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比了一個大拇指,他覺得這貨應該需要一首鳳舞九天,咳了下掩飾笑容,李和說道:「我們並非是要在現實里直接使用《幾何原本》。」

「你知道《幻想之歌》嗎?」

「對,就是那個,目前幻想之歌裡面只有《長歌行》一個副本,我們準備用《幾何原本》來生成第二個副本。」

「在增加《幻想之歌》變動率的同時,讓更多人得到歷練。」

當初遊戲頭盔製作了2000個,其中1000個交給了李和,被李和陸陸續續又分發出去了200個,在曙光城內流通。

而另外那1000個,則是作為遊戲的賽季獎勵。

如今10個賽季已經全部結束。

1000個遊戲頭盔在世界各地流通,有多少已經被公安機關沒收,被文化管理局銷毀就不得而知,但肯定有相當一部分人藉此覺醒了英靈模板,更有人通過遊戲頭盔經歷了《長歌行》的副本。

只是。

媧皇似乎限制了刷副本這一事情,同一個副本,每個人只允許進入一次,有人經歷《長歌行》副本收穫頗豐,有人卻空手而歸。

總之。

因為可以獲得力量的緣故,《幻想之歌》的熱度一直高居榜首,是真正的現象級IP,帝國那邊為此提交了不知道多少抗議,媧皇依舊我行我素,並未理會。

再加上如今是周瑞執政。

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人民發現帝國近乎默認之後,對於《幻想之歌》的熱情更勝以往,畢竟,他們沒有其他遊戲可以玩啊,就算只是玩那個5v5的競技遊戲,也是很好的。

「幻想之歌?」

「媧皇這是要控制世界?」

杜偉明更震驚了,依照這遊戲如今註冊賬號過10億的體量來看,如果出現新副本,玩家都可以進入,別說單本破100%變動率了,破1000%都行!

「沒那麼誇張。」

「有些事情,即便媧皇也不能改變,進入副本世界的入口,只能是遊戲頭盔,就算要放寬標準,也至少是獲得了英靈模板的人吧?畢竟這樣才算有關聯媒介。」

「誒?」

「如果真的獲得英靈模板的就可以……那,只要有1億人獲得英靈模板,媧皇她……」

杜偉明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

藺文萱則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遊戲頭盔現在沒有引起太強烈的反應,只是因為它的影響還小,等你全面推廣看看。」

「別的不說。」

「僅僅只是在曙光城內全面推廣,404機關就要來找你談話了。」

「這種同質化的東西。」

「只要獲得一件,404那邊完全可以做出雷達來,找到其他所有遊戲頭盔的位置,全部銷毀也只是一個行動的事情,攔不住的。」

「你還不如想辦法,怎麼潤物細無聲的將獲得英靈模板的覺醒者人數提升到千萬再說吧。」

李和跟杜偉明同時點頭。

杜偉明確認沒有問題之後,也非常好奇《幾何原本》會演化出一個怎樣的世界來,他當即說道:「反正到時候404機關會全面銷毀遊戲頭盔,不如,你們存放一個在這裡?」

「歷史研究社的總部,404機關好歹會給點面子。」

李和吐槽:「你就是想玩遊戲吧?」

。 黎歌倒不是覺得自己缺少遠程攻擊。

主要是,就目前而言,雷屬性的攻擊有了,火屬性的攻擊有了,但還沒有水屬性的攻擊!

作為一個標準的RPG玩家,黎歌每一次都是把所有技能全部學到位的,不管是什麼屬性,總歸有用到它們的地方!

尤其是屬性類的技能!

在面對各種不同的敵人時,不同的屬性技能產生的效果也是不一樣的!

泡狐的泡泡不算,那玩意兒不帶水屬性的,會根據黎歌所攝入的能量產生不同能量的泡泡!黎歌現在還沒有水屬性的攻擊!喝水可並不能攝入水屬性的能量,而其他帶有水屬性的能量也很稀少,所以黎歌現在比較缺少一個水屬性的技能。

角龍黎歌還沒見過,不過圖鑑上說,角龍一般都是生活在沙漠當中,主要的食物是仙人掌…但兔之國與鼠之國的這個位置,距離沙漠就有點遠啊。

唯一最近的沙漠就是赤龍沙漠了,但赤龍沙漠沒有任何能量,也沒有任何植物存在,所以根本不可能生活在赤龍沙漠。

那麼,這個角龍的頭骨是從哪裡來的呢?

還有老山巨獸的頭骨…黎歌說實話,還沒有聽說過這種魔力生物,不曉得到底是什麼情況,不過,如果是體積達到三四十米的巨大魔力生物,如果出現在兔之國的話,那肯定會被記錄下來的。

「這個遺迹…越來越神秘了。」

黎歌在感受到這個遺迹的神秘之處的同時,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安…

並不是預兆的技能發動了,而是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安。

正如博濤所說的那樣,這個遺迹的深處,或許真的存在什麼非常恐怖的東西!但依舊不能清楚的判斷,那到底是來自什麼物品還是來自什麼魔力生物。

除了這些魔力生物以外,黎歌與南海還發現了那些比較特別的壁畫。

雖然壁畫畫了很多,但黎歌與南海兩人還是格外注意其中的一部壁畫!

「黎明,你看到了嗎?不管是第一層還是第三層,都有這一幅畫誒!」南海仔細的貼在牆邊,指著這一幅壁畫說道。

依舊是那一副祭祀的畫!

而且又有些許微妙的變化!

但不管怎麼變化,這幅壁畫至始至終都是圍繞這祭壇中央的那一對羊角變化的,由此可見,在這個遺迹當中,這一對羊角肯定是相當關鍵的物品!

不過,儘管非常在意,但想要完全解析出壁畫的內容,肯定需要結合壁畫附近的未知文字才行。

這些未知的文字要解讀起來非常麻煩,南海等人並沒有學習太多有關於古文的內容,再加上在南海的認知當中,整個聖獸大陸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文明斷層,所以要解讀起來,估計就連參考的文獻都少。

因為這些資料,博濤與胡乙方都已經收集過了,所以黎歌與南海也就沒有浪費記錄水晶的內存。

不得不說,這些遊離魔力的干擾的確恐怖!

一顆魔力水晶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用上一個多月是肯定沒問題的,但儘管如此,一顆魔力水晶僅僅只是在第三層待上兩個小時,就會消耗將近一半的魔力!

國字臉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魔力水晶,立刻對博濤說道:「你之前說了你探查到了第五層對吧?」

博濤搖了搖頭:「我僅僅只是用偵查魔法探查過第四層,偵查魔法在衝進第五層的瞬間消散了。」

「也就是說,第四層實際上是還沒有仔細探查過的?」

「沒錯。」

「嘖…那這樣的話,我們在第四層還得消耗不少魔力啊。這個遺迹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層,要是繼續往裡的話,估計消耗會進一步增加。」

黎歌看了一眼他們的腰間,問道:「你們帶有多少魔力水晶?」

「沒多少,如果到最後還得處理特殊個體的金獅子的話,還得至少預留一到兩顆魔力水晶才行。」國字臉沒有直接清楚的回答黎歌等人,但似乎儲備並不太夠的樣子。

博濤當即說道:「我們的魔力儲備也不富裕。那接下來的方案要怎麼做?」

而在博濤說出這話的同時,一股劇烈的震動忽然從下方傳來!

這一瞬間,就像是地震一樣,讓眾人為之震驚!

與這強烈的震動一併出現的,還有一聲相當狂暴的咆哮!

黎歌聞聲,頓時驚呼:「是金獅子!這是金獅子的聲音!它跟什麼東西打起來了嗎?」

博濤與國字臉稍有些詫異的而看了一眼黎歌,隨即兩人的臉色變得相當嚴肅。

「這可不妙了,金獅子這一聲吼叫好像個額外憤怒的樣子,而且戰鬥產生的動靜也很大,中間隔著一個第四層還能有這麼大的動靜…那說明這個金獅子的對手也是一個勁敵啊!」

黎歌有些心痒痒,說道:「要不,咱們暫時先不管第四層,直接去第五層吧?」

博濤相當堅決的搖了搖頭:「不行!絕對不行,現在第五層完全處於未知的狀態,而且金獅子有可能就在第五層,咱們要是直接莽進去,甚至有可能要面對兩隻強大到詭異的魔力生物!」

「而且第五層的遊離魔力干擾大得恐怖,偵查魔法甚至無法在第五層的環境下成型,以我們現在的狀態,進去根本撐不了多久。」

「我不怕啊。」

黎歌攤了攤手:「那要不…你們先抓緊時間在第四層探索,我去第五層看看情況?我不參與戰鬥,就只是看看。」

「不行!」

博濤依舊是相當堅決的說道:「這個就別說了,風險太大了,裡面的魔力生物不是什麼其他的魔力生物!那可是金獅子!而且還是特殊個體的金獅子!裡面說不定還有一隻能夠與金獅子正面抗衡的強大怪物,除非你說你是人形金獅子,否則我再怎麼說都不可能讓你進去的!」

「那我要是說我能跟金獅子一樣,你就讓我先進去?」

「???」

聽到黎歌的話以後,博濤頓時愣了一下:「你認真的?」

國字臉他們那一隊在旁邊聽得是一臉懵逼,完全不明白博濤這一隊是什麼構成…

不過,哪怕是黎歌這麼說,博濤依舊是搖了搖頭:「不行!風險太高了,你現在趕過去幹嘛?我們盡量快速的把第四層搜索完,一定要一起進入第五層!」

「一個都不能少!」

。 我虎著臉道,「這麼說,我還得處處躲着他了?」

「暫時倒不用。」

龍一搖頭,把拳頭舉起來揮了幾下,冷笑道,「剛才,這小子被我打斷了好幾根肋骨,現在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暫時不敢找我們麻煩,休息一下再走吧。」

我抬頭四望,不斷掃視身邊的環境,濃霧下的樹林異常詭異,霧影重重,冷風中舞動的樹枝好似妖魔爪牙,在空中胡亂地擺動着,格外死寂陰沉。

龍一在我肩上推了一下,喘著粗氣說,「怎麼樣,知道這裏是哪兒嗎?」

我點頭,「我們應該還在老鷹溝,不過已經快走到盡頭了,繼續往前走上兩里地,就能找到我家的祖墳附近。」龍一抖著嘴皮,苦笑說,「老爺子真有意思,為什麼非要把天魔的邪氣鎮壓在祖墳裏面,你家祖墳下難道有什麼東西,能夠剋制那股邪氣?」

我麻木地搖頭,語氣蕭索道,「不知道,胖子,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對自己家的了解或許還比不上你們這幫外人,我也是剛知道,原來陳家曾經是個修法世家。」

龍一動容道,「小凡,難道你從小到大,連一點關於家族的情況都沒掌握?」

我躺在地上,凝視着天空那一團黑得猶如染墨的烏雲,無奈地吐出一口氣,「我連馬步都不會扎,你說呢?」

「或許,你爺爺是有什麼苦衷吧。」龍一動了動嘴唇,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我,苦笑一聲說,「不管怎麼樣,做長輩的總是在為後代着想,你總比我好,我從懂事起就不記得父母長什麼樣子。」

我立刻坐起來說,「胖子,你姓龍,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是這個姓?你六七歲就跟大和尚進了寺廟,直到今天還沒剃度,大和尚只給你取了個俗家名字,應該是為了提醒你,不要忘記自己的家族姓氏!」

那天下午,在破廟中我得知了很多事,包括龍一的祖輩,應該也是同為八大家族中的一員,怪不得,我第一眼看見龍一就覺得如此親近,感情祖輩都是世交。

龍一好像比我還要迷糊,他費勁地抓着後腦勺問,「小凡,那天師父不准我進去,他到底跟你說了些什麼,難道我的身世也告訴你了?」

我遲疑了一下,沒有急着告訴龍一原委。

玄光大師刻意隱瞞龍一的身世,一定有其深意,就好像劉老三起初死活不肯告訴我真相一樣,只是單純地想要保護我。

只是這種被人當猴耍一樣的感覺,實在太不好受了。

既然想不通,我們就不想了,龍一突然背過身軀,解開上衣摸出兩個紅薯遞給我,「小凡,餓不餓?吃吧,這是我出發前藏的。」

我樂了,接過紅薯說,「胖子,你特么屬倉鼠的是不是,還沒入冬就開始囤糧食?」

龍一靦腆地訕笑道,「我飯量大,寺里都快被我吃窮了,所以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學會了囤吃的……」

吃完紅薯后,我們稍事休息,漸漸恢復了一點體力,沒等我歇夠,忽然間龍一跳起來,大腦門一偏,指着我家祖墳所在的方向說,「小凡,你家祖墳冒煙了好像!」

我氣得想給他一拳,虎著臉說,「你丫閉嘴,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山裏起霧很正常,你家祖墳才冒煙呢!」

「不是……我不是想罵你!」

龍一口齒笨拙,急得揮拳頭打腦門,跺腳說道,「我不騙你,你回頭看看,你家祖墳那裏真的在冒煙!」

什麼?

我渾身一激靈,急忙回頭去看,濃雲掩蓋下,在我家祖墳那一片區域,果然瀰漫着一股粘稠的濃霧,霧氣深鎖,如氣海翻騰,煙雲幻滅。

冉冉雲煙厚重得好似雲團,徐徐上升,將祖墳那片區域圍繞起來,濃雲凝聚不散,猶如一片不可觸碰的禁地,一片神秘而詭異的氣象。

龍一比我還要震驚,他使勁倒抽冷氣,小聲喃呢道,「你家祖墳的地脈好像是個鎖龍井,這是截龍地脈,難道下面鎖著龍氣?」

我並不懂風水,被龍一說得心頭髮涼,再加上眼前這一幕實在詭異,趕緊追問道,「什麼是截龍地脈?」

龍一抓了抓後腦勺道,「其實我對風水也是一知半解,不過陳家溝後山的地形結構很奇怪,你看看後山塌陷的地方,兩側高山延綿,好似龍脊衝天,本是上好的藏風聚氣之處,可這峽谷太窄了,鷹嘴溝的地勢就像老鷹張大嘴銜住了真龍騰飛的尾翼,這在風水中有個名堂,叫截龍地脈,好像是有人利用這裏的地形結構,佈置了一個困住地脈的陣法。」

我一拍腦門,驚呼道,「是了,劉老三跟大和尚說過,我爺爺當年為了鎮壓那股邪氣,曾經在後山佈置了封印法陣,你的說法剛好跟他們不謀而合,看來沒錯了,我家祖墳下就是專門用來鎮壓邪氣的位置。」

龍一咂舌不已,「陳老爺子可真豁得出去,哪有用祖墳來鎮邪氣的,我們……「

「別說了!「我沉聲打斷了龍一,趕緊道,「胖子,現在後山為什麼會冒出這麼大的霧,是不是因為那團邪氣快要暴走了?」

龍一哆嗦著嘴道,「有……有可能!」

我一言不發,抬腿朝祖墳方向狂奔而去,龍一追在我身後說,「小凡,慢點,後山邪氣這麼重,我們不能貿然進去,可能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我搖頭說,「不會,既然這裏是邪氣集中爆發的地方,那就說明劉老三他們一定也在這裏,胖子,趕緊走,我感覺這一片山頭很快就要被邪氣覆蓋住了,留下來才真的是危險,必須儘快找到劉老三和你師父,才能保證我和你的安全!」

龍一想了想,點頭稱是,立刻加快腳步陪我衝進了濃霧當中,起初,我還能憑着記憶暢通無阻地行走下去,可越走越緩慢,到最後又不得不停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