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掌控權現在還在我手上,你書也要讀,班也要上,就當來公司做兼職吧。”

“這樣啊?”林陽有些爲難哦。

“林陽小哥,這麼好的機會你不能放過啊,我想進萬河集團都還進不了呢。”大躍羨慕得不得了啦。

“是啊,林陽,你就當是幫幫你外公好了。”潮汐也說道。

林陽感覺有些沉重,突然來了個外公,又突然將家業都傳給他,還要他一邊讀書一邊上班,有點不堪重負啊。

“好吧。”林陽爲了不讓外公失望,就應了一聲。

“太好了,林陽,你先回到雅蕙那邊去,明天一早前來公司報到。”曹寅龜舒了一口氣。

林陽陪着外公在五星級的病房裏談着往事,聽得潮汐和大躍都流淚了。

“林陽,原來你這麼慘啊,我還一直以爲你是個花花公子呢。”潮汐也是眼眶潮紅。

“林陽小哥,其實,以你超級魔術師的身份到哪兒都混得開,現在又認了富豪外公,總算拔開烏雲見明月了。”大躍也是感慨良多。

曹動辦完了事情就趕了回來,曹寅龜就將心裏的想法告訴他,這才辦理了出院手續,大家走出了醫院。

跟外公道別,林陽心情沉重,倒是大躍喋喋不休地嚷嚷:“哇,林陽小哥,現在你真是土豪了,曹家的資產起碼都有幾百個億吧。”

“去,你就知道錢。”潮汐挖了他一眼道。

“活在這個世上,沒錢那可是不行的。”大躍回擊。

林陽只能笑了笑,心裏卻沸騰不已,“嘻,老子一下子成了曹家繼承人,又擁有這麼多財富,這人世界怎麼可以這樣呢,老子之前可是個賣菜的,人生簡直就是一場夢啊。”

林陽將潮汐和大躍送到他們各自的家裏去,然後開着布加迪回到了別墅,門口的四名保鏢見到林陽開着豪跑,紛紛走了過來,帶頭的保鏢說道:“林陽,你也開上豪跑了,還是布加迪哦,在哪兒發財了?”

“沒有啊,是人家送的。”

“人家送的?是不是哪個豪門小姐送的啊?”

“沒有的事,別八卦了,這不是保鏢該問的話,我回來了,你們都下班去吧,好好陪老婆孩子纔是正事。”

“是,林陽一來咱們才能放鬆放鬆。”

保鏢們一邊讚歎布加迪,一邊捯飭衣服準備下班回家去,帶頭的保鏢突然回過腦袋來說道:“兩位千金小姐就交給你了,她們現正在泳池裏遊着。”


另三名保鏢朝他眨眨眼,有點那個哦。

林陽見他們都離去,這才慢吞吞地繞過別墅的小徑,剛靠近泳池,就聽到周雅蕙和謝泳的喊叫聲,而且還有男人的聲音,心想不妙,急忙跑了過去。

“哈哈哈,小美人,遊戲遊戲下唄,有什麼好緊張的。”一個男的聲音響起:“哇,你瞧瞧這身材,這也太惹火了,老子都忍不了啦。”

“是啊,這些天我們用望眼鏡觀察了你們好久了,這不,終於還是忍不住了,我倆就翻牆過來了。”另一個男的淫笑了一聲:“下次,趕緊叫人將圍牆築高點。”

那男人說着,就朝謝泳的手臂上捏了一把。

“啪”謝泳給了他一巴掌。


那男的八成是個變態,捂住臉頰道:“爽,這巴掌抽的真是爽了,將老子的**都打出來啦。”

林陽站在他倆的身後,周雅蕙一眼瞧見了林陽,就像見到了大救星一般:“林陽,你終於回來了,快點收拾這兩個膽大包天的色狼、採花賊。”

“小美女,你就別裝了,就算你有保鏢,也不可以連你們游泳也跟着吧,因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我們會翻牆是不。”

“小美女,乖啊,咱哥倆不會弄疼你們的,哈哈哈……”

“林陽,你整天死到哪兒去,還不快點幹趴這兩個色狼。”謝泳喊道,雙手護住飽滿的胸脯,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林陽不敢再怠慢,一步就衝了過去。

“你倆真是該死。”林陽陰沉地喊道。

那兩男這才感受到背後有一股濃濃的殺氣襲來,急忙雙雙轉身,看見了林陽,這才斷斷續續地說道:“小子,滾一邊去,別壞了哥們的情趣。”


“臭小子,你該不是這兩妞的保鏢吧,這麼嫩也來混飯吃,不想死的話,就蹲一邊去,看看哥們的遊戲。”

“今天,你倆通通都得死。”林陽從眼眸裏飆出一股冷冽的寒氣,陰沉地吼了一嗓:“今天老子要替天行道了。”

“嘻,臭小子夠膽量哦,來啊。”

林陽受不了他倆的戲謔的眼神,徹底憤怒了,鼻翼噏動不停。

“啪”一聲,林陽已出拳,一拳就擊打在靠近自己的一個男的手臂上,隨着“咔嚓”一聲脆響,緊接着一聲殺豬般的喊聲響起,那男的手臂即刻骨頭寸斷。 另一男的見狀,有點呆愣。

林陽的殺氣更加濃了,足以令人無法呼吸喘氣。

林陽捉着那男的另一隻手臂,向上一翻,猛然用手肘頂住他的肘彎,活生生地就將他的手臂折斷成兩處四段。

“咔嚓!咔嚓!”

動作比音速還快,兩秒過後才聽到骨頭的折斷聲,再過兩秒,這才傳來他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嘩啦啦!”

這骨折的聲音實在是恐怖,連周雅蕙和謝泳都怔了一下,那另一個男的立馬就嚇尿,這泡尿足足尿了半分鐘,可見他已憋足了恐懼與驚慌。

“你過來。”林陽雙眼一斂,突然睜開,一股殺氣就撞擊而去,那人就撲通跪倒在地,雙手亂拜,上下牙齒打戰:“小哥饒命,小哥饒命,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你的神威,我該死,我該死。”

那人拼命地扇起了自己的嘴巴,一聲比一聲響。

“太晚了。”

林陽猛然擡起腳來,一腳踹過去,那人就飛了起來,越過泳池,撲通掉落在泳池的另一端,重重地掉落在地板,身子一弓,一陣抽搐,又一平,成了一顆蝦米,一動不動了。

“林陽,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暴戾了,都嚇死寶寶了。”周雅蕙見他出手犀利,毫不留情,有點呆萌,這還是她第一次見識到林陽的暴烈。

魏晉之我主沉浮 我的女人,他們也敢動,真是不想活了。”

周雅蕙聽林陽這麼說,問道:“誰是你的女人,我嗎?還是謝泳?”

“哦,我的意思是說,在我身邊的女人。”

“去,這不等於廢話嘛。”

“對,這種色狼,不殺他們算是仁慈了,還是林陽厲害,一個動作就將他們打得屁滾尿流。”

謝泳溼漉漉地走過來,泳裝裏的大胸脯抖個不停,呼之欲出。

“來得正好,我及時補充玄清氣吧。”林陽見她的肚臍眼隔着泳裝微微凸顯,玄清氣波動,林陽爽爽地吸溜了一通,搞得謝泳雙眼撲朔迷離的。

周雅蕙也走了過來,林陽豈能放過,心裏暗爽,“對不起啊,兩位哥們,我出手重了點,其實啊,真正的採花大盜是我林陽纔對啊。”

林陽心裏起了惻隱之心。

男人誰不好色啊,只不過這兩男操之過急,用的方式不對,應該找個情投意合的女友,先談談戀愛才好動手嘛。

林陽的心最終軟了,還是將他倆救活,然後踢出別墅,“經過老子這麼教訓,諒你們再也不敢動色心禍害花椰城的美女了吧。”

進了別墅,林陽心窩一痛,趕緊喊道:“蕙姐,我有點累,想休息一下,你們趕緊去換乾淨衣服吧。”

“這小子,每次從大愛善堂回來,都是這麼累啊。”

“剛纔他打人那麼暴力,現在一停下來反而疲憊了。”

周雅蕙和謝泳你一句我一句地說着,跟着林陽的身後走。

林陽進了自己的房間,立馬就修煉起來,正按着琥珀女的肢體動作而行,蜂巢空間的巨龍又活躍過來,琥珀女喊道:“林陽,你隨着我的身體進到空間巢裏來。”

“好的。”

“我突然改變主意了,這惡龍我們暫且不將他壓進龍靈塔,況且要將龍靈塔的第二層開啓還要費些功夫,就以你的實力打敗它,將它制服吧,將來或可爲你所用。”

“好吧。”

末日生死戀 ,十分廣闊,仔細想想,卻是越想越害怕,“有點不對哦,這樣子,小姑你和這條惡龍豈不是我體內的寄生蟲?說不定哪天我的身體會被你們吞噬,那就玩完了。”

正這麼想着,琥珀女突然用手肘支在他的肩膀上,朝他吹了一口氣,帶着甜甜的花蜜味道:“你說的是蛔蟲吧,你說說,哪有我這麼漂亮的寄生蟲?”

“那也是,小姑你是最美的。”

“你小子的嘴是越來越甜了哦。”

“那必須的,所謂近朱者赤嘛,你是蜜蜂,當然得帶點蜜嘞。”

來到惡龍的跟前,那惡龍立馬騰空而起,翻轉龍身,尾巴硬生生地朝林陽掃過來。


wωω ★тт kān ★c o

“惡龍,你事先要交代一聲嘛,老子都還沒準備好呢。”林陽躲閃不及,被它打中臂膀,頓時感覺臂膀火辣辣地痛,而琥珀女早就不知道哪兒去了。


“小姑奶奶,這關鍵時刻,你該不會放我飛機吧?”林陽暗暗叫苦着。

之前他只是啓動龍靈塔,暫時壓制了它一下,這次應該沒那麼好運了吧,因爲琥珀女要自己用實力打敗它的。

林陽正朦朦的,都不知道要怎麼對付它了。

惡龍一騰空,變得身軀巨大,搖晃着大腦袋,龍鬚飄舞着,猛然四爪朝他抓來。

林陽噏動鼻翼,催動玄清氣,身子一閃,避開它的兩隻前爪,惡龍的第三隻爪已到,林陽再次閃動身子,僥倖地避開,但惡龍的第四隻爪已到,“嗤”一下撕開他肩膀的一塊肉,牽動全身,痛得他呲牙咧嘴。

“喂,我說惡龍,你再來老子可不客氣了啊,老子剛剛成爲億萬富豪,還沒大把地花過錢呢,我可不想死。”林陽一邊像個小人兒一般地躲閃,一邊高聲呼叫琥珀女:“小姑,小姑奶奶,你不來幫忙也就算了,最起碼得教我一些絕招對付它呀。”

琥珀女就此消失了一般,不知去向。

“算了,求人不如求己,老子跟你拼了。”

林陽暴戾之心一起,渾身就顯出一股殺氣,但這股殺氣對付人還行,對付龍好像不行哦。

惡龍張開血盆大口,目標明確,對準了林陽的腦袋咬了過來。

林陽一驚,“如果被吞,老子就會被消化成龍屎,那就搞笑了。這可是老子自己的身體,也就是說,這可是老子自己的地盤,怎麼能被你反客爲主呢。”

這麼想着,林陽精神一振,意念之處,伸手彈出一顆圓錘,剛好拋進它的大嘴裏,“老子讓你吞錘。”

喊話之間,林陽躍上龍背,在龍身上奔走,手裏多了一支長箭,狠狠地插進龍身,可惜,只掉了十幾片龍鱗,還是未能傷到它的皮肉。

“秋風掃落葉。”

“霹靂神拳。”

“佛山無影腳。”

林陽想起自己看過的電影絕招,不管它是哪一派的,也不管有沒有用,通通使上,跑至其龍頭上,跌坐在龍身,雙手就捉着它的兩隻龍角,用腳踹龍腹。

每一腳林陽都貫通了玄清氣,好傢伙,也夠狠的,踹得惡龍翻滾不已,在空間巢的高空中飛騰跳躍。

“嘻嘻,挺好玩的,老子何不想象它就是一匹烈馬,對,就讓我降服它,這樣纔有意義,不用什麼都靠小姑來幫忙。”

惡龍猛烈地搖晃腦袋,企圖將林陽甩落,但林陽死死捉住它的龍角不放手,惡龍就甩動尾巴,想掃開他,但每次都打在自己的龍頭上,恨不能將龍尾從背部反上來掃打。

惡龍發怒了,一會兒騰高,一會兒低飛,鬧騰個不停,聲聲龍吟。

突然,惡龍甩動龍尾,朝自己的腦袋掃來,帶過來一陣強勁的風力,那可是相當於十二級以上的強颱風,林陽幾乎被打懵,身子滑落,剛好龍尾再次蕩過來,林陽急忙捉着龍尾,任它狂風暴雨亂甩亂抖,就是不放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