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因此,在眾人猜測道牧雲是在假扮之後,紛紛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顯然牧雲如此的招搖,很快就要步入死亡的深淵。

成為武道大會的冠軍又如何,那就不是最強者所參加的大會,牧雲能夠贏,都是運氣好,僥倖成功而已。

只是,他們根本就不知曉,牧雲這根本就不是在假扮,他可以化身成為真正的大天使,擁有一顆無敵聖心。

原因很簡單,他擁有的道心無敵,可以隨意的化作聖心或者魔心,成為真正的天使或者惡魔,根本就不需要偽裝,他本身就是!

當年,他為了轉化聖心和魔心,曾經在這龍鯨小世界之中極為漫長的時間,方才徹底的成功了。

其中之艱辛,很難想象。

牧雲所引發的震驚並不算大,隨著一批批的年輕天才的降臨,目光紛紛都轉移到他們的身上了。

其中比較令人矚目的便是龍宮六太子龍神戰,在龍宮的一尊老祖的帶領下,強勢沖入天空之城中,劍斬一尊大天使,奪取一株七寶神樹。

太輝煌了!

這樣的戰果,讓無數強者都紛紛動容,能夠從大天使的手中搶奪寶物,這絕對是屬於無敵的姿態。

從古至今,還從未有過如此年輕的修士敢於斬殺大天使搶奪寶物,可以說他是一個里程碑式的先舉。

「龍神戰啊,據說是龍宮九個太子之中最強大的存在,他能夠劍斬大天使,便足以說明他的強大了,未來的天命爭奪戰中將會多出了一顆新星。」有老者感慨道。

「這也是在示威,向所有進入此地的天之驕子們都在宣告一個信息,老子都能夠斬殺大天使搶奪寶物,你們要是做不到,還有什麼資格相提並論呢?」

「同樣,我聽到他劍斬大天使之後揚言要尋找牧雲復仇,這牧雲不過就是近年來崛起的一個小角色而已,堂堂龍神戰豈能會如此宣戰,想必是沒有找到牧雲的下落,這才向所有人通知,但凡是看到了都給他去彙報。他這是要讓所有人都知曉,他們龍宮是無敵的,無懼任何挑戰。」

有不少強者都感慨萬千,這一段時間來,表現驚人的天驕太多了,前有天人聖子、紫神象,後有龍神戰等人。

這註定了是一場龍爭虎鬥,令人期待萬分。

眾多的天驕雖然尚未正式交手,但是卻已經開始在比試,紛紛證明自己的強大。當然,這龍神戰的舉動太大了。

更多的天驕都沒有如此的強勢,行動起來便會顯得低調了許多。

雲殿天才,雲中天,便是屬於行事非常低調的一名強者,他出身自從雲殿,和之前的雲成空一樣。

但很顯然,他比雲成空還要強大許多,這個人降臨到了惡魔地域之後,便開始了瘋狂的戰鬥。

但凡是有惡魔之間的大規模戰鬥,都會有他的身影出現,只是他的行事非常的果斷,並非是為了戰鬥而戰鬥,而是為了在戰鬥之中佔便宜。

惡魔地域,盛產礦物,並且大多都是隨身攜帶的,這其中有不少外界都非常罕見的各種礦石。

縱橫在這大規模的戰鬥之中,每一次出來都是收穫滿滿,當然更重要的便是了解那些戰鬥的風格。

類似此種舉動的還有不少人,但是往往有強者都會在佔便宜的時候一個不慎便被誤傷斬殺了。

這並非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當然還有一尊名為大盜銀蘿莉的女子,在這一段時間更是先後名動。

據說,這個大盜銀蘿莉來去如風,輕鬆搶奪了好幾個魔王的寶物,並且還都全身而退,引來了魔王的憤怒。

「大盜銀蘿莉的身份已經曝光了,就是神秘少女夜冷月,只是她偏偏喜歡這個綽號,不以本名在外露面。」有修士說道。

夜冷月,這個傳奇的少女,輕鬆的便進入到了龍鯨榜的前列,誰也不知道她的來歷,但是卻都非常清楚,此人很強大,不可招惹。

當然,還有另外幾個比較名動天下的天驕也都紛紛出面了,比如那擁有著洪荒時代最強戰體之滅世霸體霸龍濤、妖月谷的天才少女妖妖、帝王蟹族萬古以來最強體魄的帝蟹大魔王、光明聖殿的光明聖子……

就在眾人已經幾乎熟悉了這些天才的舉動之後,緊跟著便有一個瘋狂的消息席捲出來,那便是來自妖神村的九翅血蜈!

妖神村,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宗門勢力,並且曾經有過仙帝誕生,屬於古老的帝統仙門,但是在那之後便歸隱了。

這個宗門很少露面,人數也不多,但是卻依舊能夠成為眾人心中的恐懼,自然是無比的強大。

九翅血蜈,便是妖神村這一世的最強天才之一,被稱呼為少村長,可想而知,未來將會是繼承妖神村村長之位,地位驚人。

這樣的天驕出現,本來便已經非常引人注意了,但是他的舉動,卻更加的令人震驚,換句話說就是瘋狂。

九翅血蜈自從進入到這龍鯨小世界之後便直奔惡魔地域而去,並且參加了戰鬥,他沒有陣營。

他便是自己的陣營,往往都會造成這樣的一個場景,正在瘋狂血戰的兩支惡魔大軍忽然便聯合起來齊心協力的進攻他。

這種情況非常罕見,畢竟惡魔之間的矛盾非常的深遠,想要聯合起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偏偏,自從九翅血蜈的出現,這種現狀便改變了。

原因無它,這九翅血蜈加入到戰鬥之中后,根本就不分陣營,只知道一味的屠殺,品嘗鮮血的滋味。

並且,他從不退縮,一路所向披靡,瘋狂屠殺。在激烈的戰鬥之中進行磨礪本身,哪怕是瀕死都不會退縮,服用隨身攜帶的藥材或者守護神符,往往在徹底的剿滅了惡魔軍團之後,方才會稍作休息。

這樣瘋狂的姿態震驚了所有人,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別人見到了惡魔軍團戰鬥都恨不得立即避開,他卻是發瘋了一般的衝殺上去,即便是身負重傷都不曾逃跑,一路橫推而過。

更重要的是,他對於那些惡魔軍團隕落之後四處散落的各種神金礦石根本就不感興趣,戰鬥結束之後便立即加入到全新的戰鬥中。

這也導致,跟隨在他身後的修士數量非常多,一旦戰鬥結束,立即便沖入到戰場之中開始瘋搶。

不勞而獲!

這對於那些清理戰場的修士來說乃是最好的時機,從而導致了追隨在他身後的修士越來越多,形成了一種奇怪的場景。

「九翅血蜈來自妖神村,那麼小的一個村子,卻擁有無數的寶物,他自然是都不缺,所以懶得去看一眼。他想要做的就是磨礪自己,在血與火的戰鬥之中打磨自己的秘術神通,以及他的道心。」

「戰鬥,是最好的檢驗自己的方式,在生死的戰鬥之中,往往能夠暴露出屬於自己的不足之處,將其修復,便能夠完美無瑕。」

「昔年的神戰仙帝便是如此,瘋狂血戰,磨礪出了一個完美無瑕的最強形態,一路橫掃沖向了巔峰,奪取天命成就仙帝,水到渠成。」

不少修士都感慨萬分,看到這樣的一個瘋狂的九翅血蜈都感覺到了無地自容,連比自己還要強的人都這麼努力,他們還有什麼資格去鬆懈? 「九翅血蜈不曾聽聞有過仇敵,如此瘋狂的修鍊莫非便是為了未來的天命爭奪戰呢?」有修士好奇的問道。

若真是這樣,那麼此人的野心便很大了。

但是很快,一則消息便流傳了出來,原來這九翅血蜈瘋狂的修鍊,乃是為了擊敗一個人,一個女人!

有小道消息傳言,九翅血蜈在入世的時候,曾經遇到了一名女子,年輕氣盛的他便提出了挑戰。

不曾想,卻被對方完虐。

先後潛修三次,前往挑戰,都以失敗而告終,這成為了他心中的痛,特別是第三次挑戰的時候,更是被虐的非常凄慘。

對方甚至揚言,懶得繼續和他交手了,等他的實力提升起來,然後再來挑戰。從那之後,這九翅血蜈便陷入到了瘋狂的修鍊之中。

至於那女人是誰,根本無人知曉,曾有關注者仔細的排查了整個雲海界中的強大天之嬌女后,卻並未能夠對號入座。

顯然,那神秘女子應該是某個強大宗門勢力所雪藏的無敵存在了!

就在一眾天驕各顯神通的時候,牧雲帶著眾人乘坐著神靈戰車繼續穿梭在天空之城中,不時便會停下來進行交易。

此刻,他們來到了一片冰雪世界,在這裡一切都被冰封住了,天空之中有白雪飄落下來,紛紛揚揚。

這一片地域,非常的寒冷,眾人降落在一座冰山之上,環顧八方,皆為冰雪世界,除了冷風呼嘯之外,寸草不生。

這樣的一個生機斷絕的地域,自然是很少有人來到這裡,畢竟一個荒涼之地,誰也懶得來看。

「咚咚……」

牧雲走下了神靈戰車,降落在冰山之上,很有節奏的開始踩踏在上面,匯聚成為了一片音波滾滾,朝著冰山內部沖入其中。

片刻之後,牧雲開口淡淡的說道:「雪落大天使,出來一見。」

「咔嚓……」

牧雲話音未落,那一座巨大的冰山陡然便開始了崩裂,有一朵冰蓮緩緩的從裡面飛舞出來,降落在牧雲的身前。

「走吧!」

牧雲帶著眾人踏上了冰蓮,瞬間便穿梭到冰山之中,那裂痕猛然收縮起來,恢復了平靜,似乎此地根本不曾有人來過一般。

冰蓮飛舞,時間不長便出現在冰山底部,遠遠的眾人便看到了一座冰雪神殿,非常的恢弘浩大。

在冰雪神殿門前,有一道清冷的身影站立,周身上下不斷的有雪花飄落下來,仔細一看那是一名容貌非常漂亮的女子。

只是,她的身軀構造非常的特殊,似乎便是雪花堆積而成,並未能夠感受到任何血肉的氣息。

「參見大光明天使。」見到牧雲降臨,雪落大天使急忙跪伏在地,非常恭敬的開口喊道,不過在其頭頂之上卻出現了一隻豎眼,上下打量著牧雲。

「雪落,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偷窺本尊,莫非是在質疑本尊不成?」牧雲見狀,冷喝一聲。

「雪落不敢,萬萬不敢!」雪落大天使渾身劇顫,頭頂之上的豎眼瞬間關閉,頭顱貼地,一動不敢動。

「多年不見,我看你的膽子倒是長了不少。居然在跪拜我的時候,還敢用你的豎眼來打量本尊!」

牧雲再次一聲冷哼,大光明天使的威壓爆發出來,頓時整個冰雪神殿都開始了劇烈的抖動。

光明聖潔之力席捲八方,那些冰雪都快速的融化了起來,雪落大天使距離最近,更是渾身顫抖,驚恐萬分。

她非常清楚,這便是真正的大光明天使了!

雖然說,她心中知曉,大光明天使已經消失很久了,自從當年和龍鯨仙帝一戰之後便銷聲匿跡了。

現在出現,自然會產生一絲懷疑,但是她從那一股聖潔的光明威壓之中,能夠深刻的感知到。

這便是大光明天使!

可以偽造,可以假裝外形,但是聖心卻無法替代,這對於大天使們來說是屬於最為直觀的感受。

無法作假!

一想到那大光明天使的恐怖手段,雪落大天使不由得渾身抖動起來,急忙說道:「大光明天使降臨,小人未曾遠迎,還請恕罪,萬死不辭。」

「好,那你滾開這裡,冰雪神殿我要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這……」

聽聞此話,雪落大天使頓時便露出了遲疑的神色,這一座冰雪神殿可是她的容身之地,若是離開此地,想要重新找到一處如此完美的地方非常艱難。

「怎麼,你有意見?」牧雲淡漠的說道。

「不敢,雪落不敢,大人既然想要,我這邊離開。」雪落大天使渾身顫抖的說道。

「很好!」

牧雲背負雙手,從她的身邊路過說道:「一座破爛宮殿而已,我還看不上,若我想要,當初便可以奪走了。起來吧!」

「是大人,多謝大人。」雪落大天使恭敬的說道。

「你能有如今的成就,也算是很艱難了,畢竟你不過就是一個外來者而已,不屬於本地的生靈。」牧雲說道。

聞言,雪落大天使渾身一怔。

她的確不屬於此地,不是龍鯨小世界的原住民,而是從九天十地之中進入到此地的一名強者而已。

陰差陽錯,被禁錮在此地,最終開始了艱難的修鍊,經歷了無數的艱難險阻,成功的進化成為了一名大天使。

並且,運氣非常好的佔據了此地,開始了靜修,經過了漫長的時間,也通過了無數次的地盤爭奪戰。

她成功的守護了此地,進化成為令人恐懼的雪落大天使,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名號,這一片冰雪世界,無人敢輕易闖入。

這個過程,太艱難了。

但是她卻從不敢掉以輕心,追根結底,她是外來者,單純的身份便會被排斥,因此這麼多年來她依舊是謹小慎微。

「遺址碎片,你收藏了多少,拿來吧。」牧雲忽然開口說道。

「大人稍等,我這就取來。」雪落大天使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瞬間便進入到了冰雪神殿之中,取出了一隻寶盒。

隨後,便遞給了牧雲,恭敬的說道:「這些年來,我所搜集的所有遺址碎片都在裡面,還請大人笑納。」

牧雲並未去接,反而淡淡的說道:「怎麼,都不請我進去坐坐了,真害怕我要搶奪你的冰雪神殿不成?」

「小人不敢,這冰雪神殿也入不了大人法眼,是小的疏忽了,還請上座。」雪落大天使急忙說道。

隨後便打開了殿門,邀請眾人入內,在牧雲進入之後,她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明玉、寧晚筠等人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什麼時候,大光明天使和這些外界來者混在一起了?

「怎麼,看到熟人了,有點回憶了,還是說在懷疑本尊和這些外來者在一起了?」牧雲大馬金刀的坐在王座之上,冷聲喝道。

此話一出,雪落大天使頓時渾身一凜,跪伏在地說道:「雪落不敢懷疑,只是好奇而已,想來是大人想要換換新口味了,雪落不敢多加揣測。」

「還是你聰明。」牧雲笑著說道,隨後便攤開大手,將雪落大天使抱入懷中,在她嬌美的臉頰上親吻了一口,說道:「還是雪落最得我心。」

被牧雲抱住,雪落大天使頓時渾身一僵,不過她卻不敢輕舉妄動,反而笑道:「雪落姿色平平,不敢妄想上聖床,那不屬於雪落,以前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是。雪落只想一生守護此地,為踏上征途做準備。」

「就你會說話,不過我看你所說的都是違心的話吧,本尊可是記得,你有心上人的。」牧雲忽然開口說道。

聽到『心上人』這三個字,雪落明顯的渾身僵硬了一下,美眸之中閃爍出一絲複雜的神色。

隨後,她喃喃的說道:「我配不上他。」

昔年,雪落在成就大天使的時候,曾經有一男子出現,在她最為危險的生死關頭出手相救,並且在後來,還一起陪伴她尋找到了這一處容身之地。

在那一段時光中,雪落產生了一絲情愫,但她還尚未來得及表達自己的心聲,那名男子卻已經離開了。

後來的歲月中,她曾多次聽聞到那個男子的傳奇故事,一開始她還非常的激動,但是後來隨著越來越多的傳聞被她聽到,逐漸的她卻產生了自卑。

兩人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並且,越來越大。

雲泥之別!

當她鼓起勇氣去面對的時候,卻發現那名男子早已音訊全無,只留下了傳奇過往,那一段時間她發狂似的搜尋著整個天使地域,甚至是潛入到惡魔地域中尋找,卻依舊一無所獲,無法見到其蹤跡。

最終,她回到了此地,陷入到了潛修之中。

那心上人,是她一生中的遺憾。現如今,她已經足夠強大了,本來就應該踏上征途了,但是她卻遲遲不願動身。

她還在等候,等待著心上人的再次出現,雖然這個希望很渺茫,但至少她在這裡,或許還有再次見面的一天。

「相信自己,你很好。」

牧雲輕撫過她那有些冰涼的臉頰,隨後鬆開了她,一字一頓的說道:「我想,你很快就會見到他了。」 「哼,我要的就是逼他們反出龍家,只有這樣我才知道誰是真心歸順,誰是牆頭草兩面派,一旦找出了這些人,剩下的事自然就好辦多了!」龍芸冷聲說。

陳天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於是當天下午,龍芸要召開會議的決定就傳遍了整個蘇杭的地下世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