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管事有些為難:「可是大少爺吩咐了,若是有人帶來了宸少爺的消息,一定要把人留住。」

夜千羽道:「那位北公子不想拋頭露面,不過他說了,江少要的東西,每三天,他會派人送過來。」

江管事想了想:「那好吧,我派人送送小公子。」

夜千羽失笑,是想知道她的住處吧?

她正色道:「不必了,還有就是,還請不要派人跟蹤我,假如惹得那位北公子不高興了,江少要的東西,就沒有了。」

她想暗地裡幫江景棋治療寒毒,畢竟若是江景天問她,她是怎麼把火麒麟肉里的火之氣息變精純的,她沒法解釋。

江管事汗顏,他確實想派人跟蹤夜千羽來著。

夜千羽離開景天葯堂后,如法炮製,也是躲進人群中,然後趁著左右的人不注意,將蒙臉的黑布扯下來,收進儲物戒。

回到宸葯堂,夜千羽拿出紫火鼎,又讓小黃雞吐火焰給她,開始煉製小回玄丹。

小回玄丹是一品丹藥,在所有的丹藥當中,煉製起來是最簡單的。

她本來一爐能煉五份材料,再多的話,她的火焰強度就不夠了。

用了鳳火之後,她先嘗試一爐煉製十份材料,成功了。

一爐煉製十五份材料,又成功了。

一爐煉製二十份材料,還是成功了。

一爐煉製二十五份材料,是極限了。

成丹率百分之百,也就是說,她一爐就能煉製250顆小回玄丹!

夜千羽很是有些激動,煉製小回玄丹,正常來說,需要兩刻鐘,她的紫火鼎本可以將煉藥的時長縮減到一半,她只需要一刻鐘,就能煉製250顆小回玄丹!

一個小時,能煉製1000顆小回玄丹,也就是100瓶!

夜千羽連著煉製了兩天小回玄丹,整整煉製了3600瓶小回玄丹!

沒材料了就去買,反正小回玄丹的材料很容易買到,而且用玄石就能買到。

這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中午,夜千羽停下來,不煉了,休整了一下。

她感覺她的精神力,似乎提升了一丟丟。

煉藥師的精神力一般來說,比同等修為的非煉藥師,要高上一些,就是因為,煉藥可以鍛煉精神力。

司徒元策也依照和夜千羽的約定,過來了。

夜千羽弄了兩個菜,兩人一起吃飯。

司徒元策有點熱淚盈眶,他已經連著吃了七八天冷飯冷盤了,終於有熱的吃了。

剛吃完飯沒多久,就有人上門來應聘。

在東大陸,玄靈境界的強者,雖然不能像雲姬那麼一手遮天,地位還是很高的,一般來說,都有些產業,不會淪落到給人看場子。

這些給人看場子的玄靈境界強者,全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太複雜的事,他們做不來,乾脆就給人看場子,反正往那一坐就行了。



下個月會暴更,編輯大大已經通知了,存稿中…… 年齡也都不算大,四十多歲,因為心思比較純粹,沒有太多亂七八糟的念頭,修鍊起來反而比較快。

四肢發達的中年大漢們,見面試他們的老闆只是一個小丫頭外加一個小夥子,都有些意外,在心裡猜測,難道是什麼世家的子弟?

而且,這鋪面好小,像他們這種體型的,感覺十個人都站不下!

他們看著司徒元策:「小夥子,你們這葯堂也太小了吧?」

來之前還以為這邊要開一個大葯堂,和東街的那些葯堂對著干呢!

司徒元策拿嘴努了努夜千羽:「她是老闆。」

於是他們看向夜千羽:「小丫頭,你們這葯堂準備賣什麼啊?七品丹藥?就算賣七品丹藥也沒必要搞這麼大陣仗吧?」

夜千羽一眼就看出來,這些人比較五大三粗,不怎麼注重規矩。

她正色說道:「你們要是通過面試,我姑且也算你們的老闆了,以後叫我老闆吧。」

他們爽朗地笑了笑:「行,小老闆說了算!」

夜千羽唇角抽了抽,老闆就老闆,非要加個小字,算了,不跟他們計較太多。

至於怎麼面試……

夜千羽先讓他們將履歷給她看。

這些人的履歷是經過店員招聘處審核的,沒有造假的可能。

這便是店鋪招聘處的好處了,假如她自己,不可能做到這麼知根知底。

履歷,上面寫著他們的出身,家庭狀況,過往經歷,確實沒有任何劣跡。

然後和他們交談了一番,大概了解了一下他們的性格。

玄靈境界的強者,給人看場子的真不多,一共就來了不到二十個人。

夜千羽最後選中的十個人都是家庭狀況比較簡單,以及頭腦稍微靈活一點的,畢竟要賣丹藥,萬一太單蠢了,價格算錯了怎麼辦?

沒被選中的人也不在意,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而且,他們對這家小葯堂不是很看好,除非全賣七品丹藥,但七品煉藥師就那麼些,除了為藥師城煉製丹藥,每個七品煉藥師在東街都有自己的葯堂,怎麼可能大量出貨給一家角落旮旯的小葯堂?

聘期只有一個月,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說不定這兩個世家子弟有什麼新奇的點子,想試著經營看看。

但新奇的點子沒用啊,一家葯堂能不能大賺,在於高品丹藥的出貨量!

因為店鋪里有些站不開,夜千羽將選中的十個人帶到後院。

她負手而立,脊背筆直,不算驚艷的臉蛋如皎月般,讓人移不開目光。

她掃了一眼十個人,緩緩說道:「既然你們要為宸葯堂工作了,有些事情該告訴你們了,宸葯堂真正的老闆,其實不是我!」

十人稍微有些意外,原來小老闆也是為人打工的啊?還以為是什麼世家的子弟在玩票。

夜千羽繼續說道:「我背後有一位了不得的高人,那位高人委託我替他出售一種丹藥,那種丹藥的效果非常驚人,可以改變大陸上每一個人的命運,包括你們在內!」 十人都有些不相信,丹藥的效果,都是有限的,哪怕七品丹藥,也沒變態到能改變大陸上每一個人的命運!

有一個人甚至吐槽了一句:「怎麼改變?難道還能讓我們修鍊到玄王境界不成?」

他們都是五級修鍊資質,修鍊到玄靈境界已經是極限了,因而他們修鍊得再快也沒有用,他們的修為已經無法寸進了。

夜千羽看向那吐槽的中年大漢,誇讚了他一句:「你很有靈性,不錯,那種丹藥可以提升你們的修鍊資質,讓你們修鍊到玄王境界!」

那中年大漢懵逼臉,很有靈性是什麼鬼?他只是隨口吐槽了一句好嗎?

而且,他的隨口吐槽,竟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怎麼可能,修鍊資質這是天生就註定了的東西,從古到今,就沒聽說過修鍊資質可以提升的。

不但他不相信,其他九人也都不相信。

夜千羽知道他們不相信,說道:「你們現在跟我去辦理聘書,辦理完聘書,我帶你們去見證奇迹。」

十人一頭霧水地跟著夜千羽去鋪面管理處辦理聘書。

鋪面管理處的人被夜千羽嚇到了。

夭壽哦,一家角落旮旯里的小葯堂居然請了十個看場子的,還全都是玄靈境界的,這是瘋了嗎?

拿到聘書後,十個大漢都安心了,只要有聘書在手,不怕小老闆不付報酬,然後齊齊看著夜千羽:「小老闆,帶我們去見證奇迹吧!」

當然他們不相信有什麼能提升修鍊資質的丹藥,只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

夜千羽將十人領回宸葯堂,說道:「你們等我一下。」

她進房間將胸稍微纏了一下,換了身男裝,梳了個男子髮型,又用藥草將五官改動了一些。

藥師城的高層肯定會知道,宸葯堂明面上的老闆是她。

但這一點不能讓世人皆知,她可不想,一旦走到路上,就被無數人擁堵。

她返回前面的店鋪時,十個大漢都有些一愣。

哪來的水靈少年?

夜千羽用她本來的嗓音開口:「是我。」

十人恍然大悟,原來是小老闆啊,雖然臉變了,但身形和修為確實和小老闆一模一樣。

小老闆幹啥要易容呢?

夜千羽沒急著解釋原因,而是看向司徒元策:「你先去吧。」

司徒元策點了點頭,就出門去了。

交易區寸土寸金,那些在藥師城常住的商人,為了有地方鍛煉,在城外搞了個練武館。

練武館有測天賦的地方。

中級天賦水晶,比較珍貴,不像初級天賦水晶那樣不值錢,隨隨便便可以買到。

司徒元策要去城外的練武館測天賦。

宸葯堂位於西街,因為還不能把宸葯堂暴露出來,等離開宸葯堂一段距離,他開始各種吆喝。

「都說命運天註定,我的命運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前不久,我的修鍊資質只有5.8,但現在我已經是六級修鍊資質了,可以修鍊到玄王境界,進入十六戰部,積累戰功,贏取白富美不在話下,甚至有可能加入聖城,走向人生巔峰!」 「你問我白富美是什麼?當然是又白又富又美麗的姑娘!」

這台詞很羞恥,但為了吸引眼球,不得不羞恥。

他這台詞是提氣喊出來的,街上雖然很嘈雜,但附近的人全都聽清楚了。

所有的人都是一個想法,這人怕不是瘋了吧?修鍊資質還能提升的?想進十六戰部想瘋了?聖城更是別想了,有些玄王境界的,都加入不了聖城!

司徒元策繼續吆喝:「你們不相信是吧?但我可以用事實證明,我的修鍊資質真的提升到了六級,我這會兒要去城外的練武館測天賦,閑著無聊的,可以跟著來看看熱鬧!」

「這樣吧,我給大家一點小彩頭,我要是在說謊,在場觀看的每個人,我送1000積分!」

聽到這,有人心動了,1000積分,不少了啊,去看場熱鬧,還有1000積分可拿,划算啊!

兇悍一點的,更是直接威脅上了:「小子,你要是拿不出積分,仔細你的腦袋!」

司徒元策頓覺後頸一陣發涼,不過千羽應該不會坑他,他就勇敢一回吧!

這會兒是在西街,他一路往前走,西街吆喝完了,轉入南街,南街吆喝完了,又轉入東街,東街吆喝完了,最後是北街。

引渡河川 南街有一個出入口,通往藥師城外門。

北街也有一個出入口,通往城外。

司徒元策走在北街上,提氣吆喝著,身後跟了巨長的一串尾巴,足有幾百個人。

藥師城維持秩序的巡邏隊早就被吸引過來的,本來以為有人鬧事,得知前因後果后,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大白天的,就做上夢了?

巡邏隊的隊長,能當上藥師城交易區巡邏隊的隊長,說明有一定的本事。

他覺得這事有些不尋常,這位吆喝的年輕人氣度不凡,修為在玄尊境界後期,不低了,有一定底蘊的家族,才能培養出來這樣的年輕人。

想了想,他讓手下繼續去巡邏,而他……加入了尾隨大隊。

到了北街的出入口,司徒元策正打算出城,從路邊竄出來一個年輕男子,攔在他面前:「司徒三少?」

司徒元策定睛一看,有點眼熟,好像是清水城一個小家族的?應該是來藥師城買丹藥的。

他想了想:「你是王家的?」

年輕男子說道:「對對,我叫王浩!」

司徒元策微微點了點頭:「我要去城外的練武館測天賦,你要是感興趣的話,也可以跟著來看看。」

王浩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三少,你這裡……?」

言下之意,司徒元策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

司徒元策也不惱:「我腦子有沒有出問題,馬上就能揭曉了。」

說著他繞過王浩,往城外走去。

王浩很快被一群人落在了後面,他稍微愣了一會兒,連忙追上去,看場熱鬧就有1000積分可拿,傻子才不去,對於他這種小家族出來的,1000積分可不是小數目。

他一邊走,一邊思考司徒元策是怎麼變成現在這副樣子的。

聽說司徒三少得罪了霍家,霍家想搓磨他來著,難道被霍家嚇得精神失常了? 但不至於啊,司徒家雖然不如霍家,但也有著一定的底蘊,不至於慫成這樣。

王浩百思不得其解,乾脆不想了,最重要的是有積分可拿。

練武館的館主嚇壞了,這是踢館的節奏嗎?這麼多人,他可扛不住啊?要不要跑呢?

結果一群人進門后,理都沒理他,直接往天賦測試廳走去。

練武館因為建在城外,佔地不小,天賦測試廳其實挺寬敞的,但一下子湧進去幾百個人,立刻擁擠得不像話,抬眼看去,全是黑壓壓的人頭。

測天賦是要給少量積分的,負責看管天賦廳的老頭直接嚇得癱在了地上。

這是什麼情況,他最近沒得罪人吧,怎麼有這麼多人來找他的麻煩?

尤其是領頭的司徒元策走向他時,他竟白眼一翻,暈過去了。

司徒元策扯扯唇,怎麼這麼不經嚇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