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月思動了殺念而徐浮更為明顯,掌中狠戾暴漲恰似毒蛇吐信,冷笑道「黃口小兒,槍打出頭鳥啊!」

「我是你祖宗!」

「受死!」

一掌引爆戰火

慕雲霆第一感就是徹骨寒冷,如同黃泉之風襲來再定睛一看,一位華貴女子擋下徐浮奪命一掌,眉宇神態間全然是絕對的無情意念。

「居然是她!」燕月思也是錯愕連連,眼前強勢而又無情的女子,真是自己的小姑。

多年來自家小姑雲遊天下,卻不料在如此關鍵時刻出現。


燕冰

一個讓罪城恐懼的名字,更是讓燕族忌憚的存在,如今再現煙樓。

一場滔天風波在所難免,如此近距離之下慕雲霆深感眼前人,不似來自塵世人間。

冥天樓 要戰嗎?」

一念欲興戰

恐怕在場眾人,誰都擋不住燕冰的絕對寒冷。

徐浮首當其衝寒氣入體,一時經脈逆亂,當場嘔紅在前。

「徐管家!」

如是冰河世紀入侵,燕冰的眼眸下全是無情,與之為敵只是踏上絕望末路,驚得燕月思不敢再開口說話!

「都要娶我燕族女子?那就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強大的念頭!」

商君華自是不屈一步向前,泰然處之「請賜教!」

「一掌!」

「好!」

帝王本壞:臨時王后要出逃 ,著實讓在場所有人意外,而此刻燕冰則話鋒一轉「徐家的,你先來!」

先後受辱徐天麟也是幾分瘋魔顧不得許多,直接破口大罵起來「我堂堂徐家的男兒何患無妻,娶你燕族女子,不過是給你們這個破落王族的面子而已,本少爺不娶了!」

「破落王族!」

最痛的傷疤最忌諱的話語,徐天麟這一言直接讓燕月風怒上眉山,提拳而來「徐家畜生,我要宰了你!」

燕月思想要阻攔可已經為時已晚,燕月風如狼似虎猛撲來,下一刻徐天麟將要黃泉喪命!

而就在同一時間執法族老意外現身,雄渾一掌震退燕月風殺招。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中

「啊!」

一聲慘叫

就在燕定豐震退燕月風之時,燕冰一直點寒芒,玄冰貫體,徐天麟倒在血泊當中再無半點生息!

強悍!徹底的強悍!

燕冰的無情更是讓人意外,慕雲霆不禁暗嘆道「這就是燕族的女子?果然是一個可怕的人物!」


「燕族!」

徐浮怒上心頭火力全力,卯足功體直接對上燕冰,拼一個魚死網破。

燕定豐晃過神來,絕對不能讓燕冰再殺徐家之人,但這位執法族老顯然忘記,燕冰的可怕戰力!

寒氣入侵整棟煙樓,冷風呼嘯間,一掌與燕定豐正面對撞。

「要戰嗎?」

再度請戰同樣可怕,縱然是執法族老也不敢越雷池,此時再戰已經無意,在燕冰絕對強勢下,徐浮也避免不了喪命的下場。

慕雲霆震驚不已而,此情此景下燕族子弟更是如此,不禁自問道「這居然是我燕族強人!」 燕冰之強悍完全超出眾人意料,縱然是執法族老燕定豐,對其也得避讓三分,這等人物如今再度出現,這讓慕雲霆心中又多了幾分擔憂。

「如今燕族強人一一浮出水面,只怕今後更是要層出不窮。」在慕雲霆看來燕族風雲,將要直接影響整個罪城「這場好戲真是讓人不敢欣賞啊!」

眼見燕冰頃刻之間,斬殺徐家兩位重要人員,燕定豐怒火大盛,寒面沉聲道「燕冰!你不要自持武力而太過分了!」

煙樓之內怒意滿貫

燕定豐怒目之下,四方炙熱,掌中起罡風,足踏風雷,下一刻自然是干戈襲來。

再觀燕冰模樣依舊絲毫不為所動,身處四周好似嚴冬將至,讓人靈魂深處都在不斷顫抖著。

慕雲霆心道「這執法族老該不會,正面與這位燕冰強人交鋒吧!」

或許下一刻就是最為糟糕的情形,燕冰冷眉直視前者,氣勢更添幾分「我過分了嗎?」

反問一句更讓燕定豐怒火難收,提拳而起煙樓瞬感幾分燥熱,諸多燕族子弟雖不願意看到同胞相殘,但還是掩蓋不住內心的期待。

一聲轟隆

四方死寂

燕定豐出拳之迅猛,慕雲霆也是無法捕捉,心中自然暗自慶幸起來「看來前日我能夠擋住這老匹夫一拳,也算是僥倖啊!」

小露身手就知水深幾許,但觀燕冰這座萬年冰山仍是如此,就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

久未露面的燕孤凌沖入煙樓,對商君華與慕雲霆大喝道「走!事情已經安排好了!」

商君華一聽,眼睛頓時雪亮幾分,連忙呼喊起來「走!快走!」

「哪裡走!今日煙樓就是你們亡命所在。」燕定豐銳利雙眼直接對上燕孤凌,高聲怒斥道「孽子!居然反叛燕族,你可知你的下場將會如何?」

「反叛燕族?真是可笑,時間會證明對錯!」

「可惜你等不到時間的證明,授首吧!」

燕定豐直接對燕孤凌對了殺心,這一點讓慕雲霆大感意外,甚至開始懷疑眼前人,是否就是燕族執法族老。

就在燕定豐言畢之後,燕冰再度站了出來。

「燕冰!不要逼我不認手足之情!」


「是你在逼我!」

「既然如此,那多說無益!」

燕族雙強再交鋒地晃三分,冰與火一同起舞,愛恨交織其中,

但慕雲霆已經無心關注「趁這個時候,我們快走!」

「走!往哪裡走!」

前狼后虎

對於慕雲霆燕月思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手中羽扇扭轉中,不斷醞釀殺氣「孤凌,今日你踏出煙樓一步,從此就不再是燕族之人!」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情!」

「你知道?我看你是不知道!」言道此處燕月思再添幾分殺氣,一點一滴蔓延開來,將慕雲霆等三人都包裹在其中,含殺的目光看著商君華「你的命我會送給徐家處理!相信他們會為你收屍!」

「你好大的口氣!」

「死來!」

燕月思如毒蛇一般游殺而來,待慕雲霆等三人剛想的反擊時候,卻見前方一道高牆,不是他人真是燕月風。

「三哥!就讓老四來會一會你的高招!」

一行三人衝出燕族之地,卻將風暴帶往整個罪城,今日之後一場狂潮就要襲擊而來。

商君華越出燕族時候,馬上追問道「婉渃了?婉渃了?」

慕雲霆道「你個色胚!」

「跟我來!」

跟隨燕孤凌的腳步,慕雲霆越來越感覺足下之地,似乎有似曾相識之處,待燕孤凌停下腳步那一刻。

慕雲霆驚呼起來「不是吧!走來走去,居然還回到原地了。」

原來燕孤凌所來之處居然就是碎石窟,暗鶯組織的總部所在「你怎麼知道此處?」慕雲霆滿腹狐疑的問道。

「這是燕冰老祖所交代。」

「燕冰老祖?」慕雲霆感覺不對勁,嘴上不禁嘀咕的起來「我還以為那燕冰很年輕了,沒想到都老祖了啊!」

才剛剛定下幾分神,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就映入眼帘來,濃妝淡抹里難掩雪新月之妖媚,蓮步搖擺中已經近在眼前。

「這不是慕小哥嘛!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這麼快就見面了!」

「那裡是有緣,明明是護法叫我們前來接應。」

「連寒葵就你話多!」

「暗鶯護法?」 聯盟之暴躁上單 ,有著不菲的關係。

雪新月也不客氣直接,挽起慕雲霆胳膊「走吧!還愣著幹嘛!」

「我可是有婦之夫啊!你可不要亂來!」

「想小女子我亂來,你倒是想得美!」

再入碎石窟慕雲霆明顯感覺,其中氣氛與之前有所不同,多了幾分明亮添了幾分喜慶,看著垂掛著喜色紅紗。


慕雲霆言道「這暗鶯大廳怎麼好像成了禮堂。」

連寒葵道「什麼叫好像,明明就是!」

燕孤凌一聽眼神當中,頓時多了幾分幽怨,把商君華直接看得發毛「小子,你這是走大運了!」

曲清兒挽著飛妙君玉臂,秀眉之情與燕孤凌相差無幾。

而燕孤凌這麼一說,商君華更是緊張起來「婉渃了?怎麼還出來了!」

慕雲霆笑道「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商家公子爺,居然也有緊張時刻!」

碎石窟內的婚禮簡單而又溫馨,燕婉渃一襲紅袍,娟秀之態更似明珠,紅蓋頭下又是朦朧,直接將商少華看得神魂出竅。

在謎沁與天寧陪同下,燕婉渃緩緩而來,商君華看得出神。

曲清兒敲了敲這位新郎官腦袋「你不去拜堂嗎?那我去了!」

「去去去去!誰說我不拜堂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