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登令雖然表面上並沒有說些什麼,可是實際上他是非常清楚的,在這裡動手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但是利加國那一邊的執法者已經等得太久了,況且還有那麼多同僚被困在那個古墓里,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許林居然會這麼的不配合。既然不配合的話,那麼就乾脆直接殺了再找其他辦法尋找魅影的蹤跡好了。

許林也萬萬沒有想到登令居然會這麼的心狠手辣,自己不說就直接下殺手。這讓他有些驚訝。

只不過,還沒有等到許林想出什麼辦法來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了耳畔響起了一道尖銳的破空聲,緊接著,一道血色流光就在遠處疾射而來,如同山峰似的狠狠的撞擊在了石頭巨人的軀體上。

砰!

石頭巨人被撞得整個軀體都是劇烈的晃動,向後仰去,而後重重的砸落在了地面上,直接碎成了無數塊,再度變成了一堆碎石。

登令縱身跳躍,平穩落在了地面上,目光中散發出了熾盛的目光。寒聲怒道:「是誰?」

明明快要將許林解決了,但是沒有想到半路還殺出了一個程咬金,這怎麼能夠讓登令不怒呢?

許林的面龐上也是露出了驚奇之色,究竟是誰這麼快趕來把他給救了。

這個時候,他們就看到了剛剛紅色流光降落而下的那處地方,有一道人影緩緩的站了起來。

那是一名穿著黑色大衣的背影。看那身材,還挺欣長的。

他緩緩轉過身來,露出了一張英俊白皙的面龐,同時,他的雙眸卻是血紅的,張開的嘴巴里有尖銳的獠牙在微微閃爍著寒芒,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血族!?」

看到他嘴裡的獠牙,登令的面龐上浮現出了驚駭之色,忍不住大叫起來。

「血,血,我要血!」

這名血族口中低吼一聲,身形一閃,「咻」的一聲就猛然出現在了登令的面前,張開血盆,雙手上布滿了鋒利的爪子,如同凶獸一樣撲向了登令。

登令見狀,面色一變,單手掌心向上,意念一動,勁氣滾滾噴涌而出,旋即在他身前的碎石就騰空而起,快速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面石牆。

「嘭!」

然而,這名血族雙手一揮,鋒利的爪子竟是直接將這面石牆給抓爆,而後迅速的閃掠至登令的面前,揮舞著利爪。

「嘶啦!」

登令雖然反應夠快,迅速地向後倒退而去,但是他胸前的衣甲還是被撕裂,同時三道爪痕出現,殷紅的鮮血湧出,產生了一陣劇烈的痛楚鑽進他的神經。

登令膽戰心驚,如果剛剛他要是再遲疑一會兒的話,恐怕連自己的心臟都要被這名血族給抓出來了。

只是,讓他臉色更加難看的是,這名血族,還不是普通的血族,而是一名擁有真正血族血脈的高級戰士!

。 覺看著面前的偵探,

心裡更加確信面前這個男人是認識自己的,

雖然具體不知道對方是怎麼認識的,

畢竟她愛看偵探這種小愛好可不是誰都知道的。

但是。。。不討厭。

覺突然笑了一下,

通常都是窺探別人的內心,

第一有被人窺探的感覺覺一點都不反感,

甚至還有些小興奮,

收起以後看著王玥說,

「具體要從哪裡說呢?嗯。。。就從這個空間的起源還是說好了~」

「當初在大約一百多年前,那個時候的日之本有不少妖怪來著,妖怪雖然不和人共處但是也有不少有關妖怪的傳說。」

「但在某一天的時候,日之本的妖怪出現了大範圍失蹤,很多聚集的妖怪突然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因為這個空間?」

王玥皺著眉頭問道,

「不是。」

覺搖搖頭說,

「這是在這個空間建立之前就已經發生的事情。」

「這塊地方原本就是妖怪的聚集體所以對於這種情況更加上心。」

「那個時候這種突然出現很多狀況影響了不少妖怪,所以就有一些妖怪選擇離開這塊地方去查詢原因。」

「狀況?」

王玥似乎發現了點不同尋常的東西,

「是的狀況。」

覺點點頭說,

「居所的靈力突然匱乏,並且很多人類生活的地方突然出現妖怪傷人事件,這讓人類中興起了討伐妖怪的隊伍。」

然後看向宗瀅說,

「確實就是現在里會的前身。」

王玥眉頭挑了挑,

看出宗瀅又被覺讀心,

但他在意的並不是這個,

「你似乎對現在的外面還是挺了解的。」

「因為舊地獄有不少於外界有關聯的對象,有的是被召喚的契約,有的是有一些自己的小手段,你也看出來了,這箇舊地獄其實已經千瘡百孔了,如果不是因為空間的關係實際上這裡早就該不存在了。」

說著,覺還補了一句,

「之前你們討伐的三眼蜘蛛也是這樣的存在。」

「明白了,你繼續。」

王玥點點頭表示明白,

覺則繼續說,

「在那之後一段時間后妖怪賢者八雲紫就帶回來了一個被稱為博麗的人類,接著就突然聯合一些強大的妖怪展開了這個空間,那時候還引起了不小的恐慌來著。」

「在建立后賢者們才開始散布消息說這個空間是防止再次出現之前的狀況而創造的,而會出現狀況以及妖怪失蹤的原因是因為妖怪的概念和常識正在因為人類的崛起被不斷的削弱。」

「當人類足夠多並且被稱為『科技』的東西足夠強大后,妖怪就會因為人類認為妖怪是虛假的導致完全消失。」

「之後確實不再有靈力匱乏這個問題出現在空間內,也沒有再出現妖怪突然消失的事件,所以大家也就相信了這個說法。」

說到這,覺又看了一眼宗瀅,

「但似乎你們並不認為這是真的。」

說完就直接說出了宗瀅的心裡話,

「嗯。。。現在的外界還有不少的妖怪。。。么。。。果然。。。」

「你似乎一點都不驚訝?」

王玥看著覺還是那副淡定的模樣,

笑著問,

「當然。」

覺似乎覺得理所當然,

「我和上面那群幾乎與外界完全隔絕的傢伙不太一樣,我可是能知道很多事情的。」

「況且隨著博麗巫女的更替,上面的空間也開始出現漏洞了吧?到時候這種說法會更加站不住腳。」

「是么。。。」

王玥想了想又問,

「能跟我再說說關於博麗巫女的事情么?」

覺點點頭說,

「所謂巫女,其實就是支撐起這個空間的人類,並且每屆巫女都是人類,她們在這個空間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這導致她們在維持空間的同時也兼顧了管理空間內不會出現異變這件事。」

「大多數異變都是妖股引起的,通常都是影響空間內一些情況,比如天氣,地形,妖股的分布區域,傷害其他妖怪都屬於這個範圍。」

說到這,覺指著王玥提醒到,

「如果你要去地上,你也可能被稱為異變的,還請注意一下。」

「我會的。」

王玥點點頭,

這一點他早就想到過,

況且自己還要在上面建立會館,

要說不會被當做異變那簡直就是看不起八雲紫。

然後繼續問道,

「那博麗巫女更換的頻繁么?」

「頻繁?」

覺愣了一下想了想說,

「應該算是吧?當初建立這個空間的時候那個叫做博麗的人類就死了,似乎就是因為這個所以巫女才會被稱為博麗的,連姓氏也是。」

「最近萃香很喜歡去地上,聽說是和博麗的巫女交好了,她倒是說過這屆的巫女似乎很厲害來著,想來是又進行了更替的。」

「是么。」

聽了覺的解釋,

王玥陷入了沉思,

覺似乎也不以為意直接拿起王玥給的一本偵探看起來,

倒是一旁的宗瀅有些手足無措和擔心,

經歷了剛剛的事情,

她可不會認為這個看起來和她差不多大的覺是個普通妖怪,

能夠管理這整箇舊地獄的存在,

怎麼說都應該比那個三眼蜘蛛強才對,

很大的可能是妖王,

但問題就在這,

如果作為姐姐的覺是妖王的話,

那作為妹妹的戀應該也不差吧?

讓智代一個人去真的沒問題么?

「放心吧沒問題。」

似乎是又一次看透了宗瀅的想法,

覺頭都沒抬的說,

「戀戀雖然比我厲害,但是是一個好孩子,很少有妖怪能夠看到她,所以不會傷害她的。」

見覺這麼說,

有看了眼根本不在意的王玥,

宗瀅也只能無奈相信了這個說法。

而王玥現在卻沒工夫管這事,

因為她從覺的話中發現了很多不同尋常的東西,

比如說那怪異的建立空間的理由,

再比如那在空間建立之前就出現的妖怪消失事件,

這些事情中都透露著各種非比尋常的古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