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凝出一劍,直接洞穿虛空,然後,江寂塵一步邁出,爆炸空間。

「嘿,竟然可以接下我這一擊,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既然如此,那本祖只有認真出手了。」

仙魔老祖看到江寂塵避開了他這一擊,這讓他感到有些驚異。

不過,也僅是一絲驚異而已。

他隨意便可以把江寂塵玩弄於股掌之間。

仙魔老祖話落,便一步邁出,剎那出現在江寂塵一側,然後一掌拍出。

之前,只是指指,現在一掌拍出,威能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只見一道掌印,有蓋天之勢,蘊含仙魔大道的規則,印殺向江寂塵。

江寂塵臉色微微一變!

「這一擊,無法躲避,唯有正面接下。」

江寂塵心中瞬間得到了判斷。

於是,江寂塵面對這一常,直接連轟六拳!

正是《霸仙拳經》前、中六式,只見拳印如天,對上掌印。

轟,轟,轟!

虛空之上,眾修可以看到,一道掌印與六道拳印交擊上。

可怕的力量,搖動蒼穹。

久久之後,六道拳掌消失,竟然被仙魔老祖一掌拍滅完。

由此可見,仙魔老祖佔據絕對的上風,或者說,江寂塵毫無還手之力。

這樣,還怎麼戰下去?

好在,江寂塵的《霸仙拳經》六拳也不弱,雖然無法擊滅仙魔老祖的掌印,但也消耗了對方掌印九成的力量。

餘下的掌印餘力,已然不強!

江寂塵手握霸天之劍,一劍削出。

噗!

仙魔老祖凝出的巨大掌印,就此碎滅,化作虛無。

江寂塵,竟然又接下了他一擊!

雖然,看起來,江寂塵顯得非常的狼狽吃力,但終是接下來了不是?

這一幕完全出乎所有圍觀者的意料。

但是仙魔老祖也根本沒有想到。

江寂塵手持霸天之劍,飄立虛空中,淡淡地開口道:「就算你認真又如何?你依舊殺不了我!」

連著兩次出手,都取不了江寂塵性命,這對仙魔老祖來說,已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因為,在他的意識里,這樣的挑戰,本應該是一開始就結束的。

也即是說,江寂塵本應該連他一擊也接不住的。

然而,連著兩擊,江寂塵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其它絲毫無損。

這樣的結果,是仙魔老祖難以接受的。

畢竟,整個仙魔城的人都在看著,這可是關係到他的威望。

哪怕他最後可以殺了江寂塵,但是,過程若是太曲折,那對他的威望依舊會造成影響的。

「江寂塵,你太囂張了,那我就讓你見識我真正的力量吧!」

仙魔老祖已怒,此時,真正的凝出他強大的神通,殺向江寂塵。

轟!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剎那之間,毀滅之力如潮,直接就把江寂塵所在的空間淹沒。

江寂塵只能身處毀滅空間中,極力掙扎。

只見,虛空之中,毀滅風暴捲動,直指江寂塵。

江寂塵冷然開口道:「來得好!」

總裁的私養嬌妻 「仙魔老祖,我敢說,你依舊還殺不了我!」

江寂塵的聲音從毀滅風暴中傳來。

此時,江寂塵神念一動,神秘小樹浮於頭頂。

嗡!

青色光芒,將他籠罩。

此時,便是江寂塵最強的防禦狀態。

同時,江寂塵凝出太古仙道劍氣,向前刺出。

咻!

劍光所過,毀滅風暴炸開,紛紛碎滅,而江寂塵跟隨著劍光的軌跡衝出去。

江寂塵踏動行字訣,追逐劍光而行。

而太古仙道劍光,在前開路。

很快,江寂塵衝出了毀滅風暴,出現在仙魔老祖面前。

虛空之中,眾修以為,江寂塵這次要掛了。

便是仙魔老祖也認為,江寂塵必死無疑,不能從他的毀滅風暴中出來。

但是,驀然出現的江寂塵,直接震撼了全場。

只怕誰也沒有想到,江寂塵還能衝出仙魔老祖的毀滅風暴。

「這也太逆天了吧?」

眾修驚嘆,無法想象,江寂塵在如此情況下還能不死。

「想不到吧?仙魔老祖!」

「我已接你三擊,現在,你也接我三擊吧。」

說罷,江寂塵竟然主動攻擊。

他手中的霸天之劍,凝出神秘劍光,向前刺出。

那劍光,剎那布滿蒼穹,有一種霸道之意。

但是,這布滿蒼穹的萬千劍光,在刺到仙魔老祖面前時,忽然萬千歸一,凝成一劍,極速刺出。

這一把巨劍之光,擁有霸道無邊的力量。

這就是《霸仙劍訣》第一式,劍霸蒼穹。

仙魔老祖面對這一劍,竟然也感到了心悸,他實是想不出,一名五品仙將中期境修仙者,可以爆發出如此驚人的恐怖力量,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哼,這種力量不弱,但還不足以傷到我!」

仙魔老祖看到江寂塵攻擊,還算鎮定。

他此時雙手結印,凝出一道秘印,打向江寂塵這一劍。

啪!

秘印與劍光交擊,秘印不滅,但劍光已碎。

而秘印繼續向江寂塵印殺過來。

「不堪一擊!」

仙魔老祖不屑地開口道。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你高興太早了,我的攻擊,遠不止於此。」

說罷,江寂塵手中劍,繼續演化。

「劍裂仙穹!」

「劍斬萬仙!」

緊接著,江寂塵連出兩劍。

兩道劍光,破開虛空。

咻,咻!

同時指向仙魔老祖凝出的秘印。

第一道劍光,仙魔老祖凝出的秘印破碎,第二道劍光,直指向仙魔老祖。

(本章完) 「不好,這小子……」

仙魔老祖這個時候,臉色終於大變起來。

第一次,他竟然覺得無法把握戰局。

轟!

此時,仙魔老祖手中出現了一件法器。

這是一根仙魔棍!

男神接招,炮灰要逆襲 他一棍橫掃,劍光碎滅。

雖然他輕鬆的接下了江寂塵這一劍,但是,江寂塵卻迫使他動用了本命法器。

這一幕,圍觀的修士都看在眼裡,自然明白。

而這一切,他們自然感到無比的震撼,絕對想不到,江寂塵竟然能把仙魔老祖逼到這一步。

「怎樣,我這三擊如何?」

江寂塵冷然一笑道。

仙魔老祖一臉鐵青之色,聲音冰冷地道:「出乎我意料,但是,你惹怒了,只會死得更快。」

說罷,仙魔老祖揮動仙魔棍,轟殺向江寂塵。

「亂魔棍法!」

仙魔老祖大喝一聲,仙魔棍揮舞,剎那之間,棍影重重,在虛空之中,雜亂無章,如同群魔亂舞。

面對這樣的棍法,江寂塵臉色終於一變。

他這時候,手中霸天之劍,極速揮出。

同時,《霸古仙源訣》和霸仙血脈已經催動到極致了。

甚至,這一瞬間,江寂塵毫不猶豫的把《霸仙劍訣》中階三式,也直接動用了。

轟,轟,轟!

虛空之中,彷彿出現無數個仙魔老祖,拿著仙魔棍,轟殺向江寂塵。

而江寂塵完全是疲於應付。

噗!

最終,仙魔棍影消失,江寂塵直接被打飛出去,口中吐血。

對方這一擊,他終於接了下來,但也當場吐血受傷。

而且,剛才一刻,江寂塵為接下這一招,那可是底牌盡出,最後,也僅是堪堪能保命而已。

「沒死!」

然而,看到江寂塵只是受傷沒死,仙魔老祖反而吃了一驚。

要知道,他可是動用了本命法器,但依舊無法殺死對方。

「是不是很失望?」

江寂塵冷笑一聲道。

此時,他雖然虛弱,但非常強勢,戰意衝天,毫無退縮之意。

仙魔老祖臉色極為難看,他道:「是沒死,但你已重傷,憑什麼與我斗?」

「再有一擊,便可送你上路了。」

說罷,仙魔老祖揮動仙魔棍,含怒進行第二擊。

他現在要儘快的擊殺江寂塵,因為,他的心中,隱隱生出了一絲不安之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