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老師回答的很堅定,“最多隻能算是一點點測試中的小瑕疵。

就算監察部的人在這坐着,也沒話說。

你這還麼小,給你點照顧怎麼了?”

許退愕然。

這話聽着怎麼不太對勁。

照顧他?

完全不應該啊。

“誰敢有意見,有種讓他爹也上戰場,我也馬上給他照顧。”測試老師一邊擺弄儀器一邊說。

這時,許退恍然過來。

原來是跟柴驍一樣的誤會。

以爲他這個D級下級權限是繼承來的。

以爲他爹是無名英烈。

許退想解釋一下,但想了想,又沒開口解釋。

這事太麻煩了。

說權限不是繼承來的,那怎麼來的。

還又得解釋一大通。

乾脆不說了。

誤會就誤會吧。

就是老爹許建國受點累而已。

也談不上受累。

現在是科學社會,不講封建迷信。

被其它人當成英烈,也是變不了英烈的。

“小許退,你這個不錯啊,指力37公斤,爆發速度22米每秒,準度五米之內百分之八十二,不用照顧,一個良的評價也跑不了。”

“謝謝老師!”

“好孩子,快去吧。”測試的女老師一臉的憐愛。

許退:“…….”

指掌力類能力順利拿到了一個良的評價,讓許退很滿意。

看完考覈單,柴驍稍稍有些遺憾。

“差一點,你要是指力超過50公斤,爆發速度超過25米每秒,準度在十米內能夠達到百分之八十,

基本上就能夠被認定成開啓了一個基因能力鏈,獲得指爆的能力評價。

你就能夠被認定爲F級基因解放者了。

被認定爲F級基因解放者,你的新生等階評價就又能提升一小階。”

說到這裏,柴驍忽地一呆,“我去,你這個指掌力提升一小階,就是C級中等評價。

要是再來個F級基因解放者,那就是C級高等評價。

你這是要上天哈!

還好不是。

你應該只能拿到C級中等評價。”

柴驍鬆了一口氣,心裏還是有些酸。

不過也就是一瞬間。

轉眼,柴驍又湊到了許退面前,“我說兄弟,你這個D級下級權限到底怎麼來的,就給我說說唄?”

“老柴,我已經給你說了,我真的是在來的路上發現了一個潛伏的間諜,你怎麼就不信呢?”

“間諜有那麼容易發現嗎?”

“每年開學報到季,各地都會出現幾條間諜泄密導致的重大損失事件。

特情署每年都是卯足了勁,也沒見得清除所有的間諜叛徒……”柴驍說道。

“話不是這樣說的,要是沒有特情署,間諜和叛徒導致的重大損失事件可能會更多。”許退說道。

“也是……”

…….

很快,許退又來到了神祕系院的測試中心。

一來到神祕系院的測試中心,許退就有一種無法形容的輕鬆感覺。

極限學院那邊人太多了,太擁擠了。

從極限學院來到神祕學院,就彷彿從擁擠的都市踏入了野外一樣。

真的很空曠。

慧心繫的邊老師面前,壓根沒有人排隊。

頭髮半白的邊老師正一邊喝着枸杞茶,一邊翻看着一邊書。

“邊老師。”

“嗯,測試完了,怎麼這麼久,我看看?”頭髮半白的邊老師接過了許退的考覈單。

“噢,原來還去了極限系那邊測試了一個能力,良,不錯。”

查證了一下資料,邊老師很快就打印出了一份最終評測單。

“許退,你開啓二十個基因基點,基礎等階評價是C級下等,你的感應能力評價普通。

只能讓你的C級下等的評價不下調入D級高等,保持原位。

不過,你的指掌力能力類評價是良,按規定,可以提升你的品階評價是一個小等階。

所以,你的新生入學等階評測是C級中等,沒問題吧?”邊老師問道。

“沒問題。”許退點頭。

確認之後,頭髮半白的邊老師又打出了另一張考覈確認單,遞給了許退。

“喏,這是你的最終評價確認單,同時也是你的品階待遇單,三個月內,你的品階待遇都將維持這個標準。

沒問題的話,就簽字確認。”邊老師說道。

許退接過,正要簽字,突然間就楞住了。

“邊老師,你是不是搞錯了,我應該是C級中等評價,怎麼這邊享受的品階待遇待遇是C級高等?”許退說道。

一旁的柴驍連忙湊了上來,“你小子還有這好事啊。邊老師,啥時候給我也來個筆誤?

神祕學院慧心繫待遇這麼好?”

“柴同學,如果你有這個想法,可以向學校申請轉入神祕學院慧心繫,如果學校通過,我一定會盡心指導你。”

白髮邊老師的回答很一本正經,但也很無趣。

“還有,這不是筆誤。

許退是C級中等評價,但享受的品階待遇,就是C級高等。”

“怎麼會這樣?”許退和柴驍都是一臉不解。

“你不知道嗎?”

邊老師反問,“許退你是安教授的特招學生,也是我們慧心繫今年唯一的一名特招學生。

特招學生,在一年內,享受的品階待遇提升一小等。

所以許退評價C級中等,但享受的卻是C級高等品階待遇。”

“原來這樣啊,謝謝邊老師。”

許退刷刷刷的簽字。

“嗯,這會上傳到學校系統統一審覈,通過後,你就可以享受C級高等的品階待遇了。”邊老師說道。

柴驍:“…….”

柴學長的心頭,已經酸的無以復加。

具現感應系給特招名額,慧心繫也給,還是要給同一個人。

他當年入學時爲什麼沒人搶着給他特招名額…….

…….

“安老師,謝謝你給我特招名額。”

做完新生等階認定,許退給安小雪發了一條感謝訊息。

“不用謝我,這是我們慧心繫所有老師都同意的。”

“對了,你新生入學的事情完成沒有?”

“還差點,剛剛做完了等階測試,其它手續還沒有辦。”

“好的,速度點,辦完新生入學手續後來找我,有事。”

“好的安老師。”

許退回了一串消息,最後的消息,讓他很有些好奇。

安小雪這麼急着找他有什麼事。

“我說老柴,你快點帶我完成報名手續吧,我老師找我有點事。”

“好!”

柴驍答應的很痛快。

短短半天時間內,兩人關係迅速提升,稱呼從柴驍學長,到柴學長,再到了現在的老柴!

…….

同一間不知在何處的神祕大廳,上百塊全息大屏忽然間亮了起來,閃過一道道信息流,讓整個大廳瞬息間變得仿若銀河星空。

所有的信息流最終彙集到了中間最大的那一塊全息大屏上。

沒多久,中間的那一塊全息大屏上就開始跳躍出一串串字符。

“綜合觀察發現,37號長序觀察對象發生深度異常現像,符合接觸引導條件,請一號確定接觸引導方案。”

“綜合觀察發現,37號長序觀察對象發生深度異常現像,符合接觸引導條件,請一號確定接觸引導方案。”

……

“一號長時間無迴應,按即定預案處置。”

“一共有三個接觸引導方案符合37號長序觀察目標所處綜合環境。”

“命令9號嘗試接觸並嘗試性引導37號長序觀察目標,並執行觀察任務!”

“9號無迴應。”

“9號無迴應,選擇14號接觸並嘗試性引導37號長序觀察目標,並執行觀察任務。”

“14號迴應,暫無時間。”

“命令26號接觸並嘗試性引導37號長序觀察目標,並執行觀察任務。”

“26號已迴應,同意並將執行任務。”

“任務開始執行…….” 不說和崇禮比,單單就是和龍上還有厚純相比,閃翼差的也十分的多,崇禮幾人對上劉老,也不見得有贏得可能,況且是閃翼呢?

所以,韓宇並不擔心劉老。

「好,白老,這一次,我倒是要再次,不斷的磨練。」

韓宇也知道,這一次觀戰,正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而且,張強也隨著韓宇,一起觀戰。

張強,即將突破四階武尊,那個時候,他的實力,將再次提升三四倍都不止,足可以隨著韓宇,完成復仇的大業。

韓宇現在也已經掌握到,崇家和李家,除了族長之外,還有著數位武尊強者,這些武尊強者,正是,崇家和李家的核心,元老,他們平時都修鍊之中,根本不會理會家族的事業。

唯獨,家族到了危機時刻,他們才會出現。

這一次,令崇家和李家的老祖宗,雖然沒有冒出來,可是,家族卻也出來了這麼多人!

現在,韓宇才知道,崇家和李家的底蘊,是何等的強大。

「哼,無論是誰,凡事欺壓我韓宇者,依然是雖強必株。這是我韓宇的意志,根本,不容動搖,就算是山崩地裂,月無光,天幕墜落,這個意志,也無法更改,動搖。」

韓宇再次,暗暗的發誓。

血海深仇,必須報,而且,還必須大報,特報。

現在,韓宇的注意力,再次,落到了,閃翼和劉老的戰鬥之上,兩大武尊強者,依然是僵持著,誰都未曾戰鬥,只不過,韓宇已經發現,圍繞著閃翼的血河,完全的弱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