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玄真微微一笑,「行了,別那麼客氣,拿著吧。」他說到這裡,話題一轉,「不過,打造兵器的事情就靠你自己了。」

原本,楊玄真也想過幫林雷打造一柄重劍,不過,他想到了林雷的無鋒重劍,他記得,無鋒重劍剛剛成型時,天上突然降下一道紫色雷電,這一道雷電非常特殊,讓無鋒重劍的材料緊密的聯繫在一起。

楊玄真想,『難道,這一道雷電是鴻蒙降下來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一道紫色雷電對林雷的意義就非常大了。

「紫色雷電!」也有可能是鴻蒙紫氣。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楊玄真的猜測,如今的楊玄真,還沒有成神,更無法猜測鴻蒙掌控者的心思。

林雷握著黑玉石,心裡有些激動,「老師,黑玉石非常堅硬,很難熔煉。」

「哈哈哈!」門羅大笑出聲,「林雷,我認識一個煉器宗師。」

「哦?」林雷有些驚喜,「叔叔,您認識的煉器宗師在哪?」

門羅說,「前些天,我得到消息,那位煉器宗師已經快到赫斯城了,我們可以去赫斯城匯合。」

「太好了!」林雷非常開心,以這支隊伍的速度,再過十天半個月,就能到達赫斯城了。

楊玄真心想,『難道,是紫焰家族?也是四大終極戰士家族。』

很快,門羅就揭露了秘密,「林雷,或許,你應該了解這位煉器宗師。」

「嗯?」林雷有些疑惑。

門羅說,「這位煉器宗師來自海德家族。」

「海德?」林雷心神一震,有些激動的問,「門羅叔叔,您說的煉器宗師難道是四大終極戰士家族的海德家族。」

「沒錯!」門羅臉上帶著笑容,同時,發出感嘆,「可惜啊,紫焰家族和你們龍血戰士家族一樣,已經衰敗了。」

林雷沉默了,他記得,自己的家族已經一千多年沒有出現龍血戰士了。

轉眼間,過去十來天,眾人來到赫斯城外,遠遠看去,赫斯城恢宏龐大,就像一隻遠古巨獸,赫斯城外聚滿了人,這些人都是從神聖同盟逃過來的難民。

「呼!」楊玄真輕出一口氣,心想,『其實,貝魯特可以阻止這一切的。』然而,楊玄真明白,真正說起來,貝魯特是魔獸,並不是人類,在人類眼中魔獸是食物,也是獵物,更是一種財富,同樣,在魔獸眼中,人類也只是食物而已。

在貝魯特眼中,死再多的人,也無所謂,過得幾萬年,或者百萬年,玉蘭大陸又會出現大量的人,人如草芥,割一片,長一片,生生不息。

在主神的眼中,玉蘭大陸的魔獸和人類大戰,就好像兩個螞蟻窩的螞蟻在大戰。

庶難從命:皇上請留步 恍惚間,楊玄真想到了自己小時候的事情,那時候,他也會無聊的看著螞蟻搬家,覓食,有時候,還會用開水燙死一些螞蟻。

上萬人同時湧入赫斯城后,各自分開,門羅道森買了一座大莊園,可以居住數百人,楊玄真和道森商會,以及林雷四兄弟居住在一起。

眾人休整了一天後,門羅道森找到林雷,「林雷,你不是說,想要見見那位煉器宗師嗎?我帶你去。」

「好!」林雷有些激動。

門羅又問,「你的老師去嗎?」

「去!」林雷說,「老師也想見見紫焰家族。」

片刻后,楊玄真和小龍女來到正院,眾人打完招呼后,門羅說,「我們出發吧,我已經讓人備好馬車。」

小龍女仍然穿著白色的長裙,赤著玉足,身體緩緩的向前飄。

街上的行人非常多,馬車的前進速度很快,過了好一會,眾人才來到一座府邸,待大家下了馬車后,一個壯漢迎上來,熱情的道,「道森大人,快請,快請!」

「呵呵!」門羅道森和壯漢握了一下手,又介紹道,「維森特先生,來,我給您介紹兩個大人物,這位是玄真先生,這是龍女小姐。」

維森特心神一震,而後,帶著幾分激動,幾分忐忑,向楊玄真和小龍女行了一禮,「見過玄真先生,龍女小姐,我是紫焰家族的後裔。」

這位維森特表面上恭敬,心裡卻有一絲傲氣,這一點,維森特和林雷一樣,他們都是四大終極戰士家族,都是非常驕傲的人。

緊接著,門羅又繼續介紹林雷一行人,「維森特,這位就是玉蘭大陸最年輕的天才魔法師。」

維森特盯著林雷,兩人的目光相觸,有一絲共鳴感。 「不錯!」維森特讚歎了一聲,把眾人引進屋內,來到大廳,而後,又向林雷一行人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兒子。

待大家寒暄之後,進入主題,維森特問,「門羅先生,不知道您找我有何事?」

「呵呵!」門羅臉上一直帶著笑容,給人一種親和感,他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八面玲瓏,交際非常廣。

楊玄真感嘆,『就這一點上說,自己比不上門羅道森。』真正說起來,楊玄真的性格和林雷有些類似,孤傲,率直,真誠。

門羅說,「這一次,是林雷找你,想求你煉製一柄武器。」

維森特擺擺手,說,「這談不上求,門羅先生的事情,就是我們家族的事情,只要門羅先生吩咐一聲就好。」

維森特客套一番后,又問林雷,「林雷,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說吧。」

林雷讚歎道,「不愧是紫焰家族的人,就是爽快。」他說了一句,拿出楊玄真送給他的黑玉石,遞給維森特,「我想用這塊黑玉石煉製一件兵器。」

「黑玉石?」維森特眼睛圓睜,下意識的接過黑玉石,讓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往下一沉,震驚的道,「好傢夥,黑玉石不愧是最重的礦石,就這麼一小塊,應該有一千多斤吧?」

維森特說了一句,又用震驚的目光看著林雷,「你也是一名戰士?」他說到這裡,看林雷的目光已經發生了變化,大笑出聲,「好,好,好,我們四大終極戰士家族出來的人,就應該這樣。」

「呵呵!」林雷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

耶魯也輕輕一笑,想到林雷托著一塊巨石回宿舍的情景,心想,『老三就是一個怪物啊。』

維森特托著黑玉石,心裡計算了一下,「林雷,黑玉石是非常高級的材料,來自神位面,只要在武器中加入一點,就能大大的提高武器的品質。」

「我知道!」林雷說,「我想把這一塊黑玉石都加入到武器中。」

「這?」維森特沉吟了一下,說,「這樣一來,武器的重量將會超過三千斤。」他說到這裡,雙眼看著林雷,那意思,似在尋問,『你能舞的動嗎?』

林雷淡然的道,「三千多斤,正好合適。」如今,林雷變身後已經是九級戰士,用三千多斤的重劍,剛好合適。

「好!」維林特爽快的道,「我需要準備一些材料。」

奈何BOSS太寵我 門羅說,「維森特,需要什麼材料,和我說,我們道森商會幫忙收集。」

楊玄真說,「光明教廷還有一些好材料,你說一下,我可以去光明教廷拿一些。」

說到光明教廷,林雷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寒芒,不過,他明白,現在不是報仇的時候,連他老師都沒有把握覆滅光明教廷,此時的林雷更加沒有把握。

教皇接到楊玄真的傳訊后,垂著雙手,看著前方,久久不語,裁判長拱拱手,說,「教皇,玄真和魔獸勾結,又是林雷的老師,此人不是真心的臣服於教廷,不能養虎為患啊。」

教皇沉默了一會,說,「他只是要一些材料,給他!」

裁判長不再說話,教皇決定的事情,其他人無法改變。

一名紅衣大教主領命離開后,教皇又說,「還不到和他鬧翻的時候,而且,他們是兩個人,對我們還有大用。」

「唔!」裁判長沉默了,他知道,楊玄真和小龍女都是聖域巔峰強者,一個人就不好對付了,兩個人加在一起,更難對付,如果沒有一棍子打死,將會後患無窮。

經過數天的籌備,林雷終於把煉器材料湊齊,準備開爐煉器。

開爐當天,楊玄真也有一絲激動,小龍女感受到楊玄真的情緒,暗中傳音,「小弟,你說,那一道雷電真的是鴻蒙紫氣嗎?」

媽咪太小,總裁太霸道 「不知!」楊玄真微微搖頭,他的境界和鴻蒙掌控者相差無數個境界,他身處盤龍世界,總有一種壓抑感,彷彿間,鴻蒙掌控者就在天上看著他。

有時候,楊玄真會想,『如果鴻蒙掌控者要抹殺自己,自己能逃回原世界嗎?』

維森特站在火爐旁邊,指揮自己的兒子拉風箱,火爐上的溫度慢慢的上升,熾熱的氣息撲到大家臉上。

耶魯,喬治,雷諾三人向後退了幾步,林雷,楊玄真,小龍女三人不怕熱,到沒有後退,門羅道森靜靜的站著。

待火爐的溫度升到一個臨界點時,維森特身上冒出青色的火焰。

楊玄真看到青色的火焰,心想,『這就是朱雀之火嗎?聽說,朱雀可以涅槃重生,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就在這時,楊玄真感覺『小冊子』跳動了一下,他的神念進入識海空間,只見小冊子發出淡淡的金光,一絲絲特殊的氣息湧入小冊子。

「火本源?」楊玄真有些激動,小冊子上面出現了『火本源』三個字,這是從沒有過的事情,而且,當楊玄真把精神力放到火本源三個字上面時,大量的信息湧入識海,讓他了解火本源。

楊玄真心想,『這麼說,除了火本源,還有其他本源?』

朱雀屬火,玄武屬土,白虎屬風,青龍屬水。

地水火風,正是盤龍世界的四大本源。

楊玄真思考了一下,對林雷說,「林雷,我需要一點青龍血。」

「好!」林雷沒有問為什麼,直接刺破自己的手指,取了一些血給楊玄真,楊玄真從林雷的血液中提煉出一絲特殊的氣息,正是水本源。

眾人有些疑惑,卻沒有多問。

過了好一會,楊玄真解說了一句,「四大終極戰士的血脈非常奇特,我只是想研究一下。」

隨即,楊玄真又想,『對了,盤龍戒子中還有一滴青龍老祖的精血。』精血和普通血液不同,即使是青龍主神那般龐大的身體,也只能提煉出少量青龍精血。

楊玄真想,『等林雷成神后,融合青龍精血,他的血脈會再次純化,或許,會從中感悟到更多水本源。』

楊玄真也知道,貝魯特身上有四大神獸的精血,只不過,他的實力太低,貝魯特不會把如此珍貴的東西送給他研究。

楊玄真感悟出一絲水本源后,又把這一絲感悟傳給林雷,讓林雷心神一震,整個人呆住了,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這種境界,也稱為悟道之境。

與此同時,林雷水系親和力以極快的速度提升,僅僅一會兒,林雷的水系親和力就和土系,風系一樣,皆為超等。

林雷回神后,感激道,「多謝老師!」

楊玄真微微點頭,繼續觀看維森特煉器,他在等,等那一道奇異的雷電降臨。 「淬火!」

維森特大喊一聲,把鍛造好的重劍放入藍色的池水中,這一池藍色的水乃是特別調製而成,擁有奇效。

淬火之後,維森特拿出重劍,臉上帶著興奮之色,「成功了!」

「轟轟轟!」

一陣陣轟鳴傳入眾人的耳朵,緊接著,一道青色的閃電從天而降,這道閃電轟碎屋頂后,落到重劍上。

楊玄真早有準備,仍然反應不過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閃電落到重劍上,同時,把維森特劈成焦黑。

「父親!」隕星大呼一聲,連忙去扶維森特。

維森特輕咳了兩聲,嘴鼻之間冒出一陣陣青煙,他緩緩的站起來后,有些虛弱的道,「沒事,我沒事。」

楊玄真揀起重劍,用神念查看了一下,心裡琢磨著,「到底是不是鴻蒙紫氣?」

或許,這一道青色的閃電並不是鴻蒙紫氣,又或許,楊玄真的修為太低,還無法辨別鴻蒙紫氣,總之,楊玄真沒有發現這柄重劍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小龍女暗中傳音,「有什麼發現嗎?」

楊玄真微不可察的搖搖頭,「沒什麼發現。」

隨即,楊玄真心念一動,施展光系治療術,一道道奪目的光芒落到維森特身上,維森特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片刻后,維森特躬身行了一禮,「多謝玄真大人。」

門羅道森讚歎道,「真不愧是玉蘭大陸的第一天才。」

眾人聞言,深有同感,林雷也是天才,他是雙系魔法師,又是龍血戰士,還是石雕大師,可是,林雷和楊玄真一比,又顯得暗淡無光。

不對!此時的林雷已經是三系魔法師了,分別是地系,風系,水系。

楊玄真拿著重劍看了一下,又把重劍遞給林雷,「剛才那一道閃電,讓這柄劍發生了一些變化,也讓裡面的材質完美融合了。」

維森特是煉器宗師,他聽了楊玄真的話,感嘆道,「天意,真的是天意啊,原本,黑玉石比其他材料高上幾個級別,即使是我,也無法想黑玉石和其他材料完美的融合,現在,到是完美融合了。」

維森特說了一句,大笑出聲,顯得非常開心。

林雷握著重劍看了一下,又把重劍遞給維森特,這是維森特煉製的劍,他早就想品鑒一下了。

維森特拿著重劍,看著重劍上面的青色光暈,歡喜無比。

過了好一會,維森特才把重劍還給林雷,問,「林雷,你取個名字吧?」

「重劍無鋒!」林雷念了一句,「就叫無鋒吧。」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心想,『難道,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嗎?』突然間,他又想到了鴻蒙掌控者,不過,楊玄真明白,鴻蒙掌控者不會掌控眾生的命運,而是任其發展。

林雷給重劍取完名字后,楊玄真說,「維森特,我也需要一些紫焰戰士的血液。」

「好說!」維森特劃破手指,取了一些血液給楊玄真。

楊玄真接過紫焰戰士的血液后,感覺到一絲奇異的氣息,這一絲奇異的氣息進入識海空間,被小冊子提煉后,化為了純凈的火本源,當然了,火本源非常稀少,只有那麼一絲。

然後,僅僅一絲火本源,也對楊玄真有莫大的好處,楊玄真感悟了一下火本源,又和剛才一樣,把自己對火本源的感悟傳給維森特。

維森特和林雷一樣,僅僅一會兒,他的火系親和度就達到了超等,讓他震驚無比。

震驚過後,維森特再次感激楊玄真,「多謝玄真大人。」

楊玄真微微一笑,「想必,再過一段時間,你們紫焰家族也會出一個聖域強者了。」

「太好了!」 血之沙漏 門羅讚歎了一聲,他和紫焰家族交好,又和龍血戰士家族交好,如果這兩個家族都出了聖域強者,道森商會也會水漲船高。

楊玄真心想,『雖然沒有得到傳說中的鴻蒙紫氣,不過,也有一些意外的收穫,讓我感悟到了兩種本源之力。』緊接著,楊玄真又想,『玉蘭大陸還不死戰士,如果找到不死戰士,應該能感悟出一絲土本源,不過……』

楊玄真又想到了虎紋戰士,他記得,林雷從沒遇到虎紋戰士,他想,『也不知道玉蘭大陸還有沒有虎紋戰士?』

眾人歡聚了幾天,喬治準備回玉蘭帝國,雷諾準備回奧布萊恩帝國,耶魯也要回道森商會。

楊玄真和小龍女騎著青風雕前往奧布萊恩帝國,他想尋找不死戰士和虎紋戰士。

至於林雷,他再次進入魔獸山脈苦修。

魔獸山脈上空,一隻翼寬數十米的青風雕劃破長空,青風雕的背上坐著一男一女,男的穿著休閑服,像一個現代人,女的穿著白色長裙,像一個天仙。

「姐姐,有我傳給你的水本源感悟,你能提前成神嗎?」

小龍女微微搖頭,眼睛看著前方,「不能,我想以圓柔玄奧成神,你傳給我的感悟,以水元素。」

「哦!」楊玄真應了一聲,感嘆道,「成神,真的太難了。」

「小弟,全真教的心法說,心死則神活,你應該從這方面入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