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他還有一絲的理智,並沒有直接動手,只是釋放周身威壓想制住兩人,他心中也清楚在這個時候自己不可能拿他們怎麼樣,但是讓他就這麼看著衛衍將衛夙抱走,他做不到!

可是,他自認強大的威壓,對風玫與衛衍絲毫影響都沒有。

在秦陽落在出口處的同時,風玫扯了扯衛衍的衣袖。

衛衍停下步伐,低頭看她,看著她軟軟地靠在胸口,只覺得心中鼓脹脹的被填滿了,眸中的寵溺幾乎要溢出來:「不怕,我能救你。」

記憶中他們一起走過這麼多世界,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她如此柔軟的模樣,小小的一隻,簡直要將他一顆心都給軟化了。

風玫嘴角一抽,他哪知眼睛看到她怕了?

「放我下來,我自己走。」他就這麼抱著她出去,像什麼樣。

哪知她一說,衛衍就委屈了:「我都好久沒好好抱你了。」

風玫:「……」這真的是記憶恢復了嗎?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秦陽咬牙切齒:「哼,你能救她?她心臟先天不足,這世上只有我有能力調養好啊,沒有我,她心臟會衰竭而死,而且衰竭速度會越來越快!」

他抑制住自己強行搶人的衝動,「你若真的愛她,為她好,就將她交給我。」

再等等,等他在周閱文面前站穩了腳跟,等他在醫學界擁有足夠的威望,衛家又有何懼。

原本衛衍與風玫兩人根本就沒將秦陽放在眼裡,完全忽視他的存在,但是現在,聽到他的話,衛衍終於不舍地將目光從風玫身上移開。

春花瞬間化作冰刃,在衛衍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時,那一瞬間秦陽有種自己的靈魂都被凍結的錯覺。

迎上衛衍的視線,秦陽頭皮一炸,完全不受控制地踉蹌幾步跌倒在一旁,讓出了出口。

衛衍沒再多看他一眼,徑直抱著風玫離開。

在他們走了好一會兒,秦陽才大口喘息起來,一抹額頭,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怎麼會這樣?只是被對方看一眼,他感覺自己死裡逃生一般,根本就控制不住那種靈魂里的畏懼恐慌。

他想到自己兩次對衛衍釋放威壓都對對方沒有任何的影響,不由瞳孔一縮——衛衍也是修者。

而且是十分的強大!

時音與衛夙認識,衛衍是修者……修者,這個世界上難道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有許多的修者嗎?

略微平復了情緒,他給時音發消息求證——師傅,這世上有很多修者嗎?衛衍是不是也是修者?

看著對面風玫那杯沒喝完的咖啡,秦陽咬牙:「修者又如何,能救衛夙的只有我,只有我!」

衛衍就算再強大,也對衛夙的病束手無策,畢竟術業有專攻,修者也不是醫者! 躺在床上,葉修想到還有二十八年,不管怎樣,他都必須努力再努力,但也明白武道之路不能操之過急。

不過這樣也好,自己只有在這種環境下,才有進步的空間。

「胖子,你來這兒多久了?」葉修問道。

「葉修師弟啊,你睡了嗎?」忽然,雋天豪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沒多久就跑了進來,肉嘟嘟的樣子還真是有趣兒。

葉修啞然一笑,這胖子還真是個活寶。

「沒睡呢,幹啥啊師兄。」葉修問道。

「嘿嘿嘿,過兩天我想去執行一個任務,正好咱倆一起吧,反正現在你回來了,有個伴兒嘛,哈哈。」雋天豪說道。

聽了他的話,葉修覺得沒問題,於是就答應了。

兩人約定好三天之後一起去功德殿接任務。

功德殿位於外門,所有的弟子想要接任務就必須去功德殿。

送走雋胖子后,葉修想起一件事兒,去丹藥殿走了一遭,將屬於自己的二百顆元靈丹全部領取了,等回到自己的房間,葉修開始選擇了冥想,這也是一種休息。

自從葉修服用超級龍鳳陰丹突破空元境后,他的肉身之力又一次大漲,正如逍遙子的朋友所說,這超級龍鳳陰丹中含有龍鳳的血脈之力。

葉修感覺自己體內的蠻力有了極大的提升。

這一晚的冥想,葉修將那二百顆元靈丹全部服用了,可是靈力的用量卻只是提升了一絲,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如果雋胖子在場,一定會驚訝葉修的變態,二百顆元靈丹雖然不能對境界提升太多,可是卻能使空元境初期的人感受到自己的靈力濃厚程度顯著提升。

不過葉修知道自己的情況,因為肉身的變態,以及自己靈魂的變異,他想要突破一個小境界所需要的靈力可比常人要龐大的多,這二百顆元靈丹雖然對他的提升不顯著,但是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靈力增長程度,抵的上自己苦修一年。

「元靈丹,像這種東西還是多多易善。」葉修嘗到了元靈丹的好處,只可惜丹藥太少,根本不夠自己塞牙縫的。

如今他的靈魂境界極高,很不不用擔心突破時候會境界不穩,走火入魔,所以,他現在的唯一目標就是積攢靈力,突破靈力境界。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第三天一早,葉修剛剛從冥想之中醒來,雋胖子就過來找他了。

「葉修師弟啊!趕緊走吧,任務不等人啊。」雋胖子還沒進門,就大喊道。

葉修無奈的笑笑:「走吧。」

二人並肩出了內門,到達了外門的功德殿。

功德殿說是一座大殿,其實就是一面巨大的牆,牆上面用靈力顯示著一條條的任務,每個弟子只需要將自己的靈力注入令牌,再將令牌給一位在牆前方坐著的長老,便可以在這任務牆上面選取任務了。

說起來,葉修也沒來這裡幾次,因為很多時間都是出去歷練,歷練。

雋胖子盯著任務牆看著好半天,終於選擇了一個任務。

「殺一百隻虛空幻靈鳥,任務人數:兩人,獲得功德值:每人五百,限制時間:七天。」

「就這個了!」雋胖子也沒給葉修商量,直接將葉修的令牌搶了過去,與自己的令牌一起遞給了功德殿的長老。

說實話,這些功德不多,但肉渣也是肉啊,葉修可不嫌棄。

「雋天豪,你這幾百年都不接任務的主,怎麼今天想起接任務了?」那功德殿長老明顯是認識雋胖子。

只見雋胖子嘿嘿一笑:「這不是葉修師弟回來了嘛」

「葉修啊,看樣子還得讓這小子跟著你啊,虧他還是師兄呢。」功德殿長老看了葉修一眼,微微一笑,便將令牌遞給了二人。

「任務已經弄好了,不過你們要小心,這虛空幻靈鳥雖然是道元境初期的虛空妖獸,可是幾乎都是成群出沒的,所以你們絲毫不能大意,尤其是你這個新人。」功德殿長老交代道。

而葉修則是微笑的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抬頭想功德牆的頂端看去,差點沒被那全是零的功德值嚇死。

「殺邪道夢公子,一億功德值。殺虛空妖獸,幻靈魔龍,得龍晶,一顆龍晶一千萬功德值……」

「別看了,那任務不是我們能做的,比如那夢公子,那可是邪道有名的天才,僅僅修鍊千年,便是至尊境巔峰的存在,甚至可以與聖主境一戰,就算是那些親傳弟子,也只能躲著人家走,誰敢接那個任務,就只能是找死。」雋胖子看葉修那出神的樣子,不禁搖搖頭說道。

葉修點點頭,的確,那種人現在還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可是一億功德啊,換算成元靈丹就是一千萬顆。

於是只聽葉修說道:「我知道,只是這夢公子我是見過的,只不過沒有打起來而已,也沒有什麼交集,看起來人還不錯啊。」

「哎呦我去,我說葉修師弟啊,你這是出去歷練傻了啊,竟然說他人還不錯。」

「好了,也就是感覺而已了,咱們執行任務去吧。」葉修笑了笑,轉移了話題,而那雋天豪也沒有再說其他的。

就算是二百顆元靈丹對葉修的幫助不大,可是兩千萬顆呢,或者更多呢,葉修感覺,自己如果有那麼多元靈丹,或許還可以進一步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

再想想自己這次任務就只能得到五百功德,葉修忽然覺得興緻缺缺的。

接完任務后,葉修借口說有些事情要回去趕緊做,很快就會回來的,這才將雋胖子支開,又一次到了任務牆下。

他準備再接個任務,不過只能是他一人去完成,畢竟自己不能將自己的真實實力暴露了。倒不是他不信任這個師兄,而是不想弄出不必要的麻煩而已。

「葉修,你怎麼又來了?」功德殿長老因為看過葉修的令牌,所以知道了他叫什麼。

「長老,我想再接個任務,可以嗎?」葉修說道。

長老驚訝的看著葉修:「規定是每個弟子可以同時接十個任務,不過你如今只是靈元境中期,我勸你還是跟著那胖子混幾年任務,提升一下自己的戰鬥力,雖然那胖子不怎麼靠譜,也沒你厲害,可是還有些實力的啊。」功德殿語重心長地勸告葉修。

雖然葉修很感激這長老能夠提醒自己,不過自己的心意以絕,不會再有所改變的。

「長老,我只是想接一個任務,想去碰碰運氣,不會胡來的。」葉修說道。

功德殿長老見葉修如此的固執,也只能搖搖頭,畢竟他是要按照規矩辦事的。

「這樣吧,你看這個任務怎麼樣?」功德殿長老指著一天條任務。

「尋找魔鏡石?」

葉修仔細觀看這條任務的要求。

「魔鏡石是邪道領地與虛空的連接之處,因為某種特定的條件,吸收了邪道的陰邪之力而成的結晶。雖說這種東西對邪道中人沒有什麼用處,不過卻可以用正道之力做成破邪法寶,接任務的弟子一定要慎重,有可能運氣好一位邪道中人都碰不到,運氣不好,肯恩還沒有靠近邪道領域,便會被邪道中人滅殺。」

葉修讀完任務介紹以後,沒有猶豫:「就這個了。」

不只是因為這個任務比較自由,限制一年之內就行,關鍵是這個任務所能得到的功德值不是確定的。

一顆魔鏡石便可以完成任務,得到五千功德的獎勵,如果得到多的魔鏡石,可以來功德殿,一顆以一千功德值兌換。

接到這個任務后,葉修立馬去找雋天豪了,還是先將他們共同的任務做完再說。

如果接了任務沒有完成,會在你未來的丹藥供應里扣除你所接任務的數量,以防止弟子亂接任務。

雖然只有五百功德值,也就是五十顆元靈丹,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葉修自然不能讓它跑了。

葉修剛到這個空間,所以一切還得雋天豪帶路。

二人接過任務后便立刻出了天君門,前往飄渺海。

虛空海,便是誕生虛空妖獸的地方,處在天君門的南方。

進入飄渺海的地方有好多處,天君門的不遠處便有一個入口。

一路上,葉修聽雋天豪給他講了不少飄渺海的事情。

飄渺海,分為六域,稱環型分佈,越向內域,那虛空妖獸就越強大,而他們這次的目的,虛空幻靈鳥,便是處在最外層。

一般內域的妖獸是不會輕易去外域,所以這個任務相對還比較安全。

豪門圈寵:失守的緋色遊戲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絲毫沒有緊張的情緒。

雋天豪是靈元境巔峰,那只是靈元境初期的虛空幻靈鳥自然對他沒有威脅,而葉修就更不用說,他權當這次的任務是出來觀景的。

經過兩人全速的趕路,僅僅一個時辰,二人便已經到了飄渺海的入口之處。

這裡駐紮這不少天君門的弟子。

因為有時候飄渺海的妖獸會暴動,為了防止不必要的事情發生,天君門在這裡留下了一部分人用來防範。

任務牆上也有這個任務,在這裡駐紮百年,可以得到一百萬功德值,這個量可是不小了。

可是葉修不想浪費這百年時間,自然不會接這任務。 在去往飄渺海的路上,駐紮在這裡的天君門弟子忽然發現了葉修和雋天豪。

逍遙神醫 「什麼人?」駐紮的弟子發現了葉修與雋天豪,立刻上前盤問。

「師兄,我們也是天君門的。」只聽雋天豪的聲音響起,說話間他已經將自己身份令牌拿了出來。

同時,葉修也立馬拿出了自己的令牌,並且開口說道:「同門弟子,要入虛空海完成任務。」

駐紮的弟子一看是同門中人,立刻收起了警惕之心,原本嚴肅至極的臉現在也緩和了不少。

「原來是同門中人,好了,你們進去吧,希望你們能小心點,順利從裡面走出來,到時候咱們還能再見面。」駐紮的弟子臉上掛著微笑。

飄渺海的危險不小,每年都有不少弟子喪生在這裡,所以每當有弟子進入這裡,駐紮的人都會善意的提醒他們小心。何況,這幾個弟子和葉修還有雋天豪他們是同門的弟子,都是天君門的武者。

幾人對視一笑,葉修與雋天豪也謝謝了幾位師兄的提醒,隨即他們的身影便末入了飄渺海的入口之中。

在進入飄渺海的那一刻起,葉修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靈了許多。似乎有一種漂浮在雲朵上面的感覺,甚至覺得還很舒服。

「葉修師弟啊,這飄渺海可不屬於鴻蒙,在這裡面沒有一絲一毫的天道威壓,所以你感覺自己彷彿輕了。」雋天豪真不愧是個合格的導遊,什麼事情都對葉修詳細的講解。

葉修也樂得這樣,至少不用自己多費口舌去問。反正在他看來,每次和這雋天豪出來都會省了不少麻煩,所以就沖著這點來說,這胖子還是挺靠譜的一個兄弟。

這時,葉修看見前方好像有一束黑光轉瞬即逝:「那是什麼?」葉修問道。

雋天豪也是扭頭看去,在看到那黑影的那一刻,雋天豪的臉色大變。

「快跑!」只見雋天豪一把摟住葉修,向出口處衝去。

可是他們已經進來不少時間了,距離出口還很遠,而且在逃跑的過程中,他們根本來不及看參照物,能不能到達出口還是兩碼事呢。

「那是什麼東西?」葉修邊飛邊問。

「那就是我們這次的目標,虛空幻靈鳥。」雋胖子氣喘吁吁地說。

「那我們跑什麼,殺就是了。」葉修聽見,靈力瞬間從身體里迸發了出來。

「殺什麼!那玩意兒敢這麼出現,估計都得上萬隻,就算是靈元境巔峰,估計都得被啃成骨頭,趕快跑路吧。」說著雋胖子又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而葉修絲毫不慢的跟在他身邊,不時還向後面瞅兩眼。

「這麼跑下去不是辦法。」葉修心裡想著。

他能感覺到,這雋胖子的速度不及那虛空幻靈鳥,雖然葉修自己有信心逃走,可是他不可能丟下雋胖子不管。

眼看著那群鳥越來越近,葉修不禁咬咬牙,沒想到剛出來就得暴露實力,可是這種形式要是再隱藏,就得死人了。

只見葉修飛到了雋胖子身後,用力一把將他推了出去。

雋胖子的速度瞬間加快,一眨眼便擺脫了被追上的危險。

而這個時候,雋天豪也不得不驚愕的回頭,看向葉修,只見葉修沖著他微微一笑,轉頭沖向了虛空幻靈鳥群。

「葉修師弟!」雋胖子大喊,他沒想到,這個自己比自己更優秀的師弟,為了救他一個實力一般的人,竟然可以棄自己的生命不顧。

雋胖子雖然平時弔兒郎當很不著調,可是他絕對不是那種貪生怕死之人,葉修在他心裡只是一個靈元境中期的人,本來他想帶葉修來歷練歷練,可沒曾想能碰上這樣的事。

只見雋胖子心一橫,轉頭便向葉修的身影跟去。

他不能丟葉修一個人在哪裡戰鬥。

葉修眼看著雋胖子沖了過來,雖然心中暗自著急,不過還是異常感動,這個胖子是個可以深交的人。

一瞬間,葉修周圍圍繞了一圈黑色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