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飛猶豫著,想說什麼,只是,白斬天顯然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在段飛那震驚的目光中,白斬天出手了。

一拳,只是一拳,很隨意的一拳!

王爺難伺候 轟的一聲炸響,那道高大的石門飛出去了,如煙花般爆炸開來,四分五裂,分散在了不同的角落。

一個門戶般的大洞出現在眼前,連接著一片浩瀚的世界。

「這…..這怎麼可能?」段飛看著眼前的大洞,再也說不出話來,就連門戶後面的世界也沒有心思關注了。

直到這個時候,段飛才知道了這扇石門的厚度,足足有一米厚。

十丈高,五丈寬,一米厚的石門,就算是用炸藥,也是很難炸開的,可是,這樣的一扇石門,卻被白斬天一拳就給轟碎了。

段飛已經不敢去想象白斬天的力量了,如果那一拳是轟在他的頭上?

段飛搖搖頭,隨即無奈的苦笑了起來,他根本就想象不出那種後果了,恐怕會連渣都不會剩下吧? 看著震驚中的段飛,白斬天不由得輕輕搖搖頭,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如今這個時代,是以科技為主的時代。

強大的科技的確給人們帶來了天大的好處,但也是因為如此,個人的力量就顯得弱小了。再也很難看到有人擁有強大的武力值!

眼前這塊被擊碎的石門,在段飛看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在白斬天的記憶中,隨便一個修士都能夠做到。

走過石門,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蒼茫無垠的大地,硝煙瀰漫,殘肢斷臂隨處可見,這是一片浩大的戰場!

戰爭似乎已經結束了,留下的只是戰爭過後狼藉的痕迹。

死寂,蒼涼,殘忍!

鮮血,染紅了大地,匯聚成為了河流,奔騰向了遠方!

「這…..這是哪裡?」段飛眼睛都直了,說不出話來。

明明是一扇石門,卻彷彿分隔了兩個不同的世界一般,一邊是一條長長的走廊通道,一邊是一處浩大的戰場!

「這是….倭人?」隨即,段飛驚叫了起來,他看見了記憶中最痛恨的人。

倭人,曾經入侵炎黃國,作為炎黃國的子民,段飛同炎黃國的每一個人一樣,痛恨倭人,恨不得生在那個戰爭的時代,殺盡所有的倭人!

「我們怎麼會來到這裡的?」段飛很迷惑,他不理解,戰爭已經過去幾十年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煙消雲散了,怎麼會再現呢?

「這裡依然是西山陵園,你看到的,只不過是昔日的場景再現,有人在暗中主導著這一切。」白斬天思索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暗中主導這一切的人,熟悉昔日的那場戰爭,說不定就是昔日那場戰爭中僥倖活下來的人。」

「這….怎麼可能?」段飛更加驚訝了。

昔日的戰爭,已經過去幾十年了,如果昔日的人還活著,那豈不是已經一百多歲了嗎?

一百多歲的人不是沒有,只是,行將就木的人,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大的本事呢?

難道已經成為了老妖怪了?

這裡的一切,再次超乎了段飛的想象,他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夠用了,想不通!

飛越泡沫時代 不過,讓段飛更加震驚的事情還在後面。

腹黑BOSS:差評小甜妻 隨著他們兩人踏入這片戰場,死寂的戰場竟然活過來了。

大地搖動,倒在血泊中的倭人全部都站起來了,拿起了手中的武器,對準了白斬天與段飛。

機槍,大炮,手槍,步槍,手榴彈等等,全部都對準了白斬天與段飛。

甚至,就連那高高的天空中,也傳來了巨大的轟鳴之聲,不用看,段飛都知道,那是轟炸機的聲音。

他們兩人,似乎成為了所有倭人的敵人,昔日的戰爭,似乎要重演了!

「這……!」段飛的臉色蒼白,冷汗刷的一下子就流出來了。

他曾經當過兵,現在又是公安局局長,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些武器的威力,如果全部發動的話,絕對可以在第一時間把他轟成渣!

段飛跟緊了白斬天,現在,也只有希望白斬天有辦法了!

感受到段飛的懼怕,白斬天安慰道:「你不要怕,這都只是幻覺而已,不足為懼。」

噠噠噠……!

彷彿在反駁白斬天的話似的,所有爬起來的倭人都咆哮著沖向了白斬天與段飛。同時,所有倭人手裡的武器都噴薄出了強烈的火光!

一顆顆的子彈,從那槍膛中射了出來,奔向了白斬天與段飛。

那可怕的肅殺之氣,讓段飛心裡發寒,感覺到了末日即將降臨!

他無法阻止,就算此刻他手中有最先進的武器他也不會是成百上千的倭人的對手,會在第一時間被轟成渣!

「看來,昔日的這場戰爭是我們炎黃國的軍隊敗了啊,要不然這些倭人不會這麼囂張的。」白斬天嘆息道。

他無視那些密集的子彈,隨手一揮,一道金色的光幕籠罩了他們兩人,讓子彈不能近身。

「好像,是我們炎黃國的軍隊敗了!」段飛思索道。

他雖然不是熟知歷史,但生在龍城,龍城的歷史還是知道的比較清楚的。

昔日發生在西山陵園的這場戰爭,的確是炎黃國的軍隊敗了,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哼!暗中的主導者竟然敢用這些死了的倭人來對付本座,既然如此,那就讓戰爭再現吧!我倒要看看,是昔日的倭人厲害,還是我們炎黃國的將士強大?」白斬天不滿的說道。

「白先生,您…您要做什麼?」段飛聽得糊塗,忍不住問道。

「我要讓昔日的戰爭重演,讓這些該死的倭人嘗嘗我們炎黃國將士的厲害!」白斬天說道。

「轟!」

在段飛不解的目光中,白斬天一腳用力跺在了大地之上,頓時,彷彿地震了一般,大地劇烈的搖晃了起來,緊接著裂開了。

一道道偉岸的身影從那大地之下站起來了,矗立在天地之間,頂天立地!

那是一個個身穿破舊軍裝的將士,但那破舊的軍裝卻掩蓋不了他們那強大的氣勢!

「殺……!」

沒有多餘的話語,直接就開戰了!

就好像昔日戰爭的場景再現了一般,兩支軍隊,在曾經的戰場上再次上演了一場龍爭虎鬥!

轟隆隆!

倭人的武器畢竟要精良一些,甚至有飛機大炮相助,炎黃國的軍隊損失慘重,雖然有無敵的氣勢,但卻在節節敗退,處於劣勢了。

段飛與白斬天知道,這就是昔日這場戰爭失敗的原因!

不過,歷史終究成為歷史了,無法去挽回,但現在,昔日的場景再現,卻是可以改變一些什麼的。

白斬天的神色嚴肅了起來,在段飛那驚訝的目光中,雙手結印,口中念念有詞,一片片綠色的光輝從他的雙手間散發出來,瀰漫向了戰場,覆蓋了每一個炎黃國的將士。

綠色的光輝,彷彿是甘露一般,擁有勃勃的生機。

每一個受傷的炎黃國的將士,被綠色的光輝籠罩,不管是多麼嚴重的傷,都在第一時間復原了。

結果是毋庸置疑的,在白斬天的幫助下,炎黃國的將士想死都難,就算是被轟炸機上的炸彈炸到了,只要身體沒有四分五裂,哪怕還有一隻胳膊,也能繼續戰鬥!

沒有痛苦,沒有死亡,只有那無邊的殺氣在激蕩! 隨著一個個的敵人的倒下,也預示著這場戰爭將以另外一種不同的結果而結束。

這一次,炎黃國的將士絕對不會再輸了。因為,有白斬天在,白斬天是不會讓他們輸的!

其實白斬天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但他卻是從炎黃國的這片土地上復甦過來的。

雖然他沒有如今炎黃國的人們對倭人的仇恨那麼強烈,但終究還算是炎黃國人,他不願意看到炎黃國的軍隊失敗!

曾經發生了的事情已經無法去改變了,但既然昔日的戰爭能夠重演,那麼,怎麼可以再失敗呢?

結果是毋庸置疑的,在不死的炎黃國軍隊面前,所有的敵人都倒下了。就連那天上的飛機,也都全部被擊落下來了。

在巨大的歡呼聲中,這場戰爭結束了。

隨著白斬天的再次跺腳,大地再一次搖動起來,裂開了,埋葬了一個又一個的將士。

死了就是死了,魂歸黃土,怎麼可能真正的再現呢?

他們所看到的,只不過是昔日的場景重演而已,都是幻覺,只不過太接近真實了!

「白先生,謝謝您!」段飛對著白斬天深深的就鞠了一躬!

作為炎黃國的子民,曾經當過兵,現在又是公安局長,段飛比更多人都清楚昔日的那場戰爭帶來的傷害,比更多的人都痛恨那可惡的倭人。

西山陵園昔日的這場戰爭,是炎黃國的軍隊敗了,雖然他們已經儘力了,但敗了終究是敗了,無法去辯解什麼。

但每一個炎黃國的子民都是一樣,都希望昔日的這場戰爭炎黃國的軍隊能夠取勝,只是,他們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

如今,白斬天做到了,昔日的戰爭再次重演,讓炎黃國的軍隊勝出了,挫敗了倭人的軍隊。

這讓段飛折服!

「你不必這樣,對於昔日發生的事情,我也很不滿。只可惜當時我還在沉睡,沒有復甦,要不然豈能容那倭人在我炎黃國土上肆虐?」白斬天說道。

白斬天是從沉睡中復甦過來的,究竟沉睡了多久,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記得,他曾經所在的那個時代,是一個強者橫行的時代,是屬於人王統治的時代!

段飛不太能理解白斬天說的那些話,但這並不能打消他對白斬天的佩服。如今,白斬天在段飛的心中,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嗷吼!

突然間,一聲巨大的咆哮聲在這片天地間響了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那些被殺死的倭人們再一次站起來了。

不過,這一次他們沒有動用手中的武器,而是詭異的重疊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如山嶽般高大的巨人。

可怕的巨人,頂天立地,高聳入雲端,散發著強大的氣息,讓人心生震撼!

「這…….嘶!」段飛倒吸冷氣!

這怎麼可能?難道是神話再現嗎? 時光請不要帶走他 遠古的巨人,只有神話小說里才有,怎麼可能存於世間?

如山嶽般高聳入雲的巨人,不用體會其力量了,只看他的身形,都能讓人顫慄!

「怎麼辦?」段飛的眼神變的驚恐了。

「還能怎麼辦?粉碎它唄!」相比段飛的顫慄,白斬天只是很隨意的說道。

「粉…..粉碎它?」段飛震驚,隨即恍然。也是,他不能做到,但白斬天不一定就做不到啊!

在段飛再度震驚的目光中,白斬天飛身而起,臨立在了空中,與巨人面對面。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白斬天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如山嶽一般沉重,天地都為之顫慄了。

「嗷吼!」

巨人似乎感覺到了威脅,咆哮了起來,邁動如擎天巨柱一般的雙腿,奔向了白斬天。

同時,巨人的那雙拳頭,如兩座小山一般砸了過來,對準了白斬天。

被這兩個拳頭砸中了,哪怕是一座高山恐怕都要倒塌,白斬天區區一道肉身而已,恐怕也得成為肉泥吧?

當然,這只是段飛他的想法而已,白斬天是不會這麼想的。

面對強勢而來的巨人,白斬天難得的嚴肅了起來,金色的光芒在他的雙手間浮現,金光璀璨,一柄金色的長刀逐漸形成了。

「斬天刀法第一式——斬神滅魔!」

一道數百丈長的金色刀芒突然間出現,整片天地都顫抖了,如那閃電一般,撕裂了虛空,一下子就斬在了如山嶽般的巨人身上。

咔嚓!

一聲輕響,巨人被刀芒分割開來了,在那無匹的刀芒下成為了碎片,就連那組成巨人的倭人屍骨與殘魂,也都全部煙消雲散了!

「破!」

緊接著,白斬天一聲冷喝,刀芒斬向了虛空的深處,隨著咔嚓聲傳來,天地似乎破碎了。

眼前一花,白斬天帶著段飛穿越這片已經破碎了的天地,進入了另一個地方!

兩人似乎又回到了神秘古廟當中,如今,就站在那神秘古廟的大殿之上,甚至已經看見了失蹤了的人們。

發生的這一切,似乎已經過去了很久,但其實只過了十幾分鐘而已,如夢幻一般!

……….

神秘古廟的大殿之中,十幾個警察坐在大殿之中的兩排實木打造的椅子上,神色蒼白,看著大殿上方坐著的人。

那是一個身穿軍裝的倭人。破舊的軍裝有些年代了,可能是幾十年前的吧,透露著滄桑的氣息!

此刻,那個倭人一言不發,正在進食,他吃的,赫然就是被神秘古廟吞噬了的警察的身體!

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淌了出來,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著,發出輕微的聲音。

只是,聲音雖輕,但卻震撼人心!

忽然間,他手中的食物被他吃完了,他抬起了頭,露出一雙通紅的眼睛,嗜血的目光在大殿兩旁坐著的警察們身上掃視著,似乎在考慮接下來該吃誰了!

被他的目光掃視,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不敢看他,身體簌簌發抖!

他們是警察不錯,實力強大,定力驚人,膽量超大。

可是,那也要看在什麼地方,面對什麼人。

面對這樣一個吃人的強者,他們真的沒有辦法,不害怕才怪呢!

這個倭人強者太可怕了,他們這些警察,被神秘的古廟吞噬了以後就來到了這裡,成為了他的食物,被逐漸吃掉了。

從開始到現在,他們一共有幾十個人進來,可現在卻只剩下了十幾個人了,其餘人,全部都被吃掉了。 「這個世界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自古以來,人們都喜歡這麼說。但也只是說說,只能形容人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殘酷,但並不是真正的人吃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