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熙美麗的湛藍眼瞳轉了轉,「剛才感覺怎麼樣?」

雲言君微頓,臉上的笑容僵了僵,美人計不成反被撩,這簡直是恥辱啊。

「感覺很好,如果夫人願意再進一步就更好了。」雲言君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危險。

洛熙感覺到了雲言君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眸子眯了眯,「是么。」

洛熙眼眸一轉,「好啊。」

雲言君頓了一下,隨即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洛熙,「你說真的?」

「不想就算了。」

「想,想,想,怎麼會不想。」雲言君使勁點頭,就怕洛熙會反悔。

雲言君手指從洛熙的發間穿過,金色的流光在只見流轉,轉瞬即逝。

洛熙摸了摸長發,差不多吹乾了。

「雲言君,你再去搬一床被子過來。」

「啊,為什麼?」雲言君一愣。

「為了我的人身安全著想。」

「……」

當晚,雲言君心不甘情不願的和洛熙分床睡,一人各佔一邊,人明明就在身邊卻什麼都不能做,於是……雲言君掙扎了一整晚都沒睡,而且還要很小心不能把身邊的人吵醒。

但是雲言君卻沒有注意到,背對著他的洛熙,嘴角一直掛著笑容。

第二天,飯桌上。

小意看著眼底有些青黑的雲言君,再看看雖然臉上沒有表情卻明顯心情很好的洛熙。

「媽媽。」

「嗯?」

「我是不是快要有弟弟妹妹了?」

「咳咳。」洛熙被牛奶給嗆住了。

雲言君也差點被麵包噎住。

「為什麼這麼問?」洛熙看向小意。

「因為我昨天晚上看到爸爸穿著浴袍到媽媽房間里了,對了,爸爸還抱了一床被子。」

洛熙嘴角抽了抽,「你看錯了。」

小意單純的看著洛熙,「怎麼可能呢,我不會看錯的。」

洛熙一臉受傷的道:「小意是不相信媽媽嗎?」

「不是,不是,小意相信媽媽。」小意緊張的揮手。

「嗯,所以說,你昨晚看錯了。」洛熙一臉正色道。

「……」 洛熙靜靜的看著手中的報告,自從那對「餌」沒用了之後,她對他們也就沒有太關注過了,但是,那對在她監視下的「餌」卻莫名消失了,等她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洛熙手指習慣性的輕敲桌面,眼神微凝。

上官燁坐在洛熙的對面,黑沉沉的眼珠子一直在洛熙的身上流轉。

「你那邊的事都解決了?」洛熙放下資料。

「沒什麼,只是一些跳樑小丑罷了。」上官燁漫不經心的說道。

上官家族的事洛熙沒心情理會,也沒有時間理會,現在最重要的是那個組織遲遲不出現,而王鵬和王婷婷卻意外消失了,那麼,那兩個人很有可能已經淪為實驗品了。

「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

「我……」

「叮——」

上官燁正準備說什麼,卻被洛熙的手機鈴聲打斷。

洛熙掏出手機,是任務的那隻。

上面是軍部的事,希望她可以快一點去總軍事基地,出現了一件棘手的事。

洛熙眯了眯眼,軍部已經有近三年沒有找過她了,之前每次都是直接把任務在簡訊里交代清楚,讓她直接進入總基地還是第一次,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意思。

不過,她正好要解決洛茵的事,不如就這次再提提要求好了,量那些人也不敢將她怎麼樣,有賊心奈何沒賊膽。

「你剛才想說什麼?」洛熙抬頭看向上官燁。

上官燁眼中暗芒一閃而過,「沒什麼,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先告辭了。」

「嗯。」洛熙沒有在意上官燁的反應。

總軍事基地距離A市並不是非常遠,洛熙這次誰都沒有告知,只是囑咐了宮芊瑜她要離開一段時間,具體多久就不知道了,接下來的之都交給她來指揮。

洛熙與軍部交易的事,知道的人沒有幾個,除了軍部的高層還有白瞳以外就沒有人知道了。

雲言君只以為洛熙有人安插在軍部,卻不知她和軍部是有交易捆綁的,洛熙在軍部不僅有軍銜還有……實權。

洛熙開車來到基地,此時她已經換上軍部給她特製的一套制服。

守門的小兵見到洛熙,直接向基地最高總指揮通報,洛熙才開車進去。

軍部最高的幾位領導人個個正襟危坐,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即將到來的洛熙,雖然他們之間有著交易,但是他們可以說還是比較懼怕洛熙的,修羅王的實力可不是蓋得。

洛熙穿著一身深綠色軍裝,面無表情的推門走進會議室,旁若無人地在椅上坐下,態度可以說囂張到了極致,完全沒有將眼前的幾個人放在眼裡。

洛熙將在座的人的細微表情看在眼裡,暗暗諷刺,「你們找我來有什麼事?」

坐在洛熙正對面的絡腮鬍子大漢,尷尬的咳了一聲,「咳,是這樣的,就在一個月前我們在一片未開發海域發現了在海上燃燒的紫灰色火焰,本來以為只是特殊的化學現象,但是這火燒得時間太長了,而且範圍一點一點的在擴大。」

大漢身邊的一個書生模樣的男人,在多媒體上放出了幾張圖片。

「這些圖片都是我們用衛星探測到的圖像,我們派遣了海上部隊去查探,結果一靠近那片海域就失聯了,我們前前後後一共派遣了三支隊伍,結果沒有一個人活著回來。」

「就在三天前,我們意外發現,那團火中好像有一個人。」

男子放大了其中一張圖片,雖然被火焰的顏色影響,但不礙於洛熙看到那中央確實有一個人影。

洛熙眉頭微皺,三天前?

正好是發現王氏父女失蹤的時候。

「那之前,那裡有沒有人?」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小楚,你把之前的圖片都放大看一下。」

洛熙細細看去,並沒有發現裡面有人影,要麼是沒有拍到,要麼就是壓根沒有人。

「我會過去看看,船在哪裡?」洛熙手指習慣性的曲起。

火系異能么,她卻是不太熟悉,但是,蒼霓煙的異能也屬於火系,而且屬於火系異能中超稀有的異火。

洛熙被帶到他們給她安排的房間,洛熙乘機給蒼霓煙打了個電話。

「喂?」蒼霓煙的聲音有些疑惑,她並不知道洛熙的電話,更想不到洛熙會主動聯繫她。

「蒼霓煙,我有事要問你。」清冷涼薄聲音傳入蒼霓煙的耳中,頓時瞳孔皺縮。

「你說吧,是什麼事。」蒼霓煙按耐住心中的激動。

「紫灰色的火焰,你知道嗎?」

「紫灰色?」蒼霓煙喃喃道,「火焰異能的屬性都是會體現在他的顏色上,紫灰色應該是暗系異能。」

「暗系?」洛熙點了點手中的筆,「擁有暗系異能的人都相當罕見。」

洛熙將剛才得到的消息複述給蒼霓煙,同時還將拷貝來的圖片也發了過去。

很快,蒼霓煙就有了答案。

「這團火焰在擴大之前都吞噬過派出的部隊,換句話說,那東西是通過吞噬活物來增強力量的。」蒼霓煙手中正翻著一本禁書。

「我找到了,禁書上有一個記載,情況與你現在的情況非常相似,」蒼霓煙皺著眉頭,「那團火是人為的,以一種吞噬生命的方式,將那種力量強大化,之後再賦予一個人,這樣那個人就會擁有這個力量,但是,這種力量有很嚴重的不確定性,被賦予者在精神或者身體上,會因為這個力量而產生變異、扭曲。」

洛熙眸色寒冷,這件事一定跟那個組織脫不了關係,除了丟失的那本禁書,沒想到那些人竟然還有其他的禁術,簡直可怕,恐怕蒼氏現在也不安全了。

「好,我知道了。」

「等等,」蒼霓煙說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不要總是一個人抗,你還有我們……還有,你小心一點。」

洛熙眼瞼微垂,抿著唇沒有說話,直到關機。

洛熙看著手機暗下去的屏幕,神色複雜。

蒼霓煙對她是百分之百的信任,沒有參雜任何雜質。

「大姐,不要對我這麼好,我會心軟的。」洛熙的聲音很輕,就像是在喃喃自語。 洛熙穿好那套黑色任務服,身上沒有裝備任何手槍之類的武器,只是帶了些稍微粗長的針狀物,藏在身上各處。

洛熙檢查了下自己的裝備,確保萬無一失。

為洛熙開船的士兵見到她,面色肅然,「報告!」

「不要說廢話,直接走吧。」洛熙從士兵身邊走過,沒有給對方一個眼光。

「是。」

士兵並不知道洛熙的真實身份,只以為對方是哪個隱藏身份的大人物來協助他們。

從基地出發大概需要兩天的時間才能夠到達目的地,這艘船上只有洛熙和那個士兵,沒有第三個人,除了洛熙,其他人去了也只是送死罷了。

洛熙這邊剛走了大半天,雲言君那裡就收到了蒼霓煙打來的電話。

「大姐?」雲言君放下手中的合同資料。

「阿言,洛洛有沒有和你在一起?」蒼霓煙的聲音有些焦慮。

「沒有啊。」

「那你能聯繫上洛洛嗎?」蒼霓煙左右想了想,還是很擔心洛熙的安危,想問一下雲言君這邊的情況。

雲言君以為蒼霓煙有事想找洛熙,卻又不好意思開口,於是找上了他。

「你等一下。」

雲言君又給洛熙打了個電話,發現打不通,眉頭皺了皺,就算洛熙再怎麼不想見他,但絕不會不接電話。

雲言君又給平時一直跟在洛熙身邊的齊麟打了個電話,手機響了三秒就被接響。

「喂。」

電話對面響起的不是齊麟的聲音。

「芊瑜?」

雲言君又看了眼號碼,並沒有任何問題。

「是我。」宮芊瑜戴著耳機,雙手一直沒有離開鍵盤一下,眼中映著綠色的奇怪代碼。

「洛洛在嗎?」

「老大這兩天有事,會離開幾天,齊麟他們最近也都有任務,所以這一段時間不管是打他們誰的電話,都會自動轉到我這裡,老大除外。」

「這樣,我知道了。」雲言君有不好的預感。

「大姐。」

「阿言,怎麼樣?」

「洛洛手下的人說洛洛這段時間有事,會聯繫不上。」

「阿言,今天洛洛給我發了幾張照片,是和禁術有關的,我擔心洛洛會自己去解決,所以你快點去找她。」蒼霓煙憂心仲仲。

雲言君瞳孔微縮,「好,我知道了。」

雲言君把蕭奕叫進了辦公室,把照片交給他,「快去,查查這是什麼地方。」

「是。」看著雲言君風雨欲來的模樣,蕭奕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動作要比平時迅速了許多。

又是半天過去,蕭奕什麼也沒查到。

雲言君臉色越來越黑,也越來越心焦。

等蕭奕再看到雲言君的時候,他依舊保持著一個姿勢坐在辦公桌前,唯一的變化就是原本乾淨的煙灰缸已經塞滿了煙頭。

「叮——」

雲言君急切的掏出自己的手機,上面顯示的是雲翊辰,雲言君眼中閃過失望。

「哥!嫂子在不在!」雲言君剛接通電話,雲翊辰就大喊道。

「你知道什麼?」雲言君的手緊了緊。

聽著雲言君這樣說,雲翊辰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哥,就是我剛才聽說,最近軍部在解決一件很棘手的事,就在今天早上,軍部高層請來了一個身份神秘的女人。」

「說重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