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用著一副被欺騙了的表情看著秦岳,他能夠聞到的東西,和空氣中這種說不出來的氣味差別太大,和秦岳所說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哦~

忘了加熱了。」

秦岳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手中的試劑依然放在對方的鼻子前。

啪~

秦岳打了個響指,在他的指間一朵小小的火苗直接出現,韓敏才和柴坤的目光全都下意識的轉移開來,同時也都不自覺的摒住了自己的呼吸。

「嘔!!」

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男子直接捂著自己的肚子趴在一邊嘔吐了起來。

而站在男子周圍的幾人,全都有一種非常強烈的反胃的感覺,這兩種東西在加熱之後實在是太噁心了!

「這兩種試劑非常難以提取,而且管制特別嚴重,就是因為這兩種材料的高腐蝕性與高滲透性。

這兩種特性能夠實現太多的目的,如果諸位中如果有感興趣的,稍後可以自己去翻閱資料就能夠知道我所言不虛。」

秦岳朗聲向著眾人說著,手掌一翻手中兩支試劑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言歸正傳。

柴坤先生費盡心思摻入的試劑,在赫姆炸藥爆炸的掩護下對於模擬器進行破壞,當然這種破壞並不徹底,還需要最後的催化劑。

不過憑藉柴坤先生的就謹慎,這種催化劑的分量應該同樣經過精確計算,在完成它的使命之後就會消失,這催化劑及我也已經帶了過來。

各位同行應該能夠經常接觸到這東西,因為它就是龍之血。」

當秦岳將這個名字說出來的時候,淡定的柴坤終於出現了一絲慌亂的神情。

「龍之血不是用來繪製煉成陣的嗎?怎麼會是這材料的催化劑?」

「這個問題問的好!」秦岳接話道,隨即整個大廳內的人都在等待著秦岳後續的話。

「不過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催化這兩種試劑b( ̄▽ ̄)d。」

秦岳老實兮兮的話,讓下方的諸多代表驚掉一地的眼珠子,你在不知道的情況下還用這種說話方式,是要被人打的!

「不過這並不影響我給你們重現一下這位的手法~」

秦岳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闊步走到模擬器的前方,只是輕輕的在模擬器的表面滴上,分別將兩支試劑滴上幾滴,而後秦岳非常小心的在試劑覆蓋區域加上少量的龍之血。

最後一步,灼燒!

「模擬器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損傷,但是..」

當!

秦岳僅僅是在模擬器的表面輕輕的敲了一下,細密的裂紋竟是直接在模擬器表面出現,這種情形和剛剛柴坤用小鎚子敲出來的效果一模一樣。

「這種破壞方法已經公開,所以洛心在後續的一個星期之內,會給大家購買的模擬器進行硬體升級,徹底消除這種威脅!

是不是?韓院長?」

秦岳站在韓敏才的身側,直接向著所有人說著。

韓敏才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想要做到抵擋鈦酸和龍蘭汁液的共同滲透腐蝕,從目前的情況來說非常困難,如果真的要對這些已經售賣出去的模擬器進行硬體升級的話,韓敏才寧願接受這天價的賠償金額。

「韓院長?」

超神極道系統 秦岳又在韓敏才的耳邊低語了一聲,同時給韓敏才遞了個顏色。

韓敏才這才反應過來,非常果斷的向著所有人承諾。

「前輩,我們之前的寫的東西,是不是要推翻重來啊?」

年輕人有些跟不上事情變化的節奏,他才剛剛把新聞稿給寫好,沒想到居然又出了這檔子事情。

「這還用廢話?手腳麻利點!」

前輩有些生氣的說著,事情的變化著實有些太快,僅僅是半個小時的時間,整個事情已經反轉了兩次,他現在都有些懷疑在這個從天而降的神秘人之後,會不會出現第三個人,再推翻他的說法?

「至於你所說的信息安全問題,間諜用的很不錯~」

秦岳的目光轉向柴坤,一句話讓柴坤色變。

[世初]十年後的你 「間諜?

你認為憑藉我這麼個技術人員,能夠在你們洛心安插間諜?

你們洛心這麼容易滲透?」

柴坤的變化一閃而逝,在迅速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之後,柴坤以一種非常強硬的語氣向著秦岳反問著。

「早就能料到你這麼說了,那個誰,把人帶進來吧!」

秦岳冷笑一聲,隨即朗聲向著門外說著。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轉向了大門,他們非常好奇這神秘人說的話,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明興的目光同樣看向了大門,他沒有想到過這個神秘人居然還有幫手,但當對方押著一人出現的時候,所有的守護者都有種看錯的感覺。

「怎麼是歷軍山?」高月詫異的看著出現在門前的歷軍山。

難道歷軍山和這個神秘人認識?

這幾乎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歷軍山拎著對方的後頸,直接甩了出去,那人的身形在空中飛行了數十米之後,準確的落在柴坤的腳下。

只是對方發黑的皮膚,已經顯示這個傢伙早已經被劇毒毒死。

「東西呢?」秦岳的目光轉向歷軍山。

秦岳在來的途中順手制服這個躲在中繼器旁很久的傢伙,他本想直接帶過來,但恰好歷軍山從途中路過,然後就是現在的局面。

「刷~」一道黑影從歷軍山的手掌拋拋飛而出。

「通訊器~」

秦岳慢慢的展開自己手中的東西,讓近處的人看得清楚,同時也讓所有的記者拍的清晰。

「小子,你不要誣陷!」柴坤厲聲道。

「我什麼都沒說啊~你在激動些什麼?」

秦岳一句反問直接讓柴坤呆在當場,對啊,眼前這個小子好像並沒有說出實際性的東西!

「你慌了?」

「呵」柴坤一副正氣的模樣向著秦岳回道。

「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人( ̄ー ̄)。」

「咔,咔,咔」

秦岳說話間,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兩塊碎晶體,晶體摩擦散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讓前方的數人直接堵上了自己的耳朵。

本是一副指責表情的柴坤,瞬間變了臉色,似乎他對於這種聲音更加沒有抵抗力。

「咚咚咚。」

當下方有些人受不了準備開口制止秦岳的時候,秦岳反而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用著自己的手指輕輕的敲動著通訊器的話筒位置。

柴坤的表情又變了變,但很快又重新恢復了鎮定的模樣。

站在一旁的韓敏才已經看到了柴坤表情的變化,結合著秦岳手上的動作,韓敏才已經猜到柴坤的耳朵中,一定有接收聲音的通訊設備。

「還能撐?嘿嘿…..」

「啊!!!!!」

秦岳直接鼓足了氣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響叮噹之勢喊了出來。

整個接待大廳都在回蕩著秦岳的聲音,原本淡定的柴坤已經捂著自己的耳朵倒了下去,近處的人甚至能夠看到柴坤指縫間流出的血液。

守護者直接在歷軍山的示意下一擁而上,迅速的押解著柴坤離開大廳。

「下面交給你咯~」

秦岳只是留給韓敏才這麼一句話,便是直接衝天而起,只是眨眼間的時間,秦岳的身形便是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歷長官,我們要不要進行跟蹤?」

明興站在歷軍山的身邊,低聲的向著他確認,這個神秘人雖然幫助了洛心,但作為洛心的守護者,還是有必要搞清楚對方的底細。

「不用。」歷軍山給了這麼個回答之後便是消失在明興的面前。

教學樓上。

「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能夠這麼輕鬆的解決,這個神秘人倒是有點意思。」

陳逸饒有興趣的看著天空中還殘留的火焰。

「還沒有辦法鎖定對方的位置吧~」

陳逸忽的轉頭向著東方羽問道,以他對於東方羽的了解,這個時候他應該正在尋找這個神秘人的任何線索。

「瞞不了你。」

東方羽嘆了口氣,這個神秘人根本就沒有在他們的各種檢測儀器上出現過,至少以東方家目前的手段,他們還沒有辦法對這個神秘人進行鎖定。

「選擇落心,好像不是一個最正確的選擇。」

郯晨終於打破了自己的沉默,在陳逸和東方羽的目光中,竟是直接化為了碎石消失在二人的視線當中。

「置換能力。」

陳逸和東方羽對視了一眼,這是只有晉入五階的情況下,才能夠在機緣的情況下獲得的能力。

「五階了,真不愧是那裡的人。」東方羽感嘆了一聲。

「你也快了吧?」陳逸低聲的向著東方羽說道。

「哈哈哈哈,彼此彼此。」

華林的私人修鍊室。

「師妹,你這一段已經看了不下十遍了,能不能換一段?」

炎子瑜有些無語的看著眼前的柳靈寒,顯示屏上的畫面正是秦岳破頂而入的場景。

在剛剛神秘人離開接待室之後,柳靈寒就在不斷的切換頻道,在找不到任何新聞畫面的時候,柳靈寒已經將這幾秒鐘的畫面看了十多遍。

「得,當我沒說!」

炎子瑜還沒想多說兩句,他依靠著的牆壁就已經出現了冰霜,炎子瑜自知自己說不過這個冰塊,只能老老實實的讓步。

「你想到了什麼?」

華林清楚師妹不會做無用的東西,她這麼仔細的看這段畫面,自然有她的道理。

「他的個頭很像重力室的那個人。」

「哪個?」

咔!

炎子瑜剛回頭接了句話,一枚冰刺瞬間成型,直接抵著炎子瑜的臉頰。

炎子瑜:「(━┳━_━┳━)」

「你是說那個被我們救出來的人?」

華林瞬間聯想到了柳靈寒說的人,這個人同樣給了他很深刻的印象,但當時對方灰頭土臉的,華林根本沒有看清楚對方的長相。

「只是直覺。」

「他穿著洛心的校服,說不定就是洛心的學生,這種有能力的人是不可能在洛心埋沒的,我們一定能遇到這個人。」華林低聲的向著柳靈寒道。

「我會挑戰他。」

柳靈寒在華林和炎子瑜的目光中,直接進入了修鍊的狀態。

炎子瑜和華林對視了一眼,心中都倍感無奈,這師妹認定的事情,基本上沒有人能夠改變。

秦岳離開接待大廳不過五分鐘的時間,在大廳中發生的一切事情就已經傳遍了整個星痕城,每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給洛心解圍的神秘人身上,暫時還沒有人清楚這個神秘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寬敞的房間中,一個年輕人靜靜的飲用著手中的紅酒,他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盯著眼前的中年人。

「講個笑話,這只是個開始!」

「請給我一次機會!」中年人有些著急的向著年輕人喊道。

原本環環相扣的計劃,竟然在柴坤這一步無法進行下去,如果不是他果斷的話,或許洛心現在已經從柴坤的嘴中撬出了關鍵的信息。 「機會?」

青年輕搖著自己手中的酒杯,看著酒液中不斷出現又破碎的氣泡,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成功!」

「那就給你機會,現在你可以滾蛋了。」

青年只是將酒杯輕放在桌面上,中年人的腳下一道翠芒閃過,中年人的身影竟是直接消失在房間中。

「想法是好的,但想這麼容易就搞定洛心?

呵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