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容止已經麻木了,葉欣要什麼就給她什麼。

“謝啦!”葉欣道謝的時候還不忘給容止一個燦爛的笑容。

容止低下頭努力讓自己看書。

葉欣將紙和筆遞給了張志明,張志明很痛快地簽完之後換給了葉欣:“可以讓我自己看會兒書嗎?”

張志明很客氣地說道。

葉欣知道張志明這是想自己獨處,不想她打擾他,葉欣當然是很利索地連連點頭。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也就沒有再僞裝的必要了,張志明隨手就把自己的帽子也給摘了下來。

葉欣本來是想再偷看一眼的,卻沒想這一眼直接讓她給愣住了。

葉欣不可思議地看着張志明,呆了兩秒後,瞬間跑去容止身邊把他給拉了起來。

“怎麼了?”容止嚇了一跳。

“你快看!”葉欣連連指向了張志明。

“我對他不感興趣。”容止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看的已經夠多了。

“不是啦!你快看啊!”葉欣見容止不配合,直接板着他的臉硬讓他看。

容止被迫看了一眼後,和剛剛的葉欣一樣愣住了。

張志明的眉心竟然有淺粉色的水滴印記!

之前因爲他即使摘了墨鏡和口罩,帽子也壓得很低,直接蓋過了眉毛,所以容止一直沒有注意到,原來張志明就是自己等了這麼久的有緣人!

意識到這個事實的容止說不出自己那一刻到底是什麼感覺,他相當矛盾,一方面這個人是他的有緣人,另一方面,他又十分不希望讓葉欣和這個張志明有太多的接觸。

“你還愣着幹什麼,趕快找他說正事啊!”不等容止多想,葉欣就推着他往張志明走去,眼裏還帶着顯而易見的興奮。

就這樣,容止心情複雜地坐到了張志明的對面。

“呃,怎麼了嗎?”張志明看着去而復返的葉欣,怎麼還帶了一個男人過來。

“那什麼,我們是有正事要跟你說。”葉欣搶先開了口。

“正事?什麼正事?”張志明有些莫名其妙。

“看你這面相,似乎有些克妻,桃花雖然旺,但是都不會有結果。”容止突如其來地說了這麼一句。

“你們……兼職算命?”張志明有些不明所以,雖然容止說的都對,但他還是覺得這個男人似乎對他有些敵意啊!

“說什麼呢你!不會委婉一點啊!”葉欣在桌子下偷摸掐了容止一把,葉欣其實也看出了張志明的面相,只是不好說罷了。

要知道,當初有懂這行的人把張志明的這個面相發到網上去的時候,不知道多少少女美夢破碎。

但是破碎過後又是興奮,這樣的話以後就不會有女人霸佔她們的偶像了。

“你們到底找我有什麼事?”張志明直接問道。

“其實我們都是修道之人啦,也確實是有些事情要找你。”葉欣解釋道。

“修道之人,道士嗎?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張志明更迷糊了。

“你也可以這麼理解啦,這樣吧,你們談,我先去把書屋給關了。”葉欣終於有了點談正事的樣子了。

……

“所以說我就是你們要找的有緣人,你們可以幫我解決我的問題,然後我再把我的愛氣分給你們,是這個意思嗎?”張志明看着兩人說道。

“bingo!理解力滿分!”葉欣給張志明豎了大拇指誇讚道。

“所以,你的困難是什麼?”容止問道。

趕緊解決,趕緊結束這一切。

張志明聞言,苦笑了一下說道:“我的問題嘛,就像你們看到的那樣,我沒有辦法交女朋友。” a,最快更新霸道鬼夫別纏我最新章節!

“確切地說,我不能交女朋友。說是克妻,還不如說我是克女朋友更爲貼切。”張志明苦笑着說道。

“這麼說你外界傳聞的那些緋聞女友都是真的啊?”葉欣有些八卦地問道。

“當然不是啊,我的女朋友大部分都是一些圈外人,只有最開始的那一個是圈內的,叫馬靈靈,你知道吧?”

張志明略過了容止直接問葉欣,倒不是有別的意思,只是容止一看就不像是那種會關注這些娛樂新聞的人。

其他人的緋聞葉欣或許不知道,但張志明和馬靈靈那真的是倒背如流,幾乎不用想葉欣就點頭道“知道啊!就是那個演《你爲什麼不愛我》的女主角嘛!”

“對,就是她,她是我入圈事業穩定後交的第一個女朋友,也算是因戲結緣吧!”張志明回憶道。

“原來網上說的都是真的啊!你和她真的是因爲拍《說謊》而定的情啊?”葉欣驚訝地問道。

張志明點點頭說道“對啊,我們是在那部戲裏認識,也是在那部戲裏喜歡上彼此的。沒有多久我們就確定了關係,只是礙於彼此的未來,所以無論外界怎麼傳,我們也都沒有明確地肯定過。”

“那後來呢?”葉欣問道。

“我們對彼此的感覺很好,相處的還不錯,可是她後來被查出了乳腺癌,最後去世了。”

張志明說到這裏變得有些傷感。

“這個我也聽說了,當時好像還鬧得挺大的樣子。很多明星和粉絲都去弔唁了。聽說你還被馬靈靈的兩個腦殘粉給襲擊了是吧?”葉欣又補充了兩句後問道。

“對,那兩個人算是靈靈的鐵桿粉絲,對我們的關係也知道一點內幕。我去弔唁的時候,他們一時失去了理智,說是要送我下去陪靈靈。”

說到這裏張志明也覺得有些無奈。

葉欣託着下巴問道“所以你之後交的女朋友就都不是圈裏的人了啊?”

張志明有些猶豫地點點頭說道“算是吧,而且之後確實也沒有再在圈裏碰到有緣分的人了。”

“那你之後的女朋友呢?”容止也問道,總不能再讓他們像這樣跟聊家常一樣似的了。

“之後的女朋友就都是圈外人了,只不過她們也都一個個死於非命了。”

張志明搖搖頭顯得有些痛苦。

“死於非命?具體都是怎麼死的呢?”葉欣皺着眉又詳細地問道。

“有一個也是生病死的,有一個是意外出了車禍,還有一個是被前男友求複合失敗被殺死的,最後一個是去國外出差,不小心遇到了恐怖分子襲擊被槍殺了。”

張志明的神情十分黯然。

“我記得馬靈靈去世也就四年不到的時間而已,三年多交了四個女朋友,你有點花心哦!”葉欣嘟着嘴有些不滿。

“其實不是的,我的第二個女朋友是在靈靈死後一年多的時候交的,只是沒有多久她就也生病死了。我又緩了一年的時間才找的第三個女朋友,結果又出了意外。之後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但又不太確定,直到之後的兩個女朋友也都出意外死了。我才知道,可能真的是我自己有些問題。”張志明解釋道。

“只有這五個嗎?”容止問的很是一針見血。

“嗯。”張志明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說道。

容止懷疑地看了他一眼,張志明卻是迴避了他的目光。

“如果還有其他的人,我希望你都可以如實地告訴我。”

容止淡淡地看着他說道,顯然是知道他沒有說實話。

“真的沒有了。”張志明明確地說道。

“你要知道,如果我想知道的話,是不一定非要你自己說的。”

容止盯着他,手指隨手一指,剛剛他坐的位置上的書就自己飛到了他的手上。

張志明突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他本以爲這兩個人頂多是相面什麼的有些本事,卻沒想到這個男人有這樣大的神通,張志明突然有些慌了。

“那什麼,我還有些事情,就先走了!”

張志明有些慌張地站起來說道,也不管葉欣他們有沒有回答,自顧自地就要離開,離開的時候還差點絆倒門口的椅子。

看到張志明離開,葉欣側着臉瞪了容止一眼“都是你,把人給嚇跑了吧!”

“你很介意?”容止看到在張志明說自己三年多交了四個女朋友的時候,葉欣的臉色就有些不對了。

“倒也沒有啦,只是這樣是不是不太好?”葉欣心不在焉地問道。

“你很喜歡他?”容止不答反問道。

“之前是很喜歡啦!”葉欣突然有些有氣無力地趴在了桌子上。

容止聽到葉欣這樣說,眼睛不自覺地亮了一下,又問道“現在呢?”

“現在啊?”葉欣趴在桌子上,猶豫了一下才說道,“現在我自己也不知道了,總覺得有些幻滅。他好像和我知道的張志明不是同一個人,我知道的張志明是一個很專情的人,很有紳士風度,對女生很尊重。可是他卻交了那麼多女朋友,我懷疑他之後交的那些女朋友,就是爲了確定他是不是克妻而已,而且他最後明顯是說謊了啊!”

葉欣的神色有些落寞,這個人不是她喜歡的那個張志明。

“本來就是電視包裝出來的人。”容止的言語中有些不屑。

“你懂得還挺多啊!還懂得電視包裝。”葉欣偏着頭看着容止問道。

“這都是你的功勞。”托葉欣的福,他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全都瞭解地差不多了。

“是嗎?那我怎麼都不知道?”葉欣笑着問容止。

“……”容止看着葉欣知道她只是在調侃自己因此並不回答。

葉欣見容止不回答也就沒有再問,反而問道“話說你的有緣人都跑了誒,你也不擔心嗎?”

“該來的,總會來的。不想來的,我們也強求不了。”容止閉上眼睛不怎麼介意地說道。

這句話不僅是說張志明,也是說給自己聽的。這個張志明來也就來了,不來,他再等下一個也就是了。 ..,霸道鬼夫別纏我

話說被容止嚇得落荒而逃的張志明,一路驚魂失措地回了自己家。

他突然有些後悔不該一時口快與那兩個人說這麼多的。

如果他們兩個真的是世俗之外修道的道士倒還好,可看那個女孩子的樣子分明是認識他的,而且對他知之甚祥,這兩個人萬一是對手家特意派來的,那就慘了。

原來,容止剛剛的那一手雖然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是鎮住了張志明,但他馬上意識到,這可能是個騙局,畢竟魔術師也能做到這些。

如果只是一些簡單的相面什麼的,張志明還會更相信一些,畢竟他們的這個國家確實有一些高人懂得一些玄學什麼的。

問題就在於容止的那一手實在是太傳奇了。對於一個信仰了科學無數年的無神論者來說,當然是魔術更能說服他一些。

因此,只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張志明的念頭就轉了好幾個,最後還是認爲容止是個騙子這個想法最有可能,所以他纔會驚慌失措地逃跑了。

一路上,張志明都在後悔,如果容止是想要什麼猛料的記者,他今天說的話會讓他多年的事業都毀於一旦的!張志明思前想後還是決定把這件事告訴她的經紀人,蘇美晴。

“你是瘋了嗎?這種話你都敢隨隨便便往外說!你不想要名聲了是吧!”

蘇美晴乍一聽張志明把這件事告訴了別人,當時就炸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知不覺就說了那麼多。”

張志明本就後悔,現在蘇美晴又這麼說,張志明頓時覺得更加不安了。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你在這圈裏也不是混了一年兩年了,這種手段,連剛入圈的新人都不會上當你知道嗎?”蘇美晴氣急敗壞地怒吼道。

“美晴你不要說了,我現在也後悔啊,我恨不得自己從來就沒進過那間書屋!”張志明也是後悔得無以復加。

“現在知道後悔了,你早幹嘛去了,最近你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我說了你多少次,你怎麼就記不住呢!”蘇美晴的語氣依舊很暴躁。

張志明雖然知道蘇美晴一直這麼咄咄逼人其實是因爲關心他,她是真的怕自己的事業被自己給毀了,但聽到她一直這麼說自己心裏也着實不好受,更何況他會一時失控也是因爲蘇美晴前兩天跟他告白的緣故。

張志明苦澀地說道:“美晴,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我從入圈就是你帶的我,我的事情你都知道。我的情況你也很清楚,和我在一起的女人一個個都遭遇了不測,所以你的表白我是真的不敢接受,我怕你會有什麼意外。可是感情這種事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喜歡你,你也是知道的,可怎麼辦,我不敢接受你啊!而且我聽說,你媽媽最近給你介紹了一個很不錯的相親對象……”

“我拒絕了,志明我已經拒絕他了!”

聽到張志明這樣說,蘇美晴心裏也是一陣酸澀,連忙說道。

“我知道,可是這一次拒絕了,那下一次呢?我們沒有辦法在一起,難道我真的要耽誤你一輩子嗎?可是美晴,我不甘心啊,我真的不甘心啊!”

張志明說道這裏,聲音裏透出的痛苦,讓電話對面的蘇美晴感受的真真切切。

“志明我不怕!”蘇美晴聽了這一番話,既是感動又是苦澀,她的堅定讓張志明動容。

“可是我怕啊!我怎麼能就這樣置你的安危於不顧,只爲了自己的私慾呢?”張志明很明確地再次拒絕了蘇美晴。

“志明。”蘇美晴這一聲叫得溫柔繾綣。

“不過如今卻也是不用擔心了,如果我真的就此退出了娛樂圈,說不定還是一件好事呢,到時候我就走的遠遠的,你也可以安心的嫁人了!”張志明佯裝開心地說道。

“志明我不許你這樣說,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的!”蘇美晴堅定地說道。

深夜書屋

“呦!容止今天看起來心情不錯啊!看來昨天深夜書屋有緣人來了這件事是真的嘍!”牟晨希看來容止一眼說道。

容止還沒有來得及回答牟晨希,葉欣倒先是奇怪的地問了起來:“先不說有緣人來了這個消息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就問你,你是怎麼從這張臉上看出來高興的啊?”

葉欣指着容止的臉自己做了個面癱的表情問道。

牟晨希一屁股坐在了葉欣的身邊,老師傅樣的坐好後說道:“那就讓我來爲你一一解惑吧!

第一,昨晚不到九點書屋就關了門,這是以前都沒有過的情況,除非是因爲有緣人來了。

第二,難道你看不出容止的臉沒有昨天那麼冷了嗎?昨天那張臉,恨不能嚇死過路的小朋友呢!”

“你說的可不全對哦!”葉欣很開心牟晨希說錯了原因。

“哪裏不對?有緣人沒有來嗎?”牟晨希問道,“那爲什麼容止今天突然這麼開心?”

“有緣人雖然來了,我也的確是因爲有緣人來了所以才關的門。但是,昨天剛九點,有緣人還沒有來的時候,容止就已經準備關門了哦!”葉欣有些得意地說道。

“爲什麼那麼早關門啊?”牟晨希有些奇怪。

“我怎麼知道。”葉欣自己還不知道呢。

“容止,你昨天那麼早關門幹嘛?”牟晨希直接問容止。

容止裝作沒聽見,不肯回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