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的女人看看車,又看看何乃軒的臉,遲疑地問:“你是楊璐嗎?”

何乃軒緩緩搖頭:“你找錯人了。”說完,就準備繼續低頭找錢包。

女神級的美女看樣子似乎有些着急,連聲繼續說道:“你好,帥哥,我是這個學校的學生,要出去辦急事,求朋友的車幫忙,你真不是楊璐?要不……我花錢你送我一趟。”

聽到最後一句,何乃軒算是知道了,這特麼的不就是傳說中的綠茶婊了。

上一世的何乃軒就是個屌絲,雖然綠茶婊聽起來不雅,但也不是他能觸碰的。

“着急啊,諾,那不是出租車嗎?”

何乃軒指着前面一輛寫着空車的出租車來了一句,頓時美女尷尬了,這傢伙不按常理出牌啊。

然後不等何乃軒說話,車窗戶關上了,美女頓愣在那裏了,我靠,陪你睡,你都不要?

看着女人離開,何乃軒心裏還有一絲小得意,曾幾何時自己哪有這樣子過,看來果然錢是個好東西啊,自己也算是個經歷了被綠婊茶騷擾過得人勒。

嗯?夏格格這丫頭終於出來了,穿着一身的黑色衣服,黑色的寬大七分袖,下面是個黑色超短裙,嗯?這丫頭居然把頭髮弄成了大波浪卷,非常的耐看。

說實話,看到她這個樣子,何乃軒愣了真的不止足足三秒鐘,他沒敢認。

在電話說過,所以夏格格找對了車,拉開副駕駛就坐了上來。

不等何乃軒反應過來,她就狠狠地抱住了何乃軒,還狠狠地親了一口。

“你媽媽沒有交過不能隨便上一個男人的車嗎?”

聽到好久不見了的何乃軒來了這麼一句話,本來激動萬分的夏格格二話沒說,狠狠地給面前這個自己想了很久,恨了更久的男人一個360度大扭轉。

何乃軒嘴巴里吸着涼氣,沒敢再說話,他知道這丫頭片子現在肯定一肚子火氣,自己剛剛也真是膽子大,他也是佩服自己了。

夏格格此時精緻的容顏,而且是素顏,真的秒殺很多美女,夏格格絕對屬於那種女大十八變,而且每天都變的造孽級美女,現在她的樣子真的有些讓人心跳不已。

“你來了上海,居然不給我打電話?”

來了,來了,聽到夏格格帶着委屈的詢問,何乃軒知道審問開始了,他只好使出殺手鐗,摸了摸夏格格的頭髮來了一句:“乖,這不是來找你了嗎?”

“討厭,正經點。”

不得不說,何乃軒這招對夏格格真的很管用,小丫頭嘴巴雖然撅着,可是卻明顯開心好多了。

“唉,你學的什麼專業?”

“表演系呀!” 表演系?

夏格格這麼一說,何乃軒愣了半天,不過隨後這丫頭沒忍住笑了,看着何乃軒有點發飆的樣子,她才實話實說。

舞蹈表演!

之前夏格格就是學舞蹈的,所以她的舞蹈功底應該很強,否則不會說被選上這裏的。

“你想不想進娛樂圈?”

何乃軒突然這麼問了一句,夏格格愣了半天沒敢說話,這是什麼意思啊?


“你想不想當明星?”

直到何乃軒再次問了一句,夏格格這才恢復過來,眨巴眨巴眼睛說道:“想吧,也不想。”

“怎麼說?”

何乃軒算是來了興趣,兩個人此時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點心店坐着聊天。

坐在沙發上的夏格格拖着下巴,歪着小腦袋,看着桌子上的精緻點心回答道:“誰不想當大明星啊,可是我聽說娛樂圈很亂的。”

娛樂圈很亂,這是大家公認的,何乃軒當然也知道,不過有他在,怕什麼?

只要他的計劃得當,這一切都不是問題!別說山西,整個中國他的名字都是響亮的。

“那想的多一點,還是不想的多一點?”

雖然不知道何乃軒爲什麼這麼問她,不過夏格格還是乖乖的回答道:“想的多一點。”

“當了大明星,就可以吃好多好吃的。”

我靠,何乃軒有一種崩潰的感覺,沒想到這丫頭越來越吃貨了,以前怎麼沒發現?

其實,夏格格在心中不是這樣說的,她告訴自己的是:想,因爲只有這樣,和你的距離纔不會那麼遙遠。

當然何乃軒心中的想法,夏格格也不知道,因爲他已經有了想法,那就是讓夏格格進演藝圈。

怎麼進?

其實很簡單,軒毅集團現在旗下已經有了風投公司,大大小小投資了一些項目。

之前,何乃軒就想過投資徐崢導演的電影,要知道他的《泰囧》可是在國內創了票房奇蹟,十三億。

所以,他一直派人有意無意接觸徐崢導演,所以在2009年開始的囧系列電影《人在囧途》就是他投資的,雖然這一部不是徐崢導演的,但是這一部可以接近徐崢,步步爲謀嘛!

這部電影上一世的投資是七百萬,最後的票房是5000萬,何乃軒多出了三百萬的投資,這是多的宣傳費用!

所以這部電影何乃軒安排夏格格進娛樂圈是很好的一次機會,要知道這部電影可是後世近年來經典作品之一。

劇中的女性人物不多,徐崢扮演的灰太狼的老婆,還有小三曼妮這是主要女性角色。

夏格格演不了李成功的老婆曉莉,她的年齡不夠,而且投資方這麼弄一個女主角也不好看,至於曼妮,作爲新人的夏格格,何乃軒不想讓她第一次出現在熒屏上就是一個小三形象。

所以,何乃軒準備讓她演配角,就是那個“騙子”女老師,在劇中這個女老師也算是一大亮點,很適合夏格格。

人在囧途正在選角,只要何乃軒發了消息過去,搞定只是時間問題,製片方導演不會爲了這麼一個小角色說什麼的。

和夏格格談了很久,何乃軒本來想送她回去,不過學校已經關門了,所以他帶夏格格去了酒店,新開了一間房。

夏格格很賴皮,進了何乃軒的房間,睡在牀上一動不動,何乃軒沒說話就站在那裏瞪着她。

小丫頭最終還是沒能敢說什麼,乖乖的從何乃軒牀上爬起來回了何乃軒給她新開的房間。

“哼,有什麼了不起!”

留下的還有這麼一句話,讓何乃軒無語萬分,這丫頭很是欠打屁股了。

回到酒店已經十二點鐘了,何乃軒上了qq,發現李敏不在線,看來在忙,他就沒說話。

洗漱了一下,何乃軒便安然入睡了。

不過註定遇見小魔女是悲催的,第二天一大早,何乃軒還沒睡醒,房門就響了。

何乃軒不願意動,可是門一直在想,他無奈之下,只好迷糊着雙眼爬了起來,晃悠過去一看居然是夏格格這丫頭片子。

“大早上你不睡覺,幹嘛?”

何乃軒算是福氣了,他都快困死了,誰知小丫頭回答道:“出去鍛鍊,我每天都晨跑的,保持好身材。”

“第一,我吃不胖不怕胖,第二,我想睡覺,第三,再見!”

嚴重睡眠不足的何乃軒不再理會夏格格,轉身回到牀上繼續睡覺,可誰知這丫頭根本不放棄,關上房門走了進來,跟着何乃軒躺到牀上。

“要睡一起睡!哼!”

簡直是嬸嬸可忍,叔叔不可忍,何乃軒氣炸了,他什麼事沒幹過?被這麼一個小丫頭片子給僵住了?

“你信不信我把你就地正法了?”

聽到何乃軒來了這麼一句,夏格格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彷彿在說你敢嗎?就你那膽量?

這簡直就是對一個男人尊嚴的挑釁!

夏格格只用了一個眼神就激起了何乃軒想要爲男人尊嚴捍衛的鬥志,可是夏格格接下來的動作徹底讓他蔫了,因爲人家把上衣脫了。

我去……

半個小時後……

清晨的大上海路上晨跑的人還不算太少,何乃軒一臉無精打采的跟在精神煥發的夏格格後面。

之前剛上大學那會何乃軒還喜歡晨練,可是後來隨着事業越來越忙,他就放棄了,因爲更多的時候他連一個好好的休息都沒有。

跟在夏格格後面跑的有氣無力的何乃軒暗暗想道:不行,這以後必須得好好鍛鍊,不管多忙,抽出一個時間,像艾楠那樣,要不然以後牀上運動不給力怎麼辦?

不過幸虧小魔女也沒再出什麼難題,晨跑之後就回學校去了,今天她還有課,不過沒讓何乃軒送她,看樣子小魔女也是知道分寸的。

汽車展覽會已經快開始了,不過何乃軒顯得並不着急,他是來看看的,又不是說非要買。

穆林起的也挺早的,其實何乃軒昨晚出去,包括今早出來晨跑,他都有暗中跟隨,畢竟這可是他保鏢最基本的法則。

不過穆林顯得很詫異,這個漂亮的姑娘似乎和何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啊。 邁巴赫,邁凱倫,勞斯萊斯,何乃軒看了這個車展之後才知道什麼叫豪車,說實話見到這些豪車,他還真有那麼一絲的呆滯,不過卻是不曾有人看到的呆滯。

整個汽車展到處都是大腹便便的商人,金絲眼鏡的成功人士,打扮時髦的貴婦。

當然,也有很多普通人來這裏觀看,不過他們也只是來過過眼癮。

整個汽車展除了精美,豪美的汽車,當然還有靚麗的車模,簡直就像是美女集中營一樣,還是穿的特少的那種。

但是不得不說,整個汽車展很不錯,何乃軒,穆林還有趙陽三個人在汽車展裏裏外外看了一遍,真正讓何乃軒看到眼睛裏的是邁巴赫還有一輛勞斯萊斯。

其他的豪車並不是不好,只是說何乃軒覺得不適合自己。

逛了足足一上午,三個人才去吃飯的,三個人挑了一個酒樓,這頓飯算是何乃軒正式請趙陽吃的一頓飯。

昨晚的那頓飯只是他們同學之間友誼的一頓飯,而現在這頓飯的意思就不一樣了。

五個菜有三個菜是何乃軒點的,穆林點了一個,趙陽點了一個。穆林是保鏢,如果不是何乃軒開口,他也不會去點菜,而趙陽則是看出了些什麼。

“畢業準備去幹嘛?”

環顧了一下四周的何乃軒笑呵呵的問道,趙陽正在喝茶水,聽到何乃軒的詢問,他嚥下口中的茶水,回答道:“嗨,能幹嘛,找工作唄。”

說完這句話,趙陽就用眼神的餘光偷偷看着何乃軒,他覺得何乃軒這樣問絕對不是隨便的詢問,絕對有他的意義,果不其然何乃軒開口了:“來跟我?”


何乃軒的話沒有讓趙陽失望,不過他也有點迷茫,跟他幹是什麼意思?雖然趙陽隱約的看出何乃軒現在似乎有些本事了,可是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沒等趙陽回答這個問題,何乃軒主動就岔開了話題,幾個人聊起上午看的車展。


這讓趙陽有些不解,這是唱的哪出啊?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把話題岔開了?

不過還沒等他想清楚這個問題,他又開始想起了另一個問題,他在想何乃軒怎麼想起來看車展了?看樣子他不像是純粹來看車展的啊?

不會吧!突然,趙陽腦海裏冒出一個讓他不敢想象的想法,這傢伙不是來買車的吧?靠,要知道這些車最少都是上百萬的,上百萬啊!這輩子他還不知道能不能掙到上百萬錢嘛!

“你和夏格格怎麼樣了?昨晚,我見她了。”

菜上來後,穆林在一旁只吃不說話,何乃軒和趙陽聊的多一些,提起的事都是以前小時候上學的時候。

吃了幾口菜的趙陽似乎想起了什麼,開口說了那麼一句。

精神還不錯的何乃軒夾了一塊魚肉挑了挑刺,說道:“我們還算可以,還聯繫。”

聽何乃軒這麼一說,趙陽知道他們沒成,沒走到最後,他點了點頭也夾了塊魚肉沒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