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的白鬍子還以為是bigm海賊團的埋伏!

當時的白鬍子,便直接將手中的薙刀擱置在了夏洛特玲玲那肥大的脖頸之上。

白鬍子的意思很是簡單。

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你們敢埋伏我,那麼你們bigm海賊團便要承受我白鬍子的怒火。

但是下一瞬間所發生的事情,讓白鬍子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原因很是簡單,白鬍子看的很是清楚。

那遮天蔽日的炮彈,不僅僅只是自己在射擊的範圍之內,甚至就連bigm海賊團都在射擊範圍之內。

在看到吉爾德泰佐羅的黃金屏障霎時便直接被撕碎之後,白鬍子便察覺到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當時白鬍子便直接揮出了手中的薙刀,當然這一次白鬍子斬向的並不是夏洛特玲玲的脖頸,而是天空的彈幕。 斬擊破空形成的巨型海浪,霎時席捲而來。

海浪是那般的恐怖,甚至有海兵甚至看到了那參天巨浪之中所隱現的巨型海王類。

看著眼前的滔天巨浪,縱然是cp0的官員,都不由的露出了一抹愕然。

一刀之下便撕裂了整片大海,這般彪悍的戰鬥力,這唯有頂級大將才能做到,甚至就連五老星排行末尾的存在都不可能有這般彪悍的戰力啊!

Cp0機關的官員的確應該驚訝,因為在他們的資料之中,白鬍子早就垂垂老矣不負前勇了。

哪怕是在看到正義之門被白鬍子摧毀,他們都堅定的認為,正義之門之毀,純粹是因為正義之門年久失修老化了之故。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白鬍子仍舊存留有這般彪悍的戰鬥力。

當然,這些並不是最為重要的。

之所以此刻的cp0官員會滿眼憤怒的最重要原因便是,有人破壞了自己的計劃,自己原本計劃的是,所有的炮彈,除卻因為憤怒所以朝著桃兔茶豚射擊的之外,全部投射想白鬍子海賊團的。

但是差之毫厘廖以千里,誰曾想,炮彈的終點,竟然不僅僅只有白鬍子,甚至還將bigm海賊團囊括其中。

看著在高倍望遠鏡中目光齊齊投射而來的四皇海賊團成員,當時cp0機關的官員臉上便掛上了一抹汗水。

當時他便直接呼喝的下令,要艦隊直接撤離這片海域。

白鬍子這邊,在利用見聞色霸氣感知到了遠處的海軍艦隊之後,白鬍子便直接用刀身拍醒了夏洛特玲玲。

夏洛特玲玲這邊,從昏迷之中清醒而來,所聽到的第一句話便是藤虎一笑那低沉之語,「bigm,這次我們聯手吧!」

藤虎一笑的開口,白鬍子也聽到了,但是白鬍子並未曾反對,原因很是簡單,白鬍子此行所為的僅僅只是自己的孩子罷了。

當然了,如果能夠將那些毀壞了自己家鄉的存在屠戮的話,這便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所以,白鬍子並未曾否認藤虎一笑之言。

他僅僅只是靜默的等待著夏洛特玲玲的回話。

說實在的,夏洛特玲玲,此刻仍舊有些懵逼,怎麼回事兒啊?

就跟自己聯手了?

看到自己媽媽眼中的疑惑,當時卡塔庫栗便朝著自己的媽媽解釋了剛剛所發生的一切。

在聽到了海軍朝著自己的夢中之國開炮的瞬間,夏洛特玲玲當時就怒了,當時她便怪音繚繞的開口,「什麼,海軍那些砸碎竟然來到了我的萬國,甚至朝著我美麗的萬國,開了炮!!」

憤怒,夏洛特玲玲徹底憤怒了。

萬國是夏洛特玲玲的夢鄉之國,這也是她的禁地,絲毫不容外人侵擾的禁地。

當時夏洛特玲玲便朝著白鬍子開口,「白鬍子,雖說你殺了我的兒子,但是,這次海軍來襲,我便放棄隔閡與你聯手!」

夏洛特,玲玲跟白鬍子早已打過交道了,她很是清楚白鬍子重視的是什麼。

當時她便朝著自己的兒子開口,「卡塔庫栗,將白鬍子海賊團的成員給白鬍子放回去!!!」 聽到夏洛特玲玲的話語,當時卡塔庫栗便直接朝著bigm海賊團的屬下,圖書果實的擁有者蒙爾多開口,「蒙爾多,把白鬍子海賊團的人放出來。」

聽到卡塔庫栗的聲音當時,蒙爾多便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果實能力具現物。

接著他便直接踏前一步,展開圖書,將白鬍子海賊團的成員釋放了數來。

喬茲與比斯塔被釋放的瞬間,便嘶吼著要與旁邊的卡塔庫栗進行廝殺。

但是還未等他們動作兩條手臂便攬在了他們的腰間。

「老爹!」

剩下的白鬍子海賊團番隊成員看著白鬍子那高大雄偉的身軀,當時便驚愕的開口。

聽聞此言,喬茲與比斯塔甚至顧不得與對面的bigm海賊團廝殺,當時便扭過了頭來。

看著白鬍子的身影,喬茲與比斯塔都不由自主的淌出了熱淚。

「馬爾科,回來吧!」

聽到這聲音,對面的馬爾科,當時便熱淚盈眶。

馬爾科不知道,自己多長時間沒有聽到老爹的聲音了。

但是在此刻,在聽到白鬍子的聲音之後,馬爾科表示,自己心中此刻所存留的唯有愧疚。

當時馬爾科便雙膝跪地的朝著白鬍子大吼,「老爹,不能與bigm海賊團聯手啊!他們、他們、他們把您的家鄉給毀了啊!!」

聽到這話,先不說白鬍子這邊的防禦,卡塔庫栗當時便皺著眉頭開口,「不可能,我們的目標從始至終便只有你馬爾科一人而已,在將喬茲與比斯塔還有一種白鬍子番隊成員俘虜之後,我們便直接離開了!!」

不僅僅只是卡塔庫栗,喬茲也朝著馬爾科開口,「馬爾科,我記得很是清楚,我們被俘虜了之後,bigm海賊團並沒有毀滅老爹的家鄉啊!」

「夏洛特玲玲,給我個解釋。」

聽到這話,白鬍子當時便低沉著聲音開口。

說話的瞬間,白鬍子再次握住了自己的薙刀,霍然此刻的白鬍子已經是處於戰鬥狀態了。

聽聞此言,夏洛特玲玲這邊還沒有開口,bigm海賊團二號人物,卡塔庫栗便直接開口了,「白鬍子團長……」

但是他的話語還未曾出口便直接被白鬍子霸道的打斷,「我問的是bigm,不是你這個小鬼!!」

聽到這話,夏洛特玲玲,直接踏前一步開口,「我,夏洛特玲玲,並沒有毀滅你愛德華紐蓋特的家鄉。」

盯著夏洛特玲玲那認真的面孔,白鬍子緩緩伸出了手臂。

就在此刻,藤虎一笑邁前一步開口,「老爹,聽我一言。」

藤虎一笑的話語,截斷了白鬍子的動作,接著藤虎一笑便朝著夏洛特玲玲開口,「bigm船長,我想問一下,你在離開我老爹家鄉的時候,是否留下了人。」

「我當然留下人找尋白鬍子海賊團的成員了。」

「那麼他們人呢!」

「你什麼意思?!」

「我懷疑是他們燒了我老爹的家鄉。」藤虎一笑寸步不讓的開口,「我記得你這裡有個記憶果實的能力者吧,把他們找出來,一查什麼就明白了。」

感受著夏洛特玲玲那猙獰的面孔,藤虎一笑,再次開口,「bigm船長,如果你再不做決定的話,我們只有開戰了!!!」 說實在的,倘若是別人朝著自己這般開口。

甚至,此刻若是沒有白鬍子在一側虎視眈眈的話,夏洛特玲玲此刻,絕對會暴怒。

但是這一瞬間,明顯形式比人強啊!

念及剛剛自己被白鬍子一刀拍暈之事。

夏洛特玲玲當時便朝著白鬍子開口,「白鬍子,你的實力,好像恢復了!」

聽聞此言,當時白鬍子便笑聲開口,「庫啦啦啦,在這個波瀾壯闊,隱秘無數的新世界,實力恢復不是一件很是正常的事情嗎?」

夏洛特玲玲眼瞳一縮,接著她便直接朝著自己最重視的孩子夏洛特卡塔庫栗開口,「卡塔庫栗,將當時我們留下的人叫來。」

這裡是萬國,夏洛特玲玲的國度,她的命令便是『天道』至理,卡塔庫栗也不問原因,當時便直接帶著蒙爾多閃身。

不過數十秒的時間,卡塔庫栗便與蒙爾多回到了岸邊。

接著在卡塔庫栗的示意之下,蒙爾多將剛剛封存圖書之中的存在喚了出來。

接著夏洛特玲玲便直接將一名三眼族少女推了出來開口,「布琳檢查他們的記憶。」

很快的,布琳便將眾人的記憶讀取。

看著天空之中那滿是焰火慘叫的記憶碎片。

先不說白鬍子,當時馬爾科便爆吼一聲。

接著無有窮盡的湛藍色火焰霎時在馬爾科通體生成。

下一瞬間,那無盡的藍火瞬間轉變成了灼熱的紫焰。

「你們這些混蛋,我要你們陪葬!!」

伴隨著馬爾科的怒吼,當時他便悍然的將地面眼瞳泛白的眾人直接焚滅。

手下的焚滅,並未使得夏洛特玲玲的面色有絲毫的改變。

說起來這也不奇怪。

夏洛特玲玲雖說在正常的狀態下,很是愛護自己的孩子。

但是對於不聽命令的屬下,夏洛特玲玲所施加的懲罰甚至比馬爾科這般直接焚燒都要嚴重。

那可是將壽命直接抽出,靈魂直接抹殺的狠辣啊!

甚至在馬爾科將他們焚滅的瞬間,夏洛特玲玲便滿臉獰笑的朝著白鬍子開口,「紐蓋特,現在,我們聯手的隔閡消失了,對吧!」

「bigm,動手吧!」白鬍子緩緩的將手中薙刀插入地面,伸手抓過了兩壇酒漿,先是扔給bigm一壇,接著白鬍子便直接伸手與夏洛特玲玲手中的酒罈碰了一下開口,「讓我看看,你夏洛特玲玲,到底有沒有成為我白鬍子盟友的資格吧!!」

說完,白鬍子便滿是豪爽的將壇中酒漿一飲而盡。

而夏洛特玲玲那邊,看著手中的酒罈,先是猙獰一笑,接著她甚至連罈子都直接仍舊她那血盆大口之中。

然後,夏洛特玲玲便直接動用果實能力,先是將萬國海域周邊的霍米茲大海浪召喚出來,接著她直接從地面被馬爾科焚滅的殘渣之中將一團團靈魂抽取而出。

最後,夏洛特玲玲滿臉猙獰的將這次所抽取的所有靈魂都灌注在大海浪之身。

接著夏洛特玲玲便朝著大海浪下令,「波塞冬,將那些朝著我們開炮的軍艦給我帶回來,我倒要看看,誰敢在我夏洛特玲玲的萬國放肆!!!」 夏洛特玲玲此言一出,海水之中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笑臉。

那笑臉是那般碩大,甚至堪比吉爾德·泰佐羅的黃金戰艦了。

在白鬍子的眼瞳之內,那碩大的面孔,在夏洛特玲玲此言之後,便直接隱匿在了海洋之中。

但是,這並未曾結束,下一瞬間,幾乎是片刻的時間,白鬍子眼帘之內便出現了一道高可參天的滔天巨浪。

巨浪之中,依稀可見,數十艘海軍戰艦正在隨波起伏。

這些戰艦與海軍制式戰艦極其相似。

但是,眾人卻很是清楚的明白他們並不是海軍制式戰艦。

不論是他們搭載的能夠激射出海樓石丹丸的超強炮火。

還是那能夠隱匿在見聞色霸氣之中的隱匿手段都讓眾人清楚的明白,他們的造價絕對不菲。

但是這並不是最為重要,在眾人眼中,最為重要之事便是,他們的目的,以及他們為何敢在兩名四皇的面前開炮的底氣。

海軍戰艦造價不菲。

但是在波塞冬那幾乎是整片大海的體量面前,他們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抗。

畢竟他們的船艦僅僅只是船艦而已。

根本做不到,如吉爾德泰佐洛黃金戰艦那般直接形變,乃至深潛入海的莫測能力。

所以很快的,整整九艘戰艦便被夏洛特玲玲剛剛升級為最頂級霍米茲的波塞冬送到了眾人的面前。

在波塞冬將船艦送來的瞬間,夏洛特玲玲便朝著白鬍子的方向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

見此,白鬍子微微頷首開口,「bigm,你沒有讓我失望。」

如果是之前的話,夏洛特玲玲在聽到白鬍子著好似讚歎自己女兒一般的話語之後,絕對會發飆,但是在親自感受過了,白鬍子那壓倒性戰力之後的現在,夏洛特玲玲在聽到白鬍子這番讚歎之言。

她的心中甚至騰升起了一抹自豪。

不過這些並不重要,原因,很是簡單,因為就在大海浪將船艦送上岸的瞬間。

船艦裡面原本將自己綁在圍欄甲板之上的海兵,便滿是嘶吼的朝著白鬍子等人沖了過來。

是的,他們悍不畏死的舉動引起了白鬍子的注意。

當然,也僅僅只是注意罷了。

白鬍子並未曾將其放在心上。

甚至就在他們衝出來的瞬間,他們的身體便不受控制了。

也就是在此刻,眾人的耳畔傳來了一聲略帶怒火的低吟,「黃金領域。」

是的,吉爾德泰佐羅出手了。

剛剛的攔截失禮,使得吉爾德泰佐羅顏面盡失。

所以,就在船艦上岸,浪花退卻的瞬間,泰佐洛便直接全力發動果實能力,將純金戰艦之上的赤金,鋪滿了整個海岸!

所以他才能在海兵衝鋒的時刻,近乎瞬息之間,便將所有衝鋒的海兵控制下來。

看著吉爾德泰佐羅的動作,白鬍子微微的朝著泰佐洛露出了一抹讚許的笑容。

接著白鬍子便直接朝著夏洛特玲玲開口,「bigm,檢查一下他們的記憶,我要看看,這些海軍憑什麼敢朝我發起炮擊!!!」 說實在的,夏洛特玲玲也想要看看這些海軍,憑什麼敢在自己的萬國朝著自己開炮。

所以就在白鬍子開口的瞬間,夏洛特玲玲便直接示意布琳將他們的記憶抽取。

九艘海軍戰艦,接近兩千人的體量當時便讓布琳感覺異常棘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