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愣了一下,再仔細看去,才發現這還是一個熟人,那就是張靜江的姐姐張靜雯! 在這個晚會上遇見張靜雯,確實讓王治稍顯意外,他甚至都快不記得這個性感而漂亮的女人了,不是他的記性不好,而是她對王治來說,是那樣的無足輕重,就像她的弟弟張靜江一般,雖然一直跟在王治身邊,卻總是靜靜的,被王治忽略掉了。

他客氣的說完了話,任由著台下眾人鼓掌,轉身就下了舞台,冷冷的不理任何人,直接來到了屋頂的邊緣,看著城市裡明亮的燈光。

周圍的人群雖然對王治懷著各異的心思,此刻見他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都知趣的讓出了空擋,各自說著各自的話去了,反倒是給他周圍留出了一片不小的地方。

過了一會兒,果不出王治的意料,一個身影慢慢的從後面走了上來,她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的那種清脆聲響,彷彿在清晰的表明她此刻的心情。

「你還是來了。」王治不用回頭,也知道過來的人就是張靜雯。

腳步聲停了一下,然後才繼續上前,停在了他身後稍側的地方,接著一個壓抑著的聲音,忐忑的問道:「那個,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王治依然不回頭,不是他冷漠無情,而是他覺得現在這種事情本就無足輕重,不值得自己太過在意:「說。」

「我弟弟他,還好嗎?」

「還好吧,他每天都在修鍊,進步不小,你若真想,直接去看看他不就是了。」王治突然想到,冬天還在空明山上的時候,張靜江就那麼厲害了,那時候的自己甚至連和他比試的勇氣都沒有,可是現在呢?自己和張靜江,誰會更厲害一點呢?

「我,我想過去找他的,可是,我根本過不去。」張靜雯的語氣充滿了委屈,說話的語調都很輕,感覺再說多點,她就該哭了一樣。

王治一愣,終於忍不住扭頭去看著她,發現這女人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尤其今晚還穿了一套紅色的弔帶禮服,看起來真的是一副美艷動人的樣子:「怎麼會去不了?」

「聯盟的人不讓我們這些外事靠近西門,就算進望江來,都是受到監控的,我好幾次想過去,都被他們趕了出來,他們差點連望江都不讓我進了。」

王治心裡一驚,這種事情,他確實不知道,甚至想都沒有想過,畢竟這種事情,和他並沒有太大的關係,只是現在突然聽到張靜雯這麼一說,他才發現自己身邊的漩渦不但沒有消失,還那樣的強勁,只不過自己身在漩渦的中心,反而感覺不到了。

他認真的再打量了一下張靜雯:「那你現在來找我,是想我帶你去見你弟弟?」

沒想到張靜雯卻搖著頭道:「不是,我今天過來,是來應聘你的外事一職的。」

這確實出乎王治的意料,他雖然覺得自己也應該有一個外事,專門幫著打理自己的錢,但對這事也不怎麼在意,不過他也著實沒想到,張靜雯要來給自己當外事:「你?」王治的語氣充滿了懷疑。

張靜雯雖然不是修真,不過也有自己的驕傲,她見王治不信任的樣子,不由得挺起了胸膛道:「大人不用懷疑,雖然我沒有修真的本事,但是管理一個企業還是有信心的,管理學院的文憑不說,我自己就有一家公司,當初起家的時候五千萬,現在已經有兩個億的資產了。」

王治意外的張了張嘴,完全沒想到張靜雯會想到要給自己來當外事,他立馬搖著頭道:「這不可能,張靜江留在身邊,我也是沒辦法,不可能再把你也留下。」

女二號 張靜雯對這個答案似乎早有準備,一點也不顯得慌張,依然認真的看著王治道:「我知道你不可能信任我,不過我也不在乎,我只想見到我弟弟,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一個漂亮而高傲的女人,在男人面前說出這種話來,任憑什麼男人,總會忍不住胡思亂想一下,王治也同樣不能免俗,他忍不住再次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她,甚至從頭往腳看了一下。

正在他看的時候,張靜雯再次說道:「任何事情都行!」

這話的意思再明確不過了,王治的心裡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這麼認真看過去,他才真正的意識到,張靜雯真的是一個漂亮得出類拔萃的女人,性感而高挑,尤其是那份高傲而內斂的氣質,彷彿一隻昂著頭的孔雀,光是看著,你就覺得舒服。

他不得不在心裡承認,相比起李昕來,她確實高出了一個檔次,甚至比曹薇都更漂亮,在王治見過的女人中,也就自己的老媽王熙菱,趙府的鄭水靈,還有就是帝都王朝的胡麗能比她漂亮一點了。

王治心裡這麼一想,自然忍不住就有些熱乎起來,甚至心裡都忍不住瞎想了一下,這女人被推倒在床上,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旖旎而動人的樣子呢?

不過,他還是飛快的扭頭看向了別處,心裡強迫著自己冷靜了下來,遠處的天空上,一架飛機正從月光中飛過,看起來慢吞吞的:「你要見張靜江也行,我可以安排你們見面,不過我不希望你跟在我身邊,甚至不想你留在望江。」

這下張靜雯真的著急了,她甚至忍不住上前了一步,從側面死死地盯著王治道:「為什麼?我又威脅不到你!我就是一個什麼本事都沒有的凡人!」

居然有美女死纏爛打的要留在自己身邊,偏偏這種事情,王治卻感覺無福消受,他不是要做聖人君子,他只是想每天睡覺能睡得踏實,他再次扭頭正視著那張美麗的面龐:「不管你有什麼本事,我們終究是仇人,我不想一個仇人隨時跟在身邊,這和你有沒有本事沒關係,另外,這次我帶你去見你弟弟,你最好勸勸他,也給我滾遠一點,我不想他總是跟著我!」

張靜雯的胸膛猛烈的起伏,顯然是被王治氣得不輕,她低三下四的求著這個男人,甚至說出不管任何代價的話,居然就這樣被無情的回絕了,最後還落下這種說辭,能高興就怪了。

她狠狠地咬了咬牙道:「那好,只要你讓我見到我弟弟,我自然會帶他回成都,再也不來打擾大仙!」 聽到這話,力朝將的軍師不由得變了臉色,他終於知道,剛才韓宇和力朝將之前的爭執是什麼意思了,原來他就是想要離間力朝將和眾人的關係,讓他們在這個時候,選擇力朝將出去冒險。

知道是知道了,但力朝將也沒有辦法,畢竟所有人都選擇了他。

而且幾個六級巔峰還不被他放在眼裡,能被幾個六級巔峰欺負的守護者,顯然也是弱到了極點,說不定還能趁機撈些好處。

所以力朝將打斷了軍師想要說的話,然後快速的沖向了守護者。

韓宇正趴在那裡等候著有人過來,可卻發現一道人影從自己的頭頂上飛過,確認了那真的是力朝將之後,不禁冷笑一聲:「沒腦子的傢伙!」

說完,韓宇也不出去,就那麼悄悄的呆在那裡,然後趁著眾人一個不注意,悄悄往守護者的方向挪了一下。

本來那幾個外來者正在攻擊守護者,忽然聽到一聲怒喝,還以為是有人過來佔便宜,結果卻發現是一隻亡魂,頓時全都放鬆下來。

只見其中一人哈哈大笑著衝過來,「一個小小亡魂竟然也敢來搗亂,看我收了你做法器!」

可就在那個外來者剛剛伸出手之後,力朝將的大手朝上一伸瞬間抓住了那個俯衝下來的傢伙,然後狠狠的將他砸進地面之中。

只是初一交鋒,那外來者就死了一個,而且是被一招就幹掉了,剩下的五個人都是忌憚不已。

他們這才發現,原來這個亡魂的實力,他們竟然看不穿!

在確認了自己剛才那個同伴,已經被徹底幹掉之後,另外幾人也沒有心思去攻擊守護者了,紛紛退後盯著亡魂。

他們此時漂浮在水中,而力朝將是無法上去的,所以外來者畢竟還是佔據一些優勢的。

而且這幾人也很快發現了力朝將的這個缺點,所以開始商量如何對付力朝將的辦法。

力朝將自持實力強悍,完全不在意幾人商量計策,只是冷冷站在那裡。

假婚真愛:總裁,不可以 而韓宇則是還在繼續悄悄靠近守護者,想要告訴守護者一會要幫自己一個忙。

很快,幾個外來者商量好了計策,他們在半空中圍繞著力朝將,距離很遠的開始輪番攻擊。

也不靠近,就漂浮在空中,震蕩水波攻擊。

不過這水波大部分都在守護者的控制之中,所以力量很弱,只能造成一些簡單的麻煩。

力朝將甚至於不需要動手,就能將這力量給抹除了。

韓宇見到這些傢伙的攻擊沒有用處,不禁有些焦急,加速靠近守護者。

而他速度這一快,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個外來者見到了韓宇,頓時怒聲喝道:「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搶我們通天閣看中的寶物?!」

韓宇愣了一下,然後樂了:「不是冤家不聚頭啊,沒想到在這種鬼地方竟然還能碰到通天閣的人。」

不過韓宇很快就覺得不對勁了,如果是其他勢力的人,來到這裡還能算是巧合的話。

但這通天閣說白了就是一個商號,他們主要的任務還是經營,怎麼可能會做主動探險這樣的賠本買賣?按照通過閣的一貫作風,應該就是讓手下跟著強者或者其他人撿便宜,找到好東西再去搶。

現在竟然主動來到這裡,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通天閣早就知道這裡的狀況,而看這幾個傢伙竟然還知道準備好在幽江底還能任意活動的法器,顯然就是早就清楚這裡的問題。

第二個可能,就是通天閣當年參與過這裡的建造,所以他們的手中掌握著這裡所有的信息!

不過韓宇第二個想法剛一出現在腦海中,他就自我否決了,通天閣如果真的那麼強大,是從上古時期就留下來的,他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佔到便宜。

所以應該是通天閣從哪裡得到了一些消息,過來試探一下的吧?

韓宇這麼想著,卻也不在隱藏身形,而是快速的衝到了守護者的身邊,低聲說道:「大人,我是白起將軍派來的,除了我之外,這些人都是敵人,你要殺了他們!」

韓宇也不確定這守護者是不是通人言,但在他說完之後,通天閣的人對力朝將的攻擊明顯加強了許多,顯然是有守護者在幫忙。

而力朝將也發現了,幽江水在刻意的擠壓著自己,不禁對著韓宇喝道:「你跟守護者說了什麼?」

「我沒說什麼啊,我就是試試這防禦罩能不能破開。」韓宇滿是無辜的說道。

「你個白痴,難道不會等老子解決了這幾人再說?」力朝將恨得咬牙切齒,卻也不得不對抗那幾個通天閣的人。

而因為韓宇的有意遮擋,所以那些人也沒有認出來他是誰。

雖然那幾人距離很遠,而且幽江水也在阻攔韓宇,但終究還是被力朝將逮住一個機會,將自己的力量打過去,再度幹掉了其中人。

現在只剩下四個人了,那四人深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但是放棄守護者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剛才他們聽見力朝將說也要攻擊守護者,看來還是有聯手的可能啊!

所以四人在短暫的交流之後,其中一人當即說道:「不如這樣,這位前輩,既然您也想得到這守護者的力量,我們也是這個目的。

不如咱們先解決了守護者,然後再說該怎麼分的問題,這樣以來,咱們大家都好。」

力朝將猶豫了一下,他覺得這幾人想要使詐,但他轉念一向,自己的實力強大,為何要在這幾個傢伙?更何況後面還有很多強者!

所以遲疑了片刻之後,力朝將當即停手,點頭道:「這樣也好,這守護者詭計多端,還是聯手攻擊好了。」

見到力朝將罷手了,那幾個傢伙也飛了下來。

而站在遠處的韓宇,燕見著力朝將就要呼喚其他人了,韓宇不敢在猶豫,提前招呼寒夜幾人過來。

寒夜幾人得到消息之後,當即裝作驚喜的說道:「力朝將已經拖住了那些傢伙,我們這就過去幫韓宇攻擊守護者!」

說完,寒夜帶著自己的人當先沖了過去。

劉太師等人聽到這話,也有些高興,快速的趕過去,想要看看守護者什麼樣子了。

而當他們來到之後,見到那守護者也都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守護者竟然是生靈!

寒夜等人沒有跟著五魁首,而是徑直來到了韓宇的身邊,至於劉太師等人則是跟力朝將一起,包圍了通天閣的幾人。

而幾個通天閣的修者見到對方竟然還有這麼多強者之後,頓時震驚不已。

但很快,其中一人就發現了不對勁,指著寒夜喝道:「他是九絕劍的寒夜,為什麼他會在這裡,還和枉死城的人在一起?!」

韓宇聽到這,再也忍不住了,剛才這些傢伙知道八爪魚是守護者這件事就已經夠讓韓宇覺得詫異的了,現在竟然還知道枉死城,難道這些傢伙真的對這裡了如指掌?

想到這,韓宇不敢猶豫,急忙用石頭問白起該怎麼解決。

白起的回應很簡單,就一個字:「逃!」

韓宇扭頭看看守護者,在看看力朝將等人,他不知道自己是該帶著守護者逃走,還是自己逃走。

正在韓宇猶豫的時候,遠處一直在打量他們的通天閣修者再度驚聲叫道:「是七星劍蟲一組的皇子,他為什麼會和寒夜在一起?!」

寒夜和七岳覺得有點不對勁,扭頭打算問韓宇這幾個傢伙是什麼人,但還沒等他們張嘴,就感覺到遠處傳來一陣恐怖的波動。

韓宇錯愕了一下,隨後帶著身邊的幾人就向上衝去,快速的逃向外面。

而劉太師等人也變了臉色,因為那力量之強,讓他們都覺得棘手不已,但此時韓宇跑了他們想要上去,就只能依靠身邊那幾個通天閣的人了。

所以劉太師等人,立刻想辦法抓住了那幾個傢伙,然後逼著他們帶自己等人離開。

幾個通天閣的修者無奈,只能帶著眾人衝上水面。

韓宇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快些逃走,不然那很有可能會發生一些恐怖的事情。

但就在他即將衝出水面的那一刻,一條黑影快速的接近,然後以迅雷之勢抓住了幾人。

等到被那黑影纏住之後,韓宇幾人這才發現,那竟然是一隻觸手。

「怎麼會,那守護者不是已經快要完蛋了嗎?」寒夜不敢置信的驚叫道。

韓宇也是臉色難看,被觸手拖著向水底而去。

而劉太師等人那邊,也迎來了出手,只不過是三隻。

三隻觸手剛剛出現,劉太師等人就知道不能力敵,所以催促著通天閣的人快帶著自己逃走。

但在這幽江底部,沒有人能勝過出手的速度,所以下一刻,他們也被抓住了。

所有人都被觸手抓著拽向幽江底,已經能看到兩團巨大的黑影了。

七岳低聲問道:「韓宇,你能不能和那守護者說說,畢竟你是白將軍的徒弟。」

韓宇本來也是這麼想得,但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那邊的兩團黑影並不是平靜的待在一起,而是抓著他們的那隻八爪魚在吞噬另外一隻! 王治本來就不是很想來這種晚會,他終究已經不是這個層面的人了,雖然這些人確實是社會的精英,每一個出去都是足以他人羨慕的大人物,可那是對於凡人們來說,而他現在,已經不是凡人了。

他突然有點感覺,這就好像一個初中生,非要混在一群幼兒園的孩子中間玩耍一般,顯得是那樣的格格不入,尤其,現在被張靜雯這麼一鬧,他就什麼心情都沒有了:「給我留一個你的聯繫方式,準備好了,我通知你。」

張靜雯穿著一身禮服,身上自然不會帶什麼名片,她猶豫了一下道:「我就住在帝都王朝,你隨時來,我都在。」

你隨時來,我都在!這話說的,已經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王治裝傻,根本不去理會,點了點頭就一聲不響的轉身走了。

王治高高在上,可以躲開眾人,大家也不好隨便去招惹他,可范熏和楊新就不行了,他們今晚也算是半個主角,尤其還和這裡的人算是平起平坐,自然被眾人當成了可以交流的對象,便被大家簇擁著,問東問西的。

范熏應對這樣的場面明顯得心應手,不管周圍的人在外面的身份如何,在這裡,他們和她是一樣的角色,都不過是修仙者的僕人,幫著修真辦事而已,所以她絲毫不顯得卑微,沉著應對。

相比之下,楊新對付這樣的局面就實在有些不堪了,畢竟幾個月前他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會,整天就知道待在家裡打遊戲的失業小青年,即便這段時間跟著王治也算是漲了點見識,終究還是時間太短,而周圍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雖然沒有修仙的超凡脫俗,可那份對普通人高高在上的氣勢,還是他一時間難以應對的。

王治把兩人的表現看在眼裡,也不去計較,上前對范熏道:「這裡的事情,你看著決定就是了,我先回去了。」

范熏只能點頭答應,她也只是一個幫老闆打工的人罷了,還沒那個能力和興趣,去干涉老闆幹嘛。

王治也不和大家招呼,轉身正要下樓去,電梯的門卻先開了,一對男女從裡面走了出來。

王治看著這對男女,眉毛不由得一皺,他瞬間就感覺到了,這對男女不簡單,尤其是那個帥氣而高大的男人,立刻讓他感覺到了一股壓力。

一個修真,而且是那種毫不掩飾自己能力的修真。

他們剛走出電梯,小個子的女人就幾步上前,大叫道:「王治呢?王治那個傢伙在哪兒?」

王治本來都準備進電梯的,這時候就在女人面前,他沒想到這女人上來就大聲嚷嚷著找自己,可兩人偏巧已經離得比其他人都更近了。

女人喊完了話,這才把視線投向面前站著的王治,然後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不確定的問道:「你就是王治?」

王治的嘴角忍不住一陣抽搐,忍了忍才好歹回答道:「我就是王治。」

「我靠!」沒想到小個子美女一聲粗口就爆了出來,然後大手一下拍在了王治的肩膀上道:「怎麼長得有些不一樣啊?本人看著比照片上帥多了嘛!」

美女比王治矮了一截,可那氣勢上,著實強大得讓王治根本摸不透,他忍不住看了看美女身邊的帥哥,這帥哥就貨真價實了,不用細細打量,王治就知道他鐵定是一個修真,而且本事不弱,估計收拾自己肯定是不成問題的,他只能耐下性子對美女道:「你找我有事?」

這時,周圍的人都已經被這邊的情況吸引了過來,不過大家都待在原地,議論紛紛,只有蕭德鏡這個組織者,滿臉堆著笑容,快步上來,躬身對帥哥美女道:「雷霄大人,鄭仙子大駕光臨,實在是蓬蓽生輝啊!」

誰知道所謂鄭仙子卻不屑的一揮手道:「什麼屁仙子,別給我胡扯,你們該忙什麼就去忙什麼,我是來找王治的。」

蕭德鏡立刻笑臉盈盈的點頭,不斷往後退去,嘴裡還忙不迭的說道:「那好,仙子慢慢忙,卑職就不打擾了。」

王治心裡挺不是滋味的,他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應該認真看看書,或者讀讀問仙上面的新聞什麼的了,蕭德鏡這個外事都認識的修真,自己卻根本不認識,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了。

鄭仙子也懶得跟蕭德鏡寒暄,盯著王治道:「我叫鄭馨葦,這是我男人,蔣佳偉。」她指著身邊的帥哥介紹道。

王治禮貌的點著頭,大家畢竟都是修真,算是一個層次的人,何況自己現在其實還不知道他們的真正身份和實力呢。

好在鄭馨葦的性子夠直接,絲毫不拖拖拉拉的,也不等王治客套,就主動說道:「我就覺得你這人不錯,挺好玩的,就過來看看,沒想到你本人比照片上好看多了哈。」

王治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好玩的,生生死死幾個來回,想放棄的心都起了好幾次,這能算好玩?

「仙子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王治發現自己現在的耐心著實有限,即便是對同為修真的一個層次來說,都沒有以前那種耐心了。

「我就找你聊聊天,喝喝酒,反正閑著也是無聊嘛。」

王治著實無語了,他可沒覺得自己有什麼無聊的,自打混進修真這個行當以來,也就在空明山上空閑了幾天,其他時間,不是在玩命,就是在等著玩命,哪裡來的無聊啊!可面對一個漂亮又這樣直接的女人,他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回絕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