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破了,自己能出來么?

而沐血,自然是知道蘇七月心裡的話的,故而解釋道:「你只破除了三分之一,剩下兩份分散到了其他位面,你現在有三年的時間把自己的實力突破紫階,我送你其他世界尋找靈魂碎片。」

末了,沐血還極其腹黑的笑了笑,道:「當然,你可以選擇拒絕,等三年之後靈魂碎片可以脫開你的掌控,它就有了能力自己過來吞噬你了。不過,那個時候,你可就得被迫的以一敵二了。」

「那現在去尋找靈魂碎片不可以么?」蘇七月問道。

「等到紫階吧,否則,你承受不了空間的壓迫能力。萬一被撕成碎片了怎麼辦?」沐血淡淡開口。

蘇七月聽言,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好了,我乏了。記得回去煉化那個靈魂碎片。」沐血說完,又沉沉睡下。

待一陣紅煙散去,心田中又沒有了沐血的身影。

而蘇七月的思緒也因此從心田中轉了出來。

聽了鳳天翎的話,蘇七月道:「興許這個地方有什麼禁忌。」

蘇七月是了解的,只怕是沐血的師父在作祟了,若不是沐血的殘念在自己這裡,只怕自個也進不去。

只是,君以墨又如何能夠進去呢?

蘇七月心中想著,不知不覺之中,就已經隨著一路嘰嘰喳喳著說話的鳳天翎回到了外圍。

至於君以墨,由於剛剛接受傳承的緣故,此刻也得找個地方好好閉關,早早的就與蘇七月分道揚鑣了。

待回到了外圍,慕容宸澈立即就走了出來。

「你們怎麼去那麼久?」語氣中,很明顯,具有強烈的不安與擔憂。

而此時慕容宸澈還不知道蘇七月就是十萬年前的風華。

於是,很明顯的,慕容宸澈就是關心著鳳天翎了。

鳳天翎的腦袋也是個缺根筋的,壓根不曉得慕容宸澈語氣里有這樣的成分,說話依舊帶著刺兒,道:「關你什麼事?!怎麼不找你的師侄了?」

慕容宸澈一噎,呆在那裡說不出話來。

於是,場面就這樣又冷了下去。

蘇七月原本是沒察覺的,畢竟她自個就是話少的主,走著走著,就忽然察覺到不對勁。

一向嘰嘰喳喳的鳳天翎此刻竟然沒說話?

很不對勁!

想了想剛才他們的對話,蘇七月立即明白問題出在哪了,於是就想著活躍一下氛圍,故而輕咳一聲,道:「胸章收集了多少了?」

「不知道,總之最近沒有人出現了。」慕容宸澈道。

蘇七月:「……」

你該不會把除了我們之外的其他組員,全部抓了吧?

不得不說,蘇七月真相了。

慕容宸澈這貨還真是這麼乾的。

只不過,卻並非完完全全的全部清除,而是除了蘇七月與鳳天翎和那些命大的藏起來之外,其餘人全部被慕容宸澈秒殺。

故而,這一次,毫無疑問的他們這一個小組能夠成功晉級了。

而被慕容宸澈這樣回答,蘇七月一時之間有人不知道回些什麼,只好乾巴巴的問道:「我們走了之後過了多久?」

「六天。」慕容宸澈眼底忽然凝聚出委屈來,道:「你們把我丟這裡六天了。」

「那還不遲。」蘇七月直接忽略了慕容宸澈後面一句,而後點了點頭,道:「明天估計就可以進城了。」

億萬蜜婚:神祕墨少甜嬌妻 想起進城,蘇七月頓時想起了什麼,問鳳天翎道:「藍思琪與無蹤呢?」

鳳天翎不知道藍思琪與無蹤是哪位,但是卻見過之前看到的兩個人,於是道:「她們?回去了。」

「那就好。」

「對了,還有那個玄獸也被我封印起來了。」鳳天翎說著,就拿出一顆詭異的蛋。

「這隻玄獸有點不同尋常,它好似沾染了什麼詭異的氣息,那個狂暴因素我壓不住只能先封印著了。」 「它是在我跟以墨走了之後偷襲你們么?」蘇七月淡淡開口問。

而鳳天翎,則是一臉驚訝,顯然想不到蘇七月猜的那麼清楚。點了點頭就道:「正是如此。否則我就不會封印它了。」

「其實這事,我一開始也感覺到了,不過只當這個年份玄獸進化后氣息有了變化,後來仔細一想,那氣息令人生惡,估計並非進化才使其如此。」

鳳天翎聽完蘇七月說的,開口也道:「這個氣息,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卻始終也想不起來了。」

「先不管這事,這東西既然你壓不下來,那麼就代表你不是它的對手。

就算真的查到了,以我們現在的實力,也只能是打草驚蛇。」蘇七月皺著眉,道。

「那這個蛋你要收起來么?」鳳天翎拍了拍蛋殼,問道。

「當然收。」蘇七月道,「這氣息,我估計還會擴散,得加多一層封印才可以。」

「那好,那這東西就交給你了。」鳳天翎聞言倒也沒有什麼懷疑,大手一揮,就豪爽的給了。

蘇七月接過來了蛋,很自然的就收進了空間,面對自己的表妹和弟弟,她還是多少有些信任的,何況十萬年前空間法寶很多。

想必他們不會怎麼懷疑。

而確實如此,慕容宸澈與鳳天翎看到蘇七月的舉動之後,也實在驚訝了一番。

不過也僅限於驚訝而已,他們只是覺得在十萬年後空間法器稀有如同神器一般的存在,自家朋友就能擁有。是真不容易。

鳳天翎更是用力的拍了一下蘇七月的肩膀,大笑道:「好啊!你,有空間法器也不與我們說,搞得我還想回族裡給你送一個過來。」

蘇七月道:「你這不是還沒有去么?」

鳳天翎道:「那也是浪費我的好心。」

蘇七月:「……」

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隨後將小木屋給祭了出來,道:「先休息一晚吧,明天直接回去。」

鳳天翎點了點頭,而後頗為嘴饞的道:「我去打獵!」

「注意安全。」

「知道了。」鳳天翎沖著蘇七月調皮一笑,跑的飛快,很快就沒入了叢林之中,不見身影。

蘇七月搖了搖頭,想起她的修為,也就隨了她去,自顧自的進了小木屋,偽裝出自己休息的模樣進入空間煉化殘魂去了。

而原地,慕容宸澈看著蘇七月的房間的方向若有所思。

鳳天翎沒有注意到的事情他注意到了。

他方才很明顯的聽到了蘇七月說「年份」這個事情。

既然是有關玄獸進化,年份自然不會低了去,只是這姑娘……

莫非她也是十萬年前的人?慕容宸澈想道。

而後又搖了搖頭,心道:怎麼可能呢?她修為確確實實只有綠階。

別人不知道,他作為慕容煉器世家的長老還不知道么?

她絕對沒有帶隱藏修為的寶器,故而,她修為確確實實是只有綠階,而且,她的骨齡,看上去,也只是十四五歲而已。

又怎麼會經歷了十萬年沉澱的時光呢? 只是讓慕容宸澈想不到的是,就是因為自己這麼一個小小的猶豫,使這兩姐弟相認的場面又推遲了很久。

到了許久之後,慕容宸澈自己都忍不住給自己好幾巴掌解恨。

但所幸,那個時候,他們都相認了,當然,這些也都是后話了……

此刻,鳳天翎回來之後,三個人便都吃飽喝足回房歇息去了。

這樣蘇七月,在房裡與殘魂展開了激烈的鬥爭中。

不過由於幻境被壓下,殘魂又四分五裂,不過三個時辰時間,蘇七月就成功煉製了殘魂,與此同時,她的修為也突破到了綠階巔峰。

當然,這一抹殘魂蘇七月還是沒有完全煉製成功的。

只是吞了十分之一,就已經讓她進階到綠階巔峰,若是全部吞了下去……

蘇七月彷彿看到了自己輝煌的未來。

但,蘇七月才剛剛「看到自己的未來」,沐血就忍不住給她潑了一盆冷水。

「直接煉化全部,我覺得你可以選擇直接自爆會更好一點。」

而經過沐血這麼一說,蘇七月自然也不敢太過於放肆。

於是就這樣的,蘇七月起身離開了房間。

待蘇七月出來之時,天已經將近大亮了。

這時,望著天空,蘇七月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

天天睡到火燒屁股,天天熬夜到三四點。

除了任務與訓練,從來不需要為了什麼而修鍊。也不需擔心在這裡各種需要擔心的事情。

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話,蘇七月想,還是會去構造那樣一個世界的。

想的入神了,就連鳳天翎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後面都不知道了。

「月月。」鳳天翎喚了一聲。

聞言,蘇七月轉過身,道:「回城的時候我估計得停留幾天。」

「我陪你?」

「好。」蘇七月笑道,「就等你這一句來著。」

鳳天翎:「……」

忽然覺得自己被騙了的樣子。

而後,一陣詭異的聲音從鳳天翎肚子里響起,鳳天翎就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表情有些嚴肅的開口道,「我覺得我需要一點早餐,你等我回來。」

蘇七月:「……」

嗯——自己的表妹好像有一種吃貨潛質的樣子。

鳳天翎估計會在吃貨的路上越走越遠遠了。

蘇七月心中念道。

……

而早餐過後,很快的,就中午了……

導師很早的就過來接人了。

當看到將近百分之九十八的學生被慕容宸澈給滅掉的時候,導師頓時瞪大了眼睛。

倒不是因為其他,而是不可置信!

但是導師也知道對方並沒有作弊,畢竟胸章的作用就是為了監視。

也就是如同現代的針孔攝像頭一般。

當然,由於靈棲洞的結界的緣故,那些老頭子們並沒有看見蘇七月進入靈棲洞后的事情。

而且少那麼一兩個不突出的學生,也並非那麼容易發現。

而現在,以這一組的成績,這隊伍里的三個人,似乎絕對可以進入紫班的樣子。

一下子,就讓周圍許多人羨慕嫉妒恨起來。

畢竟他們大部分人都沒有胸章。 不過導師們可不管恨不恨的問題,他們只知道自己清點了人數之後就應該啟程回去了。

故而手一揮,天上就立即出現了許多隻飛行玄獸。

一下子,眾人都快要喜極而泣了。

就連在森林躲了一整周的人,也朝著飛行玄獸飛奔過去。

他們可是千金少爺小姐,哪裡在森林裡受過這樣的苦?

故而,看到飛行玄獸簡直是如同看到了自己親生父母一樣。

哦不,應該說是比看到了親生父母還要高興和興奮。

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擠上去,甚至為了位置不惜將同伴狠狠的給擠了下去。

爭奪之意,尤為明顯。

這讓導師們都不由得吃了一驚。顯然沒想到這幾個學生竟然有這麼「英勇」的一幕。

而後,便有導師默默的拿起放在背包的小本子,將眼前的事通通給記了下來。

任憑此時的青年們如何想也越對想不到,自己此際的作為,令原本拿到了名額的自己,徹底斷送了機會。

到死,他們都沒想透,為何當初自己明明保住了自己的胸章,卻偏生得了這麼一個結局。

當然,那些通通都是后話了。

此刻的他們壓根沒注意到,在旁邊默默的記筆記的導師們。

而蘇七月等人,看到玄獸一如既往的愚蠢醜陋,就已經不想碰了。 玄渾道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