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還是先不要想了,讓我們一同靜觀其變吧!”玄武安慰朱雀道。

這時一隻渾身金黃色的狼出現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之上,凌空發出強大霸氣的狼吟聲,一時喧鬧的獸羣立刻變得安靜異常,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巨大岩石之上的貝利,等待着貝利下一步的舉動。

假獸神開始他的說詞:“我想大家應該清楚我爲什麼把大家都召集到這裏來,上一任的獸神通過獸神印記告訴我,獸神世界將面臨自創始以來最爲險峻的時刻,獸神的元神之力無法支撐獸神世界。”

“所以獸神世界很快就會發生大的爆炸,到時候恐怕整個獸神世界都將不復存在,而我們只能尋找另一個世界繼續生存下去,我已經和身在人界的青龍取得聯繫,發動我們獸神世界所有的戰力,我們必須侵佔人類纔有活下去的機會,不然我們別無選擇,只有人界相對來說要薄弱一些。”

“我們一鼓作氣,一定要將人界作爲我們的重生之地!”聽了假獸神的話語,衆獸是議論紛紛,怎麼會是這樣?獸神世界幾千年以來都是相安無事的,怎麼突然就要爆炸?實在令衆獸感到匪夷所思。

朱雀和玄武更是大感意外,獸神世界將要爆炸?與人界發動一場戰爭?朱雀和玄武更是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但是他們自己又不能違背獸神的旨意,就在衆獸議論紛紛的時候,貝利和馬雷古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朱雀玄武看到馬雷古和一個金髮男子出現,臉上更是驚訝不已,獸神不是說把馬雷古派去人界協助青龍做內應了嗎?怎麼突然又回來了?

貝利挺身而出,對衆獸說道:“大家不要聽信他的話,他是個騙子!”站在巨大岩石之上的假獸神傲然凝視貝利:“你這個人類,竟敢擅闖獸神世界,兄弟們,給我幹掉他!”

假獸神的話語立刻如同聖旨一般在獸羣中炸響,獸羣當中立刻響應假獸神的號召,羣起向着貝利攻去,馬雷古迅速躍至貝利面前,虎虎生威,虎嘯連連,驚天的虎嘯聲讓衝向貝利的獸羣一愣。

馬雷古用他那粗獷深遠的聲音吼道:“大家不要被他所迷惑,大家不要忘記,玄武曾經把獸神甲交給獸神貝利,如果他是真的獸神的話,那麼就讓他拿出獸神甲,我相信朱雀和玄武也會同意我的觀點吧?”

說完,馬雷古將目光望向朱雀與玄武,玄武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馬雷古的粗獷話語震懾住了衆獸的心神,同時朱雀與玄武也陡然間有所了悟,他們強烈的感覺到了四大神獸之一的白虎所散發出的巨大能量,感覺白虎似乎就在他們身邊一樣。

的確如馬雷古所說,如果真的是獸神的話應該可以拿出獸神甲證明自己的身份,假獸神看到事情有一些敗露的跡象,但是他還是想奮力一搏,於是說道:“獸神甲被我無意間弄丟了。。。。。。”

還沒有說完,貝利已經是忍無可忍了,這個理由真的很爛,貝利向前一躍站在了密密麻麻的獸羣中,毅然從異度空間中拿出了獸神甲,只見空中懸浮着一件金燦燦的盔甲,金光流轉,耀人眼目,寬闊的胸甲和腹甲巧妙的連接在一起,給人感覺他們本就是一體的,兩枚巨大的龍牙護肩堅硬犀利,兩隻金光閃爍的護腕交相輝映。

整件獸神甲巧奪天工,外形霸氣十足,流線型的設計更是貼合了人體的特性,恰到好處,根本就不可能造假,獸神甲一出更是成爲了萬衆矚目的焦點,大家爭相一睹絕世神甲的真面目,假獸神不想被揭穿自己的真面目,於是對着貝利吼道:“大膽人類,你竟然膽敢盜取我的寶甲,你居心何在!”

其實事情進行到現在這個時候,朱雀和玄武已經完全明瞭巨大岩石之上的獸神是假的,只是沒有說出來,繼續看事態的發展。

貝利冷冷的看了假獸神一眼,心想:我看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貝利突然看向假獸神:“獸神有一隻水靈獸,這件事相信所有的獸類都已經知道了,你如果能召喚出水靈獸我就承認你是真的獸神!你可千萬不要說你把水靈獸也丟了!”貝利故意嘲諷假獸神,假獸神讓貝利氣的七竅生煙。

假獸神心裏把貝利恨透了,偏偏這個時候回來攪我的局,眼看就要成功了,看我回頭怎麼收拾你,假獸神一時支支吾吾也是無言以對。

貝利悠然的自空中召喚出已經進化爲大獸的水靈獸,只見水靈獸伸展着巨大的翅膀,搖動碩大的尾巴,發出猛烈狂放的叫聲,不斷地在貝利身邊圍繞,這一刻,所有的獸羣都知道巨大岩石之上的是個冒牌貨。

知道已經完全敗露的假獸神全身爆起一團黑色的煙霧,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祕男人出現在衆獸面前,神祕黑衣男子右手凌空虛握,一把長柄鐮刀出現,巨大的鐮刀足有五米多長,刀刃三米多長,看上去透射出陰森之極的寒光。

貝利大吼一聲:“所有野獸快快退後,這裏交給我!”貝利一邊說一邊縱身一躍已經躍至神祕黑衣男子面前。

萌寶PK:爆寵甜甜妻

貝利催動幾隻玄冰箭射向神祕男子,可是神祕男子在玄冰箭就要射中自己的時候詭異的揮動手中的長柄鐮刀,十分輕巧的將一枚又一枚玄冰箭靈巧彈開。

神祕男子露在斗篷外面的嘴巴露出十分詭異的笑容,身體如同一陣風一般迅速向貝利飄去,瞬息而至,貝利看着神祕男子揮舞而來的巨大鐮刀,迅速把兩隻龍狼爪併攏,抵擋這詭異如風的攻擊。

“嘭!”的一聲,巨大鐮刀擊在了貝利抵擋的兩隻龍狼爪之上,暴起驚天的星芒,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彷彿要撕裂人的耳膜,貝利感受到重重的一擊,心裏暗暗吃驚,好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一直將貝利的身體推出去十多米遠。

貝利穩住身形,驚訝的看向神祕男子,緊接着,一枚碧水箭孕育而出,包含強大水氣的水之漩渦瘋狂翻卷着向神祕男子襲去,神祕男子竟然咬牙揮舞起巨大鐮刀,向着急轉而來的碧水箭砍了下去,抽刀斷水!好強!

神祕男子竟然硬生生將旋轉着的水之漩渦攔腰砍斷,速度之猛,勁道之足,可見一般。

貝利彙集全身的精神之力奮力揮出水系最強的一擊冰狼之爪!

巨大冰冷的狼爪揮出,漫天颳起巨大的暴風雪,凜冽一場,就連神祕之極的男子的嘴角也是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神祕男子雙手握住長柄鐮刀,身體詭異彎曲,呈螺旋狀,舞動中的巨大鐮刀亦呈現螺旋狀瘋狂的轉動起來,面對鋒利無比的冰狼之爪,身穿黑色斗篷的神祕男子光靠不斷旋轉的長柄鐮刀到底能不能抵擋貝利水系的最強一擊呢? 瘋狂旋轉的神祕男子與巨大陰冷的冰狼之爪撞擊之後,形成一股巨大的衝擊波就連退離百米之外的獸羣依然能感覺到強大的餘勁,神祕男子呈螺旋狀竟然從冰狼之爪強大的攻勢之下穿透了冰狼之爪的爪心。

透爪而過,濺起沖天的冰屑翻飛,如同下起了漫天大雪一般,貝利臉色劇變,如此堅固的冰狼之爪竟然可以穿透,可見神祕男子手中的長柄鐮刀也絕非凡品。

貝利立刻轉換感悟火之真諦,在戰場之上時間就是生命,要想辦法用最少的時間發動最爲有效的攻擊,利用一切對自己有利的東西,直到把敵人打倒爲止。

貝利催動玄火箭對神祕男子展開多角度大面積的攻擊,玄火箭如同一朵朵展開的紅色花朵豔麗炫美,在神祕男子身體周圍炸開,神祕男子一邊躲閃玄火箭的炸裂,一邊暗暗心驚,他萬萬也沒有想到貝利竟然有水火雙重屬性。

要知道他們的尊主也不過擁有三個屬性而已,看來他今天拼了命也要替尊主把貝利解決掉,不然將來將是巨大的潛在隱患,神祕男子黑色斗篷之下露出詭異嗜血的笑容,這笑容讓貝利汗毛倒豎,精神亦高度集中起來。

因爲貝利知道笑容背後肯定隱藏着巨大的危險,果然,神祕男子的左手在長柄鐮刀的刀刃上比劃了一下,閃亮的刀刃之上迅速纏繞一層不斷流動的黑色霧氣,顯得詭異之極,神祕男子凌空猛力揮動手中長柄鐮刀,一道黑色的月牙形刀芒夾雜着一絲絲恐怖的閃電光芒向貝利凜冽襲來。

貝利可以明顯感覺到月牙刀芒所散發出的強大邪惡力量,這力量使貝利的金黃略卷的長髮向後勁吹,貝利眯着眼睛,毅然催動火狼之爪與猛飛而來的黑色刀芒相抵,“嘭!”的一聲,火狼之爪與黑色刀芒猛烈地撞擊在一起,整個烈焰山地都是一陣地動山搖,獸羣驚慌失色的發出恐怖驚慌的哀鳴。

火狼之爪與黑色刀芒奏響了紅與黑的交響曲,天空中更是飛濺出紅與黑絢麗晶亮的光點,貝利被反噬的強大力量向後震飛出十多米的距離,重重的摔在了生硬滾燙的岩石上,岩石立刻迅速開裂,貝利強忍疼痛。

可是嘴角還是默默的流出鮮血,神祕黑衣男子也好不到哪去,被火狼之爪的反噬之力震飛了出去,黑色的斗篷莫名開始劇烈的燃燒起來,眼看整件斗篷就要被燒完,神祕男子終於眼疾手快迅速將熊熊燃燒的黑色斗篷從身上扯了下來。

剛剛從身上撕扯而下的黑色斗篷便已經被包裹在濃烈的火焰當中,轉眼間化爲一彭焦炭,神祕男子終於露出了他的真實面目,只見此名男子高大威猛,頭髮根根豎立着,像一把毛刷一般,褐色的頭髮顯得這個男子滄桑無比。

健壯的身體無比的黝黑,雙眼更是暴射出淡藍色的神采,右邊肩膀之上有一隻血紅色的骷髏紋身,鮮紅的彷彿要滴出血來,神祕男子用手輕輕擦拭嘴角的鮮血,不愧被稱爲獸神,果然有兩下子。

不過接下來這一招如果你還能抵擋得住的話,不過貌似那是不可能的,因爲幾萬年以來還沒有人可以從我這招之下活下來,說完神祕男子仰首狂笑,許多獸羣都在他近似瘋狂的笑聲中顫慄。


神祕男子的肌肉也在笑聲中暴漲,暴漲的肌肉與神祕男子的身體完全不成比例,似乎在下一刻就會被撐爆一般,全身的血管清晰可見,甚至都可以看到血液在血管中快速流動的樣子。

神祕男子如同水桶般粗細的雙手緊緊地握緊長柄鐮刀,口中不斷地在念誦着什麼,過了一會兒,神祕男子雙眼緊盯自己的胳膊。抓住鐮刀背,胳膊在鐮刀刀刃之上狠狠的一劃,頃刻之間便血流如注,但是一滴血也沒有白流。

劃破的傷口處所流淌出來的鮮血竟然都神奇般的滲透進長柄鐮刀的刀刃之中,原本漆黑的刀身瞬間便化爲了暗紅色,而肌肉暴漲的神祕男子的身體也在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委頓下去,顯得乾乾扁扁的,像是一個皮包骨頭的老頭兒一般了無生趣。

貝利驚駭的看着眼前這極其恐怖可怕的一幕,心裏忍不住發起毛,這個神祕的男子到底在幹什麼?難道他在自殘嗎?看着神祕男子乾癟的身體如同一個空殼一般,似乎一陣風吹過便可以被風吹倒一般。

而神祕男子手中的長柄鐮刀似乎吸夠了充足的血液,刀身不斷散發出耀眼的紅光,隱約可見刀身上面竟然出現若隱若現的清晰血管,轉瞬間長柄鐮刀被神祕男子拋向了空中,在一陣刺眼的紅光閃過之後,長柄鐮刀竟然變換成爲一個人型的鐮刀。

這個鐮刀人全身暗紅色,全身佈滿脈絡清晰的血管,只有人形卻沒有人的五官,雙手就是兩柄鐮刀刀刃,閃着紅色晶亮的光芒,神祕男子用手一指貝利,鐮刀人似乎心領神會,一般,立刻向着貝利瘋狂衝刺而去。

貝利看到這變異的鐮刀人慌亂中迅速催動玄金護盾,一層金色的光芒迅速包裹貝利的整個身體,鐮刀人在空中身手矯健,翻騰跳躍間只能看到一個暗紅色的影子竄來竄去,根本就摸不到鐮刀人的行蹤。

貝利猛然感覺身後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向後拉去,原來是鐮刀人在背後緊緊用雙腿縛住了貝利的雙腿,一雙刀刃般的手兇光閃閃,緊緊架在了貝利的脖子上,貝利青筋突起的脖頸之上迅速滲透出無數血滴。

貝利感覺頸項傳來一陣鑽心般的疼痛,但是他被鐮刀人緊緊地束縛着,絲毫動彈不得,鐮刀人說時遲那時快,兩柄刀刃“噌!”的一聲,雙雙劃過貝利兩邊的脖頸,頓時貝利感覺眼前一花,雙腿跪在了地上。

自脖頸之上汩汩的留下有些涼嗖嗖的鮮血,似乎頃刻間就會流乾一般,衆獸羣傳來劇烈的驚呼聲,朱雀玄武,以及馬雷古同時叫喊出貝利的名字,這個名字可是令獸神世界逐漸崛起,不僅抵消了獸神世界內部的爭鬥,而且還消滅了爲非作歹的幽冥魔龍。

貝利一個人爲了獸神世界默默付出了多少鮮爲人知的努力,直到貝利倒下去的那一刻,所有獸類包括朱雀,玄武,馬雷古都深深地回憶起貝利曾經東奔西跑爲整個獸神世界所做出的一切。

看着囂張無比的鐮刀人還要再一次攻向血流如注的貝利,馬雷古第一個飛奔而上,震天的虎嘯聲激盪起馬雷古胸中涌動的兄弟情義,奮力揮動嗜血之爪與鐮刀人展開殊死的搏鬥。

噼裏啪啦,馬雷古感覺自己的虎爪打在硬硬的鋼鐵之上一般,虎爪已經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可是強悍的鐮刀人卻絲毫不見有一點的損傷。

朱雀亦幫助馬雷古對付鐮刀人,不斷使用出火系最強的必殺技攻擊着鐮刀人,可是還是絲毫不能撼動鐮刀人一絲一毫。

馬雷古心中暗暗叫苦,這個鐮刀人有着如同鋼鐵一般一般強硬的外表,對物理攻擊和魔法攻擊似乎都免疫,這要如何才能將鐮刀人打敗。

就在此時在戰場遠處用巨大的龜甲保護獸羣的玄武發出雄渾深厚的聲音:“馬雷古,不要攻擊鐮刀人,去攻擊那個神祕男子!”玄武的話一語點醒夢中人,所謂旁觀者清,在戰場之外的玄武深刻的洞悉了戰場之上的一切。

馬雷古看向神祕男子,只見此時的神祕男子身體的皮膚皺皺巴巴,皮包骨頭一般,弱不經風的樣子根本就受不了普通的一擊。


馬雷古果斷以閃電的速度一爪將神祕男子攔腰斬斷,當時神祕男子便魂歸西天,當場斃命,而和朱雀纏鬥在一起的鐮刀人動作也變得越來越遲緩,身體變得僵硬。


轉瞬間就變化爲長柄鐮刀的本來面目,“咔!”的一聲長柄鐮刀應聲折斷,刀身旁邊滲透出一灘血水,散發出一陣刺鼻的惡臭。

噩夢終於過去了,一切恢復了平靜,可是獸神貝利卻沒能站起來,,只見貝利臉色慘白的樣子讓人看去有些不忍,就連脖頸處也是如同白紙一般,似乎貝利身上的血液已經流盡,貝利的身邊滲出一大灘的血水,看上去讓人觸目驚心。

馬雷古虎目中淚意縱橫,根本無法相信貝利會死去的事實,因爲貝利經歷過無數次的痛苦磨難,心酸坎坷,可是卻都奇蹟般的轉危爲安,貝利在馬雷古的心中就像是一個不敗的戰神,永遠屹立不倒。

馬雷古用爪子不斷搖晃着貝利的胳膊,希望貝利可以醒轉過來,可是貝利雙眼緊閉,馬雷古感覺一股涼意從貝利的身體上散發出來。

所有的獸類全都露出了一副悲慼的表情,朱雀和玄武也是一時間老淚縱橫,沒想到新一代獸神還沒有完成心中的報復就這樣含恨而終。

衆獸也是陷入了暗淡灰暗的氣氛中,可是就在此時貝利頸項之上的金色犀牛角卻發出金色耀眼的光芒,金芒閃過,從犀牛角中鑽出兩個金色的光點,轉瞬間飄然墜地,幻化爲兩個女孩的俏麗身影。 這兩個女孩不用說大家也應該想到是誰,正是貝利安置在異度空間中的洛麗塔和柳冰蟬,兩個人在異度空間中相遇時都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誰也不願理誰,可是就在今天她們二人的左眼皮瘋狂的跳個不停。

於是二人想左眼跳災右眼跳財,都擔心出了什麼事,所以商量着一塊從異度空間中走了出來,可是當她們從異度空間中出來就看到貝利臉色慘白的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兩個人登時嚇得臉色慘白如紙。

怎麼會這樣,二人沒有經過商量一同奔到貝利面前,哀慟的嚶嚶哭泣起來,梨花帶雨,悽悽艾艾,兩個人都與貝利有着相當深厚的感情,這個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柳冰蟬:貝利在妖界的時候不僅爲柳冰蟬解除了體內的水毒,更是率領無數妖兵征戰修羅一族,爲整個妖族立下了汗馬功勞,最後讓妖族與修羅一族和平共處。柳冰蟬一直都對貝利含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和濃濃的愛慕之心。

洛麗塔:貝利與洛麗塔的淵源可謂經歷了多次波折,自貝利是一隻狼的時候,兩個人曾經是劍撥弩張的死對頭,貝利一直無法忘記洛麗塔無比堅定的眼神,而當貝利化爲人形之後更是湊巧遇到倉皇逃命的洛麗塔並出手相救。

更是替洛麗塔報了殺父的血海深仇,洛麗塔在貝利是一隻狼的時候就對貝利另眼相看,如今貝利變成人,洛麗塔對貝利的愛慕已經遠遠超出了自己所能負荷,現在貝利成爲了洛麗塔所有的精神依託。

兩個女人看到貝利的樣子,都是流露出了最爲真摯的情感,眼淚無聲滑落,她們二人拼命搖晃着貝利有些冰涼的身體,都不敢相信堅毅的貝利會這麼輕易就死去,要知道,洛麗塔可是剛在貝利的幫助之下脫離苦海。

洛麗塔本想着之後便可以和貝利幸福的在一起,不分彼此,可是誰想噩耗來的太突然了,洛麗塔怎麼經受得住如此沉重地打擊,嬌弱的身體一個趔趄便暈倒在地。

柳冰蟬眼疾手快,迅速攙扶起洛麗塔,柳冰蟬其實心裏是容不下貝利有別的女人的,可是看到洛麗塔對貝利深深的情感,也不禁心裏一動,柳冰蟬漸漸明白,洛麗塔對貝利的愛絲絲毫毫不比她柳冰蟬差。

所以柳冰蟬釋然了,多一個人女人愛貝利,說明貝利有足夠的吸引力,自己沒有選錯人,況且多一個人照顧貝利也是好的,柳冰蟬的心裏如此想着,也就沒有淺薄女人的爭風吃醋了。

爭來爭去還不都是爲了一個人,何必呢?柳冰蟬看開了,搖了搖懷中的洛麗塔,看着洛麗塔明顯要比她大,於是柳冰蟬徐徐喊道:“洛姐姐,你沒事吧?快醒醒!”

洛麗塔淚眼緩緩的睜開:“柳妹妹,是姐姐不好,沒能時刻跟隨在貝利身邊,不然貝利也就不會死了!”說完洛麗塔更是悲慟痛苦不已。

柳冰蟬深刻感覺到了洛麗塔姐姐是一個用情至深之人,於是安慰道:“洛姐姐,每一次貝利遭逢大難都會起死回生,我相信他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夢想,所以我相信他並沒有死!”

柳冰蟬只是爲了安慰洛麗塔姐姐才這麼說的,其實剛纔碰到貝利涼涼的身體,至於貝利還能不能奇蹟般的起死回生柳冰蟬自己也是沒有底。

洛麗塔在柳冰蟬深深的勸解之下,也是對貝利抱有十足的信心,看到一個如此較弱的應該比自己還要小好多的女孩都如此的堅強的在安慰自己,作爲姐姐要哭喪着臉給誰看呢!

想清楚以後洛麗塔立刻拭去眼角的淚水,眼睛中又綻放出她那獨有的堅定眼神,柳冰蟬看到洛麗塔姐姐突然之間變得特別精神無比的振奮,也是大感意外,不知道是什麼突然讓洛麗塔姐姐變得如此的堅強。

洛麗塔現在的心情十分的冷靜,她深知貝利這一次能不能闖過鬼門關完全要靠她了,洛麗塔沉着對旁邊的水靈獸發號施令:“水靈獸,我想你也不忍看貝利就這樣死去,我懇求你現在立刻用水療術治癒貝利脖頸上的傷口,我則負責把貝利的靈魂找回來!”

水靈獸仰天發出悲慼的叫聲,立刻使用水療術治癒自己的主人,他也不想看着主人離去,柳冰蟬用小手緊緊握住了洛麗塔的纖纖玉手,央求道:“洛麗塔姐姐,我也要去!”

洛麗塔看着柳冰蟬大大眼睛中放射出的堅定光芒,毅然決定帶柳冰蟬一同前往森羅殿,尋找尋找貝利的靈魂,洛麗塔從隨身的包包中拿出無數形狀特別相近的鵝卵石,把它們擺成一個陰陽八卦圖的形狀。

然後洛麗塔在每一顆鵝卵石之上都寫了一個紅色的符文,每寫完一個符文那個符文便亮了起來,散發着淡淡的紅色光芒,待到洛麗塔全部書寫完畢,所有的鵝卵石一同閃爍,光芒大盛,自八卦圖上方形成一個紅色的能量漩渦。

這個漩渦飛速的旋轉着,最後在空中凝聚成一個紅色的空間傳送門,然後洛麗塔對柳冰蟬說道:“緊緊拉住我的手,我們要在半個時辰之內從森羅殿中把貝利的靈魂找回來,如果半個時辰之內找不到貝利的靈魂,我們也要趕快回到現實中來,不然將永遠被困在森羅殿中,變成真正的孤魂野鬼!”

柳冰蟬看到洛麗塔姐姐一臉嚴肅的樣子,知道這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正生死攸關的時候,柳冰蟬對着洛麗塔姐姐點了點頭,然後緊緊抓着她的手,兩個人走進了紅色激盪的空間傳送門,兩個身影眨眼間便消失在空間傳送門。

洛麗塔和柳冰蟬手牽着手一同來到一個無比陌生的空間,這個空間充斥着無數悽慘的叫聲,讓人覺得恐怖之極,洛麗塔看到柳冰蟬被這悽慘的叫聲嚇得小臉發白,於是安慰道:“柳妹妹,不要怕,這些聲音只是嚇唬人的伎倆,根本就沒有傷害力!”


柳冰蟬聽洛麗塔姐姐這麼一說,心裏好受多了,剛纔被那悲慘的聲音快給嚇死了,洛麗塔來到這森羅殿已經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爲了救活莎木,沒有想到第二次卻是爲了貝利,同時也是自己永遠的依託。

“柳妹妹,注意了,我們在這裏分頭尋找貝利,記住,貝利的原始靈魂是一隻金黃色的狼,所以我們只要觀察森羅殿周圍有沒有狼就可以了,記住找到貝利的話千萬不要讓他進入森羅殿,一旦進入森羅殿,就將接受無限輪迴,到時候貝利就真的死了!”

柳冰蟬很認真的聽洛麗塔姐姐的話,她也不希望貝利就這樣死去,兩個人分頭尋找貝利靈魂的下落,鬼氣陰森的森羅殿瀰漫着一股若有若無的死亡氣息,這裏不斷有五界之內的亡靈進入,只要是身死,這裏便是他們的必經之路。

森羅殿整體海拔八百八十八米,和陡峭的山體成爲一體,森羅殿的門口有牛頭和馬面嚴格把守,維持森羅殿內的秩序,森羅殿周圍遍佈着無數枯萎乾枯的樹木,森然而立,感覺不到一點生命的氣息。

這裏安靜的可怕,亡靈們走路時根本沒有一點聲音,神情莊重無比,筆直的眼神看向了森羅殿的大門,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他們一般,有無形的線一直牽引拉扯着他們,他們的表情茫然無措。

沒有喜怒哀樂,只是眼神空洞的看向前方,沒有絲毫的感知能力,白色的亡靈如同流水一般循環往復,周而復始,像是永遠也不會停止的白天黑夜一般。

洛麗塔和柳冰蟬都在焦急的尋找着貝利靈魂的下落,奈何亡靈們數目繁多,而且白茫茫的一片全是亡靈,看久了眼睛都變得腫脹,根本無法分辨,只有跑到亡靈羣中仔細的查找辨別。

洛麗塔還要好一些,柳冰蟬一邊努力尋找,一邊已經淚眼婆娑,“貝利,你在哪裏呀!你知不知道有兩個女子找你找到心痛,還有獸神世界的一個個好兄弟都在爲你擔心,你知道嗎?”

柳冰蟬終於再也忍受不了森羅殿鬼一般的寂靜,淚水更是一再的泛濫,就在這個時候,柳冰蟬朦朧的淚眼中突然感覺前面有一道刺眼的金光閃爍,柳冰蟬先是一愣,旋即想到洛麗塔姐姐說過貝利的靈魂是以獸體存在的,而且有着金黃色的皮毛。

那麼剛纔眼前的金色光芒應該就是貝利無疑,柳冰蟬喜極而泣,迅速上前,發現發着金色光芒的果然是一隻狼,她上去就要抱住貝利的靈魂,可誰想還沒有走到貝利靈魂面前,突然一道黑色的旋風瞬間及至。

黑色旋風擋在了貝利靈魂的面前,從那個黑色旋風中竟然閃現一隻巨大的黑色狼頭,黑色狼頭髮出震撼人心的狼吟,柳冰蟬嚇得“啊!”的發出一聲尖叫,面如土色,身體癱軟在地上。

洛麗塔聽到柳冰蟬的慘叫聲,知道柳冰蟬肯定是出事了,於是迅速飛快的向着聲音發出的地方跑去。 待洛麗塔趕到柳冰蟬面前,扶起倒地的柳冰蟬,看向對面的黑色旋風中的巨大的黑色狼頭時,臉色驟變,因爲她在一本咒術書上看到過關於森羅殿的介紹,說森羅殿裏有一隻上古真浪,號稱是所有狼族的祖先。

只要有狼的亡靈進入到森羅殿都會被這隻上古真狼吞噬掉,糟糕!雖然找到了貝利的靈魂,卻遇到上古真狼這樣如此難纏的對手,到底要怎麼樣纔可以全身而退,並且成功救出貝利的靈魂呢?洛麗塔陷入了無盡的深思中。

黑色旋風中的上古真狼發出強大懾人的黑暗氣息,這股氣息似乎要侵吞一切,霸道兇悍,柳冰蟬看到這麼恐怖的上古真狼完全沒有了注意,小臉嚇得慘白,腦子裏也是一片空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