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撇了撇嘴,昆羽游到外面,對着黑狗和虯擺了擺身子。

黑狗眼神極好,隔着老遠就看見搖擺這身子的昆羽,伸出前肢一揮,算是打過招呼。

回頭跟一旁的虯說道。

“走吧,等着呢。”

虯眼睛睜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黑狗,又看了看已經回去的昆羽,張了張嘴,卻沒發聲。

黑狗一笑。

“別愣着了,好歹也救過你的命。”

身形閃動,黑狗奔着熔岩石柱漂去,身後的虯掙扎了一會,也跟了上來。

進到洞窟內,黑狗打量了一下週圍,嘴裏發着嘖嘖聲,毫不客氣的佔了個位置。

虯有些猶豫,挺大的個杵在門口不願進來。

昆羽張嘴喊道。

“進來吧,不吃你。”

這話一出,虯咧嘴笑了笑,放下心防,走了進去。

昆羽撈起兩片能量玉石扔給了黑狗和虯,算是對客人的招待。

虯沒啥反應,黑狗則陰陽怪氣了半天。

也難怪,這傢伙除了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長到現在也沒享受過幾天好日子,對能量都是一分掰成兩分用,哪捨得這麼浪費。

將玉牌放在嘴中,黑狗用力一吸,眯着眼悠悠的問道。

“說吧,找我們什麼事?”


“我想到後面去看看。”

昆羽沒有繞彎子,直接開口。

幸福重生︰勛爺花式逼婚 去看看就去看看唄,喊我們做什麼?”

黑狗眼睛眯眯,漫不經心的說道,隨後突然一愣,用力將玉石一咽,直起身來盯着昆羽艱難的問道。

“你說是去後面看看?”

昆羽點了點頭。

“你確定?”

黑狗怪叫了一聲。

昆羽轉過頭,眼神定定的看着黑狗,一動不動。

對視了許久,黑狗如同被抽了脊樑骨般,癱軟下來。

“我就知道,這賭沒這麼好打。”

一旁的虯嘴裏叼着玉石早已看呆。

這啥情況?

好在昆羽沒有忽略對方,轉過身開始解釋。

“我說的後面就是皇級。”

這下虯也震驚了。

也怨不得他們震驚,黑狗和虯都是高等王級,離準皇相差不遠,以他們的資質,這輩子到準皇還是有可能的。

但是對於普通的生物來說,準皇已經是頂點了,雖然知道後面還有路,但對於他們來說此路不通。

皇級生物從出生開始就和普通生物是兩個道。

皇級生物出生的時候眼前的道路就是一片通暢,只要夠勤奮,運氣夠好就能順利到達皇級。

普通生物從出生開始眼前就會有一堵跨越不過的高牆,這道高牆就是命運。

所有在高牆前停下的就被稱爲準皇。

雖說準皇稱號中也有一個皇,但這堵牆的內外卻是兩個世界。

以前昆羽以爲皇級的區別就在血脈上,現在實力提升,眼界提升,再回望這個問題,發現更絕望。

立在眼前的這堵牆不再叫血脈,而是叫命運或者叫世界。

這是這個世界的規則。

什麼叫規則。

規則就是不管你願不願意都要接受的事情。

但昆羽從內心中對於這個規則是排斥的,他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憑什麼要遵從這個世界的規則?

豪言壯語誰都會說,回到現實,昆羽依然要面對大量的問題。

首先就是想要突破規則,單靠自己?

怎麼可能!

歷史上所有起事成功的是靠一個人的?


不裹挾大量的同道中人,最終只能變爲一個呆頭呆鳥的出頭鳥,在一片嗤笑中被高高在上的規則,面無表情的一擊崩碎。

自己的牆要推倒,所有參與的牆也要倒, 修羅武神 ,只有有切實的利益,只有大家都能看見好處。

這件事纔有可能成功。 明白昆羽要做的事,虯陷入了沉默,黑狗頭搖的如同撥浪鼓。

昆羽沒有急着解釋,斜靠在兩人的對面,安靜的等着對面先發話。

“絕對不行。”

黑狗先發話,語氣相當堅決。

“不是不想幫你,換個別的事都行,你讓我單挑準皇我都能考慮考慮,但這事絕對不行。”

昆羽看了眼依然不發話的虯,回頭問道。

“給個理由。”

“不行就是不行,那是什麼?那是生存的規則,那是這個世界的意志,那是烙印在我們生命中的東西。”


“別說推翻他,我甚至都不知道它在哪。”

昆羽沒有否定,反而認可的點了點頭。

“說的對,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也只是幾乎,這個幾乎是僅針對一個個體而言。”

“我先問個問題,這個世界,從水中到陸地,再到天空,是擁有皇級道路的生物多,還是普通生物多?”

黑狗會了揮爪子,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當然是普通生物多。”

“那再有一個問題,這個世界到底是由什麼構成的?”

這個問題一出,黑狗嘴巴張了張,愣住了,一旁的虯眼中閃過精光,若有所思。

吭哧了半天,黑狗煩躁的撓了撓腦袋,不願意把到嘴邊的回道說出來。

昆羽微微一笑,開口道。

“我替你回答吧,這個世界是由無數個我們這樣的普通生物構成的,也就是說,我們纔是這個世界的基石。”

“好了,問題來了,請問,作爲如此重要的我們,爲何反而是道路斷絕的那一方?”

這次黑狗徹底沉默了,這個問題太大了,大到黑狗不敢開口。

“可能是因爲統治的原因吧?”

一隻沉默的虯突然開口說道。

昆羽有些意外的看了眼他,隨後眼神鼓勵他繼續說。

虯有些猶豫,但還是謹慎的說道。

“世界太大,如果任由野蠻發展,最終只會導致環境崩毀,萬物皆亡的地步。”

“所以,世界選擇了一部分生物作爲統治方,其他的生物成爲了被統治方,統治方的上線必然要比被統治方高,只有這樣才能達到統治的目的。”

“而這樣做的目的會讓階級固化,但好處卻是最頂層管理起來更加方便,只需要管好這些被選中的即可。”

昆羽現在確定,這傢伙一定是從大家族出來的,否則一般的生物根本沒有這樣的眼界。

天才小醫師 ,昆羽接過話頭。

“那現在又有一個問題,這個選擇統治者也就是皇級,是誰選擇的,他憑什麼規定。”

“換句話說,什麼樣的存在才能控制這些高高在上實力超羣的皇級?”

這次連虯都不敢說了,黑狗甚至連耳朵都垂了下來。

昆羽不管他們,自顧自的說道。

“我猜,這個所謂的世界和規則,背後應該也有一個活生生的生物。”

此話一出,虯和黑狗身體同時一震,渾身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昆羽則淡定異常,其實在昆羽第一次知道有這堵牆的時候就有過類似的猜測。

因爲不是這個世界的生命,他始終是以第三方視角看待這個世界,相對於這個世界本土生物,視角更加獨特。

當他猜到這個世界背後應該有一個更高能的生物時,也是一驚。

他窮盡想象也沒法想到這個生物到底有多偉岸,實力到底強到何等地步,但這些不妨礙他認定自己的猜想,併爲之付出行動。

此刻,昆羽第一次,把自己的猜想告訴了外人,也從這時開始,昆羽內心中一顆種子開始發芽,並快速的茁壯成長。

沉默了許久,光影消散,黑狗反而是第一個擡起了頭。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昆羽,嘴巴有些顫抖,但還是用力的發出聲音。

“你猜的這些,有依據麼?”

昆羽本來想說沒有,但想了想最終卻點了頭。

黑狗彷彿抓住稻草般,急聲問道。

“什麼依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