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怪他亦是無用。

反是錯有錯著,若非當日大聖先釋放了滅世魔神部分的靈,今日擁有完整『靈』的滅世魔神只怕更恐怖。連一點弱點都找不到。

「你可是吞噬了滅世魔神之魂?」林風連是問道。

大聖點點頭,正色道:「對,所以…我對祂很了解,包括——祂的『弱點』。」

嘩!~林風眼眸瞬時亮起。

相信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弱點所在,就算隱藏的再深,記憶都不會說謊。

「邊走邊說。」林風眉頭一展。

大聖應聲,隨即兩者便往墓園所在而去。

短暫的路途。

行進中,林風和大聖卻是交流了不少,尤其是林風更是從大聖口中知曉了滅世魔神許多秘密。包括其身體構造,與人類與妖族皆是不同,妖族修鍊的是內丹,體魄,但滅世魔神修鍊的是『魔元』,死亡之氣的源。

吸收死亡之氣,進入魔元,再是化作魔力強化細胞,強化身體。

沒有所謂的瓶頸,只要死亡之氣吸收的夠多,滅世魔神實力便能無限的提升,再提升。故而,祂能存在於斗靈世界之中,在某中程度上稱祂為聖王級也沒錯,但實力卻是星空層次的級別,而且比普通星空強者要強的多。

滅世魔神,相當的特殊。

「祂走的是另一種體之道。」林風心中輕道。

之前自己或許會很驚訝,然如今接觸多了眼界廣闊便清楚許多。

滅世魔神根本就和自己,和大聖一模一樣,同是修鍊『體之道』的一種,只不過….祂的『天賦資質』乃至起點都與眾不同,遠遠超出自己,更不用說是大聖。

祂的實力之強,與其說是其『體之道』更勝一籌,倒不如說是——


祂的起點,太高!

就如普通人賺一輩子錢終於變的富有,但卻遇到剛出生便擁有龐大遺產的首富繼承人……

當然,世上本就沒有所謂的完美。

就算再強的武者,都有弱點。

滅世魔神,同樣不例外。

…(未完待續。。) 唐龍剛才所說的最後一句,也是他見到玉老人的最後一眼。這些都可以與玉老人的回憶、以及郝仁的一個教授當年插隊發生的事情相互印證。郝仁相信他說的都是真的。

唐龍說道:「小郝,你是在哪裡見到的玉老人?」

郝仁就將他在國內被五井長慶暗算,尋仇尋到東瀛北海道,滅了五井魚山一家,為了追蹤五井長賀,在玉洞中遇到玉老人的事說了一遍。關於玉老人的年貌、性格、修為更是不厭其詳。

唐龍越聽越驚,因為他確定郝仁講的玉老人就是被他們搞瞎打殘的那一個。可是,玉老人遠在華夏國的西北省,就算他在雪水河裡凍不死,僥倖被人救上岸,但他怎麼就能到了東瀛呢?

還是郝仁將這中間的道道理清了,講給他聽:「那時候,我們國家與東瀛的外交關係已經恢復正常化,五井魚山也就是那段時間來了華夏。他最早是做玉器生意的,估計是去和田進行考察,無意間發現了玉老人,並想盡辦法,把玉老人帶回東瀛。那時候雖然海關查得嚴,但只要捨得花錢,他總能把人帶出去。」

唐龍點了點頭,他覺得郝仁分析得有些道理。只能是玉老人獲救被人帶走,指望他一個又瞎又瘸的老人,想出國是不可能的。

郝仁又問:「乾爹,你這份藏寶圖就是從玉老人的身上搜來的?」


唐龍笑道:「是啊,玉老人對這份藏寶圖也很珍視,他藏在貼身的內褲里,還是駱玉笙服侍他洗澡的時候看到的。我們把玉老人打傷之後,從他的內褲里找到這張圖!」

說著,唐龍從貼身的口袋裡拿出一張不規則的直角扇形羊皮來。郝仁一看就知道,這是一整張藏寶圖被切成四份中的一份。可想而知,是唐龍、杜千劫、黃志焓、駱玉笙一人一份。


圖上畫著一些城堡、河流,並且配上了兩種文字,一種是繁體的小篆,另一種他就不認識了。

唐龍又說:「我們拿到羊皮后,就開始琢磨上面的文字和圖案。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琢磨出來了。那是古于闐國某位國君留下的地圖。但是,這個寶藏不是想什麼時候取就什麼時候取的,它需要一個非常苛刻的條件。」

「什麼條件?」郝仁問道。

「那個寶藏每隔十年的中秋節開一次門。而且,開門之前,那裡附近先要刮一場沙塵暴。我們之前的修為都不夠,要不是四人抱成團,早就被颳得沒影了。風颳得最大的時候,寶藏開始開門,但是那時候我們都緊緊地抱著,根本不敢動。等風暴小了,我們可以挪動了,那寶藏的門又關上了!」

郝仁心中一動,估計那個寶藏也就他一個人能進去。

唐龍嘆了口氣:「我們都老了,如果這一次我們再進不去,以後連提也不要提了!」

郝仁問道:「你知不知道,那個寶藏里到底有什麼?」

唐龍搖頭苦笑:「我們又沒有進去過,哪裡知道裡面有什麼?」

郝仁心中狐疑:「這幾個老頭也太不靠譜了,只是從玉老人身上拿到一張羊皮地圖,然後根據地圖找到地方,就想進去。萬一被關在裡面,這一關就是十年,那還不得餓死在裡面!」

郝仁又問:「駱玉笙知不知道這個地圖的來歷?」

唐龍說道:「我們都問過駱玉笙。他說,有一次玉老人喝醉了,曾經跟他說過,這張圖是他從一個人身上搶來的,就為了這張圖,他還和山中老人鬧僵了呢!」

「山中老人?」一聽唐龍提到這個,郝仁的興頭又來了。

昨天他和祁老神醫聯手給老首長治病的時候,他就聽祁老神醫說了關於「五鬼鬧中秋」的故事。祁老提到了三個人,一個是玉老人,一個是山中老人,還有一個是病人。

玉老人和山中老人合夥給一個武功高強的人下了「五鬼鬧中秋」的毒。等那人病入膏肓之際,玉老人又請祁老為病人醫治。病人的毒被驅除之後,有感於玉老人的恩德,就把自己珍藏的藏寶圖給了玉老人。而玉老人得了圖,立即翻臉,又把尚未恢復的病人打得奄奄一息。這時山中老人也來了,要看看玉老人手中的藏寶圖。但是玉老人以要殺祁老為借口,先把山中老人給支開了。

祁老的回憶就到這裡。但是郝仁一結合唐龍轉述駱玉笙的話,就能猜得到,玉老人大概也沒有把地圖給山中老人,才導致兩人鬧僵了。

郝仁現在的疑問是,玉老人當時騙來的藏寶圖是不是就是這一個?還有,那個被玉老人騙的人到底是誰?如果連玉老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在江湖上怎麼也應該有點名氣吧!

郝仁問道:「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唐龍說道:「我已經和老杜、老黃、老駱聯繫過了,最好明天就走。明天是八月十一,我們從龍城坐飛機到烏市。在烏市住一晚,和老杜、老黃匯合,八月十二再從烏市坐飛機到和田。在那兒住三個晚上,正好需要熟悉一下地形。待會兒我再給老杜、老黃他們打個電話,就說你們倆和我們一起去。這樣,他們就不用再找別人幫忙了!」

郝仁說道:「這麼秘密的事,你們再找別人幫忙,不怕泄露出去嗎?」

唐龍苦笑道:「我們這是最後一次尋寶,成敗就在這一次。如果這次再不成,以後就與我們無關了,泄不泄密的還怕什麼!」

「那好吧,乾爹,我們今天就早點回去,把家裡的事情安排一下。你也做好準備,明天一早我開車來接你去機場。啊對了,也不知道機票好不好買?你把身份證號碼給我,我讓人給你買票!」郝仁和吳雙一起說道。

拿到了唐龍的身份證號碼,吳雙給他們「暢飲」組織的人打了電話,訂了明天上午的機票。

三人又吃了一會兒,郝仁和吳雙就起身告辭,他們要回家做個安排。

回到家裡,郝仁把要去和田的事一說,寒煙、宣萱、睿雅根本沒有反應。她們都已經習慣郝仁外出了。這傢伙仗著修為碾壓,地球上就沒有他不敢去的地兒! 「最強點,也是最弱點。,」林風暗忖。

自己之前推測的**不離十,的確滅世魔神的『靈』是初生狀態,之前是以佔據大聖軀體的『靈』為主體,雖然被狐姬釋放后在其身體內『魔元』又是誕生一個新的靈,但和之前的靈有巨大差距。

靈一分為二,並非單純的力量削弱一半,而是……

削弱,超出九成以上。

如人的腦袋,切開一半,還能活么?

然滅世魔神與普通武者並不同,祂的靈是以『魔元』為基礎,換句話說,只要魔元足夠強大,不斷吸收死亡之氣化為魔力,靈就能一點一點的恢復,直至達到完美。

就如一個細胞不斷的分化,再分化,最後能構成一個完美的整體。

相當的可怕!

但,這就是滅世魔神的超強天賦。

祂非常的可怕,魔元能誕生『靈』,同樣的,靈也能誕生魔元,相輔相成。之前在大聖軀體里,佔據身體后滅世魔神之靈便轉化部分力量,誕出魔元,形成一個迷你版的滅世魔神,只可惜…..時間太短。

儘管那時大聖實力已是在不停增長,然最後終是吃虧在林風手中,畢竟魔元的形成並非一朝一夕,而滅世魔神的實力則是與魔元息息相關,魔元越強,魔力越強,吸收死亡之氣速度越快,身體也越可怕。

這種相輔相成,有優點同樣有弱點。

其弱點,便是『連繫』,正如優點中的連繫是一模一樣的。

刀越鋒利,就越容易斷裂。

「其靈與魔元息息相關,連成一線。」

「魔元傷。靈則傷,加上靈誕下魔元並沒有多久,力量本就十不存一,更是虛弱。而且魂之爭奪的領地是在大聖的身體里,種種因素相加,天時地利人和。故而大聖最後能吞噬滅世魔神的靈,成功奪回身體。」

「所以,眼下的滅世魔神也是一樣,只是外強中乾。」


「祂的身體自上古時代便擁有,的確強壯萬分,但魔元卻消耗巨大,而其靈是由魔元所誕下,更受魔元連繫。只要我能將其魔元破碎,其靈自會湮滅。便能將其完全擊殺!」

……

思緒連連,林風懸浮在半空。

望著前方已是破碎不堪的墓園,戰意粼粼。

滅世魔神的弱點,自己已是知曉,然要擊碎其魔元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按大聖所言,滅世魔神的魔元的確常常會出現,其一,吸收死亡之氣。或是爆發魔神之力時,魔元會在滅世魔神的額頭處閃現。吸收越強烈,魔元綻放的光芒便越強烈;其二,各種死亡之氣的攻擊。滅世魔神修鍊的是『體之道』,故而其攻擊方式是以**為主,但其同樣擁有遠距離攻擊,這一點自己很清楚。因為已是被攻擊不止一次。

「主要是兩種死亡之氣的攻擊方式。」

「第一種,魔神之光,便是第一次我進入墓園時滅世魔神發動的攻擊。」

「第二種,滅世極光,魔神之光的進化版本。是施展魔神之力時爆發的最強攻擊,其破開禁制靠的便是這一招。」

難!

就算知道了滅世魔神的攻擊手段,知道了弱點,但要抓住弱點,毀去魔元卻是極難。

滅世魔神沒有那麼傻,會任憑其弱點被你抓住打。再者,滅世極光不用說,單是魔神之光……只怕也沒人能擋得住。

唰!唰!

兩道身影出現在墓園最深處,林風和大聖望著被破開的大洞,直通陀螺禁制的最底部,眼中精光閃動。

這裡直往下,便能見到滅世魔神。

單在這裡都能清晰感覺得到那可怕氣息,當然,滅世魔神同樣能感覺得到自己,這一點林風很清楚。但滅世魔神並未出現,除了象徵性充滿威脅的吼聲之外,再無其它。

「以祂對我的恨意,沒理由恢復了實力仍不出來。」林風輕道。

「所以在這底部,定有什麼比起你對祂的吸引力更大。」大聖手中巨棍錚錚,戰意四射。


「除了吸收死亡之氣,恢復魔元,我想不出其它可能。」林風眼眸閃亮,徐徐開口,目光落向大聖帶著幾分好奇:「你真有辦法將祂引出來?這禁制越往下越困難,有層無形的壓力阻攔。」

兩難!

要進入地底,起碼得是聖王級的實力。

但聖王級的實力進入,卻又碰到更強更可怕的滅世魔神,只有死路一條。

「交給我。」大聖詭異的一笑,倏地手中便是多了五根毛髮,閃過粼粼光芒,霎時間五個『迷你』的大聖手持金色巨棍便是出現在眼前,林風瞪大眼睛,心之駭然無比。

這並非分身,更非什麼寶物,眼前一個個迷你的大聖都有著極為可怕的實力。

起碼都是聖王級別!

「這!?」林風吃驚的望向大聖,卻不知祂什麼時候有了這般可怕能力。

「此次身體失而復得,對我來說不止沒失去什麼,反得到許多。」大聖眼眸卓亮,「我吞噬了滅世魔神的靈后,便擁有了祂部分天賦,其中一項就是這『化身千萬』的能力。」

林風心之所動,霎時間明白過來。

原理,和滅世魔神『靈』的無限分離,魔元的無限誕生十分類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