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的我是頭暈暈的,這味道怎麼那麼像!

一條巨大的蛇尾露出來,在地面上擺動,震的大家站都站不穩,「蛇啊!」

剩下的三十個人,因為念白此舉,嚇得扔下鋤頭全跑了。

我頭疼的掐著人中,抽了自己兩耳巴子,咋就不餵飽她,再出門!

難怪今天一整天,右眼皮都跳個不停,現在只能靠自己埋屍骨,然後鬆土覆蓋棺材。

念白因為貪杯雄黃酒,才露出蛇尾巴來,以後不能讓小孩子亂喝別人的東西!

我將白骨放在棺材里,把棺材蓋合上,將土埋好。

此時已經是七點,太陽已經下山。

呼嚕呼嚕,念白躺在地上,呼呼睡著了。

「哈嘍!」

「嗨。」

我正去抱她,在恍惚,剛剛是誰跟我說話?

念白睡著了,村民也嚇跑了,哪還有人。 ,

第375章

蘇有晴,奧迪A8出門。

開的也不快,心跳倒是有些快。

感覺像是做賊。

蘇有容、宋三喜和杜海平,都讓她盡量別開車的。

一個個的,把她當寶似的。

想想這個,蘇有晴心裡也是舒適培增。

有種,萬千寵的感覺。

只不過,這車,是真好開。

對於她這種懷孕體質來說,一點副作用也沒有。

就近找到ATM機,查了一下。

屏幕上顯示示,賬戶餘額,果然是500萬。

蘇有晴,更激動,感覺要窒息。

這傢伙,沒騙我!

用宋三喜的孕期呼吸法,緩了好久,才緩過勁來。

然後,開車回返。

回到家裡,樓上沒動靜。

她,放心的停了車。

上樓,進房間。

「這卡,藏哪兒呢?」

「衣櫃里,枕頭下,床底下,包包里」

「不行不行,都不行,萬一」

家裡失火,怎麼辦?

遭了賊,怎麼辦?

出去被偷了包怎麼辦?

蘇有晴,敏·感,思維瘋狂發散。

一時間,感覺卡放家裡,哪都不安全似的。

這可是五百萬啊!

兒子的未來保障啊!

她是不會動一分錢的,但,到底放哪兒呀?

焦急!

上火!

有點團團轉!

瞅哪兒都不放心。

幸福的煩惱了好半天。

甚至,還有點怨念宋三喜。

這個該死的能幹的傢伙,拿這嶄新的卡,可害人啦!

當然,她差點想找宋三喜,商量一下藏在哪裡了。

沒有主心骨。

宋三喜現在就是家裡的主心骨嘛!

不過,過了好一陣,蘇有晴還是有主意了。

來到卧室套著的小書房裡。

把銀行卡,塞進大理石檯面的茶几里。

因為,那裡有一條石縫,剛好能塞進一張銀行卡。

塞進去之後,外面看不出來。

用指甲,能摳出來。

她心頭,石頭才落了地。

其實,她真的也是質樸了。

都忘記了,銀行卡丟失了,可以補辦的。

當然,不想讓家裡其他人知道,這個初衷也沒問題。

蘇有容滿心的喜悅,換衣服。

愉快的,下樓去轉院子。

路過廊廳的時候,旁邊的鏡子里一看。

蘇有晴發現,自己臉都激動通紅了,跟醉了酒似的。

覺得,自己可真美啊!

不禁又笑了,還是要冷靜,不能太激動過頭。

讓有容看出問題來,那就麻煩了。

深呼吸,再深呼吸

來到別墅的大院子里,啊!

今天的陽光,真不錯。

院子里,一片冬之綠,也不錯。

假山池子里的錦鯉,更不錯,喜慶。

反正,住別墅區,真好。

反正,今天啊,就是心情好

宋三喜,在三樓書房,把情況給蘇有容講了一遍。

蘇有容驚呆了,同情心,很泛濫。

「三喜啊,你看洛嬌一家,這日子才好起來,又攤上這事兒了。」 眾人們,反而對他的怨恨和嘲諷,更深了……

院落中,新郎蔣一南,看着四周賓客們,各種嘲諷辱罵聲……

他的嘴角,揚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從方才,他就察覺到了自己未婚妻的異樣。

寧緣,似乎對那秦蒼穹……有特殊的眼神情感。

這讓蔣一南很不爽。

而此時。

看着秦無雙被轟走,離開了訂婚酒席現場……

而且,那詐騙犯的身份,再次被自己揭穿。

此時的蔣一南,很舒服。

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

而此時。

悍馬H6越野車,正緩緩行駛在江南街頭。

秦蒼穹坐在車內,眸光平靜,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他,就這麼扭頭,淡淡望着車窗外,不斷掠過的街景。

夜色,燈火霓虹闌珊。

將這座江南不夜城,映徹的繁華如天堂。

「阿嚏。」突然,車內的秦蒼穹鼻子一癢,輕輕打了個噴嚏。

「爹爹,你怎麼了?」坐在一旁的女兒,詫異問道。

她從沒見過父親打噴嚏,更沒見過父親感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