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魔音的美眸正瞪著蕭寒,這傢伙一直盯著她,她還以為這傢伙是在看自己呢,誰知半天沒有動靜,原來是發獃。

「呃,實在不好意思,想事去了,我們剛才說話說到哪兒了?」被魔音美眸瞪著,蕭寒尷尬笑了笑。

「說你的實力呢!」魔音白了蕭寒一眼,這傢伙,跟她說話居然也敢走神,這要是別人,她她是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哦,對,我的實力,雖說我能越階戰鬥,但畢竟自身等級低,我這斗皇巔峰的實力,還是有些不夠看啊,而且,我似乎遇到了修鍊瓶頸,一直無法突破到斗宗。」蕭寒苦笑地搖了搖頭,重新回到了剛才的話題。

「放心吧,你是丈夫,我不會不管你的。」見到蕭寒無奈苦笑,魔音美眸閃了閃,道。

「呃……」聞言,蕭寒嘴角微微顫了顫,瞧得魔音說這話時很理所當然的模樣,他竟無言以對。

穿成美男子 「三日之後,我會親封你為神音軍主帥,屆時,你會得到一場突破的機緣。」魔音又說道。

「神音軍主帥?機緣?」聞言,蕭寒眉尖挑了挑,他有些疑惑地看著魔音,神音軍主帥跟這突破機緣,有何關係?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準備一下,三日後,登帥台,授印封帥,接受三軍朝拜!」魔音道。

說完,魔音便不再多留,嬌軀一閃,徑直離去了,依舊那般雷厲風行,應該是去準備封帥之事去了。

「授印封帥?」蕭寒眨了眨眼睛,表示有些蒙圈,什麼情況?

苦笑搖了搖頭后,蕭寒也不再多想,徑直回到了自己的行宮,授印封帥什麼的,他倒無所謂,不過既然有突破的機緣,那他自然不能夠錯過。

這般一想,他反倒是有些期待了,三日後,會發生什麼呢? 由於沒有光芒,羅征的前方一片黑暗,只能憑藉些許微光,才勉強辨認出前方的道路。

至於黑暗中隱藏的那些小型妖獸,羅征現在根本不再考慮之列,最大的麻煩就跟在他的身後。

那隻刀蟲母皇鍥而不捨的追在身後,巨大的身軀撞碎了不少洞穴內的石柱。

不知道它是憑藉敏銳的嗅覺,還是在羅征身上留有特殊的印跡,羅征通過密密麻麻的洞穴數次將它擺脫,可是不久之後竟然又被它追了上來。

在這番追趕之下,沖入鼻子的那股硫磺味是越來越濃烈了。

最強系統 就在羅征又鑽入一個連環洞,眼前卻陡然開闊,同時被一股暗紅色的光芒所籠罩。

在羅征的眼前,竟然有一個地下湖泊,而在這地下湖泊之中所盛的不是水,而是正在洶湧翻滾的岩漿,而在那岩漿之中一朵朵暗紅色的火焰不斷地綻放,又不斷地泯滅。

那竟然是地心火!

地心火,根據古書上記載,傳說是從地心之中冒出來的一種火焰。

煉器師對地心火又愛又恨,這地心火相比他們體內修鍊出來的真元之火,地心火更加狂暴,更加猛烈,同樣也更加不穩定。可是煉製一些特殊的法寶之時,地心火又有奇效。

先前羅征嗅到的那股硫磺的味道,應該就是這一潭地心火散發出來的。

「轟隆,轟隆……」

羅征身後又傳來一陣陣震顫之聲。

那隻刀蟲母皇又追了上來。

「陰魂不散!」

羅征臉色變了變,看到這地心火湖泊的側面還有一條路,他便順著那條路繞著岩漿湖泊狂奔而去。

這岩漿湖泊一旁的地面,長期受到地心火的灼燒,腳踩在上面傳來一陣滾燙的感覺,同時空氣之中,一道道的熱浪也朝著羅征襲來。

此刻羅征也顧不了什麼,畢竟逃命要緊。

「啵!」

一灘岩漿忽然爆開,那那爆開的岩漿之中爆出一團地心火朝著羅征直射過來。

羅征正保持著高速奔跑,看到那一團暗紅色的地心火,情急之下就地一個翻滾,才將那團地心火避開。

那團地心火掠過羅征的後背,噴濺在旁邊的石壁上,頓時就將那石壁灼出了一個大窟窿。

「這地心火的威力太恐怖了,」羅征這才注意到,左側的石壁上面已經布滿了無數碗口大的窟窿,看這樣子,左側的這石壁經過地心火長年累月的侵蝕,已經被硬生生的削掉了一層。

見過地心火的威力后,羅征更加小心翼翼,正若是被這突然炸出來的地心火燒到身上,不知道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

可是就在這時,羅征的身後忽然傳來一陣「吱吱」聲,他扭頭望去,那隻刀蟲母皇終於出現在了熔岩湖泊的旁邊。

這刀蟲母皇雖然厲害,而且一身甲殼,堅固無比,但卻同樣對地心火也十分忌憚,它也沿著岩漿湖泊旁邊的道路繼續朝羅征追趕。

不過好的是,相比刀蟲母皇如此龐大的身軀,羅征的身軀就靈活多了,避開地心火自然也容易許多。

而那刀蟲母皇的身軀如此龐大,又對地心火也十分畏懼,而且刀蟲母皇的腳步引發的震動傳遞在岩漿湖泊中,常常使那些翻滾的熔岩爆出地心火,刀蟲母皇為了避開地心火,速度自然就慢了羅征不少,

眼看他跟刀蟲母皇的距離越拉越開,羅征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看樣子只要繞過這個岩漿湖泊,自己就能擺脫這隻刀蟲母皇。

只是他看了看前方,臉色頓時一變,那顆並沒有寬慰多久心,立即又提了上來。

在羅征的前方,有一隻龐然大物擋住了他的去路。

那龐然大物是一隻巨獸,外形像是一隻獅子,但是個頭卻比獅子大了何止十倍!

這巨獸渾身上下都長著火紅的鬃毛,兩隻粗壯有力的爪子扒在地上,巨大的腦袋則聳拉在一旁,還有一條如同蠍子一般的尾巴時不時的揮舞兩下,這隻巨獸正在呼呼大睡!

「火蠍獅……」

一個恐怖的名字從羅征腦海深處升了起來。

羅征能夠在瞬間認出這種巨獸,倒不是說他見多識廣,這火蠍獅的特徵就是那像蠍子一樣的尾巴,喜歡生存在溫度極高的區域,極容易辨認,羅征曾在書籍上見識過。

火蠍獅的實力極強,特別是它那蠍子一樣的尾巴,是最為致命的一種武器,先天秘境的強者遭遇火蠍獅,甚至連逃命的餘地都沒有。

這種強大的異獸在古代分佈的極為廣闊,數量也有不少,但是如今在東域之中卻已經瀕臨滅絕。

原因是火蠍獅的身體之中,有一種極為稀有的晶核,名曰火蠍晶核,這種晶核乃是至剛至陽之物,無論是用於煉丹,還適用於煉器,都是絕佳的一種材料,是頂級煉器師和頂級煉丹師夢寐以求的東西。

倘若有人知道這個洞穴中藏匿著一隻火蠍獅,恐怕立即會引來大量強者前來絞殺。

此刻羅征對這火蠍獅的火蠍晶核絲毫興趣也沒有,他有興趣的是,如何能從這火蠍獅旁邊逃得性命。

這火蠍獅還在沉睡之中,聽到那打鼓一般的呼嚕聲,看樣子睡的還很熟。

想到身後的刀蟲母皇,羅征眼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夠冒險從火蠍獅身邊路過。

可如果自己經過火蠍獅身邊之時,不小心驚醒了這火蠍獅的話……

下場就只有一個死字。

「冒不冒險?羅征心裡猶豫不決

不冒險就等著被刀蟲母皇分屍,冒險還有可能活命,羅征現在並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看到火蠍獅那威猛的獠牙,還有不斷晃動的蠍子尾巴,羅征深深的吸了兩口氣,輕手輕腳的邁動了腳步。

隨著羅征慢慢的靠近,那火蠍獅身上的一股膻味都傳入羅征的鼻子,他強忍著這股味道,讓自己的腳步更加輕一些,慢一些,生怕一不小心就將這隻火蠍獅驚醒。

二十步。

十步。

五步。

羅征距離火蠍獅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的心也砰砰直跳,牙關咬得緊緊的。

就在他距離火蠍獅還有三步之遙的時候,那火蠍獅忽然一個翻滾,將四肢伸的長長的。

火蠍獅的這個舉動,頓時將羅征的一顆心懸上嗓子眼,完全停止了跳動!

好在那火蠍獅在伸了一個懶腰之後,竟然又將那碩大的腦袋擱在前腿上睡了起來,竟然壓根沒有注意到近在咫尺的羅征。

羅征張開嘴,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又躡手躡腳往前面一分分的挪……

就在羅征以為自己能夠順利的通過之時,那刀蟲母皇在此刻趕了上來。

「轟隆!轟隆!轟隆!」

刀蟲母皇踩在地上發出巨大的震動。

火蠍獅陡然睜開的眼睛,那雙巨大的眼睛盯著眼前的羅征,嘴巴里發出「咕咕」的聲音。

羅征與火蠍獅對峙了一剎那,羅征雙腳用力,就朝著後方一躍而去!

那火蠍獅被人驚擾了睡夢,此刻正是怒火萬分,舉起那粗壯的前爪就朝著羅征猛撲過來。

就像貓捉耗子那般……

但是羅征反應極快,火蠍獅這一撲之下卻撲了一個空。

「嗷!」

火蠍獅是徹底的惱怒了,朝著羅征這個「小人」咆哮了一聲,又準備撲過來,但此刻它卻發現了對面的刀蟲母皇,這才停止了對羅征的抓捕。

羅征吞了一開口唾沫,意識到今天這個絕境,他是走不出去了。

他的身後是刀蟲母皇,而前方則是一隻火蠍獅。

無論是哪一片,都是能夠將他瞬間滅殺的存在。

蜜戰告急:嬌妻不上道 此刻刀蟲母皇與火蠍獅都發現了對方的存在,雙方的眼中都流露出深深地忌憚之色。

但是雙方都沒有選擇退讓。

那刀蟲母皇揮舞了一下巨大的紅色刀片,嘴裡發出「吱吱」的尖鳴聲,似乎在警告不遠處的火蠍獅。

而火蠍獅的爪子則在地面上不斷地刨著,堅硬的石面被火蠍獅輕鬆的刨出爪印。

這種對峙持續了大約半柱香的時間。

刀蟲母皇率先失去了耐心,那尖鳴聲忽然變得急促,就朝著羅征這邊衝過來。

而那隻火蠍獅同樣也仰起頭髮出一陣響徹洞穴的嗥叫,同樣沖向羅征。

站在中間的羅征臉色頓時為之一黯。

此刻他並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一咬牙就縱身跳進了一旁的岩漿湖泊中……

正在劇烈攪動著的岩漿湖泊,瞬間就把羅征給吞沒。 在岸上的兩隻巨獸,此刻已沒有將注意力放在羅征身上,它們竟互相廝殺起來。

刀蟲母皇雖然被羅征斷了一肢,可是僅存的另外一隻刀片依舊是強而有力的致命武器,況且它的個頭龐大,比那火蠍獅還要大上幾分。

而這隻火蠍獅雖然個子比刀蟲母皇要小,但是卻比刀蟲母皇要敏捷很多,何況這熔岩洞穴之內,原本就是它的活動空間,火蠍獅佔據著地利優勢。

這兩隻巨獸纏鬥起來,頓時就將這洞穴攪的風雲變幻。

洞穴頂壁上的石頭不斷地掉落,而被濺射起來的熔岩,又不斷地噴濺出地心火。

「砰砰!」

「轟!」

火蠍獅以極快的速度,把刀蟲母皇撲倒在地上。

他和她們的群星 刀蟲母皇則利用它強而有力的後肢一蹬,又被火蠍獅推出十幾丈遠。

隨後刀蟲母皇衝過去揮動那巨大的刀片切向火蠍獅,火蠍獅避開了這一刀,嚎叫一聲又朝著刀蟲母皇反撲過來,火蠍獅低估了刀蟲母皇的攻擊力,這種轉為殺戮而生存的刀蟲,有著比普通妖獸更為強悍的凶性。

「撲哧!」

紅色的刀片,直接將火蠍獅的腹部給刺穿,連同心臟和其他內臟都被刀片所切開,那火蠍獅受到如此重的攻擊,哀嚎一聲,同時也揚起它那條靈活的蠍尾,朝著刀蟲母皇的頭顱刺去。

「啪!」

刀蟲母皇的腦袋閃避不及,也頓時被火蠍獅的蠍子尾巴給點爆。

失去了頭顱的刀蟲母皇的身體一軟,沒了力量,那刀片顫抖了幾下便垂落在地面上,而火蠍獅的內臟已被切碎,同樣哀叫了幾聲,腦袋一歪,斷了氣。

兩隻讓人談之色變的巨獸,竟然再這洞穴之中,同歸於盡……

……

……

羅征本以為自己死定了。

雖說羅征曾經在煉器爐中被邪琅的真火煅燒,不僅毫髮無傷,而且還讓自己的肉身更加強悍,堪比上品玄器。

可是這地心火比起邪琅的二品真火,不知道厲害了多少倍。

邪琅的實力畢竟只有半步先天,他的真火嚴格意義上使由真氣演化而來,並非是利用真元催出的真火。

而這地心火,比起那些先天秘境的煉器師,用真元催出的真火還要厲害許多!

在羅征剛剛跳入這熔岩中的瞬間,他就感到一股強烈的灼燙感傳來,彷彿自己的身體都要被焚毀了一般。

這種被烈火焚身的痛楚,羅征已經經受過兩次了,一次是在羅家的地窖之中,而另外一次則是在邪琅的煉器爐中,這一次便是第三次。

他很清楚,自己除了咬牙挺過去,也只能祈求自己能夠抵擋住地心火的威力,肉身不被焚毀。

很快他皮膚的顏色就開始慢慢的改變,整個人就如同那燒紅的鐵塊,透出暗紅色的光芒。

就在他整個人徹底的燒紅之後,身上無數小金片在同一時刻浮現在他的身上,隨後就開始不斷地旋轉著。

隨著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小金片就變換成一個個金色漩渦,竟然開始吸收那些地心火!

羅征周圍的地心火迅速的被扯入那地心火中,周圍的地心火迅速的被羅征吸收,但是羅征身上的那些漩渦顯然還沒有滿足,將身邊的地心火吸收一空后,又散發更加強大的吸引力,將更遠處的地心火扯了過來。

一縷縷,一道道,一片片地心火,被一股巨大的引力所吸引,朝著羅征的身體之中瘋狂的湧進來。

偌大一片岩漿湖泊中的地心火,都迅速朝羅征的身體內彙集。

如果此時有人站在岩漿湖泊的外面,就能看到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

那原本還在不斷翻滾著的岩漿湖泊的中央,漸漸的由紅轉黑,最後那些岩漿竟然凝固起來變成一片黑色,而這片黑色迅速的擴大,越來越多的岩漿停止了沸騰,凝固成灰黑色的石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