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柔那總是保持著嬌笑的表情,眼眸泛過一抹寒意。只覺得夢詩太過託大,竟然用如此平平無奇的【壁牢】去擋自己的紋術!想到這裡,她身後紋線卻是再次演變。

一顆、兩顆、三顆……

紋線像有生命般相互交錯捲起,看起來就像變成一顆顆閃爍著的星辰。

八顆一米直徑的星辰懸浮在她身後。

本命紋圖──【蒼穹星辰圖】!

江柔面上笑容越發嫵媚,傾國傾城,眼眸中的寒意同樣越發冰冷:「姐姐可要小心嘍。」

親親寶貝放倒你 八顆星辰陡然一亮,八道紋力光柱射出!

…………

藍吒面色冰冷,緊追著前方那兩道身影。

百川體是與天地力量產生共鳴,同時對身體有著溫養強化。因此夏語冰施放紋圖替二人加速,都無法擺脫身後的藍吒。只是這樣的一場追逐沒有持續多久,便被一道大呼小叫著的聲音打破:「前面的小心啊!有怪物啊!」

藍吒的面色再次難看至極,眼前這一幕熟悉至極。他咬著牙:「又是你!」

只是一道身影沒命的跑出來,身後跟著一頭巨大的血煞,血煞看起來如同猛虎,那雙瀰漫著血色光澤的爪子懾人心魄。

「逃什麼,我都說我能解決。」在巨大虎狀血煞,傳來一道略帶無奈的聲音。一道身影,一手劍一手盾平靜的自血霧中穿了出來,面上儘是無奈。

只是很快,他的目光便看到那追逐著的三道身影也是一愣,心裡感慨宋巧的惹事本領。眼前這一幕與禁忌森林中何其相似,明明自己能夠解決的一頭血煞,卻能演變成這麼一幕四方混戰。

但李白仍然太低估了宋巧,或者說太低估了這個第八層。

第八層本來就不算太大,而他們這一行又吵鬧又有強烈紋力波動,卻是惹來不少人。宋巧面色突然一變,怪叫起來:「殺人啦!」他的步法如同閃電般一個轉折!

嗤。

一抹難以察覺的銀光一閃而過,被宋巧閃過,落在身後的血煞之上。

其血煞的身形戛然而止,自中心被斬開兩半!

衝天般的劍意,把血霧一開兩半,露出其樸素的身影。

霍鋒!

李白見獵心喜,緊了緊左臂的小盾。小盾呈鑽石狀,泛著五彩光芒。

【御神】雖然只是一階紋兵,但正如徐焰所言,不論鍛造術、材質都是上上之選,這已經超出一般鍛造師對紋兵的級別所想。而且在李白用心神溫養下,此刻紋力與御神盾相連,五彩光芒令人難以無視這等可怕的波動。

正好拿你來試盾!

彷佛感受到李白強烈的戰意,霍鋒眉頭一皺,如兩柄長劍一夾,身周劍意驟然一斂,化成無形的劍意直撲李白!

「宋巧,去跟他們玩玩。」李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身周紋力同樣凝聚在身周。那抹劍意撲到李白身周便被驅散。

「喔……」宋巧長長的應了一聲,眨了眨眼睛看向狼狽的蕭雪及夏語冰,又看向剛才緊追著她們二人的藍吒。腦子單純的宋巧第一時間把藍吒歸於一些奸角般的身份,身形一跳站在藍吒身前,大喝著:「決勝負吧!」

藍吒看到宋巧早就想要出手了,看到宋巧竟然還主動跑來邀戰,他更是大笑一聲:「好!」一掌拍出,其威勢驚天動地!

…………

「搞什麼啊,這波動濃烈得嚇死人了!」徐焰拍著光頭自血霧中鑽出,看著眼前亂成一團戰況。

徐焰這一出現,確實足夠驚奇。

對別人而言,覺得徐焰這樣一個鍛造天才竟然能夠走到這步詫異不已。但李白卻是知道,徐焰出現在這裡,便代表徐焰擊敗了程冷柏。對於程冷柏的實力,李白很清楚,哪怕在同輩紋者中也是翹楚。

徐焰竟然……

突然,李白左手擋在身前。

轟!

劍氣打在盾上,陡然潰散。

也沒見對面的霍鋒有什麼動作,只是語氣冰冷:「在與我戰鬥還敢分神,真不知道該說你有膽色還是不知天高地厚。」

李白面色漠然:「閣下也太高估自己了。」

「區區霍家,值得我全神貫注?」

霍鋒冷笑,眸裡間諷色漸濃:「狂妄。」身形不動,劍意射出! 第三百八十五章──劍冢

看到徐焰,蕭雪一愣之後,隨即恭敬的道:「見過徐大師。」

在獲得怪弓【土豪三十六號】后,蕭雪的實力暴漲,更是透過那增加射速的紋圖,領悟出連珠箭相互碰撞的技巧,創出紋技【暴風雪】。對於徐焰,蕭雪已經佩服到極致,甚至帶著恭敬。因為她深知隨著自己實力提升,將來更需要徐焰鍛造紋兵。

徐焰也是認出蕭雪,呵呵一笑:「弓還用得順手吧?」

蕭雪連忙點頭:「託大師神兵的福,蕭雪才能踏入第七層。」

徐焰很享受這種對話,令他有點回復當年大陸第一鍛造師的風範,便帶著指點的意味:「那也是你自己的實力,記得紋兵雖強,但本質還是自身。自身的修為及實力才是最重要。」

若是在鍛造紋兵之前,徐焰如此一說蕭雪定會嗤之以鼻。但在得知徐焰那逆天的鍛造術后,此刻徐焰一說卻帶著當頭棒喝的意思。現在若不便用徐焰鍛造的此弓,蕭雪是無法發出【暴風雪】的紋技。

也就是說,蕭雪自身的實力變相與紋兵息息相關,若有一天紋兵受損,自身實力也會隨即大降,甚至一蹶不振!想到這裡,蕭雪一個激靈:「大師說得是,蕭雪受教了。」

一旁的夏語冰早已看得有點不耐煩。但她卻又故作姿態,不好意思率先打招呼以免落了下乘。只是看徐焰與蕭雪聊得甚歡,直把自己當作透明,此刻已禁不住喊了聲:「喂!」

徐焰聞言一愣,看了看夏語冰,然後又看向蕭雪:「這位是……」

夏語冰大怒!

自己朝思暮想的那顆光頭,此刻竟然連自己都記不得!一想到這裡,夏語冰那火爆的性格便表露無遺:「你……可惡!氣死老娘!」 吻安,緋聞老公! 語畢,一柄冰刃便是射向徐焰!

徐焰嚇了一跳,慌忙的閃過,怒氣沖沖:「你幹什麼打人!」

夏語冰看到徐焰真的記不得自己,心中又是惱怒又是委屈:「打你就打你!這裡是學院大比,本來就是各為其主!」語畢,又是一道冰刃射出!

「蠻橫無理!」徐焰面對著飛來的冰刃,一巴掌拍向。平平無奇的冰刃基礎紋圖被徐焰掌心一拍卻是瞬間粉碎,看得那一旁打坐休息的蕭雪面露驚奇。

那可是紋術啊……

單純用肉體拍碎?

…………

就在徐焰與夏語冰這邊因為一些鬧事而打起來,宋巧也陷入了困境。

宋巧,便是史奉的大弟子,親傳弟子。宋巧是孤兒,恰好被當時行走天下的史奉遇上,帶回了鐵血戰門。然後便是一直的修練,宋巧從來沒有過朋友,也沒有經過多少歷練,所以天性單純,縱使已是踏入青年之齡,心智如赤子。

而龍懷月的最小弟子,也是史奉的師弟李白剛好出關,史奉便拜託李白多加照顧。

這照顧,指的是入世處事方式的照顧與指導,並不包括實力。

身為史奉的親傳弟子,六歲點紋,先天雙宮。十歲突破先天宮,更令人震驚的是獲得鐵血戰門中,【血書殿】里被束之高閣多年的秘藉──【驚雷劍】所認同。

驚雷劍是曾經一代的鐵血戰門長老所創出,以天上驚雷為靈感,同時創出攻擊紋技、身法、功法的一套秘藉。只是自【驚雷劍】創出以來,從來沒有人獲得過其認可。

宋巧,是第一個。

只見宋巧手執雙劍,一手如閃電快絕無倫、一手如驚雷雷霆萬鈞,一快一慢、一輕一重,劍法配合驚人,彷佛有兩名同級紋者同時出手。藍吒雖有百川體,但一時三刻也拿不下宋巧。

縱是如此,天榜第三的【百川】,乃奪天地造化。可以說擁有百川體才是天地間的寵兒,紋力源源不絕的納入體內,化成一掌掌滔天巨浪。宋巧也是被打得節節敗退,狼狽不堪。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宋巧一邊嚷著,一邊狼狽不堪的逃竄。在那巨大範圍的掌勁中,他連反擊機會都沒能尋到。而藍吒早就對宋巧看得不順眼,此刻看到這小子仍然活蹦亂跳,不禁眼神一凝。

只見他倒抽一口氣,身周紋力氣場如潮汐起伏般收縮。

宋巧頓時全身毛孔炸開,彷佛被什麼強烈的危機感盯上。

…………

霍鋒瞳孔微縮,看到李白如此輕描淡寫的化解自身劍意,也是有點驚訝:「常說鐵血戰門血龍仙子的小弟子,乃當今紋者天才,本以為只是沽名釣譽,沒想到盛名之下無虛士。」

他是真正的劍術天才。

他身周那一道道似真似假的劍意,並非完全的虛幻,實質卻是一種天地奇體。

【劍冢】。

地榜第一,劍冢體。

相傳【劍冢】乃天煞孤星之輩才能寄宿,其自身劍意凝聚,哪怕不需發動,其劍意會自行攻擊身周的一切。這是一種不受控的可怕奇體。霍鋒的母親,便是在誕出霍鋒后直接劍冢體附帶的劍氣反震而死。

就連他的親生父親都沒能抱過他。

在小時候餵食,也是族中四宮境的強者輪流以紋力凝於身周,抵住劍冢體的劍意攻擊才不讓霍鋒餓死。

直至霍鋒突破一宮境,才漸漸掌握住。縱是如此,其【劍冢】體之難以掌控,令其全身帶著可怕的劍意鋒芒。那天從御天神書下來傷到平民,實非故意。

對戰一般的修者,霍鋒根本連劍都不會出鞘,其控制劍冢體周身無形劍意傷敵,已能克敵制勝。

只是李白明顯非一般人。

看到李白此舉,霍鋒面色微微凝重:「你是我自這次學院大比,第二個拔劍的對手。」

李白仍然露出無所謂的表情:「隨便來吧。」

霍鋒右手伸出,輕輕握住了腰間的劍握。

鏘!

劍未拔出,便有出鞘衝天之勢!

其身周【劍冢】體形成的無形劍意暴漲,化成數以百道無形劍意撲向李白!

李白腳步並不花哨,卻是帶著一種森嚴有度。

一劍一盾看似隨意揮出,卻總能把劍氣絞殺於無形。霍鋒的面色越發凝重,特別是在那看似古怪的小盾,卻感受到一種可怕的氣息。那是就連自己三階紋兵都沒有感受過的氣息。

想到這裡,他右手紋力光芒大漲。

能夠以一宮境的實力,掌控三階紋兵。

也就只有像霍鋒這種伴劍而生的天才,才能夠辦到。 第三百八十六章──勢反

紋技──【勢】。

霍鋒伴劍而生,同時閱遍霍家劍錄及萬書學院中所有有關劍的紋技,最後創出紋技。這紋技,將會隨著自己的實力增強而完整下去。而現在,也只是創出兩劍而已。

霍鋒身形微傾,腳呈弓箭步,身體像是準備奔向李白般的樣子。

其右手微微一抬,手中青鋒露出數分!

小野妻,乖乖噠! 鏘!

又是一聲刺耳欲聾的拔劍聲。

這第一劍,被霍鋒命名為勢劍。

劍未出,勢先至。

出劍數分,其勢自現。

身周的那本來無形散亂、胡意亂意傷人的劍意彷彿受到了號令,整齊劃一的凝結成巨大的無形劍意,畢直的朝李白襲來!

李白瞳孔微縮!

他赫然也發現自己太小看眼前張狂的少年。

出生時萬劍齊鳴、萬劍伴生之子嗎?

李白身體顫抖,皮膚肉眼可見泛起通紅的光澤,轉眼間便是運遍全身。

【血身】!

與此同時,手中長劍同樣血光暴現。

紋技──【血神斬】!

血身大幅度強化自身體質,紋力湧入長劍的血神斬!

這一擊之威,像在禁忌森林中,放在北方也是天驕的百里風便是這樣被怒斬兩半。那是因為,同樣擅使劍的李白能夠從一開始便感受到霍鋒那無可匹敵的鋒銳劍意。

霍鋒的劍勢,向來都是極其鋒銳。

這正是劍意中的一往無前。

而李白深知,這種劍意很強,往往對敵都有摧枯拉朽之勢。

但卻有其弱點,所謂一鼓作氣、作而衰、三而竭。若李白擋下了霍鋒這肆無忌憚卻有霸道無比的劍勢,那麼接下來便是李白的天下了。所以李白一出手,便是強勢的紋技【血神斬】!

血光滔天,一道巨大血色光弧彷彿從地面拔起,呼嘯前進!

另一邊廂,半透明的無形劍意,憑空凝結成一柄驚天之劍!

血光與巨劍轟然碰撞!

轟!!!

李白悶哼一聲,後退幾步。

霍鋒卻是一步不退,姿態仍然保持那般古怪,腰間長劍將拔未出之勢。

他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好一個李白,好一個鐵血戰門!那北方的雪醒復只在我這一劍便落敗!你有資格看到我的第二劍!」這一擊碰撞看似沒有令霍鋒的劍勢受阻。

那才剛潰散的劍意瞬間再次凝聚,其勢更銳!

第二式!

【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