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開始姜辰他們在魚肚子里的時候,埃文也在。只是姜辰等人在那片虛擬的沙灘上,而埃文在海水下面泡著。

姜辰和袁言泓說的那些話,埃文都聽的真真切切的,這讓他震驚不已的同時,也有些喜不自勝。

他能夠接受到漢斯的邀請,就代表這他的身份不一般。而袁言泓雖然知道他的身份存疑,但是由於他已經下落不明的緣故,袁言泓便下意識的認為他已經葬身海底。

只是,巧合的是,埃文不僅沒死,反而還知道了袁言泓的謀划,以及接下來的打算。

「看來,我得儘快向上面彙報才是。」

埃文深深的看了一眼姜辰等人離去的方向,然後直接跟著遊了起來。

……

「老大,蘇小姐在兩天前,便已經回到蓉城了。」

軍艦上,冷月皺著秀眉給給姜辰彙報到。

「兩天前?」姜辰聞言一愣。

「對,兩天前。」

「你確定你沒有聽錯?」

「沒有,我再三確認過。」

聽到冷月再三保證自己沒有聽錯以後,姜辰的臉色變得有些怪異。

恰好這時漢斯老頭兒正帶著袁言泓,面色嚴肅的朝著他走來,姜辰不免又皺起了眉頭。

「姜先生,有個不好的消息……」

漢斯的臉上帶著絲絲愧疚,臉色極其不自然。

「你說。」

姜辰大概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的面色不變,沉聲說道。

「蘇小姐她……」

「蘇安嵐?她怎麼了?」

姜辰故意裝作不知道怎麼回事,黑著臉沉聲問道。

看著姜辰的模樣,漢斯的臉皮不由得微微一抖,張了張嘴卻一句話沒有說出來。

「怎麼了?你說話啊!」

姜辰故意提升了音調,裝出一副含怒待發的模樣。

「還是我來說吧。姜先生,蘇小姐她失蹤了。」

面對姜辰的質問,漢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袁言泓便直接接過話頭解釋起來。

「失蹤了?你什麼意思?」

姜辰的臉色陡然一黑,說話的語氣陡然冷冽起來。

「就……字面上的意思,蘇小姐在半個多月前,在漢斯的古堡里失蹤了。」

袁言泓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說起話來也有些底氣不足。

姜辰知道蘇安嵐回到了蓉城,猜到蘇安嵐當時應該是逃了出來;但是他卻沒有直接坦白。

而是打算裝傻充楞,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這是因為姜辰突然靈機一動,打算藉此好好的敲詐一下袁言泓。

姜辰身後的二青和冷月看著姜辰的樣子,頓時明白了姜辰的打算。兩人相視一笑,默然無言。

「我需要一個解釋。」

姜辰的臉色黑成鍋底。

袁言泓和漢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姜辰身上傳來的蓬勃壓力。

「姜先生稍安勿躁,雖然不知道蘇小姐是怎麼失蹤的,但是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去找。」

漢斯的臉色異常嚴肅,直接沉聲保證道。

「你身為馬爾斯的心腹,連一個普通人都保護不好,馬爾斯養你是吃閑飯的嗎?」

姜辰冷冷的看著漢斯,心裡卻在暗爽。

他早就想這麼懟一頓漢斯了,但是由於漢斯後面一直跟著袁言泓。一副為袁言泓辦事的樣子。

為了照顧合作夥伴的面子,姜辰一直不好怎麼說他。現在難得逮到這麼好的機會,姜辰心裡那是說不出的爽快。

「姜先生,這件事是我的疏忽。不過這件事的背後沒有那麼簡單,但是總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雖然姜辰的話讓漢斯的漢斯變得異常難看,但是他還是沉著臉保證道。

而姜辰在聽到漢斯的話以後,眉頭卻不由得微微皺起。

「這事兒沒那麼簡單?這話怎麼說?」

姜辰沉聲追問到。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漢斯微微一愣,然後才出聲解釋起來。

「我和主人所在的地方,都是有血陣保護的,外人是絕對進不去的。而古堡內的僕人,都是對主人是絕對服從的,所以絕對不會有人會背叛古堡,違背主人和我的命令。

這樣的話,蘇小姐居然失蹤了,那麼這就代表著其中必有蹊蹺。思來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出手的人,實力十分靠近主人。」

聽完漢斯的話以後,姜辰的眉頭不由得皺的更緊。

本來他以為蘇安嵐是自己逃出來的,但是聽漢斯這麼一說,好像並不是這麼回事。 楊柏能夠看到吳天眼中的殺氣,輪胎已經冒煙,排氣管噴紅。可怕的加速度已經讓跑車成為凶獸。

「楊柏,快躲開!」葛寶彤驚呼一聲,眾人都紛紛退後。這些紈絝也都看出來了,吳少徹底被激怒。

「楊柏,給我去死吧。」想到自己就這麼輸了,要從楊柏的身體鑽過去,吳天惡向膽邊生。反正憑著吳家的勢力,撞死一個農民頂多賠點錢。

金色的蘭博基尼朝著楊柏撞來,楊柏能夠感受到慢鏡頭帶來的衝擊力。而此時的楊柏騰空而起,眾人就感覺猶如蛟龍一樣,楊柏的彈跳力,直接讓楊柏從蘭博基尼的車上翻了過去。

「嘩!」周圍的人再次發出驚呼聲,蘭博基尼從楊柏的位置駛過,瘋狂的停了下來。而楊柏落地,冷冷的看著吳天。

吳天都要瘋了,剛才那下居然沒有撞死楊柏。吳天扭動方向盤,再次準備急速,撞死楊柏。而就在此時,楊柏冷哼一聲。

「給你臉了是不是?」楊柏也動怒了,吳天屢次三番,還要撞死自己。此時的楊柏猛的抓在摩托車的把手之上,突然大吼一聲,拖著摩托車朝著吳天就衝去。

「天哪,這什麼情況?」眾人能不震驚嗎,楊柏拽著摩托車,一路火星,朝著吳天的方向就沖了過去。

吳天猙獰的咆哮起來,瘋狂的踩著油門,直接吼道:「楊柏,我弄死你!」蘭博基尼再次噴出火焰,朝著楊柏而來。

楊柏的速度也快了起來,就在蘭博基尼就要衝出來的時候,楊柏騰空而起。手中的摩托車,猶如巨刀一樣,從上空直接就斬落。

「轟!」豐田摩托車,直接就砸在蘭博基尼的車蓋之上,一當場就把蘭博基尼砸翻過去。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一個人,拿著摩托車把跑車給砸翻了。硝煙瀰漫,塵土飛揚,整個夜市的人都獃獃的看著。

「這還是人嗎,怎麼有這麼大的力氣?」所有人都不敢出生了,那些紈絝也實在不敢說話了,就連剛才被楊柏收拾的趙毅,也開始躲在人群的後面,就怕被楊柏發現。

不愧是蘭博基尼跑車,剛才的翻滾,坐在裡頭的吳天居然沒有一點事情。吳天臉上都是驚恐,剛才的一幕,差點把吳天嚇死。

未等吳天說話,楊柏已經出現在吳天的旁邊,直接就抓住吳天的衣服。吳天已經驚恐的叫喊起來,可是吳天的力量根本無法反抗楊柏。

楊柏猶如脫死狗一樣,把闊少吳天從車裡拽出來,直接就扔在馬路旁邊,一腳就踩在吳天的身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吳天,你給我記住了。從今天開始,見你一次,我打一次。以後我的範圍內,你要敢出現,我就廢了你。」

楊柏冷酷的看著吳天,讓吳天直接尖叫起來。此時的吳天真的被嚇慘了,楊柏的身手簡直讓吳天感到絕望。

吳天被楊柏踩著,內心已經徹底慌亂了,最後只能夠求饒道:「放過我,你放開我,我是吳天,吳家的少爺。」

「願賭服輸,這不是你們玩的規矩嗎,支票我收好了。以後離著我,還有葛寶彤都遠著點。」楊柏一腳把吳天踹開,朝著葛寶彤和楊芹的方向走去。

「你,你個混蛋,來人,來人,給我上,上!」吳天還想讓這些人幫助自己,可是這些人早就被楊柏的身手給震撼住,根本就不敢上前。

「楊柏,你給我等著,有本事,你就在這裡等著。」吳天憤怒的說著,可是馬上就看到楊柏再次拿起趙毅的摩托車,回頭朝著吳天走去。

「我靠,我錯了,別過來,求你了別過來!」吳天徹底傻眼,楊柏簡直大力神,哪有擎著摩托車的男人。

吳天認慫了,吳天是真的被楊柏給嚇住了。而此時的周圍人群當中,突然傳來歡呼聲,這些都是周圍看熱鬧的。

「做的好,這些紈絝少爺,就應該教訓下,整天弄得大學城門口烏煙瘴氣,教訓的好。」這些普通老百姓看不慣吳天這樣的。

而此時的葛寶彤也來到楊柏的身邊,看著楊柏興奮無比。楊柏的出手,也再次深深吸引葛寶彤。

「楊柏,你太帥了,哈哈哈,你怎麼做到的,怎麼能夠從小區那裡穿過來的,那裡面也沒有路。」

「呵呵,屋頂,我在屋頂過來的。」楊柏壓低聲音說著,一股男人的氣息,惹得葛寶彤更加害羞的低著頭來。

楊芹也興奮的看著楊柏,這個男人讓楊芹越來越感到安全。而就在此時葛寶彤突然想到什麼,慘叫道:「完蛋了,摩托車壞了,那是我哥的。」

「哈哈,咱們可有錢了,回頭打給你,在買一輛,哈哈哈。」楊柏甩了甩支票,惹得葛寶彤媚眼的看著楊柏。

葛寶彤這樣的風情,也的確讓楊柏一愣。而就在這時候遠處突然傳來警笛聲,而同時另一個方向警車朝著這邊而來。

「快跑,警察來了!」這裡鬧騰這麼大動靜,當然惹來警方。這些紈絝見事不好,早就坐上車就跑了。

吳天也躲進一輛跑車當中,怎麼也不能夠讓警察在這裡抓住。而此時從一輛警察當中,當場走下一名女子。

黑色的夾克,高挑的身材,秀麗的短髮,雙眸神采奕奕。走下來的居然是一名女子,這名女子腰間掛著證件,居然是一名女警。

「不許動,都給我原地待著!」這名夾克女還是一名領導,隨著夾克女的話,警察開始瘋狂的堵截這些人。

這裡徹底混亂起來,各個跑車分頭逃竄。那些摩托車也朝著四下而來,圍觀的人也有點傻眼,也怕被警察誤會了,趕緊也跑開了。

「被傻待著了,趕緊跑。」葛寶彤扭身就壓低身影,和熟練的躲進陰影當中,然後立刻脫下皮衣,躲進一個超市當中,從另一個門返回學校門口。

「這麼快?」楊柏看著一愣愣的,而就在此時那名夾克女十分利落的,猶如鬼魅的出現在趙毅的身邊。趙毅剛要發動摩托車,就見此人一翻手,趙毅悶哼一聲,就從摩托車當中給拽了下來。

趙毅那個鬱悶,自己今天被人摔倒多少回了。一個明亮的手銬直接就拷在趙毅的手腕之上,這讓趙毅慘叫到:「為什麼抓我,我也沒賽車。是那個人!」

趙毅把手指指向還未逃跑的楊柏,楊柏還在發獃呢。就看到夾克女一腳就踹在趙毅的臉上,不屑說道:「老實待著,進去在說。你,那個小子,不許動,跟我回局裡。」

夾克女已經看到楊柏,楊柏也看到夾克女,兩人的目光交匯在一起。楊柏不得不承認,夾克女長得還真不錯,烈焰紅唇,如果不是掛著證件,還真的不知道是為警察。

「靠,真的追來了。」楊柏也鬱悶起來,夾克女已經指揮眾人抓捕其他玩車的,手中拿著另一個手銬,朝著自己就追來。

「楊芹,躲進人群,回賓館集合。」楊柏咬著牙扭身就跑,楊柏的速度快,身後的夾克女速度也不慢。

「給我站住,小子,你還想跑?」夾克女身形加速,猶如利劍一樣,飛快的追來。這樣的一幕讓楊柏再次震驚,楊柏能夠感受到夾克女身上流淌一股氣流。

「靠,練家子,比葛寶彤還厲害!」楊柏衝進衚衕當中,朝著裡頭就跑去。而後面的夾克女看到楊柏這麼能跑,露出一絲鄙夷。

「小樣,跟我比速度?」夾克女身形一晃,就看到曼妙的身段猶如蓮花一樣,夾克女踩著某種步伐,再次猶如鬼魅的來到楊柏的身後。

「我去,輕功嗎?」楊柏餘光就能夠看到,一個白皙的手,朝著自己的后腰就斬了下去。

楊柏身形一晃,也學著夾克女的氣流,激發了《寸崩勁》。楊柏就感覺自己的雙腳好像有了彈簧,直接就竄了出去。

楊柏猶如兔子一樣,直接就蹦到衚衕的院牆之上。這讓的一幕,讓夾克女瞳孔一縮,冷哼道:「有身手,我喜歡,這才有挑戰性!跟我回局裡,我好好審問!」

「別追我,跟我有什麼關係。」楊柏扭頭吼道,希望能夠讓夾克女放手。結果看到夾克女猶如燕子一樣,跳到院牆之上,猶如閃電一樣,沖向楊柏。

「太快了!」楊柏也不得不承認,後面的女子身法比自己好看多了,自己都在牆上晃悠,而人家卻能夠飛快追來。

「跟我真沒有關係,我是好人!」楊柏屏住呼吸,趕緊加快逃竄。而後面的夾克女更加不屑說道:「沒進去之前,都說自己是好人。你們擾亂治安,還能夠是好人。」

「我真的是好人,跟我真沒有關係。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楊柏越跑越感覺自己的身體輕,好像真像飛一般的感覺。

「放屁,你是不是好人,得我說的算。」夾克女也不管那些,再次撲來。可是依舊撲了空,夾克女也感覺楊柏的速度怎麼也快樂。

「別以為你是警察,就能夠不講理,有本事你追,我累不死你。」楊柏被追的脾氣也上來了,反正自己有靈霧,自己體力超強就不信擺不脫這個傢伙。 「有沒有可能,是你的推測錯誤,有人背叛了你?」

姜辰試探著問了一句。

「不可能!他們絕不可能背叛主人,而且就算是背叛,也不可能幫你!」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漢斯立馬沉聲叫道。

聽到漢斯的話以後,姜辰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撇。

雖然他知道漢斯可能只是一廂情願,不相信有人會背叛馬爾斯。但是就算是背叛了馬爾斯,也沒有理由來幫他啊。這一點,確實不太合理。

「還有人盯上我了?」

姜辰的思緒流轉,心裡默默猜測。

「姜先生,你放心,我絕對會用最大的精力找到蘇小姐,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這是袁言泓也出聲表態了,態度異常的誠懇。

「不用找了,蘇安嵐她半個月前就回到蓉城了。」

袁言泓的話音剛落,姜辰便隨之開口道。

姜辰他本來想好好敲詐一下袁言泓的,但是經過漢斯這一通分析后,姜辰現在也沒心情作弄袁言泓了。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袁言泓和漢斯盡皆一愣,繼而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顯然,他們兩個覺得是姜辰早就把蘇安嵐救了出來,剛剛是在把他們當猴耍。

「姜先生好手段,手下居然還有那麼厲害的人物。」

漢斯冷冷的看著姜辰,面帶不爽的說道。

聽到漢斯的話以後,姜辰先是一愣,繼而才反應過來。

「你們大概是誤會了,我並沒有派人去營救她。我當時連你把她帶到哪兒去了都不知道,又怎麼安排人去救她?」

姜辰的語氣也帶著絲絲不爽,被這麼誤會,他怎麼會覺得爽。

聽到姜辰的話以後,有輪到漢斯和袁言泓懵逼了。

「看來,應該是那些人出手了。他們應該也盯上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