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這個女孩子一聽這麼直白的話,雙眼泛紅,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嗚嗚嗚……」

林奕看著這個女學生跑出書店,依舊面無表情,心中毫無波瀾。

愧疚?

不存在的,我欠她什麼嗎?

學生這種生物有一個就夠了,還來?真的當我是累不死的毛驢?

收回目光,繼續看動漫。

而剛剛靜下心來,門口就突然出現三道倩影。

可不就是李軒穆雨和韓紫琳三人,林奕看見她們,點了點頭說道:「人有點多,自己找地方坐吧!」

穆雨點點頭,可李軒和韓紫琳卻目光詭異的看著林奕。

剛剛她們開始目睹了林奕欺負那個女學生的全過程,對此她們只能嘆了口氣,然後搖了搖頭。

直男癌晚期,沒救了!

……

本來林奕以為,可以舒舒服服的過上午,可誰承想,一個上午,來拜他為師的學生源源不絕,一個接一個。

林奕可不知道,在昨天他大發神威將教導主任給教訓了一頓后,他已經是新生眼中導師的不二人選。

百分之八十的新生都想拜他為師。

看著這些人進來問了問,可卻又不買書,林奕很是無語。

最後沒辦法,在門口放了一個牌子。

果然,這個牌子一立起來,書屋不一會就冷清了。

因為來的人大多數都是來拜師的,看書的真心沒幾個。

林奕就寫了三個字,不收徒!

看著冷清的書店,林奕很是無語,這些學生這麼真實的嗎? 現在的年輕人很現實,牌子擺出去后,客源立即減少了百分九十。

想想也是,現在這信息時代,誰特么去書店買書和看書的?

下午有課,林奕吃過午飯就將書店門鎖上。

……

來到辦公室,林奕立即看見了同為老師的凌心,位置就在自己旁邊。

而在正對面,還坐著一個青年,看見林奕,立即開朗笑了笑,然後揮揮手。

林奕也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然後拿起辦公桌上的書本。。

這些都是資料,不過林奕都懶得看,實在太粗淺了。

林奕走後,凌熙看向凌心,問道:「他有那麼強嗎?看不出來啊?」

凌心白了自己哥哥一眼,說道:「你能看出來,那你應該就離聖階不遠了。」

凌熙聳聳肩,然後想到什麼,問道:「他不會就是老爹新收的徒弟吧?」

凌心想了想,說道:「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問問!」

凌熙搖搖頭,說道:「還是算了。」

凌心不再理自己的哥哥,而是看向林奕消失在門口的背影,皺了皺眉。

她總感覺……林奕很危險!

她天生對生命能量親和,所以她能夠感覺到一些普通人感覺不到的東西,比如萬物之聲。

周圍的許多能量,都在排斥林奕,或者說是懼怕更為準確一些。

它們在害怕什麼?

凌心從第一眼看見林奕,就看出來了端倪。

林奕就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一樣!

周圍的天地規則在畏懼他!

「喂,老妹,別看了,人走遠了。」凌熙無奈說道。

凌心收回目光,看了自己哥哥一眼,感慨說道:「無知有時候還真的是一種幸福啊!」

凌熙臉一黑,在是在變相罵自己無知嗎?

這麼多年了,妹妹這腹黑的性格還是沒有改。

……

林奕拿著資料,走進了要上課的教室,不過剛剛推開門,就嚇了一跳。

因為梯形教室中,黑壓壓的一片,全部都是學生,就是走道上也都是自帶小板凳的學生,甚至後面還有站著的。

這什麼情況?

學院上課是不分班級的嗎?這麼多人?還是說一個班就是這種標配?

林奕急忙拿起名冊,看了一眼,不對啊!

報了這個木系理論課的就只有三十二人啊!其他人哪來的?

「你們誰能告訴我,這什麼情況?」林奕指了指黑壓壓的人群,問道。

這一大片,兩百人都不止了!

「老師,我們都是來上課的!」學生們齊聲喊道。

林奕啞然,然後掃視一圈,說道:「木系的同學我能理解,可你們中木系的也就三十七個吧?其他同學咋回事?」

兩百多個學生,只有三十七個是符合這一節課的,其他同學來幹什麼?他們又不是木系魔法師,來了也是白來。

就在此時,一個女生弱弱舉起手。

「老師,我們是……是來看你……不對,是來學習的,院長說你全能全知,讓我們沒事多來上你的課。」

林奕啞然,然後臉色一沉,那個老女人是坑自己啊!真的是能壓榨一點是一點啊!

將資料隨手扔在講台上,嘆了口氣,然後說道:「好吧好吧!你們想聽就聽吧!」

這麼多人,林奕沒了點名的心思,在黑板上寫出自己的名字,然後看向學生們。

「在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奕,不是魔法師,沒上過魔法學院。」

林奕的自我介紹,就是告訴學生們,你們的老師教不了你們,還是快點脫坑比較好。

林奕也不管了,拿出粉筆,開始講解木系魔法。

在黑板上畫了一個魔法陣,然後看向學生們。

「誰能告訴我這魔法陣中有幾個魔法術式?」

一個學生舉手,然後站起來說道:「七個!」

林奕瞟了一眼這個學生,然後看向其他學生,問道:「你們也認為是七個?」

學生們面面相覷,然後疑惑看著林奕,本來就是七個啊!

林奕拿起板擦,將魔法陣周圍花里胡哨的圖案去掉,然後看向學生們,再次問道:「現在呢?」

「三……三個!」

林奕瞥了一眼,然後接著擦,再次問道:「現在呢?」

學生們不說話了,因為那看上去已經不像是魔法陣了,這都不是魔法陣了,鬼知道它還有沒有魔法術式?

林奕笑了笑,然後對一個坐在最前面的學生說道:「你上來!」

那個學生愣了愣,可還是走上來。

「你試著在黑板上的魔法陣注入魔力。」林奕說道。

學生有些疑惑,看了一眼已經不像是魔法陣的圖案,還是抬起手,在魔法陣上注入魔力。

在沒有出現術式魔法前,這種通過勾畫魔法陣和讀條的魔法被稱之為吟唱魔法。

這種魔法費時費力,還容易被打斷。

魔法陣有一點破損或者誤差,都不能發出魔法。

林奕畫的魔法陣也是吟唱魔法的魔法陣,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讀條了,因為林奕已經在裡面畫出了術式,只需要注入魔力就可以了。

所有學生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隨著那個學生注入魔力,黑板上的魔法圖案開始發出碧綠色的光芒。

光芒越來越盛,釋放魔力的同學也已經放下手,退後幾步,愣愣的看著黑板。

嘭!

一聲巨響,整個掛著黑板的牆驟然爆碎,一顆綠色的植物快速生長,頃刻之間就將教室擠滿,所有學生都愣愣的看著教室大變樣。

上方是綠油油的樹葉,腳下是縱橫交錯的樹根,可他們卻沒有什麼事。

「抱歉哪同學們,雖然我已經盡量簡化和削弱了魔法術式,可【木印·木靈】還是有這麼大的威力。」林奕略帶歉意的聲音響起。

所以學生都已經目瞪口呆了,聽見林奕的話,眼神飄忽。

老師剛剛說什麼?

削弱魔法術式和簡化?

現在的魔法術式是靈主大人研發的,已經是簡化到最低了,再簡化下去就不足以支持魔法運轉了。

可這老師還能繼續簡化?

林奕看著教室裡面突然出現的參天大樹,無奈嘆了口氣。

這木系魔法別的特性沒有,就是生命力強,隨隨便便勾畫一個魔法陣,都能召喚出這麼一顆大樹。

也還好簡化了魔法術式,這棵大樹只在教室裡面生長。

如果沒有簡化,現在整棟教學樓可能已經被大樹頂上天了吧。

嘆了口氣,林奕手一揮,這棵大樹立即化為點點魔力消散,教室恢復原樣。

也不能說是原樣,大樹紮根的牆壁已經破了,隔壁班的學生和老師此時也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這一邊。

而講課的老師,林奕還認識,就是凌心,一張俏麗的臉龐上被震驚所取代。

她對生命能量很敏感,剛剛她突然察覺到一股很強的生命能量突然爆發,然後牆就塌了。

然後她就聽見了林奕後面的話,他能修改魔法術式?

魔法術式是什麼?

說白了就是天地規則的一種表現方式,林奕能修改魔法,那麼他對天地規則的領悟得多麼高啊!

要知道就是她媽媽,一個主神都沒辦法隨意修改魔法術式啊!

修改魔法術式就是修改天地規則!

林奕看向凌心和隔壁班的學生,尷尬笑了笑。

「那個……其實這我可以解釋的。」

「你能修改魔法術式?」凌心張著嘴,不可思議問道。

林奕撓了撓頭,不好意思說道:「可以!」

凌心眨了眨眼睛,然後沉吟一會,說道:「你接著上課。」

林奕疑惑道:「這還能上嗎?」

黑板都沒了,上什麼課?

凌心伸出手,綠色的魔法陣出現,緊接著一根根樹藤從魔法陣中出現,相互纏繞,形成一塊木板。

「現在可以了!」凌心說道。

林奕看了一眼凌心,神色怪異,可還是點點頭。

可讓林奕意外的是,凌心居然隨意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然後看著林奕,似乎準備聽課。

林奕詫異問道:「凌老師你不用上課的嗎?」

說著林奕看了一眼隔壁班還在蒙圈的學生們。

凌心搖搖頭,說道:「你上你的課,他們也能聽得見的。」

林奕啞然,這是要自己一個老師,上兩個班的課嗎?

「凌老師,你這有些過分了啊!」林奕無奈道。

凌心笑了笑,不以為意,似乎沒聽見一樣。

林奕無語,拿起粉筆繼續講課。

「剛剛你們看見了,我將大部分的魔法紋路都擦掉了,只剩下核心的魔法術式,而且相互沒有鏈接,魔法還是啟動了。」

學生們想起剛才,心中也是疑惑。

因為正如林奕說的,魔法紋路已經擦掉了,只剩下魔法術式,甚至都不像是魔法術式了,按理來說這樣的魔法陣是不可能釋放魔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