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蕭蹙眉,隨即抿嘴,斜眼看了看後方,意念一動,凍流劍急速飛出,對着身邊的巨大古樹便是一陣的狂轟猛砍,一時間,林蕭經過的地方,古樹轟然倒塌,枝葉紛紛從天落下,瞬間,周圍一片通明,暗淡無光不復存在。

林蕭的這一動作落入五人的眼裏無疑增添了他們的疑惑心思,俊逸男人微微蹙眉,隨即一道咆哮之音轟然傳遞進五人的耳中,擡頭觀望,巨大的飛行怪獸已然直衝而下,速度快得嚇人,而目標正是五人中的其中一人,而他們低頭之間卻是看見林蕭嘴角的那一絲陰狠的笑容,知道了林蕭這廝的狡詐。

林蕭斬掉無數古樹,道路一片狼藉,樹木的枝葉都成了前行的駕絆,五人紛紛騰起身體,離地數米至高,三人鎖定林蕭,兩人鎖定向他們俯衝而來的巨大飛行怪獸。

怪獸的兩手如爪,爪如鋼鐵鍛造,強勁有力,能輕鬆捏碎一塊堅硬的大石,發着淡淡的亮光,詮釋着這隻王者般的飛行巨獸的強大。

“兩人對付怪獸,三人繼續追擊林蕭。”俊逸男人瞬間做出安排吩咐道,隨即身體再次提升到極致,命都不要的繼續追擊林蕭,不能讓其輕易逃脫。

其中兩人自覺的留下,他們有辦法與其餘三人取得聯繫,自然不會擔憂什麼,現在他們的任務就是快速的將這隻龐大的飛行巨獸給解決掉,身體一騰,兩人沖天而起,與如夜叉一般的飛行怪獸展開攻勢,周圍的一切生機就要因此而盡數斷絕。

林蕭嘴角咧起,減少兩人對他來說有利無害,又是一陣疾跑,凍流劍依舊被林蕭掌控,亂砍一通,製造絲絲的阻礙。

也不知將對戰飛行巨獸的兩人給甩開了多遠,林蕭驟然發力,將之前匿藏起來的鬥氣全部凝聚在腳步,再次將速度提升到了一個極致狀態,只要這次能甩開剩餘三人,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林蕭的疾馳與砍伐,無疑對廣域森林裏面造成了大動靜,不知名的怪獸睜開兇殘的眼睛,個個都透露出凶神惡煞的神色,如洪水猛獸一樣,想把自己的獵物一口給活吞掉。

‘嗷。’

一陣虎嘯咆哮有力,震動耳膜,將周圍的空氣都震得顫抖了起來,也將周圍的怪獸給震得退避三舍;林蕭微微蹙眉之際,‘嘭’一聲巨響,遠方不遠處,一頭猛虎阻擋了他的去路,猛虎眼中盡是貪婪,靜靜的凝視着林蕭,已經將其視爲獵物,人肉是最難得遇到的美味,想來又可以美餐一頓了。

猛虎身高一丈多,長三丈,應該被稱之爲巨虎,四爪着地,前右爪不斷的拍打的地面,一道道輕柔的震動油然而生且帶着絲絲霸氣,血盆大口能輕易的將一個頭顱給生生咬下來,猙獰而又恐怖。

“糟糕。”

林蕭心中一緊,知道這是一隻不弱的猛虎,然而, 穿書後大佬都寵我

林蕭心中一沉,隨即仰望蒼穹,一絲絲的縫隙透露出昏暗的天空,眼珠一轉,沖天而起,想要擺脫這隻兇猛老虎的阻擋,將其留給後面的三人來料理。

然而,在林蕭沖天而起的同時,巨大猛虎,兩隻右腳同時發力,使勁一瞪,也如林蕭一般,沖天而起,速度不在林蕭之下,硬生生的將林蕭就要衝破葉海的身體給逼了回去,又要落到大地上。

然而,三人也追來了,正好,巨大的猛虎降落在地面,震得大地都微微一顫,樹葉紛紛落下,就像在下葉一般,可見其重量不可估計,有力壓千斤之能,雙爪有撕破蒼穹之力。


“霸天虎。”

俊逸男人見多識廣,一口就道出巨大猛虎的名字,從而,眼中卻是露出一絲絲的驚訝的神色,居然連林蕭都沒有及時的顧及了。

“霸天虎?”

俊逸男人身旁的大漢微微問道,看來他是不知道這霸天虎的來歷。

俊逸男人抿了下嘴,隨即看着落地驚嚇的林蕭,霸天虎將林蕭的去路完全擋死,根本不給林蕭逃脫的機會,俊逸男人見狀微微嗤笑,隨即,解答着剛纔大漢心中的疑問。

“霸天虎是虎類怪獸中數一數二的殺手,雖不及虎類中的霸主守卷神虎,但是其力量也不可小看,修煉千年甚至可以生出虎翼,飛翔速度極快,很多鬥士都望而生畏,不敢觸其鋒芒。”

剩餘兩人聽見俊逸男人的話語便微微蹙眉,隨即一陣嗤笑,“林蕭,看你還怎麼逃?你這是作繭自縛,斷了自己的去路,這霸天虎已經把你鎖定,看來你這次的小命就要交代到霸天虎的嘴裏了。”

幾人意識到林蕭要倒大黴了,幸災樂禍的看着林蕭調侃道,俊逸男人也是這般如此,能自己不動手而將林蕭解決掉,這是好事。


林蕭看了看幸災樂禍的三人,深皺眉頭便眼觀八面,三人距離他有百米之遠,而霸天虎距離他只有幾十米,然而,距離三人也是幾十米,三方呈現了三角之勢,林蕭腦中急速轉動,隨即看着身後不遠處的參天古樹,意念一動,一道綠光瞬間衝向霸天虎,而與此同時,林蕭的身體急速移動,向身後的參天古樹而去,隨即右腳使勁的蹬在古樹之上,一道推力驟然形成,腳上又凝聚了鬥氣,在這一刻,速度居然硬生生的增長了不少,而所去的方向正是三人。

途中,林蕭只能把握機會,意念急速的變換,凍流劍改變方向,也向三人而去,速度快得令人乍舌,瞬間刺向三人,硬生生的將三人震得分開,騰出一道空隙,林蕭身體一竄,急速從空隙之中竄了過去,而與此同時,霸天虎咆哮而至,衝向林蕭,也是衝向三人,速度之快,瞬間就要將三人的其中一人壓在腳掌之下。 霸天虎的速度無人能及,虎爪之下散發着森森寒光,拍在人的身上,能輕輕鬆鬆的將腦袋拍得稀巴爛,連**肯定也要蹦躂出來,這是一尊大怪獸應該有的強勁力量。

三人及時反映,雖然驚訝絲毫,但是也迅速的閃躲,虎爪之力浩瀚無窮,落空的拍擊在了大地之上,發出一道震天之響,幾人的身體也跟着顫動了片刻,隨即,幡然醒悟,看着繼續調轉方向往東邊跑去的林蕭。

俊逸男人咬牙切齒,吐出一口唾沫就是狠聲說道,“速速追擊林蕭,不要管霸天虎,林蕭是最先對其發動攻擊的人,這般強大的怪獸哪裏不記仇,他也會追擊林蕭。”

正如俊逸男人所言,這般強勁的怪獸,就是很記仇,林蕭的凍流劍向霸天虎招架,霸天虎早就銘記在心,雖然對三人也生出了殺心,但是,此時此刻,將林蕭碎屍萬段纔是它最應該做的事,對林蕭的恨意已經到了一個鋪天蓋地的程度。

林蕭繼續向東而去,一路奔跑,一路意念控制凍流劍,一時間,一排排聳入雲際的參天古樹就如一座座巍峨的宮殿倒塌一般,‘轟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毫不留情的往地面砸去,而凍流劍斬斷古樹的威力,就像鐮刀切割稻草一般,顯得那般的輕鬆加愉快。

參天古樹倒塌下來,將地面的都震得顫抖起來,而後面跟隨而來三人一虎更是無不躲避這些古樹,面對碩大的古樹,就算他們的身體真的很強勁,那也絕對受不了幾下,然而,這般動靜,加上霸天虎的咆哮之音,林蕭路經的周圍幾百米遠的怪獸盡數躲得遠遠的,全部避其鋒芒之力,生怕被這場災難所禍及。

一排排參天古樹凌亂的倒在地上,就像一個超級大的廢棄的木工廠,後面的聲音依舊清清楚楚,尤其是霸天虎的咆哮聲和每每身體落地所產生的震撼聲,更是格外的響亮,落在林蕭的耳中就是一陣的心驚肉跳;林蕭心中暗恨,他的體力在快速的流逝着,再這般不要命的奔跑下去,估計還沒被斬殺就要虛脫而亡了!

一個陡峭的山坡,上面掩飾不住的荊棘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刃,呈現了不一般的氣勢,一股股腥臭味道卻是撲鼻而來,林蕭微微蹙眉,隨即身體一挺,‘嗤’一聲微微的風響,縱身跳上了小山包,眼睛往下一看,震人眼球的一幕映入林蕭的眼簾,一具具碩大的屍骨堆在一起,成爲一座屍骨之山,屍骨盡數發着白森森的亮光,射人眼球,然而,在屍骨堆積的骨山下面,一頭面目猙獰的怪物悠閒的躺着,嘴角上還在滴着鮮血,似乎剛剛纔享受完美餐,而這個時候正是它休息的時候。

怪獸的體型絕對比霸天虎還要來得更加的猛烈,足有近十丈的身體攤在地上,就像一副怪獸鋪墊出來的席子一般,碩大且發着紅色光芒的眼珠不經意的望了望小山包上,倒塌古樹的震撼之力卻並沒有讓它悠閒的心思暴躁起來,依舊享受着自己美好的生活。

它長相怪異,碩大的鼻子巨大的嘴,強勁的皮毛光禿禿的,就體型而言,林蕭就能確定,這也是一隻強大的怪獸,能和霸天虎比上一比。

林蕭看了看後面,霸天虎與三人幾乎同時追來,相距只有百來米了,林蕭微微蹙眉,隨即低頭就是將身體埋葬與荊棘之間,整個身體都被荊棘給遮擋得嚴嚴實實,三人一虎雖然知道林蕭的藏身之處,但是下面的巨大怪獸卻是絕對不知道的;隨即,林蕭意念一動,凍流劍急速向巨大的不知名怪獸而去,速度快得離奇。

怪獸似乎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威脅,瞬間就發現向它而來的凍流劍,攤在地上的身體居然靈活異常,微微一動便騰了起來,隨即動作敏捷的將林蕭的利劍給拍打開,隨即,碩大的瞳孔望向小山包;然而,與此同時,霸天虎和三人也跳上了小山包,正好落入不知名巨獸的眼簾裏,看見三人一虎,它似乎認爲剛纔的利劍就是小山包上的生物所發出了,對於它而言,這便是赤.裸.裸的挑釁,瞬間,它眼中騰昇起前所未有的憤怒,身體一騰,就像一個碩大的鬼魅,‘呼’一聲,身體便傲然的站在了三人一虎的不遠處,敵意的凝視着三人一虎。


這麼一尊大怪獸,比霸天虎還要大的怪獸,其震撼力自然不小,一上小山包就將小山包給壓得沉了一些,霸天虎瞳孔猛然放大,也緊緊盯着怪獸,不落下風;能與之匹敵的怪獸毫不示弱,碩大的眸子露出一絲絲的敵意,定定的看着三人一虎,隨即,毫無預兆,碩大的怪獸手中不知透發了多少力道,沙包大的拳頭轟然砸向霸天虎。

‘嘭’一聲脆響,在霸天虎於急速閃躲開而落空的拳頭砸在地上,小山包發出一陣的顫抖,就像是地震一般,‘轟隆隆’巨響,地面都要龜裂了一般,產生一絲絲的裂紋,然而,一個巨大的凹洞清晰的映入眼簾。

‘嗷’

霸天虎是一種何等狂傲的怪獸,見有怪獸向它挑釁,它豈能這般容忍下去,明知,兩隻大怪獸相爭,必有一死,霸天虎依舊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王者氣息,不準其它怪獸對其不敬,一瞪後腿,‘嗤’閃電般的速度向不知名的怪獸洶涌而去,虎爪在半空生出森森寒光,就要將巨獸的身體抓破。

林蕭藏在荊棘中,發現兩隻怪獸已經相鬥起來,而且,追殺他的三人似乎也被捲進了爭鬥當中,已經不能輕易的脫身了;微微抿嘴便悄悄的向小山包下面而去,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然而,剛下小山包,一道巨大的身影從天而落,林蕭感受到一股陰影將其給籠罩住,瞬間意識到不妙,腳步一瞪便急速的閃躲開,隨即,‘嘭’一聲巨響,地面凹陷了下去,林蕭急忙轉過頭來,隨即驚訝、慶幸。

只見,霸天虎整個巨大的身體將地面砸得凹陷了下去,地面也根本承受不住這般強勁的防禦能力,隨即,看到霸天虎急速的翻身,再次迎向向它而來的巨大怪獸,之前落了下風,心頭更是不甘,發出咆哮的聲音便急速的撲向比它還要大的怪獸。

霸天虎固然是怪獸中的王者,然而所面對的怪獸卻是修煉時間比它還久遠的怪獸,兩獸之間差距不大。

霸天虎的咆哮讓巨大的怪獸似乎也感受到一絲絲的威脅,不過,這個時候要是弱了勢頭,以後就不好在這一帶混下去了,這可是它的地盤,一隻莫來由的猛虎到它的地盤挑釁,它也忍不下去。

兩獸之爭,震撼方圓百米,比之弱小的怪獸都紛紛逃竄,唯恐避之不及,而之時,追殺林蕭的三人也急速的從小山包上下來,隨即定眼看着林蕭,將其恨得牙癢,恨不能食其肉寢其皮。

林蕭自然不放在眼裏,逃命要緊,兩獸之爭可以讓他順利的擺脫霸天虎的追擊,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通天之音咆哮的響徹這個森林,巨大的怪獸和霸天虎勢均力敵,在這一刻似乎同時受傷,一同發出撕心裂肺的聲音。

隨後,霸天虎右腳在地面不斷的拍打着,瞳孔之中盡是無窮的暴怒氣息,將巨大的怪獸所籠罩,隨即,一陣虎嘯之音轟然而響,聲音之中,伴隨着一個巨大的身影,急速的撲將向巨大的怪獸,這般速度,前所未有,令人乍舌,這也是霸天虎的奮力一擊,拼死一搏了,就算是重傷,也要將撼動它虎威的怪獸給擊殺,它的傲氣已經升騰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然而,巨大的怪獸似乎也受了很重的傷,定眼的看着一道近乎於光速的物體向它而來,它巨大的拳頭捏得‘吱吱’作響,已經做出了殊死一搏的最後打算。

‘嘭’

‘嘭’

兩道通天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林蕭感受到,兩獸幾乎都觸及到對方的身體,而且,霸天虎似乎還攻擊到了對方的弱點。

兩道巨響過後,撕心裂肺的獸吼聲傳得很遠很遠,而與此同時,一尊巨大的身體轟然倒塌,是不知名的巨大怪獸的身體,倒塌下去,不知道砸死了多少的花草,也不知道讓身體下面的地面凹陷了多少,從而,霸天虎成爲最終的獲勝者,然而,它的傷勢也不輕。

兩尊強大的巨獸相爭,得利的是那些躲着背後觀戰的小怪獸,兩具巨大的身體一具沒有了一絲絲的生機,趕赴了黃泉路;一具已經也走到生死的邊緣,躺在地上不斷的掙扎着;似乎,等三人繼續追殺林蕭之時,等待霸天虎的將是厄運,被弱於它的其它怪獸啃食的厄運,王者的氣息在這一刻急速的流逝,流向很遠很遠的地方。

三人微微蹙眉,沒有想到是兩敗俱傷,這全都是林蕭的傑作,還好,他們三人並沒有被殃及,現在,更深層次的見識到了林蕭的奸詐之處,三人自然更加的小心起來,看着又繼續逃跑的林蕭,三人皆是咬牙切齒大罵着,罵着這個害苦了他們的人,隨即,繼續尾隨而去. 林蕭把握了機會,在剛纔短暫的兩獸之爭當中,林蕭乘機恢復了一絲絲的體力,現在還可以堅挺不少時間,這一刻,一分一秒的速度提升,對於林蕭來說都異常的重要。

淡淡風華吹過,全身的汗水流淌,誰人不知,這是異常瘋狂的追蹤,追殺的三人是不要命的追,而被追之人也是不要命的逃,再這樣下去,四人都要累死。

俊逸的男人透過樹葉的縫隙看了看天色,隨即苦澀大吼,“天色馬上就要黑下來了,再不將林蕭給逮住,夜晚我們就更是難能捕捉到他的蹤跡了!”

三人自然明瞭此時之險害,追殺林蕭已然上了千里,其目的便是置他於死地,然則,誰人都知,夜間雙眼漆黑,難分方位,伸手不能見五指,林蕭到處亂竄,更是不好捕捉其方位,讓林蕭一跑,他們也不用活着回去見大尊者了。

家中有老,皆立於海闊天空之下,爲斬殺敵人而落下性命,或許,家中老人能得以照料,然而,無功而返,則便會殃及家人。

林蕭奔跑之間也透過葉中縫隙看了看昏暗的天空,隨即狠毒一笑,有的時候,對於林蕭來說,夜晚正是他所向往的,夜黑風高殺人夜,竟然擺脫不了三人的追殺,那麼幹脆就想辦法將其殺掉。

凍流劍在林蕭頭頂勻速移動,與同林蕭的速度保持一致,時而,疾馳調轉方向,斬擊向後方三人,讓其不得不破開凍流劍的鋒芒,減緩一些速度;時而,林蕭推出一道無形的掌力,轟然而至,也爲三人制造麻煩。

林蕭雖爲正派中人物,但是並非君子,可謂一個名符其實的小人,光出一些陰險的招式,從來不走光明途徑,所謂的正大光明他只對正大光明的人使用。

顯然,追殺他的三人也不是什麼好鳥,以多欺少,算不得好漢,林蕭就自然不可能對他們正大光明瞭。

狂奔之間,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本來就陰暗的森林裏,更是彰顯出一絲絲的隱晦,黑夜中的廣域森林更是給人增加了毛骨悚然的感覺。

夜間,正是很多怪獸覓食的大好時機,一時間,森林中的殺戮氣息徒然的攀升到了一個極致的狀態,狼嚎虎嘯,不絕於耳,震人心魄;蟲吟鳥鳴,聲聲入耳,不寒而慄。

林蕭在黑夜中絕對是一隻鬼魅,移動速度並沒有體力的大部分流逝而緩慢下來,然而,更是不要命的向前方奔跑,涌入樹木更爲密集的林子裏面,參天古樹,綠茂花草,盡數的深不可測,有的甚至望也望不到邊,活脫脫的一架通天橋樑。

身體如鬼魅,動作如獵豹,把很多同階級的鬥士瞬間給比了下去,一頭動作矯捷的‘豹子’在陰暗恐怖的森林中穿梭,以極快的速度穿梭進了一片極爲黑暗之地。

黑暗之中,一雙警惕的雙眼凝望着後方,而此刻的後方不知匯聚了多少的殺機,正在鋪天蓋地的向前方蔓延。

鋪天蓋地的殺氣在急速的蔓延之間,林蕭又何嘗沒有在搜尋時間,尋找最好的時機對三人中其中且最愚笨的動手。

林蕭之前經過一番仔細的觀察,三人中,以俊逸男人最爲智慧,剩餘兩人皆是彪形大漢,其行事只是一味的聽從俊逸男人的話,從來就不自己做出思考;也不是他們的地位要低於俊逸男人,而是俊逸男人的沉着與智慧讓他們不得不趨附於人。

三人實力的確都在伯仲之間,然而,有心思之人對付起來往往要比不動腦袋之人對付起來的麻煩許多,所以,林蕭只好拿兩個彪形大漢中的一人開刀下手了,除卻一人便是減少一分威脅,對他的生命就增加了一份保證。

“這森林中,天一黑便伸手不見五指,林蕭這廝狡猾得很,我們現在更是不好追蹤他的蹤跡了,應該怎麼辦啊?”

三人中的一個大漢開口說話,其心中不免有些怨念,本以爲追殺林蕭會是一件立功之事,卻沒料到,林蕭這廝異常狡詐,極難對付,現在看來,追殺林蕭對於他們來說還成了一件苦差事了。

“怕什麼怕?林蕭再厲害卻只是一個和我們實力相仿之人,他總有體力耗費完結的時候,我們三人現在就有些不支了,想來他也好不到那裏去,現在雖然夜黑,但是我們不是有追蹤他的法門麼?所以,這時這刻,我們更不應該心亂,否則會讓這個狡猾的傢伙有跡可循從而對我們展開殺手的。”

這是俊逸男人的話語,不過也由此看來,他的確是一個遇事並不那麼驚慌之人,還保持着一絲絲的清明。

聲音雖小,但是已然傳入林蕭的耳中,他微微的蹙了蹙眉,奔跑之間也是眼光大方,眼神的餘光也不斷的關注着後面,然而,俊逸男人的話語落入他的耳中,不由得便爲他增添看一絲的疑惑。

“既然有辦法捕捉我的蹤跡?”林蕭抿了抿嘴,心中有些擔憂,“到底是什麼辦法令他們捕捉我的蹤跡?”

不過眼神餘光之間,三人中的一個大漢露出一絲邪笑,這一刻,他的警惕能力已經徒然下降,林蕭藉着很是很是微弱的光芒集中一百二十分的精神瞅到這一幕,一時之間,心頭一動,狠狠的咬了咬牙,隨即瞪了瞪後面,意念一動,一道黑夜中並不能看得清楚的綠光徒然的射了出去、

‘嗤’一陣劃破空氣的撕裂聲響急速而有力,如一頭猛虎一般咆哮着向那個有些驕傲且幸災樂禍的大漢奔騰而去,這道綠光不知匯聚了這一刻的多少力道,所經之處,氣機盡數斷絕,讓人難能呼吸。

周圍生機盡數斷絕,而三人也似乎感覺到一絲絲的危機急速的向他們涌來,但是他們皆無從知曉危機是向誰而來,一時,一陣陣的緊張蔓延向心靈的最深處。

幸災樂禍的大漢最爲鬆懈,面對這道危機,他只是周圍眉頭,眼光放向四周,而此,精神卻沒有提升,身體之外的罡體也沒有凝聚出來。

“破。”一道爆音從天而降,三人皆是微微一驚,隨即,一人似乎想痛叫出聲,然而,自己卻是怎麼也叫不出來,只感覺到喉頭一股專心的疼痛,喉間一道‘噴泉’洶涌而出,射向很遠的地方,可謂血濺五丈,噴射在一些枝葉上都發出‘嘭嘭’的響聲。

“怎麼了?怎麼了?”俊逸男人的聲音帶着急促,這一刻,他似乎也意識到一絲的不妙,一個沉重的人兒在這一刻也要亂了方寸。

又一瞬間,‘嘭’一聲物體倒地的聲音清脆而又響亮,震懾了兩人的心思。

“不好,是玄意死了。”這道聲音極大,是個粗魯的聲音,也道出他此刻心中的驚訝和茫然,沒有想到自己的同伴就這樣被秒殺掉,實在匪夷所思,讓人不由得就心生畏懼!

“玄意死了。”只聽到俊逸男人話音剛落,兩道停下腳步的聲音赫然傳進林蕭的耳中,他深深的拍打了幾下胸口,隨即腳步一沉,癱坐在地,像一團爛泥;然而,這是他卻是利用這麼一點點的時間來恢復自己的少量體力,自然,癱坐在地之間,他依然保持着十二分的精神,仔細凝聽着周圍的一切動靜。

“是利劍瞬間劃破了玄意的喉嚨。”俊逸男人的聲音傳進了林蕭的耳中,隨即又聽到,“是林蕭那廝乾的,他可以用意念控制自己的武器,斬人性命於千米之外。”

俊逸男人嘆息一下,“現在只有我們兩人了,不過我們依舊不能放棄,你要知道,我們自己的性命固然重要,可是家人的性命卻是更加的重要,等玄句和玄躍與我們會合後,我們也就能將林蕭給抓住,到時候他的性命任由我們來處置,玄意的仇也就得以報還。”

“玄俊大哥,你所說我皆明白,就算是死也不要死在大尊者的手中,不然我們家人的性命就難保了,你還是看看林蕭距離我們有多遠了,現在在什麼方向吧。”

玄俊輕輕點頭,隨即,右手食指在左手心上畫出一道印記,赫然間,手中一道刻畫有數據和方位的圖畫呈現,居然是描述了林蕭位置的圖畫,異常的詭異。

“他也停下來了,距離我們只有三裏多遠,方向是我們的正東方。”玄俊淡淡說道,隨即一道兇狠的目光望向東方,一掌拍在地面,一個大坑赫然出現,將玄意的屍體埋葬好過後,便急忙向東方繼續尋去。

“媽的,居然還真能探知出我的蹤跡!”林蕭心中惡狠狠的咒罵一聲,知道所謂的玄俊已經追來,不得不繼續逃脫而尋求最好的時機再殺一人。

再死一人,就只剩一人了,到時候林蕭便可以光明正大的與之好好一戰,將其擊敗。

然而,林蕭靜靜仔細的觀察的時候,一聲急切的聲響傳進了林蕭的耳中,讓林蕭身體激烈的震動了一下,心中苦不堪言。

他只聽到,“玄俊大哥,我們來了,讓你們久等了。”

這道聲音進入林蕭的耳中無疑是一道晴天霹靂,讓他本來極強的信心轟然就要垮塌,被飛行怪獸糾纏的兩人肯定尋到了玄俊,而這時,玄俊的話語也證明了這一點。

“是玄句和玄躍,你們能快速的追上我們,着實讓我們開心不已,林蕭這廝狡猾得很,之前出其不意的將玄意給斬殺了,我們現在正懊惱不已呢,你們歸隊就好,現在我們只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林蕭這廝絕對不能乘虛而入。”

“玄意死了?”一道咆哮怒音轟然而至,震懾四方,應該是和玄意關係不錯才發出這般的怒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