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就跪了下去,穆芊顏也跟著一起跪了下去。

「太后所言太重,恕臣不敢認,杜天鴻是臣麾下副將不假,可臣此前並不知其貪墨軍餉,還請太后明查。」

貪墨軍餉,可不是開玩笑的。

況且他從來不知道杜天鴻中飽私囊一事…

可穆錚自知,他推脫不了一個失職之罪。

杜天鴻既是他的姻親,又是他的副將,他連杜天鴻私下加入了廢太子陣營都渾然不知…

以至於杜天鴻犯下大錯。

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請太后明鑒,家父一直盡忠職守,此次杜天鴻之事,家父……」

「住口!」

穆芊顏話未完,太后猛的一拍桌,斥呵打斷,「侯爺平常就是這般教導子女的嗎?哀家同你父親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兒!」

穆芊顏一咬牙,洶湧的火氣憋在心口,燒的她心口疼!

萌寶千里虐渣爹 好一個沒她說話的份兒!好一個高高在上的太后!

強權之下,她們這些凡人卑微如螻蟻。

此時此刻,她算是徹底知道了。

難怪,難怪皇后都曾跟她說,能掌握在自己手裡的,只有權力,如此才不會被人騎到頭上來!

否則,就像現在,根本就沒有她說話的權利。

此刻她真覺得,皇后說的對極了。

「太后,小女年幼無知,還請太后恕罪。」

還得父親替她求情!

穆芊顏緊緊的捏緊了拳頭,指甲掐進肉里,她氣,氣自己的弱小,也氣父親的正直。

太后,皇帝,都當父親功高震主,可父親處處謙卑,何曾震過主?

可換來的,是她們的步步緊逼。 雖是大逆不道的念頭,可穆芊顏卻覺得是應該的。

一個連德行都沒有皇帝,容不下有功之臣的皇帝,不配坐在那個九五之尊的位置上。

她看,阿玥就很好!

這一刻開始,穆芊顏才真正決心支持秦玥奪嫡。

「哼,既然無知,就該帶回去好好管教。」太后冷哼一聲。

穆錚頷首,道了聲「是」

要說穆錚心裡,不是沒有氣的。

太后要拿他開刀,他都可以忍受。

可顏兒是他捧在手心的寶貝,太后竟如此欺壓他的寶貝女兒!

叫他難以容忍!

然而他知道,這還不算完,太后只是亮出了刀,還沒真正砍下來。

「太后,古人云,百善孝為先,顏顏不過是替父求情,太后如此言辭犀利的訓斥一個小姑娘,未免有失皇家氣度!」

秦玥的嗓音,透著顯而易見的冷冽。

維護穆芊顏的意思很明顯。

「你,你說什麼?!」氣的太后一張老臉都扭曲了起來,「你父皇說的沒錯,你果然是放肆!」

顯然秦玥讓太后那張老臉下不了台來。

遷怒於穆錚,本就是太后不佔理,太后心中又豈會不知?

但,她絕不容許秦玥如此直白說出來。

準確的說,是不容許任何人開這個口。

否則就是開罪她這個太后,蔑視皇家威嚴。

可偏偏,開這個口的人,是她皇室自己人。

秦玥,竟乖張至此!

平日里看著他散漫不著調一些便罷了,太后也知,秦玥是個命苦的皇子,從一出生,便犯下過錯,衝撞了皇帝。

可,說到底,秦玥也是她的孫兒,豈有不心疼之理?

這麼多年,若非她與安陽的庇護,秦玥豈能安然至今?

如今可倒好,翅膀硬了,竟幫著外人來擠兌她這個祖母了!

太后氣的喘粗氣,老辣的眼光側目橫掃,下一秒,這波怒氣便又遷怒到穆芊顏身上了!

她可還沒聾,方才秦玥喚她「顏顏」

好啊,好一個狐狸精啊!

「太后無需遷怒於她人,本王所言,皆不過是為了皇家的體面,畢竟人言可畏,侯爺並無甚過錯,太后如此苛責,若傳了出去,恐會引人非議,不免有損皇家的威儀。」

什麼叫火上澆油,這就是!

而且還是自己給自己澆油。

秦玥字字句句都扯上『皇家』,他所言不過是為了皇家的顏面考慮。

險些沒聽的太后氣的嗆過了……

氣的發抖的手,指著秦玥「你,你…」的你了半天,半天都你不出個話來。

足見氣的不輕。

「混賬!」秦玄帝龍顏大怒,那架勢,就差叫人將秦玥押下去了,「玥王,你真是越發的放肆,還不快跪下給太后賠罪!」

開口閉口的,就是秦玥『放肆』

可他既是父又是君,這點,秦玥忤逆不得。

依言,跪了下去,「自古忠言逆耳,兒臣還是那句話,兒臣所言,不過是為了皇家的體面,兒臣是在維護皇家的名聲,還請父皇恕罪。」

此刻秦玥身上,頗有股百折不撓的氣勢。

即便下跪,也不認為自己有錯。

能將一番冠冕堂皇的話說的這般一本正經的,除了秦玥,恐怕也沒別人了。

更何況這些話此時此刻說出來,還得罪皇帝和太后。

這回不僅太后氣的夠嗆,就連秦玄帝,那也是怒目圓睜的瞪著秦玥。

還有什麼比龍顏大怒的更可怕的?

可偏偏,秦玥挺直了脊背跪著,固執己見,像是沒看到秦玄帝惱怒的臉色一樣。

秦玄帝哪會不知道秦玥想幹什麼?

他哪是在維護皇家的名聲啊,分明就是在維護穆錚父女倆。

膽敢公然和他這個父皇過不去!秦玥好的很啊!

秦玄帝心裡,又給秦玥記下了一筆。

但其實無人知道,秦玄帝最為忌憚的,不是穆錚。

穆錚雖手握重兵,又功高蓋主,他都能杯酒釋兵權。

他最忌憚的,是秦玥。

當年稚子時,沒能狠下殺手,如今的秦玥,怕是他想殺都殺不了的。

欽天監的預言,秦玥,乃是命定的帝王之命。

即便秦玥是他曾經寵愛的妃子所生,可他是帝王,覺不允許有人奪他的帝位。

他的帝位,他可傳,但,不可奪!

皇子之間爭儲,少不了明爭暗奪,他都可以不在乎,因為那些他都可以掌控。

可唯獨天命所歸,他無法掌控。

所以這麼多年,他厭棄秦玥,不給秦玥任何掌權的機會。

直到太子被廢,朝堂上失了平衡,弘王一人獨大。

為了制衡弘王,他才將城防衛的職權,交給了秦玥。

本也想著藉此機會,看看秦玥是否有所成長!

結果可倒好,他就是這麼來氣他,來氣太后的!

穆芊顏擔憂的望了一眼秦玥,為了她和爹爹,阿玥這麼惹怒太后和陛下…

她嘴皮子蠕動了一下,想替秦玥辯解…

可不妨有人暗地裡拉了一下她的衣袖,扭頭便見父親制止的眼神。

她看得懂,父親是讓她莫要開口。

穆總的福氣嬌妻 她曉得,太后正在氣頭上,她若開口,非但不能幫到秦玥,反而還會讓太后更加惱怒秦玥…

可阿玥他……

穆芊顏狠狠的皺緊了眉頭,那高高在上的陛下,太后,都是跟阿玥血脈相連的至親。

可是他們是怎麼對待阿玥的?

想想,穆芊顏的心,便緊緊的揪了起來,難受極了。

「好啊,好的很啊!」太后怒極反笑,「皇帝,你看看,這就是你教出的好兒子啊!」

太后不說秦玥,反倒意在責怪秦玄帝。

古人云,養不教,父之過。

秦玥膽敢這般膽大妄為,皇帝亦有責任!

以往太后覺得,皇帝待秦玥苛責了些。

如今她卻覺得,皇帝是太仁慈了些,才會讓秦玥這般狂悖!

秦玄帝濃厚的眉頭一皺,「母后……」

「母后息怒。」

秦玄帝一句話沒說完,一直默不作聲的安陽長公主卻有了動作。

安陽當即起身,在太後面前屈膝下跪,「母后請息怒,請母后勿要責怪皇兄,要怪,就怪兒臣吧。」

「玥王自小,是在兒臣身邊長大的,若說管教不利,那也是兒臣之責,還請母后恕罪,兒臣甘願受罰,只求母后能消消氣。」

安陽的聲音,不急不緩,如珠玉器盤,聽著就格外的讓人舒心。

有安陽求情,太后的臉色明顯緩和了一下。

穆芊顏眸光清冷的望著安陽的後背,她總算知道安陽長公主為何能地位崇高了。

說話尚且都如此令人舒心,舉措更是得人心。

不僅安撫太后,還順帶賣了陛下一個人情。

她也就意識到,這個安陽長公主,比她想象的更難對付。

「安陽,你起來,此事與你無干。」

僅憑太后一言,穆芊顏便知,安陽長公主在太后心裡,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難怪,難怪上至朝堂,下至民間,甚至聽李巍說過,在軍中,安陽長公主都頗受敬重。

看來果真不假。

倒是安陽求情,提醒了太后,險些就這麼被秦玥帶偏了要緊事。

今日的目地,是為了削弱穆錚的兵權。

太后老邁精鍊的眼神兒,最後落在了穆錚身上,「杜天鴻貪墨軍餉,穆錚你身為主帥,督查不利,多有失職才導致杜天鴻犯此大罪,你可知罪啊?」

太后冷著一張老臉,似乎是很篤定穆錚會認罪!

知罪?

穆錚心中豈會沒有悲涼?

太后都明著將罪責擺出來了,他哪能不知罪呢?他辯解不得。

蜀山魔門正宗 再者,他也不是能巧言辯解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