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壯嚇了一跳,開始扛着曹軒,邁著大步往上走。

「恁爹的!不行也得行了,再不走命就撂這了,小姑娘你跟我後邊,小心點。」

越如雪跟上王二壯,抬手提起燈,讓光芒可以更好的照亮王二壯腳下的路,旋即她有些擔憂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的黑暗,她不知道前方等待她的究竟是什麼。

密室深埋地下因為沒有空氣的流動顯得十分悶熱,越如雪提着燈手心滿是細汗,王二壯同樣也不好受,扛着曹軒的肩頭也被汗水侵濕。

這梯子比兩人想像中要高不少,在攀爬的過程中兩人沒少擔驚受怕,但是這梯子似乎異常頑強,除了走兩步就會有嗞噶嗞噶的動靜傳出,就沒有別的意外發生,有好幾次兩人都覺得快要踩碎,可依舊安穩的過去了。

為了避免踩空的情況發生,王二壯開始低下頭,專心注意腳下,誰知道越如雪突然喊了一句:「二壯叔,停下!」

寂靜的空間下,突然吆喝一嗓子,可把王二壯嚇壞了,下意識的抬頭。

咣當~!

頭結結實實的磕到了什麼硬東西上,王二壯直接兩眼冒星,險些栽下梯子。

「我說小姑娘,你不要一驚一乍的,人嚇人會嚇死的。」

越如雪委屈的撅撅嘴:「我不是故意的,我正要提醒你上面的路被擋住了,讓你停下,誰知道你突然抬頭。」

用空閑的手摸摸腦殼,王二壯後退兩個台階,向上方打量,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磕自己,怎麼這麼硬!

「這上面怎麼有個大木板子。」王二壯用手敲一下,「還TM是實木的,這下好了,等死吧!咋三算交待了,一個都別想出去。」

說實話王二壯有些徹底絕望了,好不容易找到生路,最後發現這竟然是個死胡同,大起大落間讓王二壯有些接受不了,扭頭瞧了一眼肩上的曹軒,嘆道:「高材生還能少受點罪,一會要是死了,好歹不用經歷痛苦,睡睡覺人就涼了,到了下邊你可得好好謝謝我,抗了你這麼老遠,我也算有情有義的純爺們。」

聽到王二壯這麼說,越如雪也有些消極,但是她還是不想放棄,輕聲勸道:「二壯叔我們在下去找找吧!萬一路不止一條那?」

越如雪的勸說並沒有起作用,王二壯聽聞直接抱着曹軒坐在梯子上。

「哎呀,小姑娘!你就別折騰了,咋倆上來少說得用了十來分鐘吧!下去還沒等咋招那,我估摸著那任務說的匈奴王后就活了,趁現在還有時間,想個舒服的姿勢準備上天吧!」

閉上眼睛,王二壯好像在享受最後的時光,越如雪看見對方這個樣子也不想說了,本想自己下去,可當眼睛看向下方的黑暗,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她害怕!

時間就像懸在兩人脖頸的利斧,只能看着它一點點靠近自己,而他們卻無法移動分毫,這無疑是莫大的煎熬,畢竟當死亡真正來臨,誰也不可能像想像中一般灑脫。

「好像有砂子落我頭上了。」王二壯睜開眼睛,撥動頭髮對越如雪說道。

「不會的,這裏怎麼會有砂子,你是不是太緊張了。」越如雪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

王二壯也以為是自己太緊張了,直到又感覺頭上有東西飄下來,這一次落得更多,同時頭頂上的木板還發出不小的動靜。

「真的有砂子!TM…都掉我嘴裏了,呸~。」

「是不是我們上面有人來了」,越如雪有些驚喜,急忙催促道:「二壯叔你快敲敲。」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王二壯趕緊起身用沙包大的拳頭『咣咣』錘了兩拳,超人的力氣將木板錘的顫了顫。

與此同時,在兩人頭頂的上方,是口開了蓋子的黑色實木棺材,棺材裏,站這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赫然就是一開始把王二壯踹出去的陳明。

現在的他沒有起先穿的得體,西服上沾滿泥漬,臉龐流淌汗水,手中拿着把大鐵鍬,還是王二壯逃跑時丟掉的那把鐵鍬,不知怎麼跑到了他手上。

棺材上方的土地堆滿了挖出來的泥土,看樣子顯然是陳明一個人的功勞,泥土堆的後面,穿着休閑短褲的男人,站在邊上一動不動,冷著一張臉,陰沉的眼神盯着棺材裏的陳明,旁邊離他較遠的位置也站着個女人,正是那個女性地下工作者。

幾人身處土丘之上,下面則是一片空地,再往外是密密麻麻的墓碑群,這裏就是原先曹軒來到過,陵墓群主人朴固烈單於的埋葬地,而陳明正在挖的,缺不是朴固烈單於的墳堆,因為那裏剛才已經被他挖開了,他現在挖的是位於朴固烈單於後面那個較小的部落王后的墳堆。

「大…哥,這棺材什麼都沒有。」顯然陳明很害怕上面那個冷臉男,戰戰克克的說道。

好像在思索什麼,過了半晌冷臉男才緩緩開口回答陳明:「用鍬鑿開它。」

陳明不敢違背對方的意思,畢竟對方的實力他見識過,差一點,自己差一點就被他殺死,深吸了一口氣,陳明抬起鐵鍬對準棺材底部鏟下去。

這聲音?棺材底下難道是空的?

握緊鐵鍬陳明這一次用力鏟了下去。

咚~!

反饋力將陳明的手震的生疼,緩緩手勁兒,剛準備繼續落鍬,誰成想棺材竟然輕微的晃動兩下,還發出『咣咣』的動靜。

陳明盯着棺材底愣了一下,緊接着一把扔出鐵鍬,急忙從棺材裏爬了出來。

「卧槽!大…大哥,詐屍了,這底下有東西,像和我打招呼一樣,我們快走吧!太邪乎了!」

皺了皺眉頭,冷臉男輕描淡寫的一腳,卻將陳明重新踹回棺材,然後漠然的問道:「誰允許你上來的?」

哭喪著臉,陳明哀求道:「大哥,你就放過我,讓我上去吧!我不想死。」

冷臉男不吃這套,威脅道:「你上來現在就死,給我繼續鑿。」

迫於對方的威脅,陳明只有撿起鐵鍬繼續揮動,而且越來越賣力,彷彿在發泄心中對冷臉男的不滿。

你TM給我等著,來日方長,早晚有一天我要弄死你。

不知鏟了多少下,棺材底部在陳明的不懈努力下,終於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痕,而陳明力氣也耗費不少,準備緩一口氣在鑿,趁著停下的這會功夫,棺材底部好像等不及了,又傳來兩下敲擊聲。

冷臉男眼神一眯,泛著銀芒的匕首瞬間出現在手中,殘影閃過,冷臉男已經出現在棺材裏,對準底部敲動的位置扎了下去,匕首直接沒入大半。 走進之前,楚塵三人將各自身上的手機交了出去。

永夜裡面,禁止攜帶通訊工具。

也會有人千方百計鑽取漏洞,偷拍永夜的情況,楚塵看見的關於寧子墨的戰鬥視頻,也都是偷拍的角度。

「我們現在來的是永夜的公眾C區,永夜的公眾A區B區分別位於光明大廈的負一,負二層。」女子七七得知楚塵和宋顏是第一次來永夜之後,對於一些關於永夜的常識問題,也講解了不少。同時,七七目光也不時地好奇地看了一眼宋顏,來永夜找樂子的男女比例是七比三,更加少有男子會攜帶女伴一起前來,畢竟,永夜官方會給每一個前來永夜的客人搭配一個美女助手。

楚塵的目光已經落在距離最近的一個擂台上。

擂台上兩人正在對決,拳與拳之間的碰撞,給人一種極其強烈的視線衝擊,四周圍不停地響起喝彩聲音。

「擂台一側紅色的數字代表著這個擂台的獎池金額,打贏的一方能夠獲得這筆錢,永夜會扣除部分手續費。」七七介紹說道,「黃色的數字代表著這一場擂台的下注額,打贏的一方同樣可以獲得部分分成,當然,具體每一場都不一樣,所以每一場擂台,在開打之前,都要簽訂詳細的合同。」

楚塵看了過去,獎池的金額是五萬,可下注額高達三十六萬!

楚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只是永夜公眾區的其中一場擂台戰,竟然會有這麼高的下注流水,那麼,整個永夜,簡直就是一個吸金機器。

難怪光明集團也只是永夜的一個老闆之一。

這麼龐大的蛋糕,一家也啃不下。

「下注的方式,不僅僅是輸贏,還有其他各種,譬如誰會先被打中臉,也會成為下注的一個選項,賠率也不一樣。」七七微笑說道,「當然,獲益最大的就是擂台的勝者,往往一場勝利可以獲得一筆巨款。」

這也是永夜這類地下拳館吸引拳手的地方。

贏一場,就致富。

「好比夜661房,獎池累積的金額早已經過了千萬,誰能戰勝『答案』,至少可獲得千萬巨款。」女子七七的眸子熾熱發光,不知道是因為答案這個名字,還是千萬級別的巨款。

擂台上的戰鬥很快就決出了勝負,四周圍的瘋狂歡呼吶喊聲音響起,引來了不少人的觀望。

「這種地方,太過容易令人靈魂扭曲了。」宋顏突然間感嘆了一聲,她看見一個穿著西裝,溫文儒雅的男子,面容神色隨著擂台上的變化,時而欣喜,時而猙獰,在戰鬥結束之後,甚至還狠狠地甩了一巴掌自己身邊的女伴,爆著粗口。

宋顏一開始見這個男子有點眼熟,很快也認出來,也算是羊城商圈有點名氣的公眾人物,可眼前這一幕,周圍的人似乎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很容易將人性心底里的惡魔引誘出來。」楚塵明白宋顏的意思,嘆了一聲,抬頭環視了一眼四周圍,「走吧,我們回房等著。」

楚塵對這樣的地方也沒有太大的興趣。

在這裡待留不到十分鐘,看見了不少在外面根本看不到的畫面。

夜661房間。

房間的中央是一個約莫一百平米的擂台,上方燈光明亮。

四周圍設了一些位置,提供給進房間的觀眾。

「觀眾席有兩層,底層是普通的觀眾,第二層則是一個個的包廂。」七七說道,「進入房間的觀眾必須是投注萬元以上,才有資格進房,而包廂的最低投注額,是五十萬。你們是挑戰者,可以免費擁有其中一個包廂。」

楚塵看了一眼設計得時尚富麗的房間,心中忍不住再讚歎永夜的手筆。

一個房間一百多平方米,燈光聚焦在擂台上,給人一種壓迫,同時又隱隱按捺不住熱血的感覺。

下午三點。

永夜地下拳館,廣播聲音突然間響起來。

「先生們,女士們,下午好,夜661房間,將於半個小時后開啟,如果想投注的先生女士們,請前往……」

楚塵等人在房間也聽見了廣播。

這次不等七七解釋,寧子州已經主動說道,「永夜的房間,都是有擂主常駐的擂台戰,一旦有人挑戰,永夜會在擂台戰之前,提前一個小時廣播通知。」

廣播重複了三遍。

整個永夜,瞬間轟動了。

「夜661!我沒聽錯吧,竟然又有人挑戰『答案』了。」

「永夜最長的連勝紀錄,將再延伸一場。」

「早有權威的分析師下了定論,三十歲以下,『答案』是無敵的存在,挑戰者的意義只是給夜661房間獎池增加十萬塊。」

「雖然是一場勝負沒有懸念的戰鬥,但是……又可以親眼目睹戰神『答案』的戰鬥,不能錯過啊!」

不少人反應過來后,第一時間就朝著夜661房間沖了過去。

畢竟,房間的座位有限!

夜661這種熱門房間,過去遲了,就是想投注一萬塊進去也不行。

梁川是羊城的一個小商人,有小几百萬身家,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梁川平時也是個拳腳功夫的愛好者,無意間得知了永夜的存在後,一下子彷彿打開了他心中的潘多拉魔盒,梁川幾乎每周都會來永夜一兩次,有時只是純粹地感受一下永夜的氛圍,觀摩別人打拳自己也會有所收穫,有時也偶爾會下一注,圖個樂子。

他也聽見了廣播了。

「夜661?」梁川接觸永夜半年了,但是從來沒有趕上夜661的開啟,他對夜661那位傳奇戰神『答案』自然也無比好奇。

「進房間的最低投注額是一萬啊。」梁川稍微遲疑了一下,就大步地朝著夜661走去。

像梁川這樣的人,在永夜不少。

很快,夜661房就宣布已經滿人了。

至於二層的包廂,極少會有人出現。

「大概還有十分鐘,永夜就會公開這一次的投注方式了。嘖嘖,不知道這一次能夠怎麼下注。」梁川的旁邊,一名男子興奮無比,自言自語。

梁川忍不住好奇,「房間內的下注還有什麼限制的嗎?」

男子看了一眼梁川,隨即笑道,「你竟然不知道,但凡夜661開啟,就從來沒有關於勝負的下注盤口,因為答案是肯定會贏的!」「舅舅,拜託您省點力氣好嗎,不想把我安排到你的醫院就直說,幹嘛讓我來這裡做事,還是做個學徒,這不是浪費我的時間嗎?」女孩一臉嫌棄的說道。

「傻丫頭,你一直不是致力於要發揚中醫嗎?我給你找了一個厲害的師傅,他的醫術比你舅舅我還要高,有他教你……

《都市之上門龍婿》第八十五章師傅 蘇濤:……大意了!

朱永良和庄匡對視一眼,面色有些尷尬,但如今人家是秀才他們卻還只是個童生,只能對他個七歲小子抱拳拱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