湊過來的姑娘們,立刻被她一個個推開!

這姑娘彪悍著呢。

荊小強忽然在腦海裡面有個場景,軍人家庭成長起來的長腿陸曦,跟這西北高坡下來的天賦妹子對上陣,誰更強悍?

然後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太嚇人了,惹不起,惹不起。

這年頭還比較傳統保守的妹子,獨佔性也更高。

所以他抬手示意:「看見沒,這就是為師的工作,不但要跟各種角色化妝,還有各種肢體接觸,你學得來不,受得了不?」

杜若蘭終於瞪大眼,確認荊小強不是開玩笑,提醒得已經非常明顯了。

深呼吸下更顯天賦所在,看荊小強若無其事的湊近給幾個女生點評皮膚和妝容優劣勢,表情居然能慢慢緩和下來。

最後變成靜靜的坐在旁邊看女生們挨個兒被荊小強摸臉……

男生們已經不能用流口水來形容,只能是驚為天人,強哥手段逆天。

讓大一最美的這一撥兒,怕是有七八位表演系的女生心甘情願把臉湊上來摸摸捏捏!

荊小強眼角還是瞟著杜若蘭作比較,暗暗在心裡給這一屆女生打了個評分,她的容貌的確是綜合評分最高,但表演成就嘛,那就不一定了。

但這能伸能屈的天賦,還是不得了哦。

杜若蘭就坐到女生們喜憂參半的都諮詢完,有兩個被說得比較嚴重的已經沖回寢室去洗臉收拾,另外三四個也不顧吃飯馬上到旁邊教學樓找落地鏡觀察面容。

她才轟人:「差不多了吧,我師父免費忙了這麼久,你們可以下回再來了,還有你們,大男生的聽這麼仔細幹嘛,有女朋友嗎?沒有就趕緊去食堂吃飯!」

結果只剩下那個潘雲燕居然敢撩撥她:「小蘭啊,俺想當你師亮哩,中不中?」

杜若蘭騰的跳起來,嚇得男女生都轟然逃竄掉。

她才撥一下長發妖嬈坐下:「跟這麼多美女廝混,開心吧?」

荊小強用手指示意下師徒倫理界線,但重重點頭:「超級開心,這就是我的夢想,來考戲劇學院的目的。」

杜若蘭卻嫣然一笑,真的,這時候確實詮釋了眉開眼笑四個字,眉毛的成熟大氣跟眼角的妖媚嬌艷重疊起來,的確好看:「可我注意到,你沒有給她們任何人說拿卸妝膏之類的,只給我的,對不對?」

荊小強是小氣,憑什麼老子要給表演班當公共化妝品免費提供商?

而且給杜若蘭也只是因為看見有點受損趕緊補補吧,以後等化妝品店開起來,哼哼哼:「我們是師徒嘛。」

杜若蘭再眯眼湊近些:「而且你看她們的眼神,一點色迷迷的感覺都沒有,就是化妝師的那種專業分析觀察,其實你並不花心。」

看看周圍沒人了,遠處那些注視軍裝情侶的也聽不見,荊小強才收起飯盒:「確實不是花心,你可能談過點學生戀愛,但經歷肯定沒我多,不像我荒唐事幹了不少,男女之事已經看得很淡了,知道我什麼意思嗎,就跟吃飯喝水差不多,所以我是真不想禍害你,你才十八九歲,我真的不想騙你上床也下不了手啊……」

杜若蘭終於目瞪口呆,可能第一次聽見把耍流氓說得如此清新脫俗! 晌午便接近了那塊竹林。

龍夜擎好想再看看喬安夏矇著紗巾在竹林中跳躍的畫面,「夏夏,要不,你蒙上紗巾再跳一次?」

喬安夏不解,紗巾她倒是帶了,但現在是冬天,沒什麼蚊蟲出咬人,也不用擔心臉會被晒黑,「你想看?」

「嗯,非常想看。」龍夜擎說的是實話,那樣的場景這些年不知道在他夢中出現過多少回,每次都會讓他沉浸其中,甚至不願醒來。

喬安夏脫了大衣,還好,裏面穿的是白色毛衣,搭配着黑色褲子,方便她活動,把紗巾系在頭上,「說真的,有幾年沒這麼練過了,我正好練練身手。」

龍夜擎說道,「你就想像成五年前的場景,有兩個人被人追殺,然後,你是怎麼做的?」

喬安夏一躍而上,一手抓住竹子,身子飛向龍夜擎為了不踢到他,把腳往裏縮了點,踢在了一棵竹子上,在她的跳躍下,竹葉沙沙作響,除了沒有追殺的人、沒有受傷的人、穿的衣服也不同,動作和身姿跟五年前幾乎一樣,幾乎是還原了她當年的颯爽英姿。

龍夜擎用手機拍了下來,隨後,把她緊緊抱着,「想不到,在五年前我們就已經……已經有過交集了。」

喬安夏心中一顫,「你說什麼?」

「還記得被你救下的那兩名男子嗎?其中一個就是我,還有一個,是萬沉曄。」

喬安夏吃驚不小,從他懷抱中掙脫開來,一臉錯愕,「什麼意思?」

龍夜擎重複了一句,「你救下的那名男子就是我和萬沉曄。」

喬安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龍夜擎,這也……太巧合了吧?」

龍夜擎有些哽咽,「不是巧合,是緣分,是我們之間的緣分。」

喬安夏做夢都沒想到,她當年救的人居然是龍夜擎和萬沉曄!到現在還有些恍恍惚惚的,「怎麼會是你們?龍夜擎,我要是早知道救過你,當初直接找你幫忙救喬氏不就可以了?又何必還跟你協議結婚?」

龍夜擎正處於激動的時刻,她這麼一說,竟有點緊張了,「怎麼,後悔嫁給我了,嗯?」

喬安夏說道,「沒有,沒後悔,就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龍夜擎頗有感嘆,「是啊,真的有點不可思議,明明是你救了我,我卻不知道是你,而你,也不知道救的人就是我。」

「好吧,現在知道也不遲,至少,你已經跟我告白了,並不是因為我救過你,你才愛上我的,這樣挺好。」

「你說的是。」龍夜擎終於可以鬆口氣了,再也不用糾結著去找那個救過他的女孩,「我說後來我怎麼一直沒找到呢,原來是躲國外去了。」

「你找過我?」

「不是找你,是找那個救過我的女俠,沒想到會是你,真的是太好了。」

竹林沙沙作響,遠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龍夜擎忙一把拉着喬安夏,「好像有人來了,快走!」 「好,8000億,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

楊熙叫出來的這個報價,姬玄是非常滿意的。

畢竟,就算他跑到紫薇星域狠狠一頓搜刮,最終也只得到了1000億源點罷了。

不,還沒有1000億源點。

可是現在,一道成仙坐標,直接拍出了8000億源點。

可以說,隨着資本原始積累的完成,他再也不用像過去那樣,辛辛苦苦跑到各個星域去收集資源了。

這種跨星域的收集資源非常危險不說,而且,還會得罪本地土著。

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掛掉了。

而現在,他通過拍賣這種方式,讓大家心甘情願的把手裏的資源拿出來。

可以說,這種方式比起去各大星域搶奪資源,高明了幾百倍不止。

而且,他這種方式,讓各位參與競拍的強者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而姬玄,也搜刮到了各位強者手裏的資源。

靠着這些資源,他就能開啟逆天修鍊之旅。

這種雙贏的感覺,不要太爽。

而聽到姬玄的話語,金蛇四郎君,還有別的一些強者,臉上都露出惱恨之色。

如果不是在鴻蒙神殿中,他們早就對楊熙痛下殺手了。

他們花費巨大代價想要得到的東西,竟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截胡了,這讓他們如何能高興???

當然,楊熙來頭太大了,乃是荒古聖體血脈,而且還繼承了荒古聖體一系的功德氣運。

這樣一尊存在,根本沒有誰敢打殺。

誰打殺他,誰就會有滔天大禍。

所以,此刻很多人心中雖然充滿了不甘,但是,此刻他們也不敢明說什麼。

畢竟,成仙坐標是楊熙花費源點拍下來的東西,他們如果強行搶奪的話,容易引起姬玄的憤怒不說,而且,還會為他們招惹上無盡禍端。

他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楊熙離開鴻蒙神殿之後,再搶奪楊熙手裏的成仙坐標了。

可是宇宙之大,無法想像。

他們想在茫茫宇宙中找到一個人,可沒有那麼容易啊。

所以,就看到這群人飛速思索起來。

「8000億一次。」

「8000億兩次。」

「8000億三次。」

「好,成交。」

姬玄一錘定音,把事情徹底定了下來。

白銀拍賣會上最核心的寶物,落入了楊熙的手裏。

…………

…………

「所有物品已經拍賣完成,接下來,我會把各位送回你們來時的地方。」

「鴻蒙神殿拍出的東西,七天之內,都受到保護。」

「有任何人搶奪你們手上的東西,你們只需要念出鴻蒙神殿的名字,我就會出現在你的身邊,對你進行保護。」

「當然,七天之後,一切事情,鴻蒙神殿概不受理。」

「好了,沒有事情的話,我送各位離開。」

姬玄嘴裏淡淡道。

對於姬玄來說,資源已經到手,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努力修鍊,爭取讓自己的修為跨入更高的境界去。

所以,眼前這群為他提供資源的『工具人』,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他可沒有功夫一直招待這些人。

「少殿主,我想在鴻蒙神殿外直接飛升仙界,請少殿主為我護法。」

而就在此時,楊熙開口說話了。

他提出了一個讓姬玄都震驚不已的要求。

他竟然想直接立地飛升。

楊熙在遮天世界沒有太多的牽掛,姬玄是清楚的。

但是姬玄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如此果斷,選擇直接飛升仙界。

要知道,從他的修為上來說,他連修鍊之門都沒有開啟。

現在飛升仙界,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畢竟,跨入仙界的道路艱險無比,沒有實力直接飛升,很有可能在飛升途中隕落。

就算他成功進入了仙界,也可能因為實力不行,被妖獸吃掉。

不論從什麼角度來說,楊熙都沒有直接飛速的道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