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聚和鐵妖交手,鐵妖並沒有什麼兵器和靈寶,只是憑藉神魔之體的雙手攻擊,此刻的冰寒峰弟子還在冰封著水域,雪念只好落在時聚和瓏月身邊。

時聚用玄心讀術說道:「瓏月,你一會救玲月,雪念你看一下水域的情況,我來纏住鐵妖。」

雪念聽到時聚喊自己的名字,她笑的很甜美,有種冰激凌的感覺。

時聚七彩流雲一出,鐵妖笑道:「想逃跑嗎?」

「鐵國君主,你毀了我的七玄鈴和光山印,今天我要你的雙手來抵我的靈寶。」

時聚拔劍衝到鐵妖面前,遠距離打鬥,他們的靈力遠不及鐵妖,如果近距離纏鬥,也許還能挫挫他的銳氣。

「玄尚小子,又想和我近戰,我成全你。」

時聚以玄尚劍法不停的攻擊著鐵妖,雖然不能傷到他,但近距離的戰鬥鐵妖的金色大手不能發揮作用,鐵妖只有挨打的份,要是論點數,時聚肯定能勝。

鐵妖一氣之下,黑衣閃爍,一掌向時聚擊去,時聚退出幾千米的水域上空,幾道劍靈力劈去,鐵妖的衣服上多了幾道劍痕。

鐵妖恨透了玄尚派,瞬間飛了過去,再次形成金色大手,拍擊著時聚。

時聚只好四處躲避,此刻的水域已經冰封形成,鐵妖再次拍到水域形成的冰川,已經完全沒有碎裂的痕迹。

時聚很久沒練玄心劍術了,今天算是施展了很長時間,時聚每躲一次就發出幾道劍靈力,漸漸的時聚的靈劍開始發出極寒之光,半個時辰過去了,水域處本來冰封了百里,沒想到在時聚和鐵妖的打鬥中形成了千里。 這時瓏月已經扶著玲月和雪念站在了一起,他們看著時聚和鐵妖在水域上空激烈的打鬥著,一會一道閃電,一會一聲雷鳴。

玲月說道:「這小傢伙的功法提高了不少,瓏月你到底和他什麼關係?」

「他是瓏月仙宮的仙尊,他救了我多次。」瓏月喜歡時聚,而時聚有秋揚,玲月問起,她只好這樣回答,但瓏月很快就轉移了話題,問道:「你是魔界聖主,怎麼會被他弄成這樣。」

玲月擦了擦眼淚,說道:「上次回仙界,我追查得瓏月元陰的事情,很快就查到了他,他本是魔族剛剛晉級的魔師,我想處理了他,沒想到他隱藏了實力,幾乎耗盡靈力也沒能逃出他的雙手。」

說道這些,玲月再次哭了起來,瓏月安慰道:「都是我不好,害你受這樣的傷害,答應我跟我回仙宮,不要回魔族了。」

玲月還沒有回答,雪念擔心的說道:「不好,時聚仙尊要堅持不住了。」

雪念飛身到了半空,一聲令下仙師隊伍集齊百人,在雪念的帶領下,向鐵妖飛去。

「布陣。」

雪念說完,百名仙師共同施法,天空出現一道寒光,時聚和鐵妖都發現了這道寒光,瞬間寒光形成一片冰域,向鐵妖圍去。

「時聚仙尊,我來助你。」

雪念的聲音極其動聽,連表情也變得十分甜美,時聚回道:「你早就該幫忙了,在不出手,我都要見閻王了。」

「閻王是什麼,我沒見過,有機會帶我去看看。」

雪念說道,雙手揮揮,鐵妖的兩雙大手都被冰封起來,接著鐵妖的全身都被冰凍。

時聚見到鐵妖被封,終於鬆了一口氣,一名老者仙師說道:「雪念,水域已經冰封,有聖尊和時聚仙尊協助,你沒有犧牲自己,這也是我冰寒峰的榮幸,我們這些老傢伙已經到了坐化的年紀,就和水域冰峰融在一起了,你們趕快離開冰寒峰吧!」

「仙師長老,我們一起離開這裡。」

「不,我們早就商量好了,我們這些人不能得到長生,應該為仙域做最後一件事情了。」

這時,鐵妖的冰封開始出現了裂痕,老者又說道:「快走,我們封不住他多久。」

老者帶領眾仙師一起施法,再次冰封了鐵妖。

瓏月喊道:「雪念妹妹,我們在不離開就來不及了。」

時聚只好拉著雪念和瓏月、玲月帶著剩餘的弟子離開了冰寒峰。

剛出冰寒峰,就有大部分受傷的仙人死去,他們雖然都是冰屬性功法,但很少有冰屬性體質,大部分是水屬性體質,離開了極寒之地,又身受重傷,根本無法前行。

雪念不停的為受傷的弟子輸送靈力,以至於自己差點昏了過去。

一些受傷的弟子,甘願回到冰寒峰,也不能讓峰主受傷,一個時辰下來,百名弟子跪在地上喊道:「懇請聖尊帶峰主離開,懇請聖尊帶峰主離開……」

瓏月嘆道:「冰寒峰,整個仙域都不會忘記你們,時聚帶雪念離開。」

雪念掙扎著不肯離去,時聚也不想放下他們,但鐵妖一旦追上來,不知有多少人死去。時聚狠下心來,帶著雪念和瓏月等人繼續飛行。

雪念在怎麼掙扎也掙脫不了時聚的雙臂,雪念哭泣著說道:「放開我。」

雪念長這麼大,除了小時候被父母抱過,還從來沒有被人抱過,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時聚放下了雪念,說道:「他們就算和我們在一起,也有可能犧牲,現在他們的做法是偉大的,仙域不會忘記他們,紫域不會忘記他們,我們更不會忘記他們。」

雪念沒有說話,這時他的弟弟冰岩飛了過來說道:「姐,不要難過,他們的靈魂和冰寒峰永遠在一起,他們會為仙域阻擋水域,和生存著一樣,如果有一天我會消失,我也會和他們一樣,回到冰寒峰,將靈魂注入到大陣中。」

「報,冰岩仙師,前方百里發現一支千人魔軍。」

大家都聽到彙報,玲月說道:「瓏月我們先過去,要做好衝鋒的準備,我已經不是魔界聖主,他們不會聽我號令。」

「大家聽好了,都做好衝鋒的準備,冰岩護住雪念,時聚護住玲月,我來打頭陣。」

瓏月吩咐完,他們繼續前行,果然前面一隊魔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血劍聖主,你果然投靠了仙域,我和水尊一直相信你已經魔化,沒想到他們說的是真的。」

「魔尊,我的功法沒有魔化的確不假,那黑衣人隱藏實力,你們還不知道吧!他想一統三界,那樣會死傷很多人,我們魔族和仙域沒有戰爭,豈不更好,現在五大妖王和五大魔尊死了多少?可都是那黑衣人一手造成的。」

魔尊笑道:「那黑衣人只是魔師的境界,你騙誰?」

「我的傷都是拜他所賜,他已經突破通玄境界達到真靈之體。」

「笑話,幾千年來,三界中還無一人成為真靈,如果有一位真靈出現,三界統一那才是好事,不過聽說得到瓏月元陰可以成為真靈之體,今天你們都受了傷,我就一起拿下。」

「你……」

「魔軍聽令,女仙抓活的,男仙全部殺死。」

話音未落,瓏月道:「沖。」

瓏月劍瞬間劈下一條通道,通道兩側伴隨著瓏月劍雷,魔軍都不能靠近,眨眼功夫,時聚等人衝出魔軍的包圍。

瓏月再次施展劍雷向魔軍劈去,瞬間魔軍死傷一半,魔尊怒道:「下次別讓我在見到你。」

「聖尊姐姐,炎谷門看來已經被攻破了。」

「恩,不知炎谷門主怎麼樣?我們先回獸靈門吧!然後在打聽炎谷門主的下落。」

「也只能這樣了。」

四日後,時聚等人已經到了獸靈門的界域,時聚道:「瓏月,我要去紫域一趟,你們行事小心,遇到鐵妖不要輕舉妄動。」

「時聚,你去哪我不阻攔你,一切小心,帶上這瓶丹藥。」

「謝謝,我走了。」

時聚轉眼消失了,瓏月望著時聚遠去的方向,暗道:「請原諒我不能陪你。」

「聖尊姐姐,人家已經飛遠了。」

「啊,恩,我們走。」

玲月和獸靈門主有過節,上次來仙界大鬧過獸靈門,現在要去獸靈門,心裡也不是個滋味,一路行來,玲月已經恢復了不少靈力。

玲月說道:「瓏月,我不想去獸靈門,你喜歡那個小仙尊,我去幫你追他。」

「玲月,不可。」

「瓏月,不要忘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們本是一體,沒有我你們根本不可能在一起,我要去紫域尋找我們的本體。」

玲月說完消失在獸靈門的護山大陣前。

時聚一路飛行,雲崖城外一批青衣仙人正圍著幾個雲崖宗的仙人打鬥,時聚飛過,那批青衣人都倒在了地上。

仙域入口處,幾名黑衣人在盤查著什麼,時聚瞬間移動過去,他們都化為灰燼。

時聚一路飛行,紫域城外的一處山脈上,時聚落了下來,時聚用意念掃過,這裡一切正常,禁制都是自己布下的,一點沒有受到破壞。

時聚大步走了進去,密室中時聚喊著月穎的名字,裡面卻沒有人回答。

時聚隨手拿起石桌上月穎畫的像,上面寫到「月落思君時歸來?穎耀枝頭聚情在。」

也不知這丫頭去哪了,時聚用意念感受著月穎的存在,暗道:「這丫頭不在附近。」

時聚出了密室,轉身向月穎的村莊飛去,村莊的樣子一點沒有改變,只是少了人煙,時聚來到月穎爺爺的墳前,確實有人來過,那些果實肯定是月穎帶來的,看樣子月穎離開有一段時間了。

一道紅光劃過,時聚警惕起來,站到他面前的居然是血劍聖主。

「玲月聖主,你來這幹嗎?」

「小仙尊居然能和瓏月名字相稱,看來你確實與眾不同,你來這幹嗎?」

「我只是想來看看故人。」

「這裡的百姓呢,怎麼一個人沒有?」

時聚指了指面前的墳墓,說道:「村裡的人都被殺了。」

玲月心急如焚,她要找的本體就在這個村子,如果沒有本體她和瓏月都不能過正常人生活,正如千葯谷主根本不能享受女人。

玲月用秘法搜尋,本體還在應該在紫域城方向,她和時聚告辭,轉身飛往紫域城。

時聚猜到月穎很可能和玲月有關,不然玲月怎麼會到這個村落,她聽到這個村落的人死去,流露出來的表情就更加肯定。

時聚用意念搜索著自己在月穎身上留下的那道靈力,鎖定位置后,瞬間離開了村莊。

紫域城雖然是凡人城,仙界大亂也有不少散修來到此地,不過他們大多都遵守凡人城不準用仙法的規定,和凡人一樣在大街上行走,有的騎著獸騎,有的和汽車樣子一般。

不過現在紫域城內是允許飛行是,但有明文規定,南下的和北上的高度相差百米,防止出現飛行事故。

街道上的交易還是和以前一樣,有專門負責的人,這也是為了交易公平。

時聚遊走了幾個域城,紫域城整體都在改變,看來這紫域城主沒選錯,時聚看到一隊巡邏的士兵,個個威武強壯,不由得想起自己所在的仙兵隊,那些戰友雖然不是很熟,但有不少都是自己一手教出來的。

這裡的仙尊始終不能突破境界是瓏月的父親布的禁制,想想自己的那些戰友也是如此,只是他們都停留在練氣期的境界,也許這也是女神碧水當時的編排。 時聚回想著神兵隊,紫域城雖然和自己的世界有些差異,但這裡有高大的建築,寬闊的道路,還有一些靠晶石做燃料的飛行物,確實是一個特殊的世界,完全算的上是繁華都市。

一道長虹劃過天空,街上的人們都望著天空,議論紛紛的人群中冒出一個童音:「這是仙人下界。」

時聚看了看那個男孩,七八歲的年紀,完全是一個凡人,不過他的體質有些特殊,那道長虹瞬間抓起男孩遠去,此刻的人們都四處逃去,一隊士兵駕著飛車追去,但飛車的速度太慢了。

「救孩子要緊。」時聚暗道,七彩流雲騰空而起,片刻追上了那道長虹。

時聚說道:「放下那孩子。」

長虹化成一道虛影,道:「仙友功法純正,不是妖魔中人,你我素不相識為什麼擋我去路。」

「你帶這孩童去哪?他只是一個凡人孩子。」

虛影嘆道:「事到如今,如果不說,想必仙友也不會放過我,我乃炎谷門主,幾天前遭遇妖魔攻擊,我炎谷門弟子已經所剩無幾,我受了重傷,身體已損,只留下這道虛影,這孩子是我的本體,只有跟他合體,我炎谷門的功法才能延續下去,仙友不會阻礙吧!」

「原來是這樣,可這孩子的父母知道嗎?他們會很著急的。」

「顧不那麼多了,我時間有限,沒猜錯的話,仙友就是瓏月仙宮的時聚仙尊,待我合體后,還請仙尊帶孩子一起回瓏月仙宮。」

炎谷門主說完一道紅光進入孩子體內,孩子卻一聲不吭,片刻后孩子的身體閃現出紅焰。

「時聚仙尊,好好照顧這個孩子,我炎谷門從此在仙域消失了。」

炎谷門主的虛影消失了,空中多了點點光焰漸漸的在空氣中散去。

孩子昏迷在空中的光環中,時聚輕輕的抱起孩子,用玄心療術喚醒了他,孩子問道:「叔叔,你是仙人嗎?我剛剛做了一個夢。」

時聚小聲的問道:「算是吧,你夢到什麼了?」

「我成仙了,可以在天空中飛翔,而且用仙法幫助好多窮人取暖。」

「恩,不錯,你天性善良,叫什麼名字?我帶你回家。」

「叔叔,我叫嚴兒。」

時聚抱起嚴兒向遠處飛去,嚴兒雖然不懂仙法,但他的身體已經具備靈力,和他在一起,能感覺到那種火靈力的溫度,如果是常人估計是不能和他呆在一起的。

一路飛來,嚴兒說著自己的家庭,他是家裡最小的一個,一個哥哥,一個姐姐都很疼他,只是他們在外讀書,不經常回家等等。

時聚決定帶他修練,畢竟炎谷門是十大仙派之一,也許以後嚴兒還能光大炎谷門,時聚用靈力封住了他的火靈力,先帶他回了家,落地那一刻,嚴兒的父母激動的說道:「真有仙人,真有仙人,嚴兒沒有騙我們。」

嚴兒跪倒父母面前說道:「爹、娘孩兒想要學仙法,還請爹娘成全。」

嚴兒從懂事起就要學仙法,以至於父母經常責罵他,沒想到今天真的出現了仙人,父母只好說道:「嚴兒,我們並不是你的親生父母,這是我們撿你時身上的玉佩,學好仙法也許能找到你的親生父母。」

嚴兒接過玉佩,上面刻著一個炎字,看來這是炎谷門的玉佩,嚴兒哭泣著說道:「我不要親生父母,我學好仙法會回來孝敬你們。」

時聚知道嚴兒是炎谷門主的本體,仙界是需要他的,只好安慰道:「大哥、大嫂不要難過,嚴兒天生仙資,而且天性善良,有朝一日定能有所作為,你們放心好了。」

嚴兒告別了父母和時聚踏上了修仙路,當然時聚不能把他帶在身邊,找到月穎之後,他準備把他交給月穎,也好和月穎做個伴。

他們在紫域城遊走了幾日,嚴兒一旦踏上修仙路,就註定長期呆在洞室里,時聚打算讓他在紫域城在多玩一些時日。

嚴兒見到了一群藍衣人,好奇的問道:「叔叔,那些人有仙氣。」

時聚點了點頭,其實他早就發現那些人正是藍御谷的弟子,只是不知道他們怎麼會出現在紫域城?

時聚說道:「你呆在這,不許亂跑,我去去就來。」

嚴兒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是。」

時聚瞬間消失在嚴兒面前,幾個藍衣人說道:「就是這裡,上次為少谷主尋女人,就是裡面的女子搗亂。」

「好,這次一定不能放過她,能抓個凝光境界的女子回去,少谷主肯定給我們不少好處。」

時聚聽到了他們對話,不過他沒有出手,只是想看看這個凝光境界的女子是何仙派?

幾個藍衣人喊道:「裡面的人出來,不然我拆了你的房子。」

一道黃光劃過,女子蒙面,一身黃衫,高挑的身材盤旋在了空中,幾個藍衣人紛紛亮出法寶,女子道:「你們敢在紫域城用仙法,不怕仙域定你們的罪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