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輕笑一聲,也是專心致志的將仙藥,一株一株扔進丹鼎之中。

殘影閃動,兩人剛開始還很慢,但是後來,兩人扔仙藥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

「萬魂摘星手!白師兄使用的是萬魂摘星手,可是只有巔峰仙王一人才會的手法啊!」兩個藥王山的弟子臉上露出激動。「不過,洛天施展的是什麼手法,看樣子,一點都不比白師兄的萬魂摘星手差,倒是小看了他。」不過兩人個的視線隨後便是轉眼到了洛天的身上。 玉色的地面上,洛天和白葯兩人不斷出手,眼花繚亂的手影,一株株靈藥被兩人投進各自的大鼎之中。

時間緩緩流逝,嘭的一聲,兩人身前的大鼎的鼎蓋同時蓋了上去,進入下一個環節。

仙氣環繞,化成紅色的火焰,灌進丹鼎之中,開始瘋狂的淬鍊起大鼎中的仙藥。「真是跟小七的火焰差了太多了!」洛天心中自語,感覺通過仙氣催化的火焰比起小七的火焰差了了不只一個檔次,同時洛天心中也是期待小七吞噬了三種品階很高的天火

,會達到什麼層次。

白葯那裡也比洛天好不到哪裡去,而且由於修為的問題,白葯的速度比起洛天煉化藥液的速度更慢。

場面平靜下來,兩人消耗著修為,都非常專註的煉化著丹鼎中的仙藥。

「真是無聊……」眾人打著哈欠,除了藥王山的兩個弟子,其他人對於丹藥都不太感興趣,只不過想知道最後的結果,才一直看著兩人。

時間緩緩流逝,三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陣陣的轟鳴之聲終於響起,隨著這聲轟鳴,平靜的海面上,升起了黑雲,一股壓力降臨下來。

「完事了么?出現丹劫了!」隨著壓力的降臨,早就等的不耐煩的人們將視線放到了洛天和白葯兩人的身上。

「大道雷鳴丹!」

「成!」白葯大喝一聲,伸手一拍,轟鳴四起,似乎神農鼎中有萬千雷霆在激蕩。

咔嚓……

一聲驚雷劃破沉重的烏雲,同神農鼎中的雷霆之音遙相呼應,神農鼎周圍方圓十萬丈,大道轟鳴,到處布滿了雷霆之力。

鼎蓋開啟,一道雷霆飛出,同那降臨的丹劫雷霆碰撞。

天地轟鳴,狂暴的波動席捲,激蕩著幻海天宮周圍的海水不斷的炸起。

「這就是丹劫的威力,堪比仙王一擊了,嘖嘖,這白葯實力不咋地,煉丹的確有兩把刷子。」眾人感嘆。

轟轟轟……

雷霆不斷的灑落,一道道雷霆不斷的降臨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力,同丹劫碰撞。

「三十六道!」兩個藥王山的弟子驚呼一聲,不斷的數著丹劫的數量。

三十六道雷霆之後,狂暴的雷霆之力,充斥在天地間的每個角落。

波動升起,似乎是毀滅之後的生機,在人們驚訝的目光下,神農鼎的上空,生機開始擴張,化成一道漩渦,開始吸收周圍的雷霆的氣息。

一刻鐘后,一枚青色的丹藥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人們能夠清晰的看到丹藥之上,有著雷霆的紋路。

「七品丹藥,大道雷鳴丹,只差一絲便可以成為八品丹藥的存在!」白葯很是滿意自己的丹藥,沖著眾人開口。

「白藥師兄,天縱之資!」兩個葯山弟子瞬間大聲的誇讚起來,除非洛天能夠煉製出八品丹藥,否則很難勝出。

八品丹師,可能么?據他們所知,整個仙界八品仙丹師都是屈指可數,而且都在九大仙山之中。

「天哥,不會有問題的吧……」看到白葯手中的大道雷鳴丹,葉良辰有些擔憂起來來。

「放心吧!」

「別的方面我不知道,但是丹道上,我還真沒見洛天輸過,可以說丹道,比起洛天的實力,更加可怕!」貂得助拍了拍葉良辰的肩膀,眼中露出自信之色。「切,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比我們白師兄先煉製的丹藥時間早,現在還沒成功,估計是炸爐了吧!」聽到貂得助的話,白葯帶來的兩個藥王山的弟子,瞬間露出不屑,開

口反駁,在他們看來,洛天必輸無疑,現在不嘲諷,什麼時候嘲諷。

轟隆隆……

就在兩人的話音剛剛落下,轟鳴之聲響起,山海鼎的鼎蓋不斷的震蕩起來,白色的煙霧灑落,冰冷的氣息席捲八方。

咔嚓……

冰寒氣息開始蔓延,甚至連洛天打出的煉化藥液的火焰都被凍結。

水桶粗的紫色閃電席捲而下,朝著山海鼎的方向劈了過去。

嗡……

與此同時,鼎蓋掀開,一枚潔白的丹藥出現,絲絲的霧氣環繞,整片天地彷彿被凍結了一般。

恐怖的冰寒之力,瞬間同那紫色的雷霆對抗,讓人震撼的是,那驚天的雷霆,竟然也是被冰寒之力凍結,最後崩碎,化成紫色的冰晶,隨風飄揚。

嘶……

人們倒吸了口涼氣,目光帶著震撼看向洛天,沒想到洛天竟然能夠煉製出如此丹藥。

不只如此,冰寒之力依然蔓延,甚至席捲到了天空之上的丹劫的劫雲。

「好冷啊!」眾人打了個哆嗦,感覺這冰寒之力太過強盛。

「小子,你想凍死我們幻海天宮的人么?」燭九陰輕笑一聲,抬手打出波動,將幻海天宮中的人們護了下來。

不過燭九陰眼中卻是露出一絲激動,因為他感覺到這冰寒之氣,對他來說,很是舒服。

一道……兩道……

一道道雷霆傾泄而下,紫色的雷霆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威力,不過過卻是全部被凍結,最後崩碎。

「七十二道!」白葯,還有藥王山的兩個弟子,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實在是洛天的丹劫竟然是他的兩倍之多。

「不可能,這是八品丹藥的丹劫之數!他明明煉製的是七品丹藥!」白葯驚呼,做為丹師,他不會判斷錯,洛天所煉製的就是七品丹藥。

「孤陋寡聞!」洛天冷笑,看著丹劫徹底崩碎,將那枚散發著寒氣的丹藥收了起來。「清虛丹,七品丹藥,但是我在其中加入了冰山雪蓮,九轉冰靈花,還有九陰巨形花……將清虛丹的品質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洛天輕聲開口,將丹藥送到了燭九陰的跟前



「前輩,七日之後,服下您的問題可以根除!」洛天沖著燭九陰開口。

「八品,你是八品仙丹師?」白葯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洛天竟然是八品仙丹師。

「深藏不露,低調懂不懂?」葉良辰頓時大笑起來,目光看向白葯。

「算是吧,雖然煉製八品丹藥有些困難,但是這種八品丹藥,還是可以的!」洛天輕笑,目光看向白葯。「我……」白葯說不出話來,誰輸誰勝,一目了然。 看來夏丹想得還挺多啊!哈!

不過,等她過來的時候,這邊已經收尾了,嚴研,費肖紅,還有那個被嚇得不輕全身亂抖,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睛看著費肖紅的小夥子,那眼神可真是啊!哈!

「夏總你好!…唉!不好意思啊!這都是我們的工作沒做好啊!…你看商場的損失是多少!我們賠給你們!…唉!這社會治安一直是個頭疼的問題啊!不好意思啊!多多原諒啊!…」

駱林這廝可真是太會演戲了,要不是別人不知道他跟夏丹關係的人,都會被他這番正義言辭給糊弄過去。

「啊!…咳咳….駱首長您真是太客氣了!…京城的治安不錯了…今天的事情還得多謝您了!…改天我請您吃飯吧!…」

夏丹也是滿臉恭敬地笑著跟駱林握手,兩人極其客套了一番后,駱林這才帶著部下,領著嚴研,費肖紅,被打斷手腳的周勁松,還有那個小的跟小雞仔般的小夥子,離開了超市。

「吁!…小珍!趕緊買點禮物去看下周董事長!給她壓壓驚!…」怎麼說周曼麗是大婦,還外加是炎黃集團公司最大的董事長,她作為(老二)女人們都有個暗地的排名,那就是周曼麗(主婦),夏丹(老二)接著是,薛玉芬(老三),其實對於這點張倩有點不服氣,她感覺她應該是老二,怎麼說她也是第一個跟駱林那啥的人吧?

當然,她自然不敢跟周曼麗爭第一,但是其他女人她還真有點沒放在眼裡,汗! 軍少住隔壁:丫頭,晚安 但是人家薛玉芬懷孕了,這個消息很早就被周曼麗知道了,接下來的女人比如像黃素珍,黃鳳琴這種她們可不敢奢望跟這些「夫人們」爭地位。

而那幾個小女孩那一塊,也是有排行榜的,汗!這也是黃晶晶搞出來的名堂,她其實就想要排第二,跟方小萍爭位置,香港別墅內的男女僕人們,心裡都清楚得很,這裡住著的女人那就是分大小夫人了,那都是暗自感嘆不已。

男的自然羨慕少爺有福氣,女人則是妒忌的心態,恨不得駱少某一天喝醉酒了,把自己那啥了,自己那不就麻雀變鳳凰了嗎?好了閑話不說了,言歸正卷。

********************************************************

中組部,幹部管理局,位於京城市西城區西長安街188號,周挺今年也有五十六了!也算是屬於中青年幹部,那個年代能當上中央委員的人物可不簡單,當然中央政治局常委那就更加是只有寥寥數人了,自然都是大家熟習的名人了。

周挺部長坐在堆了不少文件的辦公桌後面,正在微皺眉頭在那看著文件辦公室內的窗戶是開著的,窗戶外是幾顆大樹,翠綠的樹葉,被午後的陽光曬得微卷,炎熱的熱氣被茂密的樹葉擋在了外面,辦公室是老式的蘇式建築,房間內還是很涼快的,因為頂高,房屋寬敞,加上房內還有電風扇,辦公室內還是非常陰沁涼爽的。

一陣急促細碎的腳步踩在陳舊的木板地面上,發出嘎吱之聲,一個穿著黑色柔姿紗套裙,身材苗條的中年白皙女人,臉上帶著焦急之色,手裡還拿著一疊文件,匆匆的走進辦公室內,門,都沒有敲,就這樣走了進來。

「部長!…呼…部長!…您家的…小三勁松…被總參部的人帶走了!…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改革開放!….」

這個像是秘書的中年女人,似玉般沉靜的橋面上帶著點淡淡憂傷,可以看出她年輕時候的美麗,只是歲月的無情,讓她的眼角留下了几絲皺紋。

「嗯?…什麼?小三?勁松?…怎麼回事?怎麼會惹到總參部的人呢?嘶…..好大的罪名啊!…」

周挺頭都沒抬,只是拿著文件的手猛地停頓了下,緩緩把文件放在桌上,呼了口氣,把身子直了起來,隨後靠在了藤椅上,從桌上的鐵制煙筒內拿了根中華煙,劃了根火柴,點上,深深的吸了口,拿著火柴的手一揚,火柴火焰熄滅,淡淡的煙霧飄蕩,周部長眯了下眼睛,帶著點疑問的自問自答。

「呼!…是這樣的!周部長!還是市局派的張局長親自打電話來通知的!…據說,事情發生在「百樂」超市內!當時不單是勁松,還有嚴老的孫女嚴研,還有個市局姓費的女同志,也是嚴研的好友,還有個小夥子….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跟..香港炎黃國際投資集團的董事長周女士發生了口角,雙方開始只是爭吵,誰知道…那個周女士的兒子…一個二歲的小男孩打了勁松!….後來事情就鬧大了….直到總參部2部的部長駱參謀長出現!…直接就把勁松他們帶走了!具體什麼情我也搞不太清楚,大楷情況就是這樣的…..」

看樣子張大同也不知道周部長的三兒子周勁松被打斷了四肢,所以這個重要的情況這個女人並不知道,她只是闡述張大同的彙報。

「嘶….什麼?二歲小孩子打人?她們帶了保鏢吧?很囂張啊!這些資本家!以為有兩個錢就可以肆無忌憚了?真是太過分了!太不像話了!…那個什麼周女士怎麼如此的猖狂?嗯?不就是個「百樂」嗎?她還真能反了天了?這可是大陸不是香港!呼!怎麼有些同志就看不到這些呢?還有沒有組織原則了?還是不是共XX員了?…還要不要維護國家的尊嚴了?改革開放是好!但是也不能這樣搞嘛!…小青你把總參部駱部長的電話給我!..我倒要看看他怎麼樣的崇洋媚外的….」

好傢夥!周挺可不是吃素的角色,他的級別比駱林可要高几級啊!人家怎麼說也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之一,而駱林還不是政治局委員,要當政治局委員可不是一兩個人說了算的,那可是要開全國人帶代表會議,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委員提名才行,當然除非是「哪位」直接點名,比如像運動事情的「四害」他們可都是政治局的委員啊!當然常委他們是沒資格的!

周挺臉上的表情明顯黑了一層,心說,他嗎的,這個姓駱的什麼來頭?好像聽誰說過?總參怎麼了?老子不怕,老子又沒什麼把柄給你們抓到!擦!生平不做虧心事,我怕啥?還別說,這個周挺還是挺正直的說,抬眼看了下一臉異樣,好像有什麼話不好說一般的表情。

「….周部長!我看這個駱參謀長不簡單啊!…據說他年紀可不大啊!…我也是接了張局長的電話,打了幾個電話問了下情況!…聽說這個人很兇!而且手段很毒辣!你可能不知道…以前那個溫案就是他搞出來了!….」

看來這個美女熟婦秘書對駱林還真有點了解,帶著有點擔心的語氣,看著周挺的臉色小聲說。

「啊?溫森河的案子…是他破的?…難道…你的意思是說,包括那時候出現在報紙上那些東西都是他搞出來的?…噝噝….這人膽子真是….無法無天了?把他的檔案…拿出來我看看!…」周挺一聽溫森河的案子,腦子就有點懵了,溫森河那時候的勢力可是相當大啊! 恐怖在線中 可以說那時候在「四害」橫行的時候,在京城誰都不敢得罪他,結果呢? 天上星辰地上沙礫 被人整的一點脾氣都沒有,最後被打靶了,估計他最後還不知道誰整的他,可見這個姓駱的真是個陰險狠毒的傢伙!這種人你要被他惦記上那就真是寢食難安了!

「…呼!…周部長!我剛才試了!調不出來!我許可權不夠!…他的檔案屬於國家最高機密!….」

「咦?….最高機密?…這人是什麼人啊?…我試試!….喂!老張啊是我啊!呵呵…我這有個事情,需要你幫下忙啊!…嗯嗯…調一個人檔案!總參部的…叫駱林的….好我等下!….什麼?…A級保護?嘶…好了謝謝麻煩了!….咔噠!….」

好傢夥!這個中年美女秘書的的級別可不低啊,她調不出來還有一說,現在連周挺這個中組部長都掉不出來,可想而知這個姓駱的檔案保密程度是何等的強大了。周挺有點流汗了,他不能調的檔案那就是三個A級別的絕對機密了!

那就只有幾個華夏最高領導,才能瀏覽的存在了!這下他也無語了,這一下整個辦公室內就安靜了,只有屋頂上掛著的黑色陳舊的吊扇,在那一如既往的轉動著,吹得辦公桌上的文件紙張嘩嘩作響。

周挺抽著悶煙,皺著眉頭,沒有說話。那個溫柔的美女熟婦秘書,輕手輕腳的倒了杯茶,放在了周挺的桌上。就在她手剛鬆開茶杯的時候,周挺很自然的就把她的白皙小手給抓住了,順勢把她摟在腿上,唐小青臉上刷的下就紅了,有點做賊心虛的朝房門口望去,木門是關上的,窗外的蟬鳴聲,斷斷續續的鳴叫著。

「…嗯….這是辦公室….老周…..」

看來這個周部長也不是啥好人,所謂正直的人難道就不好女色了?應該可以看得出這個美女熟婦秘書肯定不是他的老婆嗎,不過那個年代的老幹部都有不少這方面的愛好,很多高級幹部的妻妾很多,當然,這些隱秘一般老百姓是不可能知道的,裝*是必要的,對不對!

哈!不然一句,上樑不正下樑歪,就得讓這些喜歡愚民的大佬們吃不了兜著走!周挺在心裡煩躁或者遇到焦急重大事情的時候就喜歡用女人來放鬆思想,對於這點唐小青是再清楚不過了,她就是以前在周部長,遇到糾結事情的時候,被他上了的!作為女幹部被領導上那是在正常不過的了,就算是號稱自由王國的M國,還不是有個拉鏈門嗎?只不過,老小子沒有給人家女人錢!所以姑娘不高興了,老娘都給你那啥了,你一點好處都不給!那沒辦法我只能搞點新聞提高下聲望,賺點錢先!哈! 「願賭服輸么!」洛天臉上帶著笑意,隨著燭九陰將丹藥收起,那股冰寒之力消失,但是對於白葯來說,洛天的眼神更加寒冷。「我……」白葯臉色蒼白,若是真的被砍了這雙手,自己根本進不了小世界,縱然能用世界之力恢復,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恢復,一進入小世界,必然會是一翻大戰,自己

沒有雙手如何對付地獄的那些聖子。

「不行,洛天,你別太過分!」不等白葯回應,仙界的那些人開始大喝起來,白葯畢竟是仙界的戰力,眼下同仇敵愾,白葯不能有損傷。

「怎麼的?玩不起了?」看到仙界的人不幹,洛天眼中閃過寒芒。

「我不介意,現在就讓燭九陰前輩還這個人情,在這裡將你們解決了!」洛天冷笑一聲,目光掃過那些聖子。

嘭……

金色的長棍矗在地面上,妖晨摩拳擦掌的看向仙界那些人,眼中露出笑意,沉悶的響聲在人們的耳中回蕩。

「要現在就玩玩么?也省的進入小世界在殺你們了!」妖晨冷笑,他現在是仙王後期,這幾個聖子他還真的沒看在眼裡。

看到妖晨如此狂妄,無論是地獄還是仙界的人們臉色都陰沉起來。

「打架么?」

「我最喜歡吃飽之後打架了!」陳戰鏢嘿嘿一笑,攥了攥拳頭,發出清脆的響聲,眼中露出興奮。、

「戰鏢,將他抓過來,我看看誰敢動!」貂得助背著雙手,一副捨我其誰的模樣,不放過任何一個裝逼的機會。

陳戰鏢大步邁出,身上的氣勢散發,一步一步朝著白葯的方向走去。

「你敢!」白葯大喝,聲音之中帶著瘋狂,他不能失去雙手,失去雙手就意味著他無法進入小世界。「鬼冥兄,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盟友被欺辱么?」不過感覺到陳戰鏢身上的氣息,白葯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目光看向仙界的幾個聖子,只有將他們說動,自己才有跟洛天這

幫人一拼的資格。

「白葯,你應該有保命的手段吧,直接放出來就是!」鬼冥等人看著陳戰鏢朝著白葯走去,並沒有出手相幫的意思。

妖晨,陳戰鏢兩人之前在對抗地獄大軍的時候,大放異彩,雖然不如洛天,但是也是被仙界和地獄的情報收集到,知道兩人的強悍。

「小崽子,玩賴啊你!」 最強平民NPC 說話間,陳戰鏢便是出現在了白葯的身前,光是身高便是給白葯一種壓力。

「你要幹什麼!」白葯大喝,身形倒退,但是陳戰鏢的大手卻是狠狠的落下,朝著白葯的腦袋扇去。

呼……

風聲閃動,陳戰鏢的大手扇了個空,而白葯的身軀則是出現在了十幾丈外,目光看向陳戰鏢。

「咦?有兩下子啊?」陳戰鏢雙眼微微一亮,腳下踏地,龐大的身軀竟然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剎那間,陳戰鏢便是出現在了白葯的身前,依然還是大手朝著白葯抓了過去。

「這速度!」看到陳戰鏢的消失,所有人都是一愣,即使是洛天和貂得助幾人都是驚愕,他們還從來沒見過陳戰鏢的速度如此之快。「這傢伙,什麼時候修鍊出的身法?」貂得助幾人面面相覷,尤其是貂得助,他最擅長的就是速度,剛才陳戰鏢那一下,跟他的速度都差不多了,不過貂得助現在是仙王中

期,若是到了仙王後期,速度還是超過陳戰鏢。

「小子,往哪跑!」陳戰鏢大喝,聲音在人們的耳中,彷彿響起了炸雷一般,一巴掌抽在了白葯的臉上。

陳戰鏢的一巴掌,可不是那麼好承受的,陳戰鏢下手又沒個輕重,這一巴掌,差點將白葯的腦袋給抽下去。

白葯的身軀直接倒飛,而且還撞在了他帶來的兩個弟子的身上,將兩人帶飛,狠狠的撞擊在了玉色的牆壁之上。

「大哥,帶來了!」陳戰鏢抓起白葯,彷彿抓小雞子一般,將白葯抓到了洛天的身前。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涼氣,一個陳戰鏢,便是將白葯如此輕鬆的抓住,那麼洛天的實力該有多強。

雖然其中有白葯大意的成分,但是也足以證明陳戰鏢的強悍。

「良辰,你來吧!」洛天沖著葉良辰開口,伸手一揮,一把長刀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洛天伸出手指,手指之上閃過陣陣的灰氣,被洛天化成符文,烙印在了長刀上。

「好嘞!」葉良辰大笑一聲,接過了洛天手中的長刀,朝著白葯走了過去。

「葉亮辰,你敢,你若是斬我雙手,待回到仙界,藥王山必然不會放過你!」白葯悠悠轉醒,睜眼便是看到散發著寒光的長刀,以及葉良辰眼中的笑意。

噗……

葉良辰卻是彷彿沒有聽到白葯的話一般,長刀揮落,將白葯的兩隻手斬了下去。

「啊……」疼痛瞬間侵襲在白葯的全身,鮮血狂噴,白葯額頭之上青筋不斷的跳動,心中驚駭,這疼痛不只是肉身疼痛,還有靈魂上的疼。

「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