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中,門戶之見,並不少見。 ?無名劍帝作為金石族的第一位登臨最巔峰修為的帝皇,一生傳奇數不勝數。

金石族是異人族,和人族很相似都是哺乳類動物,也是人形狀態,不一樣的是異人族會比人類要更強大。例如金石族出生就如同帶有超能力一般,身體可以自由的切換硬度,一時變硬一時變軟(手動滑稽)。

所謂異人族就是外形和人類幾乎一樣,就連特性都差不多,但是卻比普通的人類要強大,有點像所謂的超能力者的感覺。

不過這世界就是有得必有失,十分的公平。異人族雖然天生比人族強大,但是最高戰力卻遠遠不如人類,正因為天生強大,往往是限制住了後天的可能性。

在遠古的時候,金石族雖然出現過很多天驕之輩,甚至憑藉九級巔峰的修為就能和當時的一些稱帝者相抗衡而威名赫赫,但是相抗衡歸抗衡,想要擊敗依舊是需要帝級實力。

而無名劍帝作為金石族第一位帝皇,可以說他憑藉自身的力量,打開了金石族的未來,開闢了一個世代,為金石族人的未來奠定了無上基礎。也正是有了無名劍帝的例子金石族後人如雨後春筍一樣,不斷的湧現。

但是就算是有如此多的歷史記載,無名劍帝依舊是一名充滿了迷團的帝者。

第一,他並沒有沒有自己的勢力,他在生的時候沒有開創勢力,也沒有留下完整的傳承,甚至是連徒弟都沒有,那些所謂的徒弟,弟子多數都是冒充的。

而且,最後時刻,無名劍帝是莫名其妙在一夜之間就這麼人間蒸發,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一夜消失得無影無蹤,連痕迹都沒有。甚至有人說他其實還活著,躲過了無止的歲月活到了現代。

而白夜當初也有聽聞過無名劍帝這個人物,但是他對過神界的資料,無名劍帝並沒有獲得神位,甚至都沒有來天門挑戰,所以白夜也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真的還活著。

因為按照白夜對凡世間等級的劃分再對照神界的等級,所謂的帝者其實就是擁有挑戰神位的修鍊者。屬於真正的半神,例如學院聯盟的老院長和郭哲,獸災盟盟主瑪雅古三人就算是真正的帝者,都有資格去挑戰神位。

當然挑戰歸挑戰,能不能成那是兩碼事。

屬於真正突破了九級巔峰這個限制,不同一些自稱的。

雖然無名劍帝的事迹寥寥無幾,但是萬劍山卻是那寥寥無幾之一。

有傳聞說萬劍山上的神劍就是無名劍帝隨手留下來激勵後輩,甚至有人說萬劍山的紋路其實是一張藏寶圖,破譯這張藏寶圖就能找到無名劍帝留下來的無上寶藏。

不過就算有這些傳聞,千百萬年以來有數之不盡的人來參悟,但是依舊沒有聽聞有誰在這裡得到過實質的東西,參悟倒是有一些,但是也沒有太過的誇張。

也有傳聞說,媛天舞天武大學的現任最高權力者就是在這裡得到過什麼才讓她的實力如此的恐怖。

當然,媛天舞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

不過就算明知道不可能得到什麼,但是一直以來都有人是賊心不死,不斷前來,挖地三尺都有。

「算了算了,這破爛劍山根本什麼都沒有的,白費我心機。」

這個時候,萬劍山上已經有十分多的修鍊者,多數是年輕人,這裡的人基本是都是來博大運的,萬一就真的像小說主角那樣呢是不是,都想參悟出無名劍帝留下來的玄妙,但是,時間長了依舊是無法參悟,所以不時會有年輕的修鍊者選擇放棄。

「裡面絕B有東西,我feel到一點東西,真的,我能感受到裡面的一種心跳一樣的波動。」

有天賦更加好的人就感受到更多的東西

「我能夠很清晰的有一股可怕的劍意在裡面,似乎,還有一點帝威,無名劍帝的確在這裡留下了東西,絕對不假。」

「那又如何,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只能見不能得到,不如不見。」

這位打算放棄的修鍊者勸說道。

「萬古多少有名的天才來參悟過,都沒有得到一點東西,甚至就連年少的帝者來過都沒能有所收穫,反正我是不要了,我還有點自知之明。」

放棄的修鍊者遠不止一、二個,不過就算有修鍊者走,依舊會有新的來,依舊是有不放棄的。

就在此時,小幸福三人乘坐的蛟龍車剛剛好到達萬劍山的山腳。這一下子就引來了不少在場的修鍊者側目而視,特別是天武大學附屬小學的年輕一輩修士,基本是都把目光望向蛟車上。

「幻影姑娘,很榮幸我們又見面了。」

蛟車都還沒有停下來,一個看起來相當年幼,但是行為舉止卻十分穩重的青年走了過來,這位少年一頭青發,燕額虎頭,相貌相當的威武。腳步快如風,一下子就迎了上來,他行走之時,隱隱約約能夠聽到龍嘯虎吟之聲,一看就知道此人實力和身份背景都不俗。

眼前這個少年雖然看起來還很年輕,但是實力和身份卻是實打實的強大,他雖然年幼,修為只有三級巔峰,但是卻是一個國家的太子。

獅虎國太子——紹獅。

獅虎國太子紹獅,是前幾天小幻剛剛來的時候偶然認識的,簡單來講也算認識,就是小幻當時獨自一人外出,被小幻的美貌吸引,獅虎國太子紹獅過來搭訕。

雖然當時小幻並沒有過多理會,但是作為一國太子,麵皮要多厚有多厚,要多自信有多自信。

現在已經是愛慕小幻的眾多追求者之一,所以他突然看到小幻來到萬劍山幾乎雙眼都冒青光,立即上來迎接。

只不過小幻依舊沒有搭理他,甚至連話都沒有說一句。

但是就算如此,邵獅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在他的解讀小幻只是害羞而已。

「五天前一別,幻影姑娘不只更美麗動人,而且名氣更甚了,紹獅羞愧不已,幻影姑娘的道行修為已經不亞於任何一位天才了,四皇之位指日可待。」

格拉法湊到小幻耳邊小聲說道:「你的備胎?」

轟隆!

直接被抽飛。 「哦!原來是向觀主新收的高徒,可喜可賀。」

方泰和恍然大悟,笑容滿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真的如此高興呢?

方泰和接著說道:「顧賢侄想必也是天資縱橫,才被向觀主收為關門弟子,未來如你這位師兄一般,位列潛龍榜也不是不可能。」

季川眯著眼睛,皮笑肉不笑的道:「方大人過譽了,小子如何能與師兄相比,不敢討方大人如此稱讚。」

「哎……賢侄不必自謙。」

方泰和假模假樣的搖著頭,自顧自的說道。

季川暗自冷笑一聲,不再言語。

不過,季川不想說話,羅陽卻不得不說,索性也就不再拐彎抹角,委婉的問道:「方大人,今日冒昧前來,主要是為我玉虛觀弟子被殺一事。」

說完,羅陽看向主座上的方泰和,不用特意點明,作為六扇門捕頭,這件事應當心知肚明。

然而,這番話之後,季川很明顯看到方泰和斂去笑容。

「哎……」

接著,方泰和嘆了一口氣,說道:「不瞞賢侄,此事我也只是略知一二,不想今日賢侄前來想問,實在汗顏。」

當即,羅陽臉色難看起來,如此敷衍,是根本不拿他當回事,還是根本不將玉虛觀放在眼裡。

六扇門,作為大秦帝國監管江湖而特意設立的衙門,江湖之事能瞞過六扇門,寥寥無幾。

而玉虛觀是青州第一大派,肯定是六扇門重點關注對象,玉虛觀弟子被殺一事,六扇門必定會重視。

如今,卻說僅僅略知一二。

這麼說,不是敷衍了事是什麼?

然而方泰和這麼說,羅陽也不好過於逼迫,朝廷和江湖本來就是處於對立面。

「不過……」

就在羅陽以為什麼都問不出來的時候,方泰和欲言又止,讓羅陽精神一震。

無論什麼消息,對於此時毫無頭緒的羅陽來說,無異於救命稻草。

因此,羅陽急切的問道:「不過什麼?方大人有什麼線索嗎?還望提點一二,我玉虛觀感激不盡。」

當然,這些都是客套話。

日後,該如何還是如何。

「呵呵,賢侄莫急,此事我六扇門也只是知道些蛛絲馬跡,似乎與化血宗有些關聯,不妨朝著這個方向查一查。」

見羅陽一臉急切,方泰和微微一笑,不急不緩的說道。

神之塔樓99層 既然陳巍讓他透露,索性就賣個人情,或許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化血宗?」羅陽皺著眉頭喃喃低語。

漫威之致命守護者 說著,羅陽與季川對視一眼,搖了搖頭,有些不信。

而季川更是不信,化血宗的實力,如何與玉虛觀硬碰硬,公然殺害這麼多玉虛觀弟子,難道不怕青州正道將其徹底剿滅?

再者說來,化血宗在廣陽郡向來低調,這也是多年來魔門的常態。

看到兩人滿臉不信的樣子,方泰說道:「看來兩位賢侄有些不信,不過我六扇門查出來的確實如此。」

接著,方泰和再次透露道:「兩位可知紫竹林?」

「嗯?」羅陽很快意識到,紫竹林就是玉虛觀弟子被殺之地,此時方泰和提出此地,當即問道:「紫竹林正是我玉虛觀弟子遇害之地。」

「呵呵,兩位不妨去那裡看看。」方泰和眼中露出一絲異樣,不過很快隱去,笑著說道。

話畢,方泰和呷了一口茶,眼睛盯著泛起波紋的茶水,沒有在與兩人客套,意思再明顯不過。

見狀,羅陽告辭道:「既然如此,多謝方大人提點,今日就先告辭。」

季川起身,按照江湖規矩,笑著超方泰和拱了拱手,洒然離開。

「那……就不留兩位賢侄,若有什麼困難還請直說,以我與向觀主的交情,定然不會推辭。」

方泰和沒有起身,看著季川兩人朝著堂外走去,客套的說道。

對此,羅陽充耳不聞,季川倒是無所謂,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並不是必須要解決的事情。

不久,兩人離開六扇門,走在繁華的郡城中,季川淡淡的說道:「師兄,我們去紫竹林看看?」

「恩……師弟,你覺得方泰和說的是真是假?」

聞言,羅陽沉吟片刻,說道。

「呵,那老匹夫半真半假罷了,說不上來真假之分。」季川冷笑一聲,說道。

羅陽詫異的看了一眼季川,倒是第一次聽師弟說話如此口氣,不過也沒想太多。

他的心思,都放在了此次下山調查之事。

沒走多遠,羅陽道:「走!我們先回客棧,再作打算。」

……

客棧中。

眾位玉虛觀弟子圍坐在一起,紛紛看向羅陽和季川,兩人前往六扇門這麼長時間,想必有些線索。

當然,大部分目光都落在羅陽身上,作為玉虛觀大師兄,理應受到眾人關注,而季川在他們看來,僅僅觀主弟子這一層身份。

「羅師兄,怎麼樣?」

眾位師弟均期待的看著羅陽。

面對師弟們的期盼目光,羅陽搖了搖頭,並沒有什麼頭緒。

「倒也不是什麼線索都沒有,只是知道了,用處也不大。」羅陽搖著頭說道。

「恩……眾位師弟在客棧中,我去紫竹林看看情況,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羅陽沉吟不語,繼續待在客棧,不如去紫竹林試試,說不定能得到一些線索。

見此,季川看向羅陽,淡淡說道:「師兄,不如我前往紫竹林調查一番,再回來彙報於師兄,如何?」

「不行,師弟如今修為太低,太過危險,為兄不能讓你親身涉險,否則我如何向師父交代。」

羅陽想都沒想,果斷拒絕道。

季川道:「師兄,這般想法真是大錯特錯,師父讓我下山歷練心境,若是一直待在客棧,不經受江湖的洗禮,如何歷練心境,晉陞先天。」

「再者說,如今紫竹林應當不會有什麼危險,應當沒有什麼危險。」

「這……」

羅陽內心覺得師弟說的也沒錯,只是有些彆扭,一時間倒是難住他了。

「羅師兄,不如我與顧師弟一起前往紫竹林如何?」

一直沒有說話的林軒,忽然試探性的說道。

接著,林軒繼續說道:「我與顧師弟同行,應當沒有什麼危險,師兄大可放心。」

這下,羅陽下定決心道:「好,那兩位師弟定要注意安全,我在城中尋些其他宗門弟子,查一查此事。」

聞言,季川笑了笑,異樣的目光投向同樣面帶笑意的林軒,若有所思。 ?轟隆隆!!咚!!!

小幻這一掌直接把格拉法從蛟龍車上拍飛到劍山上,裝出一個窟窿來才停下、

咔咔。

「我去,要不要下手這麼狠,骨頭都快被打斷了。我開個玩笑嘛,不要這麼認真吧。」

格拉法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后沒有選擇回去,而是開始打量萬劍山,一時對著萬劍山點點頭,一時又拔一下插在萬劍山上的劍,一時又點頭『哦』了一聲。

「額。。。幻影姑娘,不知道這位是?」紹獅指著格拉法問道。

「不認識!」

小幻直接一口回絕,不想說認識這個人。以前作為龍神的時候怎麼就沒發現居然是這麼弱智的一個人,不對,一個惡魔呢。

格拉法前思後想一會後看著萬劍和在山上的紋路,突然間語氣不屑地說道:「簡單簡單,實在太簡單,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簡單,這也能叫做參悟?想不懂為什麼千百年來沒人能夠看穿,奇了怪了。」

格拉法此話一次頓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場所有的修鍊者都忍不住臉色一黑,雙目噴火。來這裡的修鍊者不管是年輕的學生,還是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修鍊者,都是想來參悟無名劍帝所留下來的劍意,或者獲得無名劍帝留下來的神劍的,現在格拉法這麼直接的一說,立刻就把所有人都給得罪了一遍。

我不是說誰,我是說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小幻和小幸福相識一苦笑。一張嘴就能得罪這麼多人,這不得不說,還是需要一點功力和天賦的。不過,他們也快習慣了,格拉法自從打算重修戰掉修為和部分記憶后,整個人是性格大變。

變賤了。

「哼!傻13,,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紹獅頓時神情嚴肅斥喝道:「無名劍帝乃無上巔峰人物,他所留下來的秘密,有豈能是你這一種小輩能夠評頭論足?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要是幻影姑娘能夠看穿無名劍帝所留秘密,那還說得過去,就你這樣的,還是乖乖退到一邊去,別打擾大家在這裡參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