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兵隊的主要工作是保證隊伍的安全

卓成要買葯,點頭:「是的。」

艾琳又問:「併發症呢?」

卓成不止一次聽過,艾琳帶的是奇點研究院的商隊,奇點研究院是目前所知最有實力的科研機構,當即說道:「肌肉瘤發力時酸脹疼痛,胃部……暫時還沒有發現。」

不自覺轉向太陽這個,他還要再觀察觀察。

艾琳再次提出忠告:「扭曲腫瘤類型越多,併發症越多,惡化可能性越大,日常堅持服藥,還要多注意自身變化。」

卓成又一次說道:「謝謝。」

艾琳各拿五個紅色和白色的金屬瓶給卓成,叮囑道:「一天各一粒,藥物有副作用,平時不要多吃。過度使用非凡扭曲能力后,可以吃一粒平復併發癥狀,以免扭曲腫瘤崩解,危及生命。」

金屬瓶不算大,卓成全部裝進隨身的包里,又取出紅色的一瓶擰開瓶蓋,裡面是淺紅色的片劑,聞著似乎有淡淡的血腥味。

張帆也全部換的藥物,這時拿出一粒吞下去,過來看卓成:「吃一粒,一會我們去鎮子後面的採石場,你試試併發症有沒有緩解。」

沉重的腳步聲中,杜奇走了過來:「奇點研究院的藥物,效用很好,盡量不要多服!」

這幾天相處下來,卓成對杜奇和張帆有相當的信任,兩種葯各自倒出一粒吞了下去。

杜奇又說道:「下午采臘隊出鎮,麥克要與商隊交接,張帆你帶人一起去,做好護衛。」

雖然半天假泡湯,但張帆知道,蟲白蠟是甜水鎮最重要的交易物資,商隊既然來了,鎮上肯定要加緊收集。

「鎮長!」卓成主動請纓:「我和張帆一起去?」

加入甜水鎮,他不可能只享受不付出,尤其作為一個新人。

杜奇略作考慮,卓成是他親自招募的,也很看好他,積極一點對於融入甜水鎮有好處,當即掏出骨質煙斗點上:「可以!記得,外面的東西不要亂吃,不明白的多問張帆。」

呀——呀——

天上有烏鴉叫,盤旋一圈,落在物資倉庫的房頂上。

「艾琳姐姐!艾琳姐姐!」

張帆的妹妹安安和一群小孩跑了過來,立即圍到艾琳身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卓成好奇的看著,就見艾琳取來一個袋子,從沖掏出一小把,先塞給安安,同時安撫其他小孩:「別急!都有!每個人都有!」

每個小孩都分到幾小塊紅紙包裹的硬糖,有人迫不及待的拆開,塞進嘴裡,連眼睛都甜彎了。

卓成有種虛幻感,甜水鎮上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這般美好,與廢墟上的殘酷冰冷,似乎處於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可能是站立不動的時間太久,卓成面孔又不自覺轉向太陽那邊,正好瞥見杜奇看著孩子們那邊,嘴角竟然掛上了笑。

瞅見卓成的眼睛,杜奇的臉又變的滄桑而又淡漠。

離開廣場,兩人去鎮后採石場試了試,卓成發現藥物抑制作用非常明顯,哪怕手臂充分發力,也只是隱隱有些酸脹。

那種肌肉彷彿要崩解般的劇痛消失了。

張帆和土生癥狀緩解最明顯,前者不咳嗽了,後者不再動不動就去拉。

吃過午飯,卓成收拾好個人物品,跟著張帆在內的五名民兵,陪同幾十人的採集隊伍出鎮,去丘陵邊緣地帶,砍伐木柴和收集蟲白蠟。

其他民兵都是較為健壯的普通人,經過長時間訓練,擅長使用機械連弩。

除了武器和工具,每個人都背了一個自製大筐。

甜水鎮背靠的石頭山,處於一片連綿起伏的丘陵邊緣地帶,北邊樹林遍布高大喬木,相當一部分是北方常見的白蠟樹。

這種樹上棲息一種臘蟲,能分泌蟲白蠟。

甜水鎮的人採集蟲白蠟多年,甚至很多臘蟲是專門放養的,有成熟的採集機制。

抵達樹林邊緣,一部分人去砍柴作為鎮里的燃料,大部分人圍繞著白蠟樹忙碌起來,民兵隊的主要工作是保證隊伍的安全。

也不是沒有拾荒者來這邊碰運氣,如果人少的話,習慣廢墟生存規則的拾荒者,敢殺人分肉。

另外,就是樹林內部的未知危險。

詭異輻射能量扭曲的不止是人類,還有其他,荒無人煙的地方,往往會誕生一些怪異存在。

這裡距離甜水鎮很近,人類帶來的危險有限,所以重點防禦的是樹林內部。

作為隊伍唯二的非凡扭曲者,張帆喊著卓成去了樹林里側,防備可能存在的危機。

卓成望著越往北越茂密的樹林,問道:「鎮上深入過多遠?」

「鎮長有次進森林兩天兩夜才往回走。」張帆大鼻子突然紅了:「麻衣神婿帶著其他人,大半天就要往回走。」

卓成明白了,其他人跟著鎮長,等同於累贅。

兩人各自佔據一個視野較好的地方,隔著一段距離警戒,卓成有意識的控制脖子,不讓腦袋轉向陽光落下來的地方。

頭頂陰影一閃而過。

卓成抬起頭,天上空無一物,沖張帆那邊說道:「好像有隻特別大的鳥飛過去。」

「沒有啊?」不算太遠的地方,張帆看了天空一會,說道:「別擔心,我們有新葯抑制併發症,有我的小白和小紅在,樹林邊緣地帶沒有危險!」

卓成沒再說話,只是握緊八角鐵鎚,打醒十二分精神,盯著樹林深處。

在這操蛋的世界里,甜水鎮的生活顯得格外美好,他非常珍惜,也願意為守護這份美好生活盡一份力。

張帆那邊提醒道:「卓成,一定記得,不管看到什麼,有多想吃,都不要吃!有毒的東西太多了!」

卓成回道:「記得!」

張帆微微點頭,鎮長對他們說過,卓成這人關鍵時刻很靠譜。

突然,有股奇異的香味從前方飄過來,張帆口水大量分泌,順著嘴角往下淌。

他沒有半點猶豫,扔掉機械連弩就撲了上去,扒拉開枯黃的落葉,一朵朵紅傘白桿的蘑菇,不知道什麼時候長了出來。

張帆拔下一朵,一口咬掉半個紅傘,咀嚼的口水汁液飛濺,吃的格外香甜。 以下是五十章的內容。

明天改。

明天改。

明天改。

前面的關於小鎮人口流失調查我小幅度修了一下,不需要重新看。

什麼都沒變,就是我把裡面自己遺忘的伏筆做了標記。

說出來就是我告訴大家,我,麻衣,今天沒有鹹魚。

(理直氣壯.JPG)

半空中,林澤披著麻袍戴著兜帽向森林飛去。

按照黑色契約的感應,丫丫並不在上次的地點。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原本的棲息地被毀,長觸手的那東西換個地方生存是應該的。但是林澤比較好奇丫丫和那群送「吃的」的人是怎麼找到那東西的。

當然,這是人的思維問題了。林澤下意識的將一切的前提定為那群人繼續給那東西送「吃的」,丫丫也依舊蹭到飯了。

或許丫丫並沒有找到那東西,可憐巴巴的在森林裡呆了一天半。

此時,丫丫可能在憤憤不平的撲棱著小翅膀,動作上表達生氣。

這般想著,林澤透光的腦袋裡就有畫面了。

也許是下意識的行為,林澤又飄到了上次的地點。也就是林澤倒拔群「楊柳」的空地。

令林澤意外的是,在遇到可愛的丫丫之前,他先遇到了三位騎士。

此時,三位騎士正和一位穿著巫師袍的中年男子對著空地指指點點。

從空地抬頭向上看是沒有阻攔的,林澤不出意外的唄發現了。

巫師抬手一揮,林澤感覺自己被一股溫柔的風牆包裹著,咂了咂嘴,林澤被迫降落下來。

布朗等人上下打量了林澤一下,納威斯先開口問道:「我的神明!林,我的朋友,我都不知道你會飛的。」

然後轉臉問巫師:「飛行是中級魔法還是高級魔法?」

巫師愣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他並沒有感覺到林澤身上有任何的元素殘留。

這時候林澤開口說道:「我都成年了,會飛不是很正常嗎?」

語氣極為認真。

納威斯愣了一下,布朗先開口說道:「那,那我二十四還不會飛正常嗎?」

林澤看著布朗,認真的說道:「天賦差了點,要加把勁啊!」

巫師這個時候回過神來,看著三位騎士認同的表情,更迷茫了。

沉默了一下,巫師和看起來就好說話的納威斯說道:「這真的正常嗎?」

納威斯看著巫師:「不正常嗎?」

巫師迷了,看向林澤問道:「我在你身上並沒有感覺到元素殘留,你是怎麼飛行的?」

林澤答非所問的說道:「其實,我是一個『知識』信徒。」

實際上林澤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裝傻充愣。

三位騎士並沒有多問,他們在領主身邊,見識多一些。

知道不問不死的道理。

騎士作為一個六邊形職業,文能正義背刺,武能神劍裁決,六感極為敏銳。

在第二次見面,也就是烤肉店的時候,納威斯跟林澤說是靠氣息確定林澤身份的,實則不然。

因為騎士們感覺不到林澤的氣息。

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當時大街上那一片包括林澤一共五個人,他們只能感應到四個人的氣息。

林澤好像不存在一樣,所以騎士們才會上前搭話。

類似於:

你猜他是人是鬼?

你去問一下不就知道了。

是不是不太禮貌啊?

那你禮貌點不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