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谷娜這次可沒繼續恭維葉浪,很認真的說:「葉校長,如果您在這樣唱下去,我估計等會兒隔壁包間就有人過來找茬了。」

「瞎說,我唱歌這麼好聽……額,算了,我還是喝酒吧。」葉浪說著,看到龍魂等人臉上的表情后,急忙燦燦的笑著回到了沙發上坐下。

剛坐下,李谷娜正在點歌,服務生便端著酒水上桌。

龍魂首當其衝,直接打開啤酒,對葉浪直言道:「少主,好不容易出來玩玩,您今天晚上千萬別掃興,來吧,我們先對吹幾瓶再說。」

其實葉浪的酒量如何,這些人還是心知肚明的。

葉浪急忙苦著臉說:「你們幹什麼啊?你們難道不知道我的酒量怎麼樣嗎?」

「曹,不管,今天晚上哪怕你喝一瓶啤酒就躺在沙發上,也必須要喝。」龍魂說著,直接將一瓶啤酒塞在了葉浪手裡。

已經點好了幾首歌的李谷娜,拿著話筒,看上去很開心的笑道:「葉浪,今天你可不能在推辭了,我給你們唱歌,你們喝酒,這多好呀? 軍嫂重生記 嘻嘻,要知道平時我可很少給別人唱歌的。」

「怎麼了?難道你唱歌和我一樣難聽嗎?」葉浪不假思索道。

「咳咳,最起碼比你要好聽的多。」李谷娜有點兒被嗆到,尬笑了兩聲,便開始唱起了歌曲。

還別說,李谷娜這妹子說話的聲音好聽,唱起歌來,不跑調不說,聲音也是美妙絕倫。

葉浪聽著,靠在沙發上,心想這妹子要是沒有其他目的,收到自己手下說不定以後還能培養培養,當歌星也是有可能的。

只不過,現在還沒鬧清楚李谷娜究竟靠近他們有何目的的時候,葉浪可不敢真的將李谷娜拉到自己身邊。 李谷娜連唱了三首歌之後,葉浪已經被龍魂等人逼著喝了兩瓶啤酒。

此時的葉浪,看上去臉蛋子通紅,就像是下蛋的老母雞似的。

說話,居然也有點兒喝醉的樣子。

龍魂等人心裡都清楚,葉浪,已經開始了影帝模式。

當李谷娜放下話筒之後,葉浪看似醉醺醺的起身,三兩步來到李谷娜旁邊,嗓門很大道:「曹,其實我酒量很好,還有,我喝完酒之後唱歌,那更是好聽的不要不要的。來,我剛進入狀態,咱們兩個人合唱一首。」

說著,葉浪將另外一支話筒拿起來,看著點歌台,葉浪摸了摸自己的腦門,看似自言自語道:「那麼現在唱什麼好呢?嗯,就唱這個吧,大河向東流!」

點歌結束,葉浪在音樂響起來的時候,才對旁邊李谷娜問:「怎麼樣?你會嗎?」

李谷娜都傻眼了,看著葉浪二百五的模樣,她心想唱還是不唱啊?

還沒等李谷娜說話,葉浪已經跟著音樂節奏開始唱起來了:「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妹子,日星斗啊!誒嘿誒嘿日星斗啊,誒嘿誒嘿……」

這麼一首歌從葉浪嘴裡飈出來,在場眾人,頓時笑的是前仰後合。

就連這次受傷回歸的龍兒,聽到葉浪的歌聲,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李谷娜更是眼珠子差點兒掉在地上,心想麻痹的,這也算是一個副校長?比流氓還要流氓,到底怎麼當上副校長的啊?

而葉浪,則是陶醉在自己的歌聲中,吼了幾句之後,葉浪閉著眼睛,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龍魂見狀,想都沒想,急忙將旁邊一瓶剛打開的啤酒遞給葉浪。

「該脫褲子脫褲子啊,該出手時就出手啊,風風火火闖九州啊……」葉浪一口氣喝完了半瓶啤酒,又開始扯著嗓門嚎了起來。

結果,一首歌還沒唱完,葉浪又自己給自己灌了兩瓶啤酒。

龍魂等人看到這種情況后,紛紛在旁邊對李谷娜笑道:「美女,現在知道我們為什麼要給他灌酒了吧?哈哈,我們少主平時酒量太差了,所以只要是喝點酒,就直接飄了,你瞧瞧,現在都飄成什麼樣子了?」

李谷娜也是服了,心想看葉浪身材健碩的模樣,給誰都覺得這小子應該很能喝酒,可沒想到,酒量居然這麼差。

正當葉浪唱的起勁的時候,沒想到包間房門還真被人一腳踹開了。

房間中幾個人紛紛將目光朝著門口位置看過去,不大的包間中,直接湧進來了七八個人,這些人先朝著坐在沙發上的龍四等人望了眼,緊接著看了眼正在唱歌的葉浪,帶頭的男子點了點頭,扯著嗓門大聲喊道:「停下來!」

葉浪傻呵呵的笑著,拿著話筒,對剛進門的這哥們問了句:「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太好聽,所以情不自禁,打算進來和我合唱一首啊?」

帶頭的這男子看上去年紀有四十歲左右,小平頭,身上穿著黑色的短袖短褲,腳上是一雙褐色的涼拖,左手手腕佩戴者三塊勞力士手錶,右手手腕佩戴者四串檀香木的佛珠,脖子上,掛著兩條大金鏈子。

這樣的打扮,葉浪之前倒是沒怎麼見過。

「合唱個屁啊?麻痹的,老子好漢會的會歌被你改成了這樣,說,你居心何在?」男子惡狠狠的大聲質問。

葉浪倒是滿臉不以為然,笑呵呵的說:「怎麼了啊?不就是改掉了你一首歌嗎?至於這麼生氣嗎?再說了,你說這是你們的什麼?會歌?我怎麼不知道呀?」

話音剛落,李谷娜憂心忡忡的起身,對旁邊葉浪低聲道:「葉浪,你小心點,這些人全都是好漢會的。」

「什麼會?」葉浪好奇問了句。

「好漢會。」

「哈哈哈,笑死老子了,還好漢會,我看你們叫炫富會還差不多。」葉浪大笑道。

其實混子,一般情況下分為三種。第一種就是和之前二狗子還有豹子頭等人一樣,社會上最底層的小混子,平時靠著坑蒙拐騙,賴以為生。這種混子,也是最沒有腦子的混子。

第二種混子,那就是眼前好漢會裡的這些人,他們比二狗子等人高了一個檔次。基本都是些做生意小有所成,在各行各業比較突出,然後聚在一起,憑藉強大的人脈關係,壟斷某種行業,或者靠著某些違法手段賺錢。

而第三種,那就是猶如之前段大風,還有湖市這邊許子明等人一樣。

擁有強大的財產支持,平時黑白通吃,目無王法的大混子。

如果給這三種混子定性的話,第一種混子,興許浪子回頭之後,還能成為好人。而第二種混子,如果能接受教育,做正規生意,那也不是不行。但是第三種,只要逮住機會,葉浪覺得就必須要剷除。因為第三種混子,就像是人體身上的腫瘤,已經發生了癌變,不割掉,就會減少人的壽命。

男子被葉浪這麼調侃,頓時臉紅脖子粗的大聲叫罵道:「你丫閉嘴,你要是還敢嗶嗶的話,老子今天一定會弄死你!」

「嘿,這還真是奇了怪了,天底下為什麼這麼多人想要弄死我啊?」葉浪轉身,對自己手下兄弟認真問了句。

沒等手下兄弟回答,葉浪便急忙笑道:「哈哈,我知道了,肯定是因為我太帥了,所以才有人一直打算弄死我,害怕我睡了他老婆。」

當著自己手下兄弟的面被一個年輕小夥子這麼欺負,男子怎麼能受得了?

總裁攻略:腹黑小萌妻 雙拳緊握,三兩步來到葉浪面前後,男子冷冷的說:「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

「什麼名字啊?」葉浪認真問。

「老子叫丁豪!」當丁豪怒不可遏的將自己的名字吼出來后,葉浪居然頓時發出了鵝叫一般的笑聲。

「腚嚎?哈哈哈,我見過有人肚臍眼會說話,可沒見過有人腚還能嚎的?老哥,你給我演示演示,你這個腚嚎,到底怎麼嚎啊?」說著,葉浪居然還繞到了丁豪的身後。 別說丁豪這種社會上有頭有臉的混子了,就是二狗子那種小混子,在被這麼欺負的時候,也會忍不住暴怒。

「欺人太甚,太欺人甚!你是跟著誰混的?麻痹的,居然這麼大膽子?」丁豪說著,直接衝過去一把抓住了葉浪的衣領。

龍魂等人見狀,猛地站起身來。

還沒等這幾個人朝著自己身邊衝過來,葉浪便急忙擺了擺手道:「都給我坐下。」

龍魂等人恨恨盯著眼前的丁豪,方才重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而葉浪,則看著丁豪嘿嘿笑道:「丁大哥,第一,我唱我的歌,而且是在我們包間唱歌,這和你們沒有半點關係。第二,你現在要是打算動手的話,我覺得有一點我必須先給你們說清楚。」

「曹,有什麼屁話快點說!」

「我們先說好,今天我一個人打你們這些人,如果我贏了,到時候你們可別找我要醫藥費,畢竟兄弟我手裡可沒錢。但要是我輸了,哪怕是我被你們給打死了,到時候我們也不追究你們一點責任,你覺得怎麼樣哈?」葉浪賤兮兮的笑著問。

丁豪一聽這話,當即喜上眉梢。

「曹,你說的可是真的?我們今天打死你,或者將你打個半身不遂,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你也不會報警或者讓人找我們索賠嗎?」

丁豪這話剛說完,他手下一個兄弟便帶著幾分好奇問:「老大,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太殘忍了?」

「殘忍你麻痹啊?這條件是他先提出來的,你以為是老子先提出來的啊?給老子閉嘴啊。」丁豪大聲罵了句,然後對其他幾個兄弟一字一句道:「聽好了,等會兒下死手將這孫子往死里打,麻痹的,唱歌難聽就罷了,居然還敢瞎唱!這不是找揍嗎?」

聽到這話之後,手下這幫兄弟一個個看上去氣勢高漲,恨不得現在就衝過來。

葉浪站在旁邊,安靜的等待著。

丁豪首先挽起袖子,將自己手脖子上的幾塊手錶先拿下來,塞進了褲兜之後,做出了攻擊的準備。

葉浪看到丁豪已經擺開了架勢,於是便笑著問:「準備好了嗎?」

丁豪剛點頭,葉浪便直接一拳頭打在了丁豪的下巴上。

對付這種不起眼的小角色,對葉浪而言,和平時過家家鬧著玩沒多大區別。

丁豪在被擊中之後,身體搖搖晃晃的後退了幾步。

好不容易剛剛站住腳,葉浪便緊追過去,一把抓住丁豪的手腕,笑呵呵的說:「還打嗎?」

丁豪張開嘴,話還沒說出來,葉浪便很是詫異的道:「啊?不是吧?還打啊?那就對不起了!」

話音剛落,葉浪手腕稍微用力,丁豪的手腕便發出咔嚓一聲脆響。

緊接著,整個包間中,伴隨著好漢歌的曲調,丁豪發出了有點瘮得慌的哀嚎。

而丁豪手下這群兄弟,都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看著眼前蹲在地上大聲哭喊的丁豪,這些年輕人心想搞什麼啊?這才剛動手,怎麼就蹲在地上不動彈了啊?

就算是弱,也弱不到這個份上啊?

豈不知,此時的丁豪,已經慫了。

他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就社會上那些小混子動手,最起碼自己還能堅持幾分鐘。可是遇到眼前這位爺,一出手便讓他沒有半點兒還手之力,最關鍵的是,現在看人家的樣子還一臉的無所謂。

這樣的高手,自己要是還不識好歹,那就是找死了。

「兄弟們,快點……快點……」

丁豪張著嘴,痛的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然而話還沒說完,手下兄弟便忙開口道:「老大,我們知道了,我們快點上對吧?」

「上你麻痹啊,你們眼睛瞎了啊?眼前這位你們能打得過嗎?」丁豪也算是個識時務的傢伙,扯著嗓門大聲喊道。

這些年輕小夥子順著葉浪望了眼,又看了眼蹲在地上的丁豪,一個個苦著臉說:「老大,那你讓我們快點幹什麼啊?」

「快點給這位老大道歉啊!」

葉浪開懷笑道:「哈哈,丁大哥千萬別這麼客氣啊,您瞧瞧,我剛才說咱們能別動手就別動手,你就是不聽。不過也沒關係,現在受傷的就你一個人,而且也是小傷,回家休息個把月就痊癒了。」

說完,葉浪拿起一瓶啤酒,遞給丁豪的同時繼續道:「兄弟叫葉浪,是咱們三中的副校長,哈哈,來,我今天開心,咱們走一瓶。」

葉浪丟下這話,又給自己拿起一瓶啤酒。

丁豪此時手腕子鑽心的疼著,但看到葉浪已經將一瓶白酒灌進了自己肚子里,他為了不至於讓葉浪生氣,只好強忍著痛疼,將自己手裡的啤酒也喝了下去。

只不過,在喝酒的同時,丁豪在想奶奶個熊的,這特么也能跑學校去當副校長啊?

可轉念一想,這傢伙是三中的副校長,這就比較正常了。

三中一群王八蛋的學生,可不得有個這種王八蛋的校長嗎?

挨了一頓打,喝了一瓶酒,丁豪帶著自己手下兄弟強擠出一臉笑容,從葉浪等人所在的包間退了出去。

李谷娜等這些人剛出門,便拿起一瓶啤酒,開心不已的來到葉浪旁邊,咯咯笑著說:「葉校長果然厲害啊,這麼多人,您一個人居然就將他們全都給嚇跑了。」

葉浪看似醉醺醺的擺了擺手說:「哈哈,別說是他們才來了這麼幾個人,就是再來一千個,一萬個,那也不是老子的對手,李美女,來,我們……我們喝酒呀。」

半個小時后,葉浪在李谷娜的攙扶下,醉醺醺的從KTV出來。

當龍魂等人準備攙扶著葉浪離開的時候,葉浪一把便將剛走到自己身邊的龍魂推開,生氣道:「你特么過來幹什麼?沒看到我有人扶著嗎?我……我今天晚上要去李美女家裡,我們兩個要繼續喝酒。」

李谷娜面帶幾分尷尬,微微一笑道:「龍隊長,要不然你們先走吧,我家裡位置挺寬敞的。」

龍魂聽了,便帶著幾分歉意道:「李小姐,那晚上就麻煩您了。」 「不麻煩,都是朋友,這麼客氣幹什麼呀?」李谷娜咯咯笑著,順手擋了計程車,攙著葉浪上車后,順著馬路上揚長而去。

等車子走遠,龍兒對龍魂低聲道:「隊長,少主這次過去,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龍魂還沒開口,龍龍卻不以為然的說:「呵呵,少主能有什麼危險啊?我倒是覺得那個臭娘們今天晚上沒好果子吃了。」

龍兒白了眼龍龍,低聲道:「你現在也應該知道,根據我們的調查,亞鵬科技公司和矮子國那邊有所聯繫,而李谷娜,正好就是亞鵬科技公司胡亞鵬的小姨子。少主跟著一起去,如果矮子國那邊的人出手,我擔心……」

「龍兒,你也不用擔心,最近這段時間我們也沒聽說有矮子國的高手來我們國家。就算有,我覺得以少主的能力,肯定不會有危險。再加上少主現在已經有所提防了,今天晚上才喝了那麼點酒。」龍魂說完,看了眼時間后,便對幾個人直言道:「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們去找找劉偵探他們,看看他們那邊有沒有什麼好消息。」

話說葉浪這邊,上了計程車后,他便知道機會來了。

坐在李谷娜身邊,葉浪可著勁朝著李谷娜身上蹭。

另外,那雙手剛開始還放在李谷娜腿上,但沒一會兒,居然就直接擱在了李谷娜的腹部。

李谷娜看到葉浪這樣,當著司機的面,她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催促司機開快點。

好不容易來到了李谷娜家門口,攙扶著葉浪下車之後,李谷娜剛扶著葉浪來到他們所居住的單元門口,葉浪便撲到了旁邊垃圾桶跟前,大口大口的嘔吐起來。

李谷娜走過去,輕輕拍打葉浪的後背,咯咯笑著說:「葉校長,沒想到您酒量還真這麼差呀?」

葉浪現在扮演的是一個喝醉了酒的人,因此面對李谷娜詢問的時候,他只是含糊不清的說:「我……我喝酒很厲害……真的……很厲害,我們進去還能喝!」

「好呀,那等會兒進去了,我們再喝點白酒唄。」

「白酒紅酒一起干,我們一起干,往死里干……」葉浪不假思索道。

李谷娜朝著葉浪白了眼,心想幹個屁啊干?等會兒進去老娘先將你給灌的不省人事,等會兒再給姐夫打電話彙報一聲。

這麼想著,李谷娜等葉浪吐完,又使出全身的力氣,攙扶著葉浪朝著房間內走去。

進了房門,葉浪一步三晃,好不容易來到了客廳沙發,李谷娜剛鬆手,葉浪便直接倒在了沙發上躺下。

只不過剛躺下,葉浪便掙扎著坐直了身體,晃晃悠悠的對眼前李谷娜道:「美女,你家裡沒別的男人吧?咱們兩個這樣,我可千萬不能被你男朋友給瞧見啊,這要是……看見了,怪不好意思的啊。」

李谷娜揉著自己有點兒酸疼的手臂,強忍著心頭怒火,微笑著說:「放心吧,家裡就我一個人,嘻嘻,葉校長您還想喝點什麼呀?劍南春?茅台還是紅花郎呀?」

「有牛二嗎?」葉浪問。

「額?你說什麼?」李谷娜有點沒聽懂。

「牛二啊,牛欄山二鍋頭啊,就是那種不帶盒子,十幾塊錢一瓶的那種啊。」葉浪笑呵呵的說。

李谷娜先是一愣,不過在想到葉浪等人今天的吃相,還有他們從身上掏出的香煙檔次后,她也就明白了。

眼前這窮逼,估計這輩子也只能和牛二為伍了。

「真是抱歉呢葉先生,我這裡沒有牛二,不過我覺得還是喝茅台吧,比較醇厚點兒。」李谷娜說著,從家裡酒櫃中拿出來一瓶。

葉浪一看,伸出手抓了兩次酒瓶居然都沒抓到。

只等第三次將酒瓶抱在懷裡之後,葉浪激動不已的說:「哈哈,我認識,這就是傳說中的……茅台,麻痹的,老子也能喝茅台了啊,快點,打開……」

李谷娜是真心開始鄙視葉浪了,看著葉浪這樣,她心想這該是多沒出息才會變成這幅德行啊。

心裡這麼想著,李谷娜將茅台打開,遞給葉浪后,葉浪端起白酒瓶子,剛喝了兩口,便直接砰的倒在了沙發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