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熙皺眉。

她可沒有忘記那裡的每張桌子下都有一個炸彈。

正如上官燁所說,那裡確實有她感興趣的東西,一個蓬頭垢面的老人,不管是身上還是臉上,全部都是鮮血。

王鶴,當年洛熙在那個基地里被當作殺手訓練時沒少被這個人虐待,之後那個基地被洛熙血洗的時候,這個男人因為回總部彙報任務,所以逃過了一劫。

「呵,王鶴,沒想到我們居然還有再見的一天,而且還是以這樣的方式。」洛熙笑的很艷麗,如同惑世妖姬,美艷絕倫,但洛熙越是這樣,就代表她的內心越不平靜。

「咳咳,」王鶴抬眸半晌才辨識出洛熙,眼神充滿驚恐但是下一刻卻又癲狂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洛熙瞳孔一縮,五指成抓,死死的掐住王鶴的脖子,「快說,你都知道些什麼!」

而王鶴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一直在重複一句「成功了!成功了!」,然後突然噴出一大口血,瞪著那雙眼睛定格在了癲狂的那一刻,死不瞑目。

洛熙見手中的人已經徹底沒了生息,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將王鶴的脖子擰了下來,隨手將屍體丟棄,同時,上官燁適時的遞上了一塊乾淨的絲帕。

洛熙很自然的接過,仔細的擦拭著自己的每一根手指。

「說吧,你是怎麼抓到他的。」洛熙可不相信上官燁是憑自己的能力抓到王鶴的。

「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呢。」

洛熙銳利的視線猛地射向上官燁,如同實質性的刀子一般,感覺皮膚被刮生疼。

「上官燁,你最好想好了再開口。」

上官燁瞳孔驟縮,從心底本能的升起了恐懼的感覺,下一刻卻硬生生的壓制了下去,「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關於王鶴的消息是有人匿名發到我的郵箱里的,手法很厲害,我手下的人根本查不出來。」

「最好是這樣。」洛熙冷哼。

洛熙看了眼時間,「還有十六分鐘。」

「嗯。」上官燁點頭,顯然他也知道這裡有數枚炸彈。

洛熙隨手拉過一張椅子,那模樣一點都不緊張。

那些人將一樓和地下車庫全部都炸了,明顯是不想讓她從下面出去,而是想將她逼上來。

三樓埋著很多炸彈所以這裡基本上是不會有人過來的,這也是為什麼上官燁會將王鶴帶到這裡來的原因。

現在恐怕樓上已經埋伏好了人,就等著她上鉤了。

洛熙莫名冷笑,洛茵他們她已經吩咐關敏保護,雲言君他們的實力怎麼也死不掉,所以她還是很放心的,既然沒有了後顧之憂,她也就可以肆無忌憚起來了。

正好,趁這個機會來驗證一下她的猜想吧。

「你有辦法離開這裡吧。」洛熙看向上官燁,她可不相信這個男人會沒有給自己準備個退路就這樣跑過來。

「嗯。」

既然這樣洛熙就沒有必要再管他了。

洛熙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腳腕,然後在上官燁不解的目光下,飛速將腳邊的椅子給扔了出去,然後俯身前沖。

在設計的時候,為了光線好,宴會大廳的三側用的都是落地窗,並且是單向的,只能從裡面看到外面,卻不能從外面看到裡面。

被扔出去的椅子狠狠的撞擊在窗戶上,卻只留下蜘蛛般蔓延的裂痕。

緊接著洛熙狠狠的一撞,玻璃碎片如同泛著光澤的水晶一般在空中飛散,洛熙的身影被包裹其中,如同美麗的精靈,伴著點點星辰而來。

在洛熙出現的那一刻,瞬間吸引了所有火力,密密麻麻的子彈向洛熙飛射而來。

洛熙毫不慌張的抽出別在腿上的匕首,目光嗜血,殺氣肆意。

「Everybody,isshowtime.」 所有人都驚呆了,不管是哪方的勢力,所有人都用充滿恐懼和敬畏的眼光看向那個肆意舞動的女人。

恐懼開始在人群之間蔓延。

洛熙手起刀落,又砍下了一個腦袋,像切蘿蔔一樣的乾脆、簡單。

「怪,怪物!」不知是誰扯著嗓子喊道。

洛熙又砍下了一個人的腦袋,嘴角噙著邪肆的弧度,看起來就像是在鮮血中漫步的魔女,妖媚而冷酷。

雲言君瞳孔緊縮,在洛熙跳出三樓窗戶的時候,他正好站在二樓與三樓之間的樓梯窗口。

看著洛熙從三樓窗戶跳下,他的呼吸差點就要停歇了,別看只是三樓,因為設計特殊,三樓都有幾十米的高度,這要是摔下來不死也殘。

更何況窗外還有一群殺手等在這裡,從洛熙一跳出窗戶的那一刻開始,所有的槍口就已經瞄準了洛熙。

要知道一旦身體完全懸空,那麼就很難進行移動。

雲言君看著那些槍口,立馬就要發動異能保護洛熙,但是下一刻,只見洛熙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容,以及充滿殺氣的眼神,所有人都被鎮住了。

那種被死亡鎖定上的感覺,恐怖至斯,彷彿一瞬間就喪失了戰鬥能力。

只見洛熙以玻璃碎片為支點,猛地一踩就讓自己換了一個位置,正好躲過飛射而來的子彈,同時也有一道慘叫聲響起。

被洛熙踢出去的那塊玻璃不知道正好插在了哪個殺手的身上。

強!

這是所有人的想法,但是,也更讓人堅定了殺掉洛熙的想法。

現在的洛熙已經擁有了極其龐大的勢力,所有的地下勢力都要避其鋒芒,雖然隱殺從來沒有吞併過什麼大勢力,但是現在沒有可不代表以後也沒有。

萬一哪一天洛熙的野心膨脹,那麼倒霉的就是他們。

洛熙現在的年齡還很年輕,以後實力定會再精進,此時不除,後果不堪設想。

雲言君心疼的看著樓下濫殺的洛熙,那個張揚肆意的女人看似在享受殺人的過程,可只有他知道她究竟有多麼的厭惡,鮮血的味道。

幸好洛熙早就做好了打算,提前一步將洛茵三人給送走了,不然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若是讓洛茵看見如同殺人魔一般的洛熙,後果不堪設想。

雲言君看著樓下有洛熙守著,決定先將樓上的人給解決了,他可不希望洛熙正暢快著,卻突然被子彈給射中了。

上官燁看著樓下滿身是血的洛熙,瞳孔微微縮放,隱隱透著興奮的紅芒。

當初他就是被洛熙這副模樣給吸引,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

與雲言君一樣,上官燁決定將樓頂的殺手全部解決,給洛熙一個「安全」的環境。

手中正抓著一個人頭,洛熙彷彿感覺到了什麼,微微側頭,然後接著手上的活。

雲言君和上官燁同時登上樓頂。

俗話說情敵見面分外眼紅,但是這倆一句話還沒說,子彈就飛了過來。

於是,兩位情敵暫時統一戰線,將殺手全部結局再說。

「轟。」

三樓的炸彈驟然炸開,爆發出紅色的火光。

洛熙眸光微閃,火系異能者?

只見火焰自行聚集,形成了一條巨大的火龍,直衝洛熙而來。

洛熙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由那火龍張開巨口。

突然,那火龍彷彿被什麼看不見屏障阻擋,在洛熙身前怎麼也無法前進半步。

樓頂,雲言君和上官燁站在邊緣處,充滿敵意的看著對方,但同時都很吃驚對方也有異能,而且還可以做到遠程操控。

要知道,使用異能的範圍和距離越大,那麼難度和消耗就越大。

不過現在可不是兩人爭鬥的時候,他們要先將那個火系異能者給排除了才好。

火系異能者見狀暗道不好,再想逃跑的時候卻已經晚了,在那一刻他就已經被雲言君給鎖定了。

存在洛熙體內的罌葵死死盯著劇烈顫鳴的黑色長劍,洛熙殺的人越多,黑劍的血氣便越重,長劍周身的紅芒越是清晰。

罌葵的神色有些凝重,「洛熙,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不過一個小時,被派來的各方殺手全部被殺,除了被洛熙刻意留下來的那個組織的人。

「洛熙,一切都掌握在主神的手中,你不要妄想從我這裡得到關於諸神的任何消息。」這是被洛熙留下來的兩人之一,眼睛深邃,瘦如柴骨,頭髮稀疏,活像是吸了毒一般。

洛熙就靜靜的看著他在腳下嚎叫,眼中沒有任何波瀾,好像是聽煩了一般,腳下稍稍一用力,那個人就口吐白沫,兩眼翻白。

另一個人見洛熙手段狠辣,當機立斷想要自我了斷,奈何他的速度根本快不過洛熙,還未將口中的毒藥咬碎,就被洛熙一擊擊穿心臟,斷氣前雙眼怨毒的盯著洛熙,死不瞑目。

這下人全部解決完了,雲言君和上官燁同時使用異能從樓頂「飄」了下來。

洛熙疑惑的看著兩人,就算今天的敵人比較多,但憑這兩人的實力也不至於這麼狼狽。

相貌英俊卻氣質完全相反的兩個男人今日穿著顏色完全相反的黑白西裝,但是就一會兒的時間,原本妝容整潔體面兩人,衣服不是這裡破了個洞就是那裡缺了個角,而且兩人身上還有許多傷口。

「我說你們兩個這是……」洛熙怪異的看著兩人,「實力衰退了?」

「怎麼可能,你老公我每天勤奮練習,怎麼可能會實力衰退。」雲言君即使俊臉青腫,但也不礙於那溫潤如仙的風姿。

「呵。」上官燁看著雲言君的模樣冷笑一聲。

「那你呢?」洛熙又看向了上官燁。

「沒什麼,跟某個假仙打了一架而已。」上官燁掃了眼某人。

「哦,不錯。」洛熙淡淡地說道。

看樣子兩人應該是打了個平手,要知道雲言君可是從小就修鍊異能的,而上官燁是在遇到洛熙之後才開始修鍊的,光是年齡上雲言君就佔有絕對的優勢,看來上官燁的天賦很好。

這在洛熙看來是非常不錯了,畢竟是自己教出來的。

上官燁冰冷的嘴角揚起了淺淺的弧度。

雲言君:What! 「找到了嗎?」洛熙看著上官燁突然說出一句讓人聽不懂的話。

但是上官燁卻很清楚,「還沒有,但是有頭緒了。」

「嗯。」洛熙淡淡地應聲。

洛熙在知道各個隱世家族有諸神的人潛入,第一時間就秘密通知了上官燁和顧謹南,雖然這兩個家族算不上異能家族,但也是罕見的古老家族了。

站在一旁的「正室」雲言君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打啞迷,眼眸一厲,擋在兩人中間,頂著鼻青臉腫的腦袋可憐兮兮的看著洛熙。

「洛洛,你都不看看你老公,就知道看外面的狐狸精。」

洛熙:……

某狐狸精:……

洛熙無視給自己加戲的某人,看向那個冰冷陰鷙的男人,「你儘快把你那些瑣碎的事給處理乾淨,回頭就不會再給你時間了。」

「嗯。」

「還有你,開車去。」洛熙終於看向身旁醋海翻湧的某人。

雲某人:……

洛熙打發走了上官燁,蕭奕留在現場準備後事。

雲言君開車帶著洛熙回家,別看洛熙一副淡漠的樣子,但是雲言君知道洛熙現在肯定非常想洗一個澡,洗掉身上的血腥味。

看著洛熙唇瓣緊抿的樣子,雲言君嘆了口氣,「既然不喜歡這味道幹什麼還要濺自己一身。」

「……」洛熙偏過頭,不去看雲言君的眼睛。

「洛洛,你……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雖然是問句,但是雲言君非常肯定。

「我能出什麼問題?」洛熙神經一緊。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不要裝傻!」雲言君蹙眉。

他很早之前就覺得洛熙有些不對勁,今天正好證實了他的想法。

洛熙的異能從來不是冰系,而是無屬性,冰系屬於水系變異異能,算得上是比較稀有的,而洛熙身邊擁有冰系異能的只有一個人――白霜。

他不知道在她們兩個失蹤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白霜變成洛茵,洛熙擁有冰系異能,這兩者之間一定是有關聯的。

而且自從洛熙回來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她動用過異能,基本上都是用武力解決,而且剛才那火龍幾乎都要將她吞噬,都不見她動用異能。

在沒有異能的狀態下,就算洛熙的實力再強悍,那也不過是肉體凡胎。

雲言君斷定肯定是出問題了,就算洛熙使用了禁術,但也不至於這麼長時間都還使用不了異能。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雲言君被洛熙的話激的有些惱怒,看著前面的紅燈變成綠燈,雲言君猛地踩下油門飆了出去,就連洛熙也被嚇了一跳。

「雲言君,你……」洛熙回頭就看見雲言君因為憤怒而微微泛紅的雙眼,聲音就這樣卡在喉嚨里發不出來。

雲言君將車開進一個無人的角落,車窗是經過處理的,從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

雲言君將車門全部上鎖,閉著眼睛彷彿在平息自己的怒氣,但只有洛熙知道,雲言君的呼吸越來越粗重。

面對這樣的雲言君,洛熙莫名的有些發怵,但是就算她自己是這種感覺,但也絕不允許自己露出怯意。

「雲言君,你到底在發什麼瘋!」洛熙蹙著眉頭,一臉的不滿。

「呵,」雲言君冷笑一聲,他還沒有發表意見,這女人就表示自己的不滿了?

「雲言君,你……嗚!」

洛熙被雲言君這一笑弄得莫名其妙,剛想開口,就被雲言君給偷襲,以唇封口。

洛熙正想反抗,結果雲言君卻直接將椅背給放平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