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衡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封擋了一切被攻擊的角度,這劍還是穿透了防禦,直取他而來。

「碰!」

攻擊被擋住了,不過不是王衡出手,而是一座氣場突然冒出來。

這是手套自帶的防禦,雖然王衡自己的防禦被打穿,但是神器擁有靈,關鍵時刻救主。

冷汗!

王衡真的被嚇到了,僅僅一個照面就讓他知道對手的可怕,要不是帶了手套,一個照面他怕是就被打爆。

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對手,似乎很擅長秒殺,稍不留神就會被打爆。

葉凡的目光很冷,一擊沒能奏效,沒有讓他沮喪,他的攻勢接踵而至,更快更強的一劍直取王衡。

劍出,葉凡的身形強勢欺近,劍光閃電間再度穿透王衡的封鎖,一劍直取其咽喉。

這一劍很霸道,很強勢,幾乎閃念的功夫就已穿透王衡的防禦,讓他很難用手去阻止防禦。

王衡的臉色很是難看,葉凡的劍根本無法捕捉軌跡,最要命的就是一股沉重的壓力讓他動作都變慢了。

這股壓力是劍意!

王衡很是震驚,劍意不是沒有遇到過,但是能夠壓得他感到呼吸都困難的還是第一次。如果葉凡的實力遠超自己,王衡不會驚訝,而現實就是葉凡只有一星神將的水平,可卻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王衡是第一次劍道葉凡,但是第一看到他就知道這應當就是魔情宗那位傳輸中天才,上次接到消息顯示這人只有上位神的程度,可是這才過去多久,居然是實打實的神將,並且用一星神將的實力壓制自己。

如果僅僅只是修鍊速度快的話,或許不會讓王衡感到威脅,而像葉凡這樣,不僅修鍊速度快,劍道境界還如此恐怖,那一定不能讓對方成長起來。完全可以預見,這樣的人成長為劍道神王會有多恐怖,那絕對是太玄宮的心腹大患。

既然自身實力不是對手,那索性直接動用手中神器。

王衡瞬間就有了決定,自認不如一個境界不如自己的人,這可是要有勇氣的,而他承認了,當做出決定時反而感覺輕鬆很多。

轟!

心神震動,神器的威能出現,那股可怕的壓制感消失,那一刻王衡的眼中射出奪目的光芒,不再受到干擾,他看得非常的清楚,幾乎瞬間他出手了,一手抓出,目標就是近在咫尺的葉凡。

本書來自品書網 神王器的威能是非常恐怖的,王衡使用的神王器屬性更加恐怖,這東西似乎能夠直接讓防禦崩潰。

當王衡將神器的威能激活時,葉凡的感覺非常明顯,處於神器威力籠罩下,自身的防禦降到冰點,如果遭受攻擊,絕對會受傷。

僅僅是這樣嗎?

葉凡的目光異常的銳利,就算沒有防禦也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情,很多時候進攻就是最強的防禦。神王器的威脅不僅僅這是讓防禦消失那麼簡單,蕭戰自然能夠察覺到,虛空中屬於神王的境界壓力同樣可怕,要說這才是對他危害最大的因素。

對抗神王的境界壓制,就算是葉凡的劍魄境界也不成,除非他的劍道境界能夠更強一步,要不然來自神王器的境界壓制始終無法擺脫。

怎麼破?

葉凡很清楚,面對神王器,能夠對抗的也只有神王器。

如意甲!

葉凡沒有一上來就動用帝龍劍,而是將如意甲換上。這東西可是在天玄世界的時候就穿著了,只不過後來進入血魂大世界被傳承塔限制住了,他沒辦法動用,如今傳承塔獲得第二層,限制解禁,他可以換上這套風騷的神甲。

如意甲可以隨意變化形態,所以就算葉凡將如意甲當做內衣來穿,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如意甲絕對的風騷,當葉凡換上的瞬間,他聽到一道膩人心扉的呻吟,那滋味遠比在女神身上祭煉劍法銷魂太多了。

葉凡對於如意甲的反應很是無語,現在可是戰鬥時,作為神甲理應保護它的主人才對,它居然還故意誘惑自己的主人,這著實不該。

不過葉凡也沒工夫去抱怨了,跟王衡很近了,作為神將,基本上就是閃念的功夫發生直接對撼。

葉凡閃電間欺近,手中的劍速度在急速飆升,完全超越三星神將能夠達到的極限。葉凡發現他居然能夠讓如意甲爆發出神王狀態,這樣的發現讓他腦子有些發懵,自己只不過神將而已,怎麼可能直接激活如意甲的神王狀態?

這樣的念頭一閃,葉凡很快就反應過來,他之所以能夠激活如意甲的神王狀態,應當是跟他的神劍有關,這劍神器在特殊狀態下可是神王劍,所以他的能力值那是絕對能爆表的,對於一般的東西或許沒用,但是對於風騷的如意甲絕世良配。

葉凡這才記起如意甲的特性,這是你有多強的能力,就能發揮出多強威能的神甲,擁有神王劍的自己,自然可以激活如意甲的神王狀態,只是這樣一來問題就來了,葉凡的確可以激活,可是他並非神王,一旦動用天知道會不會被瞬間榨乾。

「這個主人不用擔心,如果動用神王狀態,可以擁有三分鐘的失效,隨時歡迎主人來用哦。」

如意甲的興奮笑聲在葉凡的腦中回蕩,三分鐘的確很給力了,這可是沒有動用神泉的情況下,如果動用神泉又會如何?

「主人想多了,人家只需要主人的神王劍,那什麼神泉可不敢興趣。」

如意甲第一時間掐斷了葉凡的幻想,顯然它並不想要神泉的力量。

這是一個遺憾,不過三分鐘能夠做很多事情了,起碼一點,葉凡可以瞬間就覺戰鬥,跟神王也能一戰。

如意甲是好東西,不過葉凡沒有動用神王狀態,他現在需要的就是修鍊,可不是借用外力讓自己擁有神王的狀態。對於葉凡來說,提升實力才是重要的,其餘的都是浮雲。

葉凡的劍快得不可思議,幾乎就在他一劍刺出的時候,劍已經跟王衡近在咫尺了。

「碰!」

劍穿透了王衡的防禦,可卻仍是無法突破神器構建的防禦體系。這樣的情況讓葉凡很是無奈,神王器的防禦就是這麼變態,只要這傢伙始終開著神王器的防禦,他就難以突破這種看不見的力場。

葉凡沒有嘗試去突破神王器構建的防禦力場,這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很清楚一點,神王境界對於這個級別以下的武者擁有絕對的境界壓制,就算有破綻,作為一尊神將也無法將這個破綻利用,想要突破只有一種辦法,沒那就是借用神王器的力量,強行去突破。

葉凡不信邪,連續數劍,他都能夠輕鬆打穿王衡的防禦,而王衡不管做出什麼樣的攻擊,都難以摸到葉凡一片衣角。數次的嘗試,結果並不能讓人滿意,葉凡終於明白一個事實,要想突破王衡的防禦,必須動用帝龍劍。



王衡怒到極點,葉凡的劍雖然最終都功虧一簣,但是交手至今,他的武技招式居然就是擺設,葉凡的劍總能輕鬆的將他自身的防禦跟招式打穿,似乎就跟紙糊的一樣,就算有神王器的防禦作為保護,讓葉凡手中難以突破進來,但是這對他來說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拳套釋放出恐怖的光芒,王衡含怒出手,這一刻他的拳頭就像那燃燒著的太陽,熾熱的高溫能將周遭的一切都焚燒殆盡。

這一拳的威力超乎想象,絕對不是三星神將所能達到的極限,一拳爆出,整個焚天城似乎都置身於恐怖的火海中,所有的魔情宗弟子都變了臉色。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他自然能夠看出王衡動用了自身能夠承受極限的力量,顯然被他一次次突破防禦弄得惱羞成怒了。

這是一種好現象,葉凡清楚人憤怒的時候容易失去理智,而顯然王衡新在家就有了這樣的趨勢。

拳很恐怖,熾熱的高溫如若燃燒的太陽,一拳打出,將葉凡所有應對的可能性都抹掉,除非他想要硬碰硬,要不然躲避就是唯一的途徑。

這一拳的確非常恐怖,可是葉凡還是捕捉到了這一拳的破綻。

什麼破綻?

其實非常的簡單,王衡這一拳的確恐怖,但是越是恐怖的招式越是消耗大,如果他是神王自然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但可惜他並不是。所以當王衡爆出這恐怖一拳的時候,就註定讓招式爆出最強的威能來需要時間。或許這個時間段很短暫,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但是這次王衡遇到了大麻煩,因為他的對手乃是葉凡,一個劍道境界達到劍魄境界,他的劍意充滿靈性,根本不用他去刻意窺探,當王衡祭出自己的殺招時,葉凡人隨劍動,一招無雙霸劍殺出。

「轟!」

葉凡的出劍速度遠超王衡,所以明明王衡先一步出拳,但是當他的拳招完全打出前,劍光已經穿透他的招式,直接殺向他的本體。

王衡的臉色變了,這是帝龍劍的攻擊,真正的神王劍,一劍殺來,由神器構建的力場第一時間就被神劍撕裂。

不好!

王衡能夠跟蕭戰對抗這麼久的原因就是神器構建的力場,這東西能夠阻擋任何針對自己的攻擊。此刻,力場消失。對於王衡來說這是非常致命的,葉凡的劍讓他心有餘悸,一旦失去防護後果可想而知。

只是事情的發展不會以王衡的意志為轉移,帝龍劍乃神王劍,配上葉凡的劍魄境,所具備的威能超乎想象。

屏障瞬間就被撕裂,劍閃電間直取王衡。劍的速度太快了,已超越人的念頭,王衡就算意識到了,也根本反應不過來。

「嘭!」

帝龍劍快若閃電,直接穿透王衡的身體,可怕的穿刺力量將他帶起來,直朝遠方飛去。

神王劍的恐怖超乎想象,王衡的身體當場就被震碎,恐怖的劍氣炸開,閃電間就將他的身軀攪碎。

神靈不是那麼容易被擊殺的,尤其還是神將。所以肉身雖然被攪碎,王衡就算想要死也不容易。

碎開的肉身重聚,這對神靈來說並不困難,然而大戰之時就不是何時的時候了,尤其他遇到的還是葉凡,可怕的神念橫掃,屬於葉凡的劍意將碎開的血肉強行煉化。

葉凡的劍意充滿靈性,最為可怕的就在於不僅能夠煉化劍,還能煉化其他東西,好比人的血肉。

劍意不僅是劍道的屬性,同樣還是葉凡的意志延伸。劍意瞬間籠罩所有四散的血肉,煉化最快速度開始,讓他自己都要震驚的就是血肉真被煉化,居然開始萌生出淡淡的劍意來。

這是不可思議的,血肉乃生靈,居然也能被煉化出劍意來。

這樣的發現讓葉凡很是興奮,如果能將血肉煉化,讓其產生劍意,那是否也可以將人煉化?

如果可以,那豈不是今後要控制一個人直接用自己的劍意將之煉化不就成了?

這樣的念頭讓葉凡很是激動,如果真可以用劍意將人煉花,那遠比將人幹掉更好,畢竟神靈要幹掉可是很麻煩的,如果直接將之煉化,一切就簡單了。

「轟!」

葉凡的舉動自然會引來王衡的強烈反彈,作為一名擁有自我意識的人自然不會心甘情願讓人強行煉化,所以屬於王衡的神魂在憤怒的咆哮,讓他被震散的血肉瘋狂震動,一股憤怒的意志正在對抗葉凡的可不劍意。

僅僅這樣是抵抗不了葉凡劍意的煉化,這一點屬於王衡的意志感覺非常的清楚,所以他直接祭出神器,試圖將葉凡的劍意震碎。

可惜葉凡同樣擁有神器,或許功用什麼的比不上拳套,但是操控在葉凡的手中卻能爆發出最強的威力,這一點上要完爆王衡。

帝龍劍跟拳套在糾纏,恐怖的餘波讓整個焚天城都成為了戰場,這一幕看得不少人目瞪口呆。

聶子軒的臉色異常的難看,他一直都沒有將葉凡放在眼中,但是這一刻他發現自己的實力根本就比不上葉凡,他的那些所謂驕傲簡直令人感到可笑。

這傢伙的修鍊速度怎麼能夠這麼快。

聶子軒是親自領教過王衡的恐怖,他很清楚這傢伙根本就不是三星神將能否對付的,此時此刻,要說是第一層秘境的第一強者都不為過。只是這行震驚感慨根本沒有持續多久,就被葉凡強行打破,在聶子軒眼中難以戰勝的王衡,在葉凡面前居然如此輕鬆就KO了,這豈不是說彼此的差距已經達到難以逾越的高度。

現實是殘酷的,讓人難以接受,可現實就是現實,是不會以你個人意志為轉移的。

既然已經出手,葉凡自然不再會去管周遭的人想什麼,他一定要拿下王衡,就算有神王器保護也一樣。

兩件神王器在糾纏,但是葉凡自身卻沒有受到任何限制,他閃電間分心二用,劍意直接橫掃王衡的血肉。

「轟!」

王衡感到了恐懼,葉凡的劍意可不是一般的恐怖,他碎開的血肉竟要被這劍意煉化。

葉凡跟王衡的大戰外人自然無法干擾,這時候魔情宗的神將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一瞬間就有一群神將衝出去。

魔情宗動員起來,太玄宮跟焚天槍宗自然也不會僅看著,焚天城的防禦消失,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哪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雙方混戰在一起,上百尊神將,場面絕對非常壯觀。這一幕讓一直心情惡劣的聶子軒回過神來,不管心情如何不爽,他要是站著不動看戲,怕是會被彈劾,尤其是在他得罪了少宗主的前提下。

心情惡劣的聶子軒這下發狠了,這倒不是想要挽回什麼,被王衡碾壓了,他要讓太玄宮付出代價。

「看來大戰沒我們什麼事情了。」

狐神遠遠看著焚天城的大戰,她臉上的神情透著慵懶,身著性感甲胄的她曲線惹火,似乎要比第一層秘境的太陽還顯得熱辣。

「公子又沒說讓我們一定參加,咱們的作用就是防止其他人趁火打劫。」

神狐跟狐神穿著差不多,一模一樣的她們看上去真的就是一對雙胞胎。

這次負責充當後背力量的自然不止兩位狐狸精,一群女神外加一個葉嵐,他們就是隱藏的力量。

「其實沒什麼好擔心的,如今魔情宗佔據絕對優勢,兩宗就算聯手也不是對手,勝利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在魔情宗傷亡不大的時候,沒有誰會選擇這時候出手的。」

狐神伸了一個懶腰,慵懶的神態迷人到極點。

「其它勢力不會插手,但是太玄宮未必不不會派來援兵,還是小心一點好。」

神狐似乎有意跟狐神唱反調,她說的總喜歡反駁。

「真是烏鴉嘴,太玄宮的人還真來了。」

狐神橫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就在這是一群人朝著焚天城靠攏,看樣子就是來增援的。

「這感情好,讓我們見識一番秘境的神靈到底有什麼了不得的。」

俏妍一步邁出,第一時間就殺出去,她的帶頭立時就讓所有人動起來,大戰來的很快,劈頭蓋臉,一下子將太玄宮的人打蒙了。

……

葉凡自然不知道太玄宮有援兵,碾壓王衡,讓他心中有了想法。

將拳套搶到手,這東西真的很實用,用來攻城絕對是殺手鐧,同樣如果能將戳天劍也搶到手,那就再好不過了。

王衡的血肉被強行煉化了,這一幕是驚人的,只讓跟魔情宗強者糾纏的那些神將心驚肉跳,尤其是焚天槍宗的一群人,更是毛骨悚然,不少都萌生退意。

撤?

雖然很多人想,但是太玄宮不退,焚天槍宗的根本不敢退,一旦他們退了,那就等於得罪了太玄宮,這可比得罪魔情宗嚴重多了。

所有人中擁有決定權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司徒倩影,王衡敗得這麼慘完全出乎她的預料,要知道如今作為殺手鐧的劍宮還沒有發威,他們似乎就已一敗塗地。

司徒倩影的心情可不好,她非常清楚這次雖然攻破了焚天城的防禦,但是他們很難獲得更大的戰果,最要命的就是王衡似乎要被鎮壓了。

那傢伙野心很大,似乎就連拳套都想搶走,如果讓他得逞,這就是太玄宮最大的損失。

必須想個辦法,絕不們讓這傢伙得逞,要不然就算將焚天城搶回來也難以彌補太玄宮的損失。

怎麼辦?

司徒倩影知道自己必須做出選擇,要不然太玄宮的損失難以彌補。只是想到放棄撤走,司徒倩影有些難以做出決定,一旦如此就預示著王衡可能被鎮壓。

只不過如果不走,自己能將王衡就出來嗎?

司徒倩影沒有一點把握,說來她對上葉凡還是有心理陰影的,雖然這次不是她對付葉凡,但能將王衡殺得崩潰,可見他到底有多恐怖,現在堵上後果難料,說不定這次所有人都要折在這裡。

必須做出選擇!

司徒倩影心思電轉她很開就做出了選擇,現在對於太玄宮來說只要保住兩件神器損失就不算大,所以保住拳套才是當務之急,至於王衡那隻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司徒倩影雖然很強救人,但是作為宗門重點栽培對象,她看問題可不是以為人本。現在王衡明顯救不出來,那麼他就要將拳套帶走。

有了這樣的決定,司徒倩影忽然聯繫上戳天際,彼此共識很快達成。

「轟!」

戳天劍突然間爆發了。 戳天劍非常的恐怖,一旦爆發,猝不及防下就掙脫了滅天劍的糾纏,幾乎閃電間,戳天劍就出現在葉凡跟王衡的大戰區域。

「轟!」

恐怖的劍光怒爆,直接就將王衡被煉化的血肉震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