰冷,其態度之惡劣,實在叫他不舒服。

「狗眼看低人….」昊淵沒有看他,淡淡說道。

「你!」

「這小子在我萬寶樓鬧事,來人將他給轟出去!」

這一通大喊,立刻就引起的周圍其他客人的目光。

數名萬寶樓護衛從四面八方湧來,將昊淵團團包圍,恐怖的氣息籠罩在整個大廳內,這些人竟全都是黃級後期的強者!

昊淵面色依舊不變,甚至眼神中還有著一絲冷漠。

「等會。」

不過就在他們準備將昊淵轟出去時,馬掌柜的聲音卻是忽然響起,緩緩抬起頭來,眼神深邃的看了昊淵一眼。

一個僅有十五六歲的小子,面對著萬寶樓護衛,能有如此沉穩的心態,顯然不是常人。

「來我萬寶樓之人皆是客人,豈有不尊之理由,這讓我萬寶樓聲譽何在?」馬掌柜低喝一聲。

「閣下倒是有些腦子,我還以為你們萬寶樓不會做生意呢。」昊淵面色雲淡風輕,淡淡說道。

一旁的其他客人頓時目瞪口呆。

這誰啊,竟敢這麼跟馬掌柜說話?

萬寶樓,那可是整個天雲國首屈一指的寶物店,敢跟萬寶樓掌柜這樣說話的人,一般都沒什麼好下場。

果然,那馬掌柜面色頓時沉了下來,眼神陰沉的看了昊淵一眼,卻出人意料的沒有動手。

「既然閣下是來賣東西的,還請閣下按我萬寶樓的規矩辦事。」

馬掌柜此言一出,整個大廳中不少人目瞪口呆,眼神驚異的看著他們,什麼時候馬掌柜這麼好說話了,要知道,後者的暴脾氣可是在整個萬寶樓都出了名的,因此沒什麼人敢得罪他。

只是…為何此時馬掌柜會對一個少年如此忌憚?

昊淵點點頭,也不想浪費時間,拿出了之前那本玄級武技。

他縱橫武域,一生中擊敗敵人無數,收繳的武技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其中不乏精品,隨便拿出一本,都可引發整個天雲國的轟動。

「武技?」

馬掌柜看了那捲軸一眼,淡淡說道:「武技可賣,不過黃級下品這種低等貨色我們不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