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一口回絕。

“我還有事,先走了,老逼登的,老子現在在國際上只要一露頭,立馬就會有數不清的槍口對過來,你找老子合作真的是找錯了人。”

“我相信你會回來的,你是地下世界公認的王,你是萬獸之王。”

王浩咧嘴一笑。

“借你吉言,我先走了。”

開車去了銀州市大學。

給那個姑娘發了個消息。

姑娘叫何巧雲。


坐在車裏等着何巧雲,幾分鐘後,王浩就看到何巧雲跑了過來。

剛要下車的時候,一輛豪車卡住了王浩的視野。

車上下來一個人。

人模狗樣,道貌岸然。

除了安然還能有誰。

安然抱着一束花,衝着何巧雲張開雙臂。

卻沒先到何巧雲沒有抱上去。

反而還往後倒退了兩步。

王浩通過看到何巧雲衝着安然道,“你都要結婚了,還來找我幹什麼?”

安然背對着王浩,說的啥王浩看不到,但是肯定沒說什麼好話。

何巧雲連忙往後倒退。

安然強行抱着何巧雲就要親被何巧雲拼命推開。

見何巧雲反抗,安然直接一個大嘴巴子甩了上去。

就要拉着何巧雲上車的時候。

從旁邊跑過來一道身影。

不是別人,正是夏語嫣老師,這才解了圍。

安然轉身就上了車。

車頭一轉就走了。

王浩慢悠悠的下了車。

這種姑娘吧,也不好評說。

年紀還小,碰到安然這種長得不錯的還有錢的肯定會跟着走。

說到底還是定力不強,王浩之所以幫這個姑娘要藥劑,不爲其他,其實是救其他人。

要是這個小姑娘變成了吸血鬼,受傷的只能是其他同學。

何巧雲看到王浩的時候連忙擦了擦淚水。

“王老師。”

夏語嫣也是詫異的看向了王浩。

“王老師。你怎麼在這裏?”

“找何巧雲說點事情。”

給了何巧雲一個眼神,何巧雲就要往車上走去。

夏語嫣的表情透露着不可思議,王浩就知道夏語嫣想歪了。

衝着夏語嫣點了點頭。

王浩轉身就上了車。

車上,王浩給何巧雲注射了藥劑。

“好了,現在沒問題了,可以下去了。”

何巧雲的手放在把手上的時候頓了頓,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還有事情嗎?”

何巧雲咬着牙,似乎是用盡了力氣道。

“老師,其實你被開除都是安然一手造成的,是他告訴陸院長你的底子不乾淨,所以陸院長這纔開除了你。

不僅如此,安然他還…” “還有什麼?”

王浩好奇地問道。

當初陸院長莫名其妙的告訴王浩不用再去上課了,這讓王浩很是懵逼。

沒想到這竟然是安然這個癟犢子玩意兒搞的鬼。

聽何巧雲的意思,安然揹着王浩還做了不少的事情。

“沒…沒什麼。”


何巧雲話說一半就不說了。

“王老師,謝謝您。”

何巧雲急匆匆的下了車。

回過頭看了眼王浩之後就跑了。

那邊的夏語嫣看到王浩真的和何巧雲只是說了幾句話。

但是看到何巧雲落荒而逃,一時間又懵逼了。

作爲老師,學生的一些情況她也是知道的。何巧月被大款包養的事情她也是略有耳聞。

只不過這都是學生的私事,這個年紀的學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作爲老師也沒有必要去告訴學生怎樣怎樣了。

但是今天看到何巧雲先是被安然打了,之後又上了王浩的車,這就讓夏語嫣心裏面的感覺 很是膈應。

王浩調轉車頭轉身離去。

回了公司。

進辦公室之前就聽到胖子童南天在尹芊芊的辦公室裏面哼哼唧唧的給尹芊芊拍馬屁獻殷勤。

在辦公室坐着的時候。

穆州從外面走了進來。

“二爺,下面來了一個人,說是想要見你。”

“什麼人?”

“他說他叫公孫雲龍。”

王浩愣了一下。

“不見。”

誰知道王浩剛說完話,就聽到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來。

“我就這麼不招待見嗎?”

門口站着一箇中年人,戴着禮帽,風衣,提着箱子。


出了公孫雲龍還能有誰。

“公孫組長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找你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

公孫雲龍就像是進了自己家一樣,進門後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知道你在銀州市的勢力,我今天來這裏就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王浩打量着公孫雲龍,這個人背後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組織這麼簡單,背後可是有國家撐腰。

說是來找王浩其實就是查探王浩的底細的。

公孫雲龍想要收編王浩的心思還不死。

他也心裏面清楚,只要是把王浩收編,往後奇人在銀州市基本上就是紮根了。

但是王浩也會失去自由。


這是王浩不可能去做的事情。

“公孫組長找我幫忙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我了。”

“神將說笑了,這次真的是找你幫忙的,我們的人走丟了一個,就在昨天抓捕吸血鬼的時候走丟的。

我們本來想借助我們自己的系統查看我們的人去了哪裏,但是沒有想到,銀州市昨天的很多地方監控都不好使了,特別的奇怪,就像是有預謀一樣。”

“你們每個人身上的定位呢?”

“被屏蔽了,我們之前和吸血鬼交過手,所以吸血鬼對我們的套路也是很熟悉,他們抓走我們的人第一時間就是拆除身上的定位裝置。

這一次也是我們大意了,我們沒想到對方竟然出來了一個親王着這種人物。

所以迫不得已才找到了你幫忙。

只要你幫了我門,我們奇人就當是欠了你一個人情。

以後你要是不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們都會保你一次的。

這個交易還算划算吧。”

王浩看着公孫雲龍,“公孫組長,條件的確是很誘惑,但是你還是找錯了人。

銀州市本事大的人多了去了,不只是我一個人。”

公孫雲龍笑道,“你說,要是你殺了趕屍人的事情被捅出去,到時候會不會判死刑?”

王浩咧嘴一笑,沒成想公孫雲龍竟然還來這一手,這是想要威脅王浩。

“那你說,你要是把我送給官府,壞了江湖規矩,江湖中人會放過你們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