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睿智其實已經向葉明宇提出來,用他們手上所有的資源進行報復。

但是葉明宇並沒有同意,他還有其他的想法。

他已經計劃着,怎麼進行報復。

等到葉明宇冷靜下來,對管家說道,“李德奇怎麼不見他的人?”

管家戰戰兢兢的說道,“他暈了,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管家對葉明宇其實也有些埋怨,如果葉明宇早早的就聽了李德奇的話,也不至於落到現在這種下場。

葉明宇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狠狠的說道,“都他媽是廢物。” 他心有不甘,可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只有繼續依照自己的資源,然後找機會報仇。

葉明宇的臉色變得猙獰,冷冷的說道:“我就不信,對方沒有任何的破綻,等我找到對方的破綻,一定讓他們身敗名裂。”

明睿智一回到家,瞪着明小天冷冷的說道,“給老子跪下來。”

明小天根本不敢拒絕,乖乖的跪着。

他媽媽非常寵他,這個時候也不敢說話,因爲他媽媽知道自己的兒子這次確實犯了錯,而且,明睿智現在正在氣頭上,如果求情的話,反而會讓明睿智更加生氣。

明睿智指着明小天,狠狠的說道:“你這個敗家子,就他媽知道給老子惹事,如果不是你,老子今天也不會這麼丟人。”

說着上前就給了明小天一巴掌。

打的明小天嘴角都滲出了鮮血。

但明小天低着頭,不敢說一句話。

明睿智似乎還不解氣,又踹了明小天一腳,狠狠的說道,“老子要你有什麼用?整個家都要被你給敗光了。”

最後把明小天直接打暈了過去。

明睿智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擺了擺手說道,“把他拖出去,一個廢物。”

深吸了幾口氣,過了好一會兒,明睿智才慢慢的冷靜下來,喃喃的說道,“明家的產業絕不能在我手裏毀了,不管怎麼樣,我也要保住這個家業。”

說着他站起身,離開了。

王家,在京城也是個豪門家族。

除了四大家族,實力最強的就是王家了。

明睿智直接來到了王家。

在一個書房門口,很恭敬的站着,態度顯得很卑微。

等了好長時間,才聽到書房裏,響起了話,“一個小小的尉遲家,就把你嚇成這樣了,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

明睿智態度很恭敬,說道,“如果這一次能夠讓我明家把名譽挽回,我們明家三分之二的產業我都交給你。”

“你們家的產業,你真的以爲我會放在眼裏嗎?”

明睿智趕緊點着頭說道,“不會不會的,我知道王家根本看不上,但這是我能夠拿出來的所有了,希望你能幫我。”

現在他的地盤已經沒了,就只剩下了幾家公司,如果他真的要把那些產業交出去,這麼多年的努力,可都付之東流了。

但是,明睿智卻不後悔,面子問題,對於他來說,更加重要。

只要能夠挽回面子,挽回聲譽,就算損失這些,也沒關係。

畢竟以他的資源和條件,還可以東山再起。

“既然這樣,連你們的地盤,也交給我吧。”

明睿智趕緊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那些地盤本來就是我們家來掌管的,你想要,隨時都可以拿走。”

隨即,明睿智就聽到書房裏一陣咳嗽的聲音傳了出來。

明睿智一愣,他可是知道,書房裏的人從小習武,身體素質很強,但從剛纔咳嗽,他能夠聽出來對方好像受傷了。

明睿智還想說什麼,書房傳出一個聲音,“好了,你可以走了。”

明睿智不敢多說話,點了點頭說:“好,那我告退了。”

說完就離開了。


書房裏,一個男人靠在椅子上,他的上身是光的,在他的胸口明顯受了傷,周邊還有鮮血。

他就是王德勝。

王德勝眯起了眼睛,深吸了幾口氣,吐納幾下,身體上的傷痕,就在慢慢的恢復。

其實王德勝真的看不上明睿智的產業。

但既然對方主動送上門來,他也不會拒絕的。

不要白不要。

王德勝深吸一口氣,慢悠悠的說道:“尉遲家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高手,真是沒想到啊。如果讓尉遲家繼續這麼發展下去以後,就很難控制了。”

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小爺,老爺請你過去。”

王德勝應了一聲,之前他一直在外面做事。

這剛剛回到家裏。

他到了大廳,王家老爺子看上去已經年過半百,但眼神當中卻炯炯發光。

王德才看了一眼王德勝說道,“回來怎麼不來見我?我知道你在外面很逍遙自在,但這個家終歸還是要回的,你現在歲數也不小了,不要總是在外面飄。”

王德勝哼了一聲說道,“你見到我,就是在教訓我嗎?就沒有其他的話說嗎?如果沒有話的話,我還有其他事要做。”

王德才臉色一沉,說道,“京城,現在不安穩了,各種事情頻發,我看,各個家族之間,恐怕要有矛盾了。”

王德勝冷笑一聲說道,“我覺得這是好事啊,如果他們起了內訌,咱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豈不快哉?”

王德才把眉頭皺了起來。

他對王德勝的態度很不喜歡,總覺得什麼事情都是小事,如果繼續這麼隨心隨意的,到最後,肯定會後果很慘的。

“不要胡說八道,那幾大家族你以爲他們什麼事都不做嗎?如果這話傳出去,你知道會給王家帶來多大的麻煩嗎?”

王德勝依然冷笑着,好像並沒有把王德才的話放在心上。

他現在心比天高,正在忙着自己的事情,那些事情都順利的話,就可以拿下整個京城。

所以現在顯得很自信。

王德才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說道,“咱們的人都已經從天王集團撤掉了。現在天王集團已經變成了風暴中心,那裏面是個漩渦,如果再不有所行動,恐怕以後想出來,也出不來了。”

王德才隱隱覺得,如果這場風暴刮起來,會死很多人的。

王德勝說道,“可是這件事情跟我又沒有關係,你跟我說也不頂用啊,我看你也沒什麼事。行了,我要忙我自己的事了。”

說着起身就準備離開,王德才突然大聲說道,“王德勝,懸崖勒馬,爲時不晚,別怪我沒有提醒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你現在在做什麼,我心裏很清楚,在事情還沒有造成嚴重後果之前,你最好能夠回頭。”

王德勝轉過頭看着王德才,冷笑一聲說道,“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告訴你,如果不是當年我放棄了跟你爭奪家主的位置,你永遠也坐不到這個位置,我希望你能夠認清這一點。”

說完,王德勝就離開了。 王德才氣的渾身抖動了一下,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但卻沒有說出話來,眼睜睜的看着王德勝離開。

過了好長時間,王德才才長嘆了一口氣,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是親兄弟啊,爲什麼你就不能聽我的話?你現在這麼固執,早晚會死的。”

其實王德才的眼神很毒,早就看出來,王德勝現在受傷了,而他對王德勝的身手很瞭解。在整個京城都沒有幾個人能打的過他。

可是現在他卻受傷了,這說明對方的實力更強,而他現在,做的事情都是很危險的事情,如果他在不回頭的話,以後真的就回不了頭了。

夜越來越沉。

凌羽楓在回來的路上,就打了電話給蘇妲己。

“妲己,你什麼時候出發?我現在想你想的都面黃肌瘦了。”

坐在車裏的光頭強微微搖了搖頭,剛纔凌羽楓看上去就像是一尊神像,可現在竟然語氣這麼溫柔,就像是一個小男人一樣。

凌羽楓看了張天啓一眼說道,“這段時間張天啓很努力,而且也很勤奮,現在進駐京城的渠道已經打通了,我看,他的工資應該給他漲一漲,可是我倒是沒有想好,給他漲多少?”

頓了一下,凌羽楓又搖了搖頭說道,“但是,張天啓似乎並不喜歡錢,還是不要漲了。”

張天啓聽到這話,哭喪着臉,想要說話,卻說不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嗖”的一聲,凌羽楓的手機突然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張天啓大叫一聲:“誰?”

光頭強也迅速衝了過來,兩隻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他們來到京城,還從來沒有遇到敢主動挑釁他們的人。

現在竟然敢有人對凌羽楓出手,看來,對方早有準備。

隨即就聽到了腳步聲,從腳步聲裏能夠聽出來對方,氣息很穩,絕對是個高手。

光頭強早就知道,京城這個地方臥虎藏龍,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光頭強也是第一次感覺到有了忌憚。

但凌羽楓卻顯得很平靜,眉頭僅僅只是皺了皺。

隨即看了一眼地上的手機,眯起了眼睛,其他事他都不在乎,但他剛剛在跟蘇妲己聊天,對方就打斷了,這纔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如果蘇妲己嚇到了怎麼辦?


如果蘇妲己擔心了怎麼辦?

這讓蘇妲己肯定會很難過的。

凌羽楓的周身慢慢的散出了殺氣。

一個聲音傳了過來,“難得啊,竟然在這裏碰到高手,好久沒有舒展筋骨了,今天可以好好的,動動我的手腳。”

光頭強大喝一聲:“佈陣。”

凌羽楓這個時候淡淡的說道,“讓我來。”

光頭強一臉擔心的說道:“大哥,對方來者不善。”

凌羽楓表情很淡定的說道,“我也不是好惹的,這話說的很霸氣。”

光頭強他們點了點頭,退到了後面。

但他們卻時刻準備着,沒有任何放鬆警惕,只要有任何意外出現,他們就會衝上去,絕對不能讓凌羽楓出任何事情。

“在我面前這麼狂,很好很好,我現在都有點羨慕你了。還是年輕好啊。”

凌羽楓冷冷的說道:“你得罪我,其實沒什麼,但,你影響了我老婆的心情,這就是不可饒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