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見到二人時,宋三喜不禁都微一愣。

「咦?杜總,你和袁隊是表兄弟嗎?」

杜震宇笑笑,點點頭,「是的,我媽和兵哥的媽,是親姐妹來着。宋三喜,沒想到,你還能讓兵哥大為讚賞,厲害啊!這麼搞的,我是真心服你啊!」

宋三喜客氣一笑,「呵呵,那是袁隊過獎了。杜總,那就麻煩你了啊!」

「呵呵,沒事沒事。反正我帶人來開飛機的,我全程陪兩位。那什麼,這位就是中海商會的副會長王霞美女咯?」

王霞點點頭,大方伸手和杜震宇握了握,「是的,見過杜總。三喜,介紹一下?」

杜震宇這時候,倒是相當的大方,自我介紹了一下。

「在下杜震宇,省城杜工集團長子。」

「集團現營酒店業、安保業務,而我主管的是安保類的業務。」

「下轄金盾、明宇、鳳凰湖大酒店,三家皆為五星級。」

「省城以及全省以及西南很多城市的銀行押鈔業務,都是我杜工集團旗下金盾公司承運。」

這介紹出來,還是很有份量的。

王霞也忍不住贊道:「杜總果然豪門之子,年輕有為啊!」

「呵呵,謝謝王會長誇獎。走吧,咱上飛機了。」

說着,杜震宇還替王霞拿子行李箱。

宋三喜的行李箱,倒是自己拖着。

三人,朝着直升機那裏走去。

旁邊不遠處,顧東在直升機的颶風裏,驚了個目瞪口呆。

愣是想不到,這直升機,還是來接宋三喜和王霞的。

宋三喜對他,視若不見。

王霞,給了他一個冷漠的白眼。

顧東心口堵了一陣,臉色難看。這賤人,一個小小的市總千金,也敢這麼對我?

不記得你爸那時候,想你跟我處對象了?老子,顧東,看不上你!只有宋三喜人渣,才看的上你!

很快,宋三喜和王霞上了直升機。

這架豪華的公務機,隔音很好。

坐進去,關艙門,發動機的聲音小的太多了。

杜震宇呢,則坐到副駕駛上去。

駕駛室里,是一個他金盾公司的高級駕駛員。

很快,直升機起飛,朝中海而去。

等平穩飛行后,杜震宇才到後面的客艙坐下來,陪宋三喜、王霞聊天,喝茶什麼的。

而別墅區的籃球場上,顧東目睹著直升機離去,心頭忌妒的牙癢。

但他現在,是真心買不起。

要努力開倉業績,集團才可能獎勵他一架公務機,作為專用座駕。

阿龍懂顧東的心思,但默默不語。

飛機消失后,顧東沉道:「阿龍,這宋三喜,怎麼跟袁學兵和杜工集團又搞在一起了?他們的業務,不相關啊!」 我說:「罵死一條街,你是我的笑柄!」

罵死一條街說:「好傢夥我校草不當,當起「校餅」(笑柄)來了,我情何以堪啊!」

罵死一條街繼續說:「那我這笑柄得值多少錢呢!」

我說:「我不告訴你!」

朱糾結偷著小聲說:「一個一塊五!」

我笑了,笑得是如此坦蕩!

緊追著說:「就你嘴長!」

朱糾結說:「真拿餅子不當乾糧!我是裡外不是人!」

我說:「你就自虐吧!」

朱糾結說:「沒心沒肺!我走了!」

這時,醜八怪走上前來說:「我倒要看看,誰在沒心沒肺!惹的竇梓月大動干戈!」

我說:「怎麼了,你有什麼問題!」

醜八怪說:「你別嚇唬我了,我可不是好惹的!」

我說:「跟你有什麼關係!」

醜八怪說:「我就看不慣你這種人!」

我說:「你以為你是誰,憑什麼什麼事都讓你看慣!」

罵死一條街笑嘻嘻地一蹦三尺高地說:「我就能讓你看慣,因為帥哥就是這麼沒心沒肺!才能甜到心裡去!心就沒有了,變成糖了!」

我說:「這還差不多,行了,拜拜!明天見!」

醜八怪說:「我才不想見你呢!」

我說:「切,沒跟你說!」

醜八怪說:「罵死一條街你先走,剩下的我們自己解決!」

朱糾結說:「怎麼回事,要一絕高下嗎?要動手嗎?這可有看頭了!」

只見,醜八怪沒打准我一下打到了裴環環的身上,裴環環說:「快來人啊!要打架了!」

醜八怪又是一下,打到了罵死一條街的身上!

原來是罵死一條街幫竇梓月擋了一下!

罵死一條街和竇梓月就這樣一上一下的落在了地上!

好一個英雄救美!本來想和我打架的醜八怪卻給我們倆製造了一場浪漫的際遇!

最後,醜八怪說:「賊漂亮咱們走,就算我有眼無珠!」

這時,朱糾結說:「老師來了,快散開!」

我說:「有什麼好看的,快走開!」

朱糾結說:「上等新聞,上等新聞嘍!校草和一名女子英雄救美了!」

我立刻說:「閉住你的烏鴉嘴!」

朱糾結說:「沒有我這烏鴉嘴,哪來的烏鴉新聞那!」

我說:「誰說這是烏鴉新聞!」

朱糾結說:「這不你都承認了,是好新聞,大家都拍手叫好就ok了!」

我說:「有病!」

朱糾結說:「病貓!」

罵死一條街笑的說:「你倆這是都離不開「病」!

我也離不開,我叫「毛病」!哈哈哈!

因為我為自己畫了圈,所以,我必須完美。 冷月陪靈兒暫時休息一下,我和夢竹,老爸還有五爺爺繼續往前走,這一路上我都在看《管輅卜術》,不得不說卜書實在有些晦澀,而且還涉及一些演算法,我學習起來十分難受。

「這本卜書實在太難看懂了,我們的老祖宗也太厲害了,可以總結出來這些。」我感慨道。

「那是自然,我們中國的老祖宗很看重傳承,幾代人的心血濃縮在這本書上,傳承近兩千年,你一個二十歲的毛頭小子還想這麼快就學會?」五爺爺笑道。

「師父,他就是想不勞而獲。」夢竹說到。

「明兒,你現在能起卦嗎,我總感覺有一絲不妙。」老爸說到。

「不太行,我現在只了解了一些原理,很難去運用。」

「那不妨讓我們教教你吧。」一陣雄厚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但是聽上去似乎整個山谷中都在回蕩。

我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名字,北絕。

「難道是邵家五絕來了?」我小聲的問道。

還沒等五爺爺和老爸回答,就聽見有人說道:

「沒錯,我們就是邵家五絕。」我明白了,這是東絕,最能辯音,我剛剛聲音那麼小,他都能聽到。

我正在思考,就聽見旁邊的樹呼呼作響,有五個人出現在了我們眼前。

「大哥,這幾個人沒有那麼厲害啊,怎麼少主還說他們是高手呢?」一個身穿少林僧衣的人說道,這估計是西絕。

「別大意,西絕,那個白鬍子和那個中年人看樣子都是山術高手。」一個穿著一身黑衣的人說到,這應該是中絕了。

「哎哎哎,我說你們瞧不起誰呢?」夢竹覺得自己被輕視了,說到。

「你?你不行,不過長得還行,還用香水了吧,淡淡的還挺好聞。」一個穿著藍色布衣的人說到,嗅覺這麼好,這是南絕。

夢竹還想回話,我說到:「你們來幹什麼?」

「看來你是老大,也不瞞你們,來這裡是勸你們走,我們少主是大名鼎鼎的梅花神卜邵易,算出來你們要找事。特地派我們阻攔你們,想必你也了解我們的手段,請回吧。」中絕說到。

「我們來是受人所託,敢問你們邵家是否有一本書,名叫《先天夢卜》?」我問道。

「這與你無關,請回吧。」

「放肆,竟敢在老夫面前賣弄,你可知老夫是誰。」五爺爺說到。

「我管你是誰,老頭別找不自在啊。「西絕說到。

「住口!」中絕呵斥住西絕,繼續說:「敢問道長名諱。」

「貧道道號法德。」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法德道長,五十年前『天青斗萬魔』的少年英雄,晚輩這裡有禮了。」說完沖五爺爺拱了拱手。

「哼,既然知道我,那就讓開吧,我們要跟你們少主談。」

「道長,我們邵家五絕的職責就是阻攔一切想要進入邵家的人,莫說今天是您來,就是您師父陽明真人來了,我們五人也不能放你們過去。」中絕說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