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 ps:上一章的章節名搞錯了。≥

*************

連破兩級!

也就是傳說中的跳階!

這樣的事情,只有底蘊特別雄厚的修士,才有可能做到。

林清雖然一開始震驚,但是一想到那是葉雲,她反而覺得,這樣才正常。

要是葉雲突破也像普通修士那般中規中矩,那他就不是葉雲了!

這樣一想,林清反而輕鬆起來,一雙美眸不斷的在葉雲身上流轉,似乎想要把這個弟弟給看個透徹。

此時,葉雲丹田裡面,彷彿有一團火在燃燒,想要爆,又被冰蘭給生生壓住。

當那股火藥蓄積到了最頂點的時候,葉雲緊閉的雙眼,突然在一瞬間睜開。

隨著巨大的能量波動,葉雲的氣息再度開始暴漲,短短時間竟然直接跨過了鍛骨中期,一瞬間,就踏進了鍛骨後期!

然而,這還沒有完!

那股從石中劍上傳來的能量,依舊沒有要枯竭的意思!

直到,葉雲的氣息穩定在了鍛骨後期巔峰,那把劍上,能量才漸漸消散。

此時葉雲頭頂上,一個血氣之柱已經從原來的三尺三寸,暴漲到了一丈三尺,水桶粗。那氣勢,看起來已經頗具模型。

在葉雲的丹田中,血氣與靈力漩渦,已經不像是以前那樣,僅僅是有一條血氣連著。

而是真正的開始交融了,兩個漩渦已經有邊緣開始相碰撞。可以看到,隨著兩個漩渦的不斷碰撞,在那碰撞中。

一絲絲血氣與靈力開始被分解,隨後又重組成一種金色的能量。那金色能量,就是逆命經的能量。

這樣的碰撞,正是鍛骨後期巔峰的表現,那代表只要葉雲的這兩個漩渦完全融為一體,全部化為金色的能量之後。

葉雲就可以嘗試著凝結血丹,邁入血丹境!

所以,一旦邁入血丹境,葉雲將真正的揮出逆命經的威能!

到時候,葉雲隨手一刀,必定風起雲湧,能夠稍稍還原一絲古龍風采。

最為關鍵的還是,凝結血丹,就可以擁有自身血丹境第一天賦寶術。

光是想一想,葉雲就覺得有些激動。

壓抑下心中激蕩的心情,葉雲深吸口氣。緩緩從地上站起。

一瞬間,葉雲只感到,身體裡面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

彷彿是無窮的能量流過他的每一寸骨頭,每一處皮膚。

情不自禁,葉雲一聲大喝!

那喝聲直接引動了空氣激蕩,宛若一頭出世的猛獸,天空都彷彿在顫抖。

「轟隆!」

隨後,這片天空炸起一個響雷。

許久,才恢復平靜。

看到這幅情景,不知怎麼的,葉雲突然想到一句話,他喃喃自語:「一吼風雲散……想不到,我也快要能夠到達那樣的境界了。」

這時,林清從他身後走來,微微一笑:「一吼風雲散……好氣魄!」

葉雲還以一笑,不置可否。

正要說些什麼,突然腳下的石台開始顫抖起來。

葉雲目光一閃,在腦海中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無天魔祖悠悠的聲音傳來:「你讓石中劍歸鞘,便已經是重新封閉了這片小世界。所以,應該是那到石門在關閉。」

「什麼?」葉雲一驚:「那豈不是說,我們出不去了?」

「別著急,想要出去,很簡答,那道門馬上會出現在你們面前。」

無天魔祖的話音剛落,葉雲就聽見林清激動的聲音。

「快看,那是我們進來的門!」

葉雲循著林清所指看去,現就在他們頭頂,此時一個光門緩緩浮現。

那光門與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一模一樣。

腦海中,再次傳來無天魔祖的話:「小子,現在不走,可就真走不了了!」

葉雲點頭,對林清說道:「我們走吧……」

說完,他深深看了一眼那被法則劍鞘包裹住的石中劍,便與林清輕輕一躍,進入了那道門中……

***********

靈夢城,剛剛要轉身離去的趙承運,突然在一瞬間愣住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靈夢沼澤,眼中泛起狂喜!

因為,此時那本來不斷碰著的白色霧氣竟然開始緩緩的……散了!

是的!趙承運誓,自己絕對沒有看錯。

那白色霧氣開始緩緩收縮,其中一些本來氣息讓他都忌憚的骷髏,竟然在不斷的變弱!

「這是?」

趙承運不遠處,紫極仙谷的尤正真也是滿臉的驚愕。

不僅僅他們,這一座城中,每一個化龍高手,都有所感應。

這個消息,開始以最快的度,傳達到四大宗門內部。

此時,在城最中央的一座高大的石樓。

這座石樓上,鑲嵌了許多靈玉與寶石。不斷有寶光散。所以,看起來相當的奢華。

這裡,就是靈夢城城主府。

在石樓最上層的位置,坐著一個錦袍男子,看起來約摸四五十歲的年紀,臉上帶著滄桑,其氣息凝厚無比,僅僅是坐在那裡,卻有一種王霸之氣。

此人,就是靈夢城城主,鍾離俊楚。

有關於靈夢城城主的事迹,並不多。只知道,即使是每一百年一次的城主爭奪戰。類似靈夢城、青絕城、洛陽城這樣在天玄排名前十的巨城城主。 傷城的希翼 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什麼變動。

靈夢城城主在十巨城的城主當中,更是相當低調。基本上,很難見到他的真面目。

此刻,鍾離俊楚皺起了眉,看著面前那個全身被血衣裹住的男子,面露不悅。

「此次,我不見四大宗門之人,已經讓得他們心有不滿,你又要怎樣?」

那被血衣裹起來的男子,臉龐上也有一團淡淡的血光,叫人看不清模樣。

他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的陰森,讓人很不自在。

「鍾離俊楚,你要明白,你是在與誰說話!忘了你這個城主是怎麼來的么?」

鍾離俊楚臉色一寒,空氣頓時震蕩。

不過,那血衣男子卻彷彿毫不害怕,只是慢悠悠的說道:「我知道你很強,不過,你畢竟是我們血殺養大的。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這種事情。我們血殺……可沒那麼傻。」

血殺!

這個血衣男子,竟然是血殺中人!

所謂血殺,乃是天玄一個相當神秘的殺手組織。其內高手無數。最擅長的,便是以弱殺強!

接手任務成功率,相當之高。

四大宗門無一時刻不想拔除這門肉中刺,奈何血殺行動詭異不定,難以被尋到。

血殺幾乎是除了四大宗門之外,另一個天玄巨頭了。甚至於,在某些方面,比起四大宗門來說,更加令人聞風喪膽!

「你!」

鍾離俊楚臉色瞬間陰沉下去,空氣中呈現出實質般的殺意,彷彿下一秒就要把那男子撕成碎片。

那男子卻突然陰測測的一笑:「先別急著動手,你近來,難道沒有感受到丹田處的陣痛?」

聽見這話,鍾離俊楚的神色一下子變了。

「原來是你們搞的鬼!?我不是已經為血殺做足了一百件事情?七死七殘散的解藥,我已經服下了!說好的我鍾離俊楚從此與血殺,沒有任何干係!難道堂堂血殺,竟然還耍這種小手段!?」

(未完待續。) 這樣的質疑,那男子卻彷彿完全不在意。

依舊是讓人極其不舒服的笑聲:「血殺自然不屑於做這樣的事情。」

鍾離俊楚臉上有怒氣:「那你們到底想怎樣?」

血衣男子沒有回答鍾離俊楚的問題,依舊慢悠悠的說:「你放心,你身上,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只不過,當日給你的七死七殘散解藥,有點小毛病而已。」

「要解除這點小毛病,也不難。只要我手中這枚丹藥,你便可恢復正常之身。」

說道這裡,那血衣男子露出手中一枚泛著猩紅的丹藥,在鍾離俊楚面前搖了一下。

鍾離俊楚眼中射出寒芒,看了一眼那丹藥,又盯著那血衣男子,冷笑:「哼!我怎麼知道,這一次的所謂解藥,又會有什麼花樣?」

「這你大可放心,我以我暗影堂堂主的身份保證,這一次,這枚解藥,絕對沒有問題。而且,只要你幫助我們完成這一次的事情,血殺從此不會再來糾纏你!」

鍾離俊楚沉默,良久問道:「你先說說,是什麼樣的事情?」

提到這個問題,那男子聲音,突然有一絲令人心底涼的意味。

「這一次,有人花大價錢,買一個人的人頭!」

鍾離俊楚眉頭一挑,問道:「誰?」

「葉雲!」

「葉雲?」鍾離俊楚疑惑:「葉雲是誰?難道是負心漢葉雲?」

那血衣男子搖頭:「我也不清楚,只有一張畫像。血殺在靈夢城裡留下的那幾個釘子,前幾日說有人見到了目標進了靈夢沼澤。實力,經過確認,是鍛骨初期。」

「鍛骨初期?」鍾離俊楚一皺眉:「一個鍛骨初期的小角色,值得你這個暗影堂堂主出馬?」

血衣男子聲音平靜:「你可別看不起那個小子,這一次,僱主出的價錢,就連血殺高層都相當重視!」

鍾離俊楚心中一震,什麼東西,竟然連血殺內部那幾個存在,都眼饞?

雖然好奇,但鍾離俊楚並沒有詢問,一是因為他知道血殺的規矩,再一個就是他明白,那樣的東西,恐怕他眼前這個男子也不可能很清楚。

此時,血衣男子接著道:「所以,血殺內部做出決定,派我親自到此,必要時候,我會親自出手!」

「本來,我都快放棄了,因為誰也沒有想到,靈夢沼澤竟然產生了那樣的變故……不過。」

「不過正好今日霧散了。」鍾離楚狂接下了那男子的話,隨後他又問道:「這一次靈夢城,四大宗門化龍長老,估計都有**尊在此。你們這樣不是太冒險了?」

血衣男子彷彿是笑了:「相比起來,我更不想去極刀教內部暗殺他。」

鍾離俊楚沉默,隨後他吐出一口氣:「你們要我做什麼?」

「不難,也不需要你出手,畢竟要是讓你暴露身份,估計你死都不會願意。我只需要,血殺動手之時,靈夢城不要有任何陣法運轉。」

「你們要是失敗了呢?」

「失敗了,也與你無關,如果我死了,解藥自然會有人送到你手裡。」

鍾離俊楚再一次沉默,他突然盯著那血衣男子,語氣有些微妙:「你就不怕……我直接殺了你……奪解藥逃跑?」

血衣男子陰測測的一笑,站了起來向著門外走去:「你的確是有那個實力,不過,你不敢,也不會。殺了我,你將面對血殺無窮無盡的追殺。我相信,在這方面,血殺絕對要比四大宗門,來得恐怖!而且,血殺最擅長的,便是以弱殺強,更何況是我這個暗影堂主?再說,你也不確定,剛剛我給你看的那一枚解藥……就一定是真的?」

說道這裡,那男子已經走到了門外,他的身子,竟然彷彿化作了一灘血水一般,在地上流走。

「趕緊去辦吧……我估計,霧散,要不了多久的……」

再度傳來這一句陰森的話語,那血衣男子,徹底消失不見。

鍾離俊楚在石樓內坐了很久,他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最終恢復了往日的威嚴。

隨後,一則消息從靈夢城傳出,靈夢城的護城大陣似乎受到了靈夢沼澤異變的影響,要經過至少三日的檢修。

這三日,靈夢城不再有陣法保護。

這個消息,並沒有引起什麼波動,因為靈夢城不管設不設陣法,目前城中最起碼可是足足有十幾尊化龍境界的高手。還有人敢在這裡鬧事?不要命了?

**********

葉雲和林清站在靈夢之境地下,這裡還是當初的模樣,不過可以看得出,那些白色霧氣已經開始往靈夢之境裡面湧來。

「白霧散了!」

林清站在葉雲身旁,臉上帶著微笑。說起來,這結果是她與葉雲拼死拼活才做到的,自然心中有些慰藉。

葉雲也有些感慨,轉頭看去,他身後的石門已經徹底關閉起來,不知道下一次開啟,會是什麼樣的時刻。

隨後他向腦袋裡的無天魔祖詢問,到底要如何從這裡除去。

得到的結果,卻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