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凌天屈指一彈,一團拇指大小的火焰落入小青所化的冰雕上,冰雕迅速融化,小青那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奄奄一息,他打出一道真氣進入它體內,化解它體內的極寒之氣,保住了它一條性命。

鍾琉璃惱怒武凌天破了她的神通,冷聲道:「你本事不小,既然能夠破了我的雪花漫天,那就試試我這招劍道神通如何?」

「在下不吝賜教。」武凌天霸氣道。

鍾琉璃動用了之前誅殺妖虎的一門大神通天外飛仙,一股仙人臨塵的絕世威壓朝武凌天壓迫而去,武凌天的實力瞬間被壓制到了七寸,他眉頭一鄒,這一門大神通果然非比尋常。

一道無匹的劍氣從天外飛來,攜帶無上攻伐之力朝武凌天斬下,讓他感覺面對的不是凡人發出的攻擊,而是一位絕世仙人的攻擊,心神一震。

「我連老天都不懼,何況區區仙人。」武凌天釋放出一股沖霄戰意,衝破了仙人的威壓,一掌打出,二十條金龍呼嘯而出,融成一體,一條巨龍騰空,朝那道無匹的劍氣衝擊而去。

兩股力量撞擊下,金龍將劍氣吞噬。

鍾琉璃冷笑一聲,嬌喝一聲,「裂。」

被金龍吞噬的劍氣爆裂,化作無數劍氣在它體內衝撞。

武凌天則是十分平靜,似乎根本不將紅衣女子這一首放在眼裡,金龍體內出現一個黑洞,將這些劍氣盡數吞噬,金龍也隨之消散。

鍾琉璃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她這一招劍道神通可謂是她最強的攻伐之術,無往而不利,可如今卻是被眼前這個一個年紀比她還小的白髮少年給破了。

「白髮少年,那個傳聞中的少年至尊不是就是一個白髮少年嗎?」鍾琉璃似乎猜到了武凌天的身份,問道:「你就是那個少年至尊武凌天。」

「你知道我。」武凌天疑惑的看了鍾琉璃一眼,顯然不明白對方怎麼認出他的,不過他也沒有否認,雖然有很多人都想打他的主意,可他卻不是什麼軟柿子,可以仍人揉捏。

鍾琉璃嘲諷道:「少年至尊如今名揚整個東荒,備受幾個大宗門關注,甚至都以真傳弟子的身份招攬你,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少年至尊竟然躲在此處,做些偷雞摸狗的勾當。」

武凌天知道她指的是何事,雖然不是他做的,可這畢竟是他的坐騎做的,說太多也無用,乾脆不去解釋,隨手扔了一株萬年藥王給鍾琉璃。

鍾琉璃見到武凌天隨手就給出一株萬年藥王,先是一驚,隨即臉色一冷,道:「你這是何意?」

「這株藥王算是為小青做下之事賠禮,此事就此揭過如何?」武凌天不願太過糾纏,所以不惜以一株萬年藥王來化解。 鍾琉璃將藥王收了起來,也表示著她不再計較此事,隨即轉身離開。

武凌天踢了一腳小青,道:「別裝死,趕緊給我起來。」

「主人,那個女子太兇殘了,還好有主人出手,不然我的小命就要交代在她手上了。」小青將頭顱在武凌天身上蹭了蹭,似乎在討好武凌天。

誰知武凌天一腳將它踢開,呵斥道:「你這孽畜,真是給我丟盡了臉,下次再做出這等事,別人不殺你,我也要把你給宰了,以免再給我丟臉。」

「是是是,主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小青被嚇得渾身哆嗦。

「走。」

武凌天騎在小青身上,小青騰雲而起。

大齊王城是大齊最繁榮的都城,一國都城,是一國龍脈匯聚之地,靈氣濃郁,即便是普通的凡人都能夠活上一百多歲。

城內一家奢華的客棧中。

「綠萼姐姐,都過去這麼久了,哥哥怎麼還沒來找霜兒,他會不會不要我這個妹妹了。」武凌霜趴在桌子上,偏著腦袋望著綠萼,道。

綠萼笑道:「小姐,你可是公子最疼愛的妹妹,他怎麼會不要你呢?我已經打聽到了一些關於公子的消息。」

一聽有關於哥哥的消息,武凌霜頓時來了精神,激動道:「你快說,你快說,有哥哥什麼消息。」

綠萼賣了一個關子,笑道:「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不知道小姐要先聽哪一個?」

「壞消息,哥哥難道出事了。」武凌天一聽有壞消息,雙眼迷霧朦朧,一副要哭的樣子。

綠萼見她要哭的樣子,連忙道:「小姐,公子他沒事,只是聽聞公子得到了一位真仙的傳承,卻是遭受了眾多修士的圍攻。」

「不過公子修為高深,將他們都打退了,公子他或許受了些傷,所以才耽擱了時日。」

武凌霜用手抹了抹眼睛,帶著哭腔道:「真的嗎?」

「真的,綠萼怎麼敢欺瞞小姐。」綠萼連忙點頭道。

武凌霜才停止抽泣,她上前拉著綠萼的手,搖晃道:「綠萼姐姐,我們出去打聽一下哥哥的消息吧!」

「小姐,外面太危險了,我修為低微,如若遇到危險,我恐怕保護不了你。」綠萼對武凌霜的請求十分為難,她如今的修為不過蛻凡三重天,這樣的修為放在大齊王城,只能上中流的存在,她不敢冒險。

武凌霜道:「綠萼姐姐,沒事的,我的修為已經達到蛻凡三重天後期境界了,即便遇到危險,我們兩個也能夠將壞人打跑的。」

她揚了揚自己的拳頭,似乎在表示我很厲害的樣子。

綠萼被她的動作逗笑,她也擔心公子的安危,於是點頭道:「好吧!」

「謝謝綠萼姐姐,綠萼姐姐最好了。」武凌霜高興道。

兩女離開了暫居的酒樓,武凌霜長得清秀可人,綠萼雖然不算絕世美女,可卻活脫脫的是個美人,兩人一出酒樓,就成為了矚目的存在。

不論是在世俗界還是修鍊界,總歸有那麼一些紈絝子弟。

「喲!兩個小美人,這是要去哪裡啊!」

一個身穿錦衣的男子帶著幾個手下將武凌霜和綠萼兩人攔住,錦衣男子在武凌霜身上打量了一下,似乎是見她年紀太小,沒有太在意,就將目光轉移到了綠萼身上。

綠萼警惕起來,連忙將武凌霜護在身後,鎮定道:「不知這位公子為何攔我去路。」

錦衣男子笑道:「在下大齊王朝八皇子風行烈,想請姑娘到我府上一座。」

「我們不去,你讓開。」武凌霜把風行烈當作了壞人,有些害怕,躲在綠萼身後,大聲道。

風行烈嘴角微微一翹,手一揮,他身後的四名護衛將綠萼,武凌霜兩女圍了起來。

綠萼護住武凌霜朝後退了兩步,威脅道:「這裡可是大齊王城,你難道你不顧及大齊王朝的王法嗎?」

「王法。」風行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盯著綠萼笑道:「我是大齊王朝八皇子,跟我講王法,我告訴你,我就是王法。」

四周的人似乎對於這種事情已經司空見慣,也可以說是怕得罪風行烈,無人願意上前幫忙。

風行烈吩咐道:「將兩位姑娘請回我府上去做客。」

「是。」四名護衛直接出手抓向綠萼和武凌霜,想要強行將她們帶走。

「小姐,快走,我攔住他們。」綠萼一把將武凌霜推開,將四名護衛攔下。

風行烈的四個護衛都是蛻凡四重天的修為,綠萼不過蛻凡三重天,如何會是四人的對手,一個照面,直接被擒拿。

「小姐,快跑。」綠萼大聲喊道。

武凌霜回頭一看,見到綠萼被擒,驟然停了下來,道:「綠萼姐姐,我來救你。」

一把劍出現在手中,朝四人攻去。

武凌霜雖然不善戰鬥,可實力卻是極強,一人大意之下直接被她一劍擊傷。

風行烈饒有興趣的盯著武凌霜,他還沒想到這麼一個小姑娘竟然有這般實力,讓他對武凌霜更加感興趣了,吩咐道:「你們別傷了她。」

兩名護衛同時圍攻武凌霜,武凌霜一時間手忙腳亂,武凌天除了傳授她九陰奼女功外,並沒有傳授其他手段。

不過九陰奼女功是仙品法決,其中包羅萬象,更是有一套九陰滅魔劍訣,威能無邊,可惜武凌霜不善於戰鬥,無法發揮出這套劍法的威力。

一人突然出現在武凌霜身後,一掌打向她背部。

「小姐,小心。」綠萼在一旁焦急喊道。

當武凌霜反應過來時已經遲了,被一掌擊中背部,這一掌卻是被一股力量阻隔,沒有傷到她分毫。

「霓裳羽衣。」武凌霜一喜,她知道是身上穿的霓裳羽衣擋住了剛才那一掌,瞬間信心十足,展開了反擊。

信心大漲的武凌霜不在慌亂,一劍斬出,無匹的劍氣擊中一人,將其重傷。

「怎麼會這樣?」風行烈一時間惱怒異常,大罵道:「你們真沒用,竟然連一個小姑娘都對付不了。」

武凌霜出人意料的表現讓四周的人眼前一亮,感到很是意外。

「風行烈這下是踢到鐵板了,我看那小姑娘這般年紀就有蛻凡四重天的修為,恐怕不是一般人啊!」

「風行烈仗著自己是大齊八皇子,在王城內作威作福,恐怕這次是要栽跟頭了。」

聽到四周的人指指點點的,風行烈感覺顏面盡失,再打下去恐怕還會更加丟臉,喝斥道:「都給我走。」

四人感覺羞愧異常,不過還是將綠萼給放了。

風行烈盯著武凌霜,道:「我不會就此罷休的,你們給我等著。」

他帶著四個狗腿子憤怒離開。

「小姐。」綠萼一把將武凌霜抱住,隨後又將她推開,焦急道:「小姐,你沒受傷吧!」

武凌霜笑道:「綠萼姐姐,我沒事,有我哥哥送我的霓裳羽衣,沒人能傷得了我。」

「小姐,都怪綠萼實力低微,沒有保護好你。」綠萼對於此次發生的事感到自責,同時也很害怕,如若武凌霜有個好歹,她難辭其咎。

武凌霜安慰道:「綠萼姐姐,不怪你,如果不是我堅持要出來,就不會遇到這樣的事了,我們回去吧!」

風行烈在暗處盯著武凌霜和綠萼兩人離開,吩咐手下四人,道:「你們都給我去打聽清楚了,這兩人到底是何身份,記住,不可打草驚蛇。」

「是。」四人恭敬道。

「我風行烈看上的女人,沒人能夠逃過我的手掌心。」風行烈握了握拳頭,冷聲道。

武凌霜和綠萼回到酒樓后就直接回到了房間中。

「綠萼姐姐,那個風行烈太可惡了,竟然要抓我們,等哥哥來了,我一定要將此事告訴哥哥,讓哥哥狠狠的教訓他一頓。」武凌霜氣沖沖道。

「小姐,不可將此事告知公子,風行烈是大齊八皇子,這裡又是大齊王城,若是公子知曉此事,以公子對您的寵愛,恐怕會不顧一切將風行烈殺死,到時公子就會再次惹上一個大敵,我們不能讓他陷入危機之中。」綠萼鄭重道。

聞言,武凌霜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回事,只能委屈道:「那好吧!我就不告訴哥哥了。」

綠萼也是鬆了口氣,如若此事真的讓公子知曉,她知道事情可能會比她所說的還要糟糕,嚴重。

武凌霜經歷了此事,也成熟了不少,知道外面的世界並不是她想象的那般美好,到處都可能遇到壞人,於是下定決心道:「綠萼姐姐,我要修鍊,只要我實力強大了,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也不會讓哥哥為我擔心了。」

「對,我們現在就努力修鍊,等公子來找我們。」綠萼點頭道。 武凌天騎乘小青越過蠻荒之地后,就獨自行走,現在外界恐怕都知道他身邊有一條青蛟坐騎,如若這般張揚的出去,那還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小青是靈獸,可自由變化大小,它化為一條小蛇,被當作腰帶一般的盤在武凌天的腰上。

武凌天踏入了大越王朝的疆域,大越王朝地域較偏,物產不如飛羽王朝豐富,可民風強悍,即便的三四歲的小孩都是一名修為不低的煉體者,體魄驚人,一路行來,武凌天領略了大越的風情。

他路過一個平凡的小鎮,來到了一家酒樓。

「客觀,裡面請。」店小二一見到武凌天,連忙點頭哈腰的上前招呼。

「小二,將你們店裡最好的酒菜都端上來。」

「好嘞,客觀請稍等。」

店小二給武凌天安排在了一個敞亮的位置后,就跑去忙活了,很快,一桌豐盛的美食就擺在了桌上。

「小青,來嘗嘗我人族的美食吧!」武凌天對腰上的小青道。

小青道:「主人,這些食物一點靈氣都沒有,吃了都沒用,為何你還要吃。」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武凌天解釋道:「對於我們這些修鍊之人,吃不吃東西已經不重要了,只不過是滿足一下口腹之慾罷了。」

「你以前在蠻荒之地,一直都是茹毛飲血,而我們人族這些食物卻都是熟食,味道絕美,不信你嘗嘗。」

武凌天吃了一口踩,又大口喝了一口酒,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感染了小青,小青嘴一吸,將酒壺裡的酒盡數吸到了肚子里。

「主人,這水真好喝,比我當年機緣之下喝到的千年石乳還要好喝。」小青以前一直生活在蠻荒之地,沒有去過人族世界,自然沒有喝過人族的酒,一喝就徹底迷上了。

武凌天吩咐店小二將店裡的酒全都搬了上來,小青一口就將所有的酒給吸入了肚子里,搖搖晃晃的在桌上走著。

「主人,太好喝了,我還要喝。」小青醉醺醺道。

酒樓中的人也都非世俗界那些沒有見過世面的普通人,都知道小青是一隻靈獸,靈獸堪比妖獸,可妖獸走的是妖道,而靈獸走的是獸道。

許多的修鍊者都喜歡圈養靈獸,將靈獸當作代步的坐騎。

就在這時,有一行身穿錦衣華服的人來到了酒樓,兩男一女。

「這個窮鄉僻壤之地能有什麼可吃的,我們還是趕路要緊。」其中一名男子嫌棄酒樓低俗,而且他們有要事在身,不想在這裡耽擱時間。

四人中唯一的女子道:「這麼晚了,要趕路你們自己趕路。」

「小二,把你們店上最好的酒菜都給我們端上來。」女子氣沖沖道。

另外一名男子上前道:「羅師妹,我們別管他,柳青要走就讓他走,我們明天再走。」

「王虎,你這是什麼意思?」叫柳青的男子頓時就急了,連忙對著女子道:「羅師妹,不是他說的那樣,我只是認為這個窮鄉僻壤之地根本不配你在這裡逗留,所以。。。。。。」

「好了。」女子羅月不耐煩的擺手道:「今天就在這裡休息一晚,明天再上路,就這樣決定了。」

說著,羅月就準備找個位置入座,正好坐到了武凌天的對面,她看到了喝得醉醺醺,在桌上搖搖晃晃的小青,忍不住道:「好可愛的小蛇。」

小蛇二字卻是落入了小青而耳中,它似乎對小蛇二字極為敏感,酒瞬間就醒了,如同一隻受驚的小獸一般,目光怒視羅月,破口大罵道:「你才是小蛇,你全家都是小蛇。」

小青身影一閃,化作一道青光,落入了羅月的桌上,腳趾指著自己道:「小丫頭,你看清楚了,大爺可是一條蛟龍,不是小蛇,再說我是小蛇,我一口吃了你。」

一股強大的威壓朝羅月壓迫而去,羅月不過的蛻凡二重天的修為,哪裡能夠承受住它這個四級靈獸的威壓,頓時嚇得從板凳上摔了下去。

「羅師妹。」王虎和柳青二人連忙上前扶她,警惕的望著桌上的小青,二人的修為與羅月相當,自然也感受到了小青的強大,哆嗦道:「青蛟,這裡怎麼會出現這種恐怖的靈獸。」

「小青,別嚇唬他們,走了。」突然,武凌天的聲音響起。

王虎,柳青,羅月三人不由朝武凌天望去,小青化作一道青光落到武凌天腰間上,宛如一條青色腰帶。

武凌天的修為不高,自然被三人一眼識別,三人也知道了小青是他的寵物。

王虎知道了武凌天的修為,膽子頓時就大了起來,走到武凌天面前,道:「這隻靈獸可是你的寵物。」

「白痴。」武凌天瞥了他一眼,隨口說了一句。

柳青和羅月二人立馬將頭撇到一旁,好像是說他們不認識他一般。

王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話有問題,乾咳一聲,化解了尷尬,道:「我是天羅宗的弟子王虎,這是我師妹羅月,我師妹看上了你的寵物,不知你可否將你的寵物賣給我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