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嘿嘿也不服輸,從床上下來時,沖著木小寶拋飛吻,「小寶哥,我讓咱粑,給你燉最專業的藥材湯,我明天再來看你噢,你要好好休息。」

他說什麼,她就跟著說:「你這個復讀機!」冷哼一聲后,梁棟背著手離開。

看到梁棟快到門口了,湯嘿嘿立刻拔腿衝過去,就連出門都要跟梁棟搶。

夏明義看到木小寶要下床,趕緊伸手把人摁住,「寶少爺,你這是要去哪兒,你身體還很虛弱,不能下床。」

「李叔叔讓你帶我去六樓,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小夏夏你快帶我去,別耽誤了事情。」雖然他後腦勺的傷口很痛很痛,但是他能忍得住。

「好。」如果沒有要緊的事情,李泓霖也不會明知寶少爺身體不適合還要他帶去六樓。「我去找輪椅,你在這裡稍等一下。」

「嗯嗯。」在等夏明義的時候,木小寶總感覺自己的胸口悶悶的,好像很不舒服,但是又說不出來。

媽咪怎麼還沒回來呢,不是說很快就會回來了嗎?

很擔心木兮在紀家會被人欺負的木小寶,正要給木兮打電話,就聽到保鏢提醒他,「寶少爺,輪椅來了。」

「好。」因為小夏夏要抱他,不方便打電話,木小寶就將準備撥出去的電話掛斷。

梁棟和湯嘿嘿誰都不讓誰,最後兩個人一塊搭電梯下樓。

從電梯出來后,本來互相不理睬對方的兩個人,在看到出現的人後,都異口同聲喊了句:「是小寶弟/小寶哥的老紀。」

「他怎麼來了?」梁棟抱著胳膊,看到紀澌鈞出現在這裡,很不開心。

「肯定是來看小寶哥的啦。」湯嘿嘿接了句。

聽到湯嘿嘿的話,還以為湯嘿嘿對紀澌鈞的印象不錯,沒想到在紀澌鈞走近后,湯嘿嘿主動跟紀澌鈞打招呼的話讓他很滿意,「紀總,你不是跟賴氏的賴小姐在一起約會嗎,怎麼會來這裡?」

目光焦急,步伐飛快往前走的男人,壓根沒注意到眼前的小不點,在湯嘿嘿走過來攔住他去路跟他說話紀澌鈞才注意到。

看到湯嘿嘿,紀澌鈞就想起,湯嘿嘿曾經在木小寶面前胡說八道,導致他家兮兮和兒子都誤以為他有什麼不幹凈的病,就算是拿湯家承擔這個過錯,但紀澌鈞看到湯嘿嘿,仍舊是忘不掉這件事,所以打從心底對湯嘿嘿沒什麼好感,「小寶在樓上?」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想起紀澌鈞讓木小寶難過,湯嘿嘿就替木小寶打抱不平,雙手叉腰,昂頭挺胸看著紀澌鈞。

「就是,我警告過你,別再來打擾我表弟梁小寶,你怎麼又來了?」他知道小寶弟肯定很想見到紀澌鈞,但是他還是要說,還是要攔著紀澌鈞,即使攔不住。

看到梁棟張開手攔著紀澌鈞,湯嘿嘿也跟著學,不讓紀澌鈞過,「有本事,你從我頭頂上跨過去。」

命定限量版壞首領 梁棟糾正一句,「屍體!」連話都不會說話。

「對,屍體!」

從梁棟和湯嘿嘿的反應來看,小寶確實在這裡沒錯,紀澌鈞不想和兩個小孩子浪費時間,直接越過他們。

梁棟和湯嘿嘿看到紀澌鈞走了,趕緊追過去,一人抱住紀澌鈞一條腿,「我不准你見我的小寶弟,我不准你欺負他。」

「大壞蛋,這是我粑粑的醫院,我不歡迎你,出去!」

本來,看到小孩子之間那麼重情重義,還要以小小的身軀去阻攔一個成年人的畫面,費亦行心裡很替木小寶感到開心,雖然不知道往後幾年會是怎麼樣,至少現在,是真心以待。

正在笑的費亦行,沒想到梁棟和湯嘿嘿會撲過去抱住紀澌鈞的大腿,嚇得費亦行趕緊過去。

他家紀總,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對小孩子向來是沒什麼耐性,更談不上喜歡,當然除了自家獨苗以外,費亦行趕緊過去,左邊一個梁家小公子,右邊一個湯氏千金小姐,兩邊出了事,那都不是小事。

「愣著幹什麼,把他們給我帶走!」從小到大,他都不喜歡小孩子,認為小孩子,只會哭鬧不休,闖禍給人惹麻煩,本以為,小寶的出現會改變他的這個觀念,卻沒想到,是有所改變,但也僅限於對那小子。

「是。」費亦行揮手叫來一個保鏢,幫著一人一個把人從紀澌鈞腿上拉走。

在拉人的時候,費亦行也會從大局考慮分輕重,梁家的可以稍微粗魯一些,那就交給保鏢,湯家的,得小心抱,那就由他來,「湯小姐,有什麼話好好說,別抱著我們紀總,紀總還要去看寶少爺呢。」

再不走,小心把他家紀總惹急了,真是一腳抖一個下來。 公寓里,男子將青狐面具摘下來,赫然是顧念城那張溫潤如玉的臉。

跟一年前相比,現在的他,臉上似乎多了一絲戾氣。

一年前,是他設局。

他找蘇暖,讓她設計蘇北,綁架蘇北,吸引路南的注意力。

其實,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帶著蘇北離開南希市。

雖然過程很冒險,但是,最後他都做到了,不是嗎?

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註定,蘇北竟然失憶了。

本來,如果蘇北沒有失憶的話,他也找了著名的催眠師,打算催眠蘇北,讓她以為,自己就是蘇暖。

然後,他再精心培養蘇暖,讓她以蘇北的身份,回到路南的身邊。

這樣的話,路南估計一輩子,都找不到真相了。

顧念城的目光,沉沉的看著窗外。

現在美中不足的是,蘇北想要回到南希市。

那個熟悉的地方,他總是感覺提心弔膽,生怕蘇北想起點什麼。

眼下,他來到紐約,主要還是為了幫助蘇暖,讓她完美的跟路南相認。

這樣的話,路南找人的心,應該能稍加收斂,他也能安心下來,不用再把蘇北藏起來了。

以後,蘇北就以蘇暖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出現。

他們有一個女兒,名為顧紫蘇。

想必,路南也不會想到,他身邊的蘇暖,會是真正的蘇北吧!

顧念城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了兩口,揉了揉額頭。

這兩天,蘇北一直在跟他鬧脾氣。

她不肯跟自己說話,還在責怪自己,那天晚上的事情。

他已經道過謙了,可是,她還是不肯說話。

看來,只能耐心等等了。

顧念城站起來,向著外面走去。

在蘇暖和路南見面之前,他不能讓蘇北和路南見到,以防生出別的事端。

他還是先下樓,去看著蘇北。

蘇北這次和他,也住在這家酒店。

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顧念城會心的笑起來。

一年的尋找,終於找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想必,那個場面,分外的感人,分外的精彩吧!

他笑著向著樓下走去。

蘇北醒來后,發現顧念城還沒有回來。

她皺了皺眉,打算下樓吃點東西。

結果,她剛穿好衣服,就聽見了敲門聲。

"暖暖,你在裡面嗎?我帶你跟紫蘇下樓吃飯!"顧念城在門外說道。

蘇北想了想。

"嗯!"她就發出這個一個單音節,就不再吭聲。

如果有可能,這段時間,她真的一點都不想跟顧念城說話。

蘇北打開門,抱著顧紫蘇,和顧念城三個人,出門吃飯。

就在他們剛剛離開酒店的時候,路南帶著蘇寒和蘇凜,也一起下樓了。

路南帶著兩個寶貝兒子。

"爹地先帶著你們去吃飯,吃完飯,你們去房間里玩一會,我下午有點工作要談,談完工作,我們在紐約看一看,你雲帆叔叔,已經安排人,在找你媽咪了,我們出去看看,說不定還能有意外的收穫!"路南低聲說道。

他現在,只能抱著這種希望,不斷的找下去。

他希望,就在自己無意識中,蘇北就那樣,突然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路南帶著兩個孩子走出大廳,蘇暖才從大廳的一個盆栽後面走出來。

G先生說,不能讓路南提前見到她,剛才差點就露餡了。

她伸手拍了拍胸口,打算準備一下,去準備接下來面試的事情。

路南吃完飯,看著兩個孩子睡著了。

他這才走出房間。

雲帆已經在公寓門口等他了,今天下午他和Towerlover的人,約定的談事情的地點,就在這家酒店的一個私人會所裡面。

豪門驚夢:神祕男上司的邀請 路南和雲帆到了的時候,那位項目負責人,已經在等候了。

對方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子,名叫Selina。

看著這位Selina,路南突然就陷入了回憶。

一年前,瑟琳捨棄生命,只為了救他。

他承認,自己以前很討厭她。

可是,他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女人,竟然會為他而死。

那一刻,他才正視了,她對自己的愛情。

他的心裡除了難受和抱歉,好像什麼都做不了。

因為,他給不了她想要的愛情。

可是,她卻因為自己死了。

路南心裡,只有深深的譴責。

Selina開口喊了路男一聲,結果,路南沒有反應。

她聳聳肩,無奈的攤開雙手,看著雲帆。

雲發尷尬的笑了一聲。

"不好意思啊!"他跟對方說了一聲。

隨即,他拉了一下正在沉思的路南。

"總裁,Selina小姐喊你呢!"雲帆低聲在路南耳邊說道。

路南猛地回過神。

他抱歉的看著Selina。

"Selina,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剛才想起了一點事情,沒有別的意思,希望你不要介意!"路南的神情,充滿歉意。

Selina看著路南,笑了笑。

"這樣的小事,我當然不會介意,只不過,我很好奇,路先生想到了什麼事情?"Selina微笑著說道。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

"我一個朋友,年紀跟你差不多大吧,中文名叫瑟琳,你跟她的名字,讀音非常相似,突然就想起來了!"路南說道。

Selina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你那位朋友,對你來說,一定很重要吧!"Selina說道。

路南搖了搖頭。

"談不上重要不重要,只是讓我記憶很深刻!"路南丹丹的說道。

"我們的名字這麼相似,一看就是有緣人,路先生什麼時候,介紹我們認識一下!"Selina笑著說道。

路南的面色有點難看。

"她已經死了!"路南說。

Selina的臉色,頓時充滿歉意。

"路先生,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沒有想到,sorry,sorry!"Selina搖著頭,抱歉的說道。

路南面無表情的搖搖頭。

"沒事的,都是過去的人和事情了!"他說完,抬頭看了一眼Selina旁邊的女助理。

對方看起來,好像已經懷孕很久了,像是馬上要生了一樣。

路南皺了皺眉。

"Selina,我看你的助理,好像……快請假了吧,你找好助理了嗎?畢竟,我們這個項目,後期需要長期跟進,你的助理這樣,怕是不行吧! 求你別升級技能了 "路南認真的說道。

Selina笑了一聲。

"路先生考慮的很周到,不瞞你說,你想的問題,我們也早就想到了,現在,我們正在招收助理,相信明天,路總就能見到我的新助理,我們先談談合作的事情吧!"Selina說道。

路南點了點頭,兩個人的話題,便開始進入正題。

談了一下午的合作。

談完合作的事情,Selina邀請路南去喝一杯酒,路南搖頭拒絕了。

Selina非常直白。

"怎麼?路先生不喜歡我這樣的?"Selina笑著說道。

路南禮貌的笑了一下。

"不,Selina小姐不要多想,我已經有妻子了,而且,我的兩個孩子,還在酒店裡,等著我回去陪他們!"路南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