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茗果然選擇了灰谷最好的麥克林義體工坊。

這樣正好,弄動力爐的同時,馬修也想了解麥克林家族為什麼要派間諜潛入他的莊園。

但去之前,他必須先準備一番。

準備,必然先從邪能開始。

那便稍微回顧一下吧。

這個夏天,還是挺熱鬧……

去晴京,只要在車途之中,每天晚上馬修都會有個任務,那就是為貝兒講睡前故事。

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

因為這故事通常要講到自己睡著。

雖說戰績慘烈,但是效益卻十分不錯。

一來一回,竟積少成多,邪能上了三位數,1000。

抵達晴京,便到沙灘派對的統治時期。

武鬥祭八強賽上,陸如夏上場撈了1600點邪能,馬修分到400。

馬修上場自己卻只撈了1400。

這群觀眾,真的偏心!

千緒應該撈了不少,可惜千緒不歸他管。

到了半決賽,丹,1200,馬修只分到300。

這再一次證明觀眾們偏心。

都是沙灘派對,大家怎麼可以區別對待呢?

半決賽,比八強好了一些,也僅有一些,1500。

決賽,又進步了1600。

還有個頒獎儀式,300。

之後,便到了森幻道場。

雷蒙跳水,500。

雷蒙跳完,尤洛跳,600。

馬修耍雙劍,青森樂開懷,200。

晴京之旅到此結束,回到紗之律,還有進賬。

小女僕入教,1100(包括了「消費有獎」的100)。

杉祿行SAN虧瞬間,300。

小女僕暴打杉祿棋,馬修又分到了100。

為杉祿棋做進入莊園前的細想工作,莫名其妙地收穫了100。

桑織在診所這段時間的經營,馬修分到了200。

再加上原來剩下的3100,加起來共有12600。

但這過程中也有消耗。

馬修在胡安身上學了靈能學,靈能開發,抑制裝置製作,-300,又在青森身上學了森幻劍術,-100,除此之外,他最近了還弄了個易容術(精通),-1600,偽裝(習得),-100。

這麼一贈一減,那邊僅剩10500了。

看著挺多的,但實際用起來,也僅足夠將兩個專家級的能力提升到大師(專家升級到大師5000一次)。

同時將赤魘心法和影撫衝刺升到大師,看上去極厲害,但這麼利用真的好么?

馬修感覺用在混沌融合上,搞不好會有驚喜。

除此之外,留著部分邪能作為備用,也很有必要。

……

馬修正在考慮著怎麼花,家裡邊那四隻小蘿莉忽然闖入了他的房間。

馬修轉過頭,注視著她們,心感困惑。

她們來幹什麼?

遊戲不好玩了?不好看了?還是說動漫不精彩了?

還有就是……

這群蘿莉怎能這麼野蠻,門都不敲,萬一他正在換衣服,那不是賊尷尬。

孩子們,千萬不要學千緒的行為模式。

提到千緒,他似乎該慶幸,千緒不會主動來房間找他。

若是千緒前來,那他便不單是被看光那麼簡單。

他被佔便宜之後,鐵定還要挨上數劍,這就是那粗人的風格。

「麻朽,前往灰谷的日子決定好了么?」

優還是那麼平靜。

這次行動,馬修必須和她商量,動力爐的情報竊取,全靠優的權能。

所以馬修將去灰谷,優是了解的。

優了解,那麼……

剩餘那幾隻,肯定也知道了。

「麻朽,要不要奈奈幫你擬定行動計劃?」

奈奈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還是那樣讓人琢磨不透。

「麻朽,快出發!蘇蘇想去郊遊!」

嗯……

某種意義上,蘇蘇這意義不明的話語也讓人琢磨不透。

「哈哈哈,麻朽,如果需要幫助,就向莎莎誠心祈求吧。只要莎莎心情不錯,定會出手幫你的。」

這個賴在他家中不走的小蘿莉,還是一如既往地厚臉皮呢。

「莎莎,你說的都是真的?」

「那是自然!麻朽,你卻不瞧瞧莎莎是誰!」

莎莎越發得意。

「那真是太好了,麻煩你離開我的房間,我想一個人靜靜地思考。」

「沒問題,莎莎這就……啊?!麻朽你這混蛋,竟敢戲弄莎莎!」

莎莎氣到跺腳,憤怒咆哮起來。

奈奈卻在一旁輕笑,「莎莎,我早說你沒必要跟過來,麻朽有奈奈就夠了。」

「奈奈你這個壞女人,別以為莎莎不知道你想什麼,你就是想撇下莎莎,自己和麻朽跑到灰谷去玩!」

馬修的房間忽然吵鬧了起來。

不過吵著吵著,她們的話題發生了變化。

她們談論著到灰谷之後,該到什麼地方去玩耍。

這群小蘿莉來馬修房間的緣由,也明了了……

馬修去灰谷是為了干正事,這群小蘿莉卻計劃著去郊遊。

瞧見她們熱烈討論,作為準備前往灰谷的當事人,馬修忍不住插話,「我說……關於這件事,我感覺你們忽略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什麼問題?」

覺察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馬修輕咳了聲,清了下嗓子,長長地呼了口氣,才溫和地對她們笑道:「你們的暑假已快結束,紗之律精英學園即將開學,灰谷那邊你們根本就去不了。」

加速說完這話,馬修感覺舒服多了。

作為麻朽家族的家主,他必須盡到監護人的責任。

可他發現小蘿莉們忽然靜下,怔怔地看著他,可愛的小臉忽變猙獰,「麻——朽——」

「喂?!你們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你們。學校你們還是要去的,只有這樣,你們在外人眼中才像一個正常的孩子。如果不去學校,會伴隨著很多問題,到時候麻煩可不止一件……」

馬修著急地解釋起來,因為蘇蘇她們離他越來越近了。

她們逼近的過程中,馬修還聽到「嘖」的一下輕微的咂嘴聲。

這咂嘴聲讓他有了一絲明悟。

也許,她們早已意識到了準備要開學,所以才串通好一起來坑蒙拐騙他這個大人的吧!

但現在不是糾結這事的時候了,隨著小蘿莉們離他越來越近,馬修感覺要發生家暴!

而且……

他家那仨就算了,千緒家那隻怎麼回事?!

好的不學,幹嘛和蘇蘇她們學壞啊!

……

片刻之後,馬修捂著臉,頭疼。

家暴並未發生,但他如今所遭遇的,也是一種折磨。

「麻朽,你可不可以不要總提開學這種毫無意義,且會影響優心情的事情。」

優站在椅子上,淡淡地訓斥著。

她似乎想體驗那種居高臨下的感覺。

可惜上了椅子,馬修還是比她高。

現在她只到馬修肩膀,對視還要抬頭,這太令「蘿」不愉快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