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航的回答還算比較謙虛的,畢竟這也是實話,半個月的時間能夠弄出這麼多的東西來。

的確離不開萬宗海的整個團隊,還有萬晴晴的忙前忙后。

「剛剛聽你說,你還是個在校大學生,這麼先進的東西,必定可以為你帶來巨大的商業價值,你打算放棄學業而全身心投入到天航科技來么?」

這個問題讓李天航沉默了,隨後他免代微笑著道,「的確,我還是個學生,而且是個剛入校的大一新生。」

「而我的目標也就是成為一個賺錢的商人,但賺錢的前提是,能給自己的客戶帶來先進的產品和厲害的設計。」

「從這兩點出發,所以我不會放棄我的學業,公司這邊有人幫我負責就行。」

李天航自然不可能把搞小行星,研究各種秘密武器這種事情說出來。

這也是他提前和萬宗海商量之後的結果,那就是他以天航科技老闆的身份面世,而他所進行的那些秘密研究自是不必提到檯面上來。

「我的問題是關於產品方面的,我想問一下,咱們公司的產能如何,這麼先進的東西必定會有龐大的訂單量,咱們天航科技什麼時候能夠交貨呢?」

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關係的,別給了錢,幾年之後才交貨,那這些東西也沒什麼太大的意義啊。

「基本上從你交款之後,最多不超過三月,天航科技就會交付所有產品。」

「當然,每一批都有限額的,比如說我們的晶元。」

「首批給了魅靈手機三百萬訂單,剩下的兩百萬訂單,則由其它手機廠商和其它渠道瓜分。」

「第二批名額,將會在三個月後,交付了這些產品之後繼續接受預訂。」

「當然,隨著公司工廠的增加,產能自然也會上漲,所以後續開放的名額只會越來越多。」

隨著李天航不斷回答大家的提問,兩個小時匆匆而過,這場發布會也算是圓滿的結束。

李天航總算了鬆了口氣,說了兩個鐘頭的話,口乾舌燥的他一口氣幹掉了一瓶礦泉水。

會場內的那些客戶們卻是沒有絲毫歇息的打算,所有人都是跟瘋了一樣,直奔公司一樓的產品展示區,以及訂單交易區而去……

Ps:求推薦票!求月票!「放開!」岑筱媄掙扎,旁邊的婆子只敢將她扶著,不敢參與進去。

蘇婉婉素來潑辣,怒道:「我不放!」

兩人打打鬧鬧,太子好不耐煩,但是如今的情形他斷然不能掉以輕心,只能忍下這口氣,待他登上大寶,什麼人他不能處置。

「都放開!」

太子一呵斥,兩人放開,蘇婉婉還不忿地偷偷踩了一腳岑筱媄,以此泄氣。

「殿下不好了,暗牢出事了!」

一說暗牢,太子和岑筱媄的心都懸了起來,太子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侍從跪下,「殿下,方才……

《紈絝醫妃有點狂》第141章走出這一步「總要有第一次的。」薄暮煙漫不經心的開口道:「更何況,你不想看他們過來求你嗎?」

此話一出,琉璃頓時來了興趣,激動的看着薄暮煙:「什麼意思?」

「安東尼的脈搏,今天若是沒有我給他施針,必然會加重病情。」

琉璃眼底閃爍著精光:「那你不怕被那個什麼南先生治癒?」

「你在質疑我的醫術?」薄暮煙睨了眼琉璃,漫不經心的靠在椅子上:「換句話跟你說,如果那個南先生真的管用,他會找到我嗎?」

「可是……」

「如果你真的奇怪……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270章獅子大開口 在振華中學的校門口兩邊,有不少的商鋪店鋪,其中書店和報亭佔據了三分之一。這也是這個世界的特色,書店和報亭的生意一直都挺好。

青春書屋在振華中學周邊算是一家老書店了,據說學校的校長在上學期間,就經常去這家書店買書。至於是不是事實就不知道了,反正書店的老闆是這麼說的,學生們也不敢去找校長驗證。

中午,店長石大強手裏拿着一本武俠小說看得正津津有味,時不時還抽出一隻手比劃着書中招式。

「老闆,《最好的我們》到了沒有?」

一個女生甜甜的嗓音打破了石大強的武俠夢。

「沒有!」石大強頭也不回的答到,這個聲音他很熟悉,是他書店的老常客王珊珊。

「還沒有啊!明明弘文說最近就會出版啊!」

王珊珊一聽沒有,拉着小臉有些不開心。她就是那晚大戰被成功策反的讀者。事實上因為《最好的我們》小說很貼切振華中學,學校里的學生只要看過這本書的,基本都是支持弘文了。

《最好的我們》這本書在其他學校可能相對沒有那麼火,但是在振華中學絕對是青春小說的numberone。自己的學校還能不支持,很多學生都認為這本書的作者絕對是在振華中學上過學。

而王珊珊自從弘文在青橙文學網發表通告說《最好的我們》要出版后,她每天都要來問一下,這已經是持續3天了。老闆石大強被問的都煩了,他答應王珊珊,一旦這本書出版,他立馬就進貨,這也不只有王珊珊在問,幾乎每天都有振華中學的學生來詢問。

「老闆,我要本最新冊的《追夢青春》」

動聽的聲音傳來,石大強這會抬起頭了,看到面前的女孩后,一臉的微笑。

「早就給你留好了,劉亦菲同學。」

「菲菲,我要和你絕交,都給你說了,一定要支持弘文,打倒西名爵。要幫我們學校的學長揍他。」

看到劉亦菲還要買西名爵的小說,王珊珊插著小蠻腰有些不忿的說道。

王珊珊已經在心裏認定《最好的我們》作者弘文就是她不知哪一屆的學長,現在的她是弘文的忠實粉絲,弘文的敵人就是她的敵人。她對閨蜜還在支持西名爵表示強烈的不滿。

看着王珊珊氣呼呼的可愛樣子,劉亦菲不禁莞爾。王珊珊就是這樣沒心沒肺的人,以前還愛西名爵愛的要死,現在又喜歡上弘文了。

《最好的我們》她自然也是看了的,也很喜歡,但這並不影響她繼續看《追夢青春》,劉亦菲是少有理性讀者的。看小說只談作品,不談作者,座右銘是紅時不追,難時不黑,只賞其作,不問是非。

「好啦!珊珊,別耍小脾氣了,等《最好的我們》出版了,我買兩本,咱們倆一人一本。你也是真敢想,作者弘文怎麼能是咱們學校的那。」

「怎麼可能不是,學校叫振華中學,班級是三班,還有很多地方都能對的上。一定是咱們的學長。」王珊珊不服氣的說道。

劉亦菲想繼續再說些什麼,這時候她看到不遠處的一道身影。是她的同班同學陳天弘,最近幾天劉亦菲總感覺這個男孩和以前不一樣了。但又說不出哪裏不一樣,以前她對陳天弘的印象就是給她寫過情書,後面她拒絕之後就再也沒有關注過。

突然劉亦菲腦中閃過一個念頭,這個想法讓她自己都感覺驚詫。

搖了搖頭,怎麼可能那。

….

陳天弘這幾天過的很是充實,每天就白天上課,回到家裏老老實實的碼字。此時已經距離上次的事過去一周了,《最好的我們》陳天弘是已經完稿了。

只是小說在網站上還沒有完結,這是李曼的硬性要求。小說要先出版第一冊試試水,要給讀者留懸念,不能一次性上傳完。

頭一次見編輯,錯,還是總編不讓更新多的。陳天弘也沒倔強,李曼說的挺有道理。不過心裏腹誹一下還是可以的。

還有一件事讓現在的陳天弘很開心,網站的分成已經到賬了。整整15萬塊,這就證明了當初李曼出價20萬還真是低了。要知道這還只是網站上作品的打賞收益,其中土豪大佬既是救贖也是遺憾貢獻了一大半。

這筆巨款現在都放在卡里,陳天弘只是取了幾百塊放身上日常零花。這錢他也沒給父母說,不是不想,他是怕把父母給嚇到。

現在陳天弘在學校里也沒有給別人說他就是小說的作者,他覺得沒有必要去刻意說這件事。雖然誰都喜歡被人崇拜和萬眾矚目的感覺。但就陳天弘的性子而言正常發展就好。

不過下午的時候陳天弘總感覺有人在偷看自己,可這個目光他又沒找到。後來陳天弘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裝睡覺,其實是眯著小眼睛暗中觀察。最後驚訝的發現偷看的他的目光竟然是來自劉亦菲的。

陳天弘的第一反應不是開心,而是好奇。最近他忙着寫小說,也沒顧上和這位和前世女神長相一樣的同學交流感情。

事實上劉亦菲真的不是發現陳天弘魅力值暴增,她偷偷幾次看陳天弘。而是緣起中午腦海中閃過的念頭。當時她想《最好的我們》的作者叫弘文,不會是陳天弘吧。當時她第一時間否定,可後來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特別是她回想起前段時間,她們在討論《追夢青春》的時候,陳天弘插嘴說這也叫青春小說。後面當她追問的時候,陳天弘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了句你們以後就知道了。

這句你們以後是什麼意思。這就像他陳天弘知道以後肯定會有一本不一樣的青春小說,然後《最好的我們》就橫空出世,而且小說裏面的班級,學校的校名,小說劇情也多半是高中生活。這就讓劉亦菲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不得不說女生的第六感還是有點說法的,而且這位女神的邏輯推斷能力也並非常人。

這時候陳天弘口袋裏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陳天弘掏出看了下,發現是TT號的消息。消息是李曼發過來的一張圖片。而看到這張圖片后,陳天弘直接一句粗口,卧槽!

只見圖片上赫然是一位身穿高中校服的可愛女孩,女孩天生一張嬰兒肥的娃娃臉,長相甜美,氣質清純可人,手裏拿着一本高中物理書,臉上帶着可人的微笑,是真的符合大眾對高中女生的審美。

而這位照片上的女生能讓陳天弘激動到爆粗口,自然是因為這女生和前世的譚松韻長得一模一樣,確切的是和電視劇《最好的我們》裏面的耿耿裝束幾乎一樣,唯一的區別是前世譚松韻演的耿耿是短髮,照片里的是披肩長發。

「天弘,這是不是你說的那個女演員啊?你還真挺有眼光的,她的形象真挺適合耿耿,你看看照片拍的怎麼樣?」

說來也巧,那天李曼給以前她認識的導演劉建明打電話,當時也只是試試。誰承想事情就是這麼巧,他的劇組裏正好是這個世界的譚松韻第一次試拍,她是電影學院的學生,還沒有畢業。那天是跟着老師的關係到劇組鍛煉,演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配角,就是那個女囚犯。

下面的事情就更戲劇化了,劉建明把譚松韻的個人信息發給了李曼。當時李曼看到譚松韻的形象,第一眼就覺得挺合適的。

隨後就讓公司的人去接洽商談,譚松韻現在連娛樂圈的新人都算不上,有工作自然是求之不得。後面她才知道是讓她給《最好的我們》做形象宣傳,是小說的主角耿耿。譚松韻就更一萬個願意了,因為她也是粉絲之一。

「曼姐,我真是服了你了,你還真找到了,沒錯就是她,她就是我心目中的耿耿。」

「嗯,不過我問過她了,人家說她第一次拍電視劇,而且都還沒有上映,你是怎麼知道她名字的?」

這句話陳天弘不知道咋接了,難不成說自己是重生的怪物?

「可能我記錯了吧….嗯。這不重要,對了,曼姐,余淮找到了嗎?」立馬轉移話題。

「沒有,娛樂圈我沒有問到有叫劉昊然的男演員,時間也來不及了,我打算找一個形象好的男模特來。還有,這邊小說的第一冊已經開始刊印了,等這邊封面做好就可以試發行了。你等會把地址發我,等這邊刊印好,我給你寄幾本樣書。」

樣書?陳天弘看了下不遠處的劉亦菲,腦海中忽然有了一個計劃。 儘管魏,旭典慶帶著剩餘的魏兵在秦軍中左右衝殺,無往不利。

但是面對楊端和精心組織的高手,他們瞬間就感受到了壓力,就算刀槍不入,他們也是有極限的。

楊端和指揮著軍隊死死地將魏軍攔在河灘之上,想要將剩下的魏軍盡數誅殺。

魏旭何嘗不明白楊端和的謀算。

他知道,自己和典慶今天只能走脫一個,否者他們兩個誰也走不了。

「典慶,等會兒你帶一部人馬,召集所有披甲門門人一起突圍,一定要返回魏都,將這裡的情況告知王上,做好被秦軍圍攻大梁的準備。」

魏旭此時已經開始準備戰敗之後的安排。

然而典慶與魏旭雖是師徒卻情同父子,他如何能捨棄魏旭獨自逃生,典慶沒有回答魏旭的話語,而是默不作聲的跟在魏旭身後,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魏旭如何不知道典慶的為人,但是眼下不是講究師徒親情的時候。

「典慶!優柔寡斷如何能成大事,若是你我及這軍中披甲門的同門都命喪於此,你讓為師如何面對披甲門的歷任先輩!」

可無論魏旭如何曉之以理,典慶皆是不以為意,只是手中戰刀揮舞的越發急促了一些。

手中的戰刀將一名秦軍百將劈殺,魏旭再次開口時,話語中已經帶上了一絲顫音。

「典慶!這是師傅對你最後的請求,一定要保住魏國,保住你的師弟師妹們!,你們還年輕,我已經老了!」

典慶被魏旭那滿是心酸的話語說的眼眶都紅了,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能放棄自己師傅獨自逃生,哪怕就是死!

河對岸。

蒙恬帶領的秦軍陸續過河。

魏軍此時已經無力回天,哪怕魏旭和典慶依舊在人群中衝殺,但是能跟上他們的腳步的人卻越來越少了。

「好!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們就一起突圍!」

魏旭似乎突然回心轉意。

典慶雖然不明所以,但是看到師傅終於做出了他心中最合適的選擇,甚至臉上都帶著笑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