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眾人被台上傳出的鋒銳氣勢所吸引,目光全集中此處,都帶著些許敬畏之意。

只見那台上有兩名弟子相對而立,四目相對,連空氣中都彷彿能看見火花,左側少年一襲錦袍,臉上掛著笑容,談笑風生,神色自若。

而右側少年則是虎背熊腰,眉目剛毅,不怒自威,一身氣勢凝重的,連空氣都變得濃稠起來。

二人氣勢爭鋒相對,誰也不讓誰,似乎是沸騰到了一個頂點,像提前約好一般,二人幾乎同時出手,手中幾道寒芒閃過,寒光霹靂一般飛向對方所在之處。

這一動之下,瞬間點燃台下火爆的氣氛,吶喊聲轟然響起。

那兩聲破碎一樣的寒光,同時閃到二人面前,秦勇一轉手臂,手中盤旋飛出道道罡氣,罡氣一抖,直衝秦瑞而去。

面對這凌厲的攻勢,秦瑞不急反笑,白皙的手胸有成竹地抬起,瞬時間已是數拳轟出,他借力騰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揮出一片絢爛的光幕,似點點繁星自星空中墜落下來。

光幕瞬時斬滅激射而來的虹芒,空中響起一連串爆裂聲,揚起一大片煙霧。

突然,只覺得地面抖了一下,接著煙霧被一雙手狠狠撕開,秦勇的身體宛如山嶽般破煙霧而出了,朝秦瑞衝來,每踏出一步,地面都抖上一抖。

雖看起來厚重無比,但數米遠的距離轉瞬即逝,只一瞬間就來到秦瑞面前。

「來得好!」

秦瑞眼中精光爆閃,腳步一跨,瞬時來到秦勇面前,舉拳轟出。

「轟」爆鳴聲再次響起,二人各自退後幾步。

腳尖點地,穩住身形,二人再次不約而同紛紛躍起,在塵埃之間又交手起來,二人每次交鋒都是風馳電掣,險而又險,引得台下眾人連連叫好。

「這秦瑞師哥果然深不可測,看似隨意的攻勢,竟有這麼大的威力。」

「秦勇師哥也不弱呀,你看,秦瑞的攻勢雖然凌厲,但也全部被接了下來。」

「若換做是我們,恐怕連一擊都接不下,甚至拼盡全力也破不開秦勇的防禦。」

「轟」

練武台上再發出一連串的爆鳴,二人再次分開,各自急退了幾步才穩住身形。

錦袍少年收力,平穩自身的氣息,沖秦勇抱拳笑道,「早就聽聞秦勇師兄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你也不弱。」

秦勇看了他一眼,平靜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后就不再開口,轉身朝台下走去,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

秦瑞眉毛一挑,剛想開口,上方看台上就有一道聲音傳來,「哈哈哈,好精彩的戰鬥,看得我這老頭子也是一陣熱血沸騰。」

聽到聲音,眾人目光齊刷刷的望去,只見秦林一行人走了出來,說話的正是秦家三長老,秦蒼岳。

「多謝三長老誇獎,弟子這樣的成績與長老們的諄諄教導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秦瑞向秦蒼岳行禮,恭恭敬敬的道。

而秦勇只是向秦林等人鞠躬行禮,並沒開口。

秦蒼岳點點頭,笑道:「好,很好,修為,心性都屬上乘,這才是我秦家之棟樑,比起某些有點實力就得意忘形的人,不知強到哪兒去了。」

說罷,他眼神不知是刻意為之,往秦昊身上掃了一下。

秦蒼岳聲音很大,以至下方所有弟子都聽得到,很明顯這話是故意說給秦昊聽的,不過秦昊卻是平靜的站在那裡,感受到秦蒼岳掃下來的目光,抬頭,回以一個燦爛的笑容

秦林適時開口,「好了,二人都是年輕有為,前途無量,你們下去吧,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是。」二人道了聲,互相行禮後走下了台。

「下面我來宣布規則,參與此次爭奪戰的一共有四十名弟子,修為最差氣三段,最強化氣一重。」

說到修為最差時,幾乎大半目光都聚集在秦昊身上,竊竊私語的聲音傳開。

秦林眉頭一皺,嚴肅的咳了一聲,強大威壓頓時蓋住下面一些雜音,「因為今年情況特殊,比賽規則略有些變化,秦葉。」

「是,族長。」

隨著另一道聲音響起,一中年男子抱著一個盒子走上了台,看了看四周,道:「我是這次爭奪戰的主考官。」

眾弟子見狀也是紛紛行禮,不敢怠慢,「秦葉師叔好。」

秦葉淡淡點頭,「下面我來宣布規則,此次比賽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兩兩對決,留下二十人;第二部分,二十人大混戰,落地為敗,一個時辰內留在台上的全部晉級;最終的對決,選出前五名進入洗髓化生池,進行祖氣洗禮。

「好,現在進行第一個考核」秦葉手前推,盒子暴露在眾人視線中,「盒子內有四十張紙條,紙條上有一到四十號碼,你們依次上來抽籤,抽到的號碼就是你們的出場順序。

但抽到前二十的弟子可以任意挑選對手,抽到后二十的,沒有挑選對手資格,並且兩人對戰後留下的那人不得再參與戰鬥。」

由於今年的比賽規則和往常不一樣,所以秦葉說完后,台下已是一陣竊竊私語,議論紛紛,參賽弟子也是大腦飛速轉動,思索起策略來。

秦葉沒有打斷眾人的議論,等議論聲漸漸變小后,才繼續開口:「既然沒異議的話,現在開始抽籤吧。」

第一個上場的是一個有氣四段修為的弟子,他從盒子中拿出紙條遞給秦葉,秦葉接過紙條,看了一眼道:「秦火,一號。」

「一號!」

那弟子一聽喜上眉梢,原本自己的修為只能算是中下等,本就沒什麼希望,若是抽到二十以後就更沒希望了,只能淪為別人晉級的踏腳石。

但沒想到運氣這麼好,第一個抽就抽到一號,一號意味著自己可以第一個選人,選人當然要選修為比自己低的人,修為比自己低的人只有一個……

他看向秦昊,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高興的沖秦葉道了一聲謝后就下了台,腦中已經思索起明日第二場考核應該怎麼過了。

「下一個。」秦葉淡淡道了一句,又有弟子快步走上台。

「秦馬,三十七。」

「秦松,十八。」

「秦代,十。」

……

很快就有一大半弟子抽到自己的號碼,有歡喜也有憂愁,一時間各種歡呼,嘆氣聲交雜在一起。

抽到排名靠後的位置除非是修為不弱,否則基本上已經被淘汰了,被淘汰也註定與洗髓化生池無緣。

「唉,滿懷欣喜的等待卻換來一開始就被淘汰的結果。」看著這些愁眉苦臉的弟子,秦昊心裡一陣唏噓。

「下一個,秦昊。」

「到我了。」秦昊收回心神,滿懷期待的走上了台。

見秦昊上前,看台上,秦蒼岳手扶著欄杆,輕輕點頭,嘴唇輕輕動了下,秦葉耳朵一動,抱著盒子的雙手微微用力,須臾之間便恢復了正常。 秦蒼岳身旁,秦林餘光瞥了秦蒼岳一眼,眉頭一皺,以他抱元境的修為怎麼會察覺不到秦蒼岳的小動作。

當下就想開口,但思索了一會兒后又沉寂下來,沒有言語,目光一直聚集在秦昊身上,臉上抱有期待之意。

總裁,情深不淺! 秦昊手指從盒子中夾出一張紙條,遞給秦葉,秦葉接過紙條掃了一眼,念道:「秦昊,二十一號」

他話音剛落就引得台下一陣哄堂大笑聲。

「這小子運氣這麼背嗎?」

「哈哈,二十一號運氣還真是「好」到家了。」

「秦昊師兄,你還是放棄算了吧,明年再來,也許還有一點機會。」

「你這修為,再抽到這種位置,想不淘汰都難啊。」

在一陣哄堂大笑聲中,秦昊撇了撇嘴,收下紙條,一言不發走下台,他並沒有因抽到二十一號而露出沮喪之意,反而一臉平靜。

正在這時,一道人影從秦昊旁邊經過,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沒事兒,沒事兒,萬一我也抽到二十號以後呢,說不定你還能幸運的進到下一輪了。」

秦昊抬頭一看,發現正是秦鑫,沖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皓齒,「這樣啊,那就祝師兄心想事成,抽到二十號以後。」

「哈哈,那就借師兄吉言了。」秦鑫爽朗一笑,拍拍秦昊,轉身走向練武台。

轉身時,臉上換成了冷笑,冷笑連連,「白痴,還不知道嗎?」

他手伸進盒子,夾出紙條,秦葉接過紙條念道:「秦鑫,二號。」

「二號。」

田園醫女之將軍輕點寵 秦鑫接過紙條,沖秦昊揚了揚,做出一副無奈的神情,嘴唇嗡動,口型好像在說:不好意思,運氣不好,好像沒能如我所願。

他收起笑容,目光鎖定在那抽到一號的弟子身上,語氣冰冷,「喂,秦昊是我的,你第一個上場,別想打他的主意,若你敢動他……」

秦鑫戲謔一笑,握緊紙條,在手中揉了揉,鬆開時,一堆碎片灑落下來。

狠狠瞪了那弟子一眼,轉身下了台,那弟子嚇得渾身一激靈,脖子縮了縮,吞了口唾沫。

聽到秦鑫這般挑釁的話語,秦昊卻是沒做何回應,只是低頭,咬著指甲蓋兒好像在思索著什麼,黑髮垂下,遮住了他的雙眸,在那澄澈的眸子中偶爾迸發出幾縷精光。

在最後那名弟子抽到自己的順序后,秦葉手一揚,那盒子便憑空消失,拍拍手,道:

「已經全部都抽到自己的出戰順序了吧,那我宣布,比賽兩個時辰后開始,現在你們兩個時辰稍作準備,兩個時辰后,考核正式開始。」

說罷,原本平靜下來的場地再度熱鬧起來,眾弟子都在進行著熱身活動,罡氣盤旋身體周圍,一時間各色光芒大放,就連空氣也是變粘稠許多。

一品女仵作 也有弟子趁這個時候修鍊起來,臨陣磨槍,能提升一分是一分。

秦火喪著臉走出了練武台,他很鬱悶,也沒心思做什麼準備,原本他抽到第一個是天大的好事,這樣他就可以直接選擇秦昊,秦昊氣三段,而自己氣四段,想贏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但現在卻被秦鑫這麼一威脅,一切都變了,在秦家,有誰不知道秦鑫惡名昭著的名聲,仗著有三長老給他撐腰,飛揚跋扈,各種惹事。

得罪了他……

秦火打了個寒戰,不敢往下想去,尤其是他這種名不見經傳,又沒有背景的弟子,秦鑫有千百種辦法對付。

唉…..

他嘆了口氣,對這次爭奪賽的期望大大減弱,反正對戰秦昊是沒戲了,還是冒險挑戰和自己同修為的弟子算了,萬一運氣好勝了呢。

突然,這在他心情有些鬱悶的時候,一片陰影停在他的前方,秦火抬頭望去,發現是秦昊正笑呤呤看著自己。

他看著秦昊皺眉道:「馬上就要比賽了你來找我幹什麼?」

高門庶女 本來自己是該和秦昊比試的,但卻被秦鑫硬生生搶走了,所以看著秦昊,秦火是一臉不爽。

秦昊微微一笑,「我啊,我來是給師兄出主意的。」

「出主意「」你出得了什麼主意,我看你還是想想你在秦鑫手中能堅持多久吧。」秦火沒好氣的道。

「師兄,我現在才是氣三段,自然無法贏的了秦鑫,或者說在場所有人都贏得了我,包括師兄你也一樣。要保證能一定獲勝而不出什麼意外的話,師兄你只有與我一戰才是最穩妥的選擇。」

「和你一戰?你以為我不想啊,有本事你來承受秦鑫的怒火啊,這種刺頭,是我能惹的嗎?」秦火有些惱怒,白了秦昊一眼,這小子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

「原來師兄顧慮的是這兒啊,」秦昊故作訝然道:「其實這很簡單,師兄,我問你,第二場比試是所有人都要參與的戰鬥,在那場戰鬥中是儘快除掉對自己有威脅的人好,還是先除掉對自己毫無威脅的人?」

「當然是先除掉對自己有威脅的人啊。」

秦火像看白痴一樣看著秦昊,「既然都對自己沒有威脅了,那為何還要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

「和我比試你自然會贏,你也肯定會晉級參與進那場戰鬥中,那你認為戰鬥開始時,修為比秦鑫高的人會先淘汰掉毫無威脅的你,還是先除掉秦鑫?恐怕那時候他連自己都顧不過來,更別說找上你。」

秦昊繼續說道:「再說若你能爭得名次,獲得進入化生池的資格,接受祖氣洗禮,地位自然水漲船高,那秦鑫還敢動你嗎?」

聽到這話,秦火沉默了,秦昊說的是有道理,大混戰上以秦鑫為對手的人定然不少,他們可不會因秦鑫有背景而畏手畏腳,不敢動手,可這秦鑫也不是什麼善茬,……

「師兄,我這麼做也只是不想敗在秦鑫手中,他氣六段的修為恐怕一掌下來,我就吃不消了,氣三段只有我一人,師兄你好好考慮一下吧。」

秦昊再添一把柴,他拍拍秦火肩膀,轉身走進了練武場,背對秦火,他嘴角上揚勾起一抹弧度,心裡暗道:

「秦蒼岳,你暗箱操作又如何?想要你孫子第一場就要與我一戰,我偏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的棋,我吃下了。」

走進練武場,秦昊徑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還沒站穩,就感受到右後方襲來了一道目光,他餘光瞟過去,正好看到秦鑫那一副戲謔的笑容。

在之前,秦蒼岳就已經給秦鑫打了招呼,要儘可能的讓秦昊輸得難看,能廢了他最好,他要讓秦林看看,他看準的人是有多不堪一擊。

「小子,待會兒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這種場合是你該來的地方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要怪就怪你傍錯了大腿吧。」

秦鑫心中已經盤算起待會兒用什麼姿勢既能把秦昊狠狠的踩在腳下,又能襯托自己威風凜凜的模樣。

兩個時辰過去了,時間一到,秦林走上台,「時間已到,考核現在開始,一號上來,一號,一號……」

秦葉喊了幾遍也沒有回應,正在他有些不耐煩之時,秦火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目光與秦昊碰撞在了一起,看了秦昊幾眼后,徑直上了台。

「快一點!怎麼這麼慢?秦林不耐煩地催促道。」

「抱歉,師叔,」秦火歉意道了一句快步跑上台。

「說吧,你要挑戰誰?」

秦火眼神從人群中掃過,他看到的是一張張露出憐憫之情的面容,大部分弟子都是露出同情之色。 以秦火的修為,在他們大多數人中看都不夠看,除秦昊外幾乎所有人他都比不過。

有秦鑫橫在那,秦火也沒那個膽量去招惹他,秦昊不能選,其他人又打不過,這小子還真是夠倒霉的,想到這兒,下方有幾人噗嗤一聲樂了。

看者眼前那些嬉笑的弟子,秦火『噌』的一下心裡竄起一股火苗,咬牙瞪了秦鑫一眼,眼睛一橫,道:「我挑戰二十一號秦昊。」

他話一出,底下一片嘩然,嬉笑聲戛然而止,一點一點的驚愕出現在他們臉上,秦鑫一愣,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眼睛微眯,隱約有殺機溢出。

「嘿,這小子還真有種,這麼做,就不怕惹怒秦鑫?」

「還真是不知所謂,這秦鑫是他能惹的嗎,估計等第二場比試一開始,秦鑫第一個就廢了他。」

「哈哈,他勝了秦昊又怎樣,以他氣四段的修為,可能堅持到最後嗎?」

「安靜!」秦葉皺眉喝了一聲,下方瞬間鴉雀無聲,他看向秦昊:「你上來吧。」

「是。」

秦昊道了一聲,快步走向練武台,面對秦火行禮,「師兄,請指教。」

秦火冷喝一聲,「我信你一次,若你敢騙我,我定不饒你。」

「準備好沒?」秦葉看了二人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