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於樑整個人長嘆了一口氣,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就知道吧,這兩個姑娘一個個都是人精,如果你想要就這樣隱瞞住這兩個人,估計還是差點道行的。”

此時此刻,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李濤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接着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就這樣對着面前這兩個姑娘輕聲開口。

“我說你們兩個人啊,能不能不要再說這些了?我還不知道你們心裏是怎麼想的,但是這一次我們的確是帶着任務來的,所以很多事情沒有辦法告訴你們。”

當李濤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王安和李文兩個姑娘瞬間就憤怒了起來。

“其實這一次有李濤在你的隊伍之中,我就已經知道了,你這一次來到這裏肯定沒有這麼簡單的探索解密。”

旁邊的王安也輕輕點了點頭。

“如果要是沒有猜錯的話,想必我們這個團隊這一次的主要目的就是爲了掩人耳目,這樣一來的話,就方便你們自由行動了,對不對?” 此時此刻,王安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當王安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於樑一臉尷尬地搖了搖頭。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轉過頭看着一旁的李濤。

這才發現李濤也用同樣的表情盯着自己。

其實兩個人的心理非常明白,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沉默了片刻之後,李濤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無奈了。

“我說你們也真是的呀,有些時候其實知道就行了,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這個樣子的,不知道你們心裏是怎麼想的。”

此時此刻,李濤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我們兩個人這一次來到這裏其實真的是有任務在身的,或者說準確點來講,不應該是任務,應該是專屬於我的任務。”

此時此刻,李濤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當李濤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兩個姑娘雙手環抱在胸前。

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好啊,既然這樣的話,咱們現在應該是隊友沒錯吧?”

李濤輕輕點了點頭。

雖然他是點了頭,但是他總覺得好像已經跳入到了人家的圈套之中。

“我也是沒有辦法,這個就是我們的機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我實在沒有辦法告訴你們。”

當李濤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兩個姑娘輕輕搖了搖頭。

也就在這時,王安突然之間轉過頭看向了另外一邊的於樑,直接伸手一指於樑。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也不是你們機構的人吧,人家的職業就是一個直播求生者,這樣一來的話,你還不是把你的祕密告訴給了他嗎?現在你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絕對沒有辦法告密,難道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此時此刻,李濤被王安這句話直接問的懵逼了。

整個人瞪着大眼睛,竟然一句話都講不出口。

沉默了片刻之後,李濤轉過頭看着對面的王安。

這才發現王安也在看着自己。

也就在這時,旁邊的於樑對着李濤微微一笑,就這樣輕聲開口。

“算了算了,反正也就只有我們幾個人知道而已,我覺得你完全沒有必要這個樣子的濤哥,我覺得她們兩個姑娘嘴巴應該還是很嚴的吧,要不然就告訴她們的。”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李濤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此時此刻,李濤那樣子看起來別提多麼尷尬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李濤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這才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於樑。

“關鍵問題這個是我們的機密,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呀,難道你也不能理解我一下嗎?”

此時此刻,當李濤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於樑一臉尷尬,接着輕輕攤了攤手。

“我也是實在沒辦法,如果人家姑娘明天要是在咱們直播間裏面隨便說一句,那豈不是就完蛋了嗎?到時候上千萬人都會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我建議吧!”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旁邊的兩個姑娘,對着兩個人輕聲開口。

“知道你們兩個人很想要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我沒有跟你們開玩笑的意思,我告訴你們啊……無論到了什麼時候,我們今天的談話都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嗎?”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婚寵無度:這個影后不太甜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兩個姑娘連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一臉自信的盯着他。

“這個你就放心好吧,我們是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的,而且我們也知道李濤單位的特殊性,這些我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當兩個姑娘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濤哥,我覺得還是你自己說吧,咱們今天晚上肯定是要行動的,其實今天晚上我關掉直播之後,肯定還是有很多人不舒服的,所以明天絕對不敢這麼玩兒了。”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李濤輕輕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你們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大概就已經明白了,但是我必須還是要告訴你們兩個人一句,因爲我單位的特殊性,所以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能告訴聽到了沒有!”

此時此刻,李濤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李濤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兩個姑娘重重的點了點頭。

也就在這時,對面的兩個姑娘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李濤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其實就像之前大山裏面發生的那件事情一樣,於樑當初在那裏直播,所以大山裏面出現了那些奇怪的東西之後,我們這個單位就出馬了,至於我們到底是管什麼的,你們大概可以認爲就是一些比較奇怪的事情或者東西。”

此時此刻兩個姑娘一臉憧憬的看着對面的李濤。


因爲每個人都會有類似於這種感覺。

當李濤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這兩個姑娘重重地點了點頭。

“所以說這一次其實你跟我們一起來到封村,根本就不是單純的想要慌島求生對不對?”


對面的李濤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可沒有時間跟你們大家在這裏體驗生活,其實我這次來到這裏,只是因爲上面給我派來了任務而已,之前我們就已經注意到了這個封村,雖然說這個封村現在已經沒人住了,但是之前我們局裏面還放置着很多關於這個封村的檔案!”

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李濤長出了一口氣。

“說實話,之前在這個詭異的小山村裏面所發生的那些害人聽聞的事情,你們當然是不知道的,而且我們也已經通過了很多種渠道,想辦法進行了封鎖。”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李濤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如果這種事情要是真的真像大白的話,搞不好一切的一切,就會徹底完蛋的!” 對面的李濤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李濤講完了這番話之後。

對面的幾個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不僅僅是那兩個姑娘,就連旁邊的於樑也是一樣的表情。

很明顯於樑之前也不知道這麼多。

李濤只不過是跟於樑說過,這個山村裏面有很多詭異的事情發生而已,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竟然這麼嚴重。

也就在這時,對面的李濤輕輕點了點頭。

“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們想要進行調查,但是因爲這個地方原本就處於很多人的茶餘飯後所需要去討論的話題,這樣一來的話 ,如果我們要是高調的進來這裏,還不知道民間到底會流傳出來什麼樣的版本。”

此時此刻對面的李濤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李濤講完了這番話之後。

對面那兩個姑娘才反應過來。

“說了這麼多,也就是說其實你們之所以會來到這裏,只是因爲想要掩人耳目罷了,所有人都覺得咱們是來到這裏太想來了,這樣一來的話,就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調查到你想知道的東西,對不對?”

此時此刻王安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當王安講完這番話之後,李濤瞬間就笑了笑,一邊笑一邊對着面前的王安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不得不說你真的非常聰明,有些時候就連我都有點佩服你了,不過話說回來了,我之所以不想告訴你們,其實有一個原因也是爲了不想讓你們有太多的心理壓力,而且……我們兩個人今天晚上就是準備去探查一下這些東西。”

當李濤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兩個姑娘直接就急了。

“你們兩個人去嗎?難道你們就好意思把我們兩個姑娘留在這山村裏面?這裏面現在一個人都沒有!這也就是我們現在知道了,萬一要是待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想要找你們的時候,可是你們兩個人卻一個都不在!”

此時此刻,李濤聽到這句話之後,整個人瞬間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接着攤了攤手。

“我之前都已經跟你們說的很清楚了,這種事情我是絕對不容許發生的,我們兩個人今天就要進入到那破廟裏面的地下。”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李濤直接伸手指了指另外一邊今天所發現的那破廟。

兩個姑娘直接就愣住了。

“難道不應該是之前的那個廟嗎?”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


此時此刻對面的李濤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李濤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兩個姑娘似乎瞬間就明白過來李濤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兩個姑娘轉過頭互相對視了一下,一個個輕輕點了點頭,其實誰都已經明白過來李濤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既然這樣子的話,那你就不能把我們兩個人一塊帶過去嗎?”

李濤聽到這句話之後,突然之間只覺得自己整個人滿頭黑線。

接着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說你們兩個小姑奶奶呀,你們該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我實話告訴你們吧,進去之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說不定這個村子裏面所發生的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從那個廟的底下傳出來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李濤長出了一口氣。

“所以我覺得讓你們兩個人身陷入危險之中,真的太不應該了,你們兩個人晚上就好好的待在這裏,無論如何我都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兩個姑娘輕輕搖了搖頭。

“爲什麼我們覺得如果要是留在這裏的話,會更加擔心一點,實在沒有任何辦法呀,我覺得你應該也能夠看得出來吧,這個山村一到了晚上就會變得非常恐怖,這是咱們幾個人都在這裏待着,所以感覺不到什麼,但是如果要是把我們兩個人扔在這裏的話……”

兩個姑娘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而且從兩個姑娘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好像確實也有點擔心的樣子。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李濤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警探長

很明顯,李濤這傢伙也把這個難題交給了於樑。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無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