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清楚情況之後,他對於葉飛的實力,不禁再次刷新,面對數十位完全體的異人,儘是氣勢絲毫不弱,足以證明這個華夏人的恐怖。

而此時半空之中,那些完全體異人,在炙熱之息的橫掃之下,不得不停住了身形。

葉飛靈識掃向四周,卻是始終不見那位安娜的現身,他的眼中的寒芒,瞬間不禁濃郁了幾分。

「你們找死。」葉飛低語一聲,抬手就是一道火焰之力湧現靠近他最近的之人。

一旦被朱雀焰籠罩,完全體的異人,可以說幾乎沒有生還的機會,如今崔虎情況無法確定,葉飛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前方的空氣中,忽然出現一道冰晶牆壁,擋在了朱雀焰之前。

「砰,咔擦。」二者迅速相撞,傳來一聲悶響的同時,那道冰牆隨即碎裂開來。

但如此同時,葉飛的那一擊之力,竟是被其完全抵消,這凝聚冰牆之人,實力顯然是已經超過了完全體的異人。

「華夏人,你是虎哥的朋友,為什麼要傷我的手下?」遠處傳來一道悠遠的聲音,彷彿不帶任何一點混雜,給人一種清澈無比的感覺。

隨著聲音的落下,一位身穿白紅紋咒長袍,有頭銀髮披在腰間的女子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葉飛目光一閃,也是隨即抬眼望去,此女相貌不算特別美艷,臉龐有些削尖,但身上確實帶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氣勢,如似自帶氣場一般。

她的相貌儘管一般,但此刻忽然的出現,卻是瞬間將四周眾人的光彩蓋過。

半空之中的所有異人,都是面露虔誠之色,轉身恭謹地向著女子行禮,均是一臉的崇拜之色。

「見過女王大人!」四周眾人異口同聲,下方的小蘭也是彎身一拜。

而此時地面之上的杜蘭特,卻是眼中多了幾分光彩,望向女王的目光中,帶著些許的奇異之感。

「原來她就是安娜女王,她的實力至少已經返祖,而且精神力量遠遠在我之上。」杜蘭特臉上表情變化,此時內心忍不住暗道。

上方半空之中的葉飛,在聽到安娜的話語后,臉上頓時露出了古怪之色,隱約透著些許尷尬之感。

「虎,虎哥。」葉飛聲音有些不穩,暗道這崔虎在此地到底做了些什麼?

僅僅是片刻的失神,他隨即很快反應過來,定了定神之後,隨即抬眼望向眼前之人。

「你與崔虎是什麼關係?」葉飛盯著前方之人,低聲開口問道。

前方的安娜女王,臉上露出了笑容,看了葉飛一眼之後,她的臉頰不禁閃過一絲微紅。

「虎哥是我的未婚夫,我們明天就要在這裡舉行婚禮了。」安娜女王臉上的表情冷漠,那輕盈的聲音,緩緩地傳到了葉飛的耳邊。

此時的葉飛聽到這話,可謂是徹底愣在了原地,就算是他此時眼中也是不免閃過一絲茫然之色。

崔虎進入暗島,實際上沒有多長時間,踏上這暗亞島的時間,也不過短短十數天,怎麼莫名其妙多了一個未婚妻,而且還是暗亞島的島主。

「這,你確定?」葉飛愣了半響后,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安娜女王聞言,隨即沉聲開口道:「你應該就是虎哥口中的那位葉小爺吧,這次的我與虎哥的婚禮,他所想要在你的見證下舉行,這也是本王請你來的原因。」

安娜女王臉上的神情不變,望著葉飛冷聲開口說道。

此時四周那些完全體異人,身上的氣息也是全部收斂,向著女王恭謹行禮之後,紛紛向著領地四周退去,女王大人現身,這裡也就沒有她們什麼事了。

待眾人離開之後,安娜女王隨即身形落在了地面之上,她抬眼掃了葉飛一眼,向其微微點了點頭。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安娜女王面露不悅之色,輕聲開口說道。

葉飛目光微閃,此事儘管有些詭異,但若是崔虎真的準備結婚,他作為朋友自然是希望看到的,但此事不能聽前方之人的一面之詞。

「我要見崔虎。」思索片刻之後,葉飛隨即直接開口道。

前方的安娜女王聞言,臉上露出了為難之色,沉默了半響之後,她輕輕地搖了搖頭。

「冰凌領地的規矩,在結婚之前虎哥是不能與外人接觸的。」

「你是他的朋友,我身為暗亞島之主,親自邀請你來此參加婚禮,讓你們在這裡等他一晚,有什麼問題嗎?」安娜抬頭望著葉飛,平靜地開口說道。

從這安娜的話語中,他可判斷出崔虎與她的關係不一般,回想起方才二人的對話,葉飛的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

崔虎想要在他的見證下結婚,這句話顯然有著更深層次的含義。

「此事不能急。」葉飛定了定心神,內心隨即暗道。

無論眼前這個女王有什麼目的,他此時無法察覺到崔虎的位置是不爭的事實,若是一旦起了很大衝突,崔虎的性命怕是會有危險。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臉上慢慢露出了笑容,隨即望著前方之人緩緩點頭。

「也好,葉某今天就在此地住下了。」葉飛臉上的表情如此,低聲開口回應道。

前方的安娜女王,臉上的表情這才緩和了許多,隨即輕撇了葉飛一眼,顯然也是沒有將其放在眼中。

「華夏人,你能夠進入本王的領地,已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等婚禮結束之後,你們就可以滾了。」安娜女王說完之後,便是轉身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待此女走後,葉飛慢慢皺起了眉頭,隨即轉身進入了別墅之內。

別墅門前的杜蘭特,在回過神來之後,也是連忙跟在了葉飛的身後,他此時眼中已然再度恢復了光彩。

冰凌別墅大廳之內,此時的葉飛一臉的思索之色,他此刻體內的靈識,更是早已經將整個冰凌領地覆蓋,但始終不曾發現崔虎的身影。

「不可能,就算那安娜女王有著返祖級別的實力,也無法逃出我的靈識追蹤。」葉飛一臉的不解之色,此時內心忍不住暗道。

此時的他,不光是崔虎的位置,就連方才那位安娜女王離開此地后,也消失在了葉飛的靈識之中。

「大,大人,您的朋友,真的是安娜女王的未婚夫?」杜蘭特此時臉上帶著笑容,連忙蹲在了葉飛身旁,一臉期待地開口問道。

若是真的如此,那他們的身份,可就不僅僅是貴客這麼簡單,只要與眼前這個華夏人打好關係,今後整個暗亞島,他杜蘭特的地位,可以說只在女王大人一人之下。

「怎麼,從那安娜口中親口說出,你看來是還有些不信。」葉飛一段搜尋無果之後,此時也是收回了靈識。

他轉頭看了杜蘭特一眼,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微光,心中已然有了一個想法。

這個杜蘭特也是一位異人,而且實力可謂不俗,憑藉他體內的能量核,足以在葉飛暫時恢復靈力,有了先天之力加持,找到崔虎應該不是難事。

「不是,不是,屬下怎麼可能不信。」

「您看這一路走來,屬下也是幫了不不少忙,您看能不能為我引見一下您的那位朋友?」杜蘭特臉上帶著笑容,此時一臉賠笑都低聲開口道。

在杜蘭特的心中,比起眼前這個華夏人,顯然是那位安娜女王的未婚夫更值得他接近。

葉飛面露輕笑,可是瞬間看出眼前之人心中的想法,他隨即故作思索一番,便是轉頭深深地看了杜蘭特一眼。

「沒問題,但在這之前,你需要幫我一個忙。」葉飛輕輕地點了點頭,望著眼前之人開口道。 別墅大廳之內,杜蘭特聽到這話,連忙拍了拍胸膛,別說一個小忙,只要他能夠做到,此刻絕不與會拒絕眼前之人的要求。

這位可是安娜女王的親戚,可謂是他今後混跡在暗亞島雄厚的資本。

「大人請說,我杜蘭特定當全力以赴。」杜蘭特一臉的正色,聲音也是隨之提高了幾分。

葉飛淡笑一聲,隨即抬手一揮,一道炙熱之息,瞬間將眼前之人的身形籠罩。

不等那杜蘭特反應過來,只見葉飛指尖划動,將他的身形托在半空,隨即放置在了一座小冰台之上。

「大,大人,您這是。」杜蘭特心中一驚,本想運轉力量抵抗,但最終還是忍住了,便是連忙開口問道。

他深知就算出手抵抗,他也絕不會眼前這個華夏人的對手。

「借你的能量核一用。」葉飛臉上的表情如常,低聲開口回應道。

這句話一出,頓時把杜蘭特嚇得不輕,他的身子下意識地一顫,眼中同時露出了驚恐之色。

身為異人強者,身上最為重要的部分,便是體內的能量核,眼前這個華夏人,居然要想要找他借,這不是變相的要他的性命么?

「你,你說過不殺我的。」杜蘭特連忙開口,聲音明顯帶著顫抖。

葉飛目光沉靜,隨後一揮之下,一件普通的法器,出現在了二人的眼前。

「葉某不白借,用完之後這件法器送你。」葉飛看了前方之人一眼,此時緩緩開口說道。

這杜蘭特罪不至死,而且確實幫了葉飛不少,只是借用一下能量核的力量,來解除暗島的壓制之力,葉飛並不會要他的性命。

冰台之上的杜蘭特,此時一見法器,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光彩。

但在反應過來之後,他的神色可謂是瞬間暗淡下來,法器雖好但也要有命拿啊,這能量核一旦借出,他怕是命不久矣。

「放心,你不會死的。」葉飛看到眼前之人臉上的表情,也是忍不住微微一笑道。

杜蘭特將信將疑,但此時已經沒有什麼辦法,就算出手反抗也是死路一條,也是只能閉上眼睛人命。

大廳內的葉飛,此時不在猶豫,反手一掏之下,一把泛著白茫的寶石匕首,赫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時,時之刃,你,你不是華夏人?」杜蘭特感受那股凌厲之息,瞬間睜開了雙眼,在看到時之刃之後,面色可謂是劇變。

而下一刻的情景,更是讓他心神險些崩潰,眼中的驚恐之色已然達到了極致。

在他的目光之中,只見眼前這個華夏人,居然用時之刃劃開了胸膛,又掏出幾根銀針封著了他的身形,使得他體內的能量核與自己的身體脫離。

重點是此時的杜蘭特,感受不到任何疼痛,而且能量核離體他居然沒死。

「你,到底要幹什麼?」杜蘭特壓抑著內心的恐懼,此時忍不住低吼一聲。

葉飛面色不變,低聲開口回應道:「只是借用一下能量核的力量,有我的銀針護住心脈,你的身體不會受到太大的傷害。」

其實葉飛完全可以運用朱雀焰之力,將眼前之人體內的能量核掏出,但那樣一來這杜蘭特就算不死,怕也只剩下半條命。

而他如今的方法,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證,眼前這個異人不會有什麼危險。

杜蘭特的能量核,比起其他的異人,給人的感覺有些特殊,整體竟然是純白色的,一道道有如針刺一般的白茫,在能量核上不斷翻滾扭轉著。

「精神力量么,與靈識之力確實有幾分相似。」葉飛看了一眼跟前的能量核,此時不禁低喃一聲。

他說完之後,隨即指尖向著前方一點,一股無形的吸徹之力,將能量核上的力量,慢慢地吸入了自己的體內,那杜蘭特的臉色也隨之慘白下來。

冰凍別墅大廳內,隨著異人力量的入體,四周的暗島壓制之力,瞬間消失全無。

葉飛的眼中,隨即閃過一道精光,體內被壓制的靈力,在這一刻猛然爆發出來,陣陣的雷弧在他的周身閃動,眉心的先天之力,同時湧現而出。

「實在是不想在呆在暗島了。」葉飛此時不免暗嘆一聲。

隨著力量的恢復,他眉心的青氣同時浮現,緊接著夾雜在靈識之內,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

擁有了先天之力的夾雜,前方不遠處的冰凌宮殿,已然退去了神秘的面紗。

宮殿之內的人員落入了葉飛的識海之中,除了那位安娜女王之外,這片領地內的所有人,都無法逃過葉飛的靈識追蹤。

「找到了。」葉飛眼前一亮,靈識之力停留在了宮殿的後方半空之中。

此時的他,在那片宮殿的後方,發現了一座隱秘的冰洞,其內隱約傳來看了崔虎的氣息,那熟悉的氣血之力,葉飛絕對不會感覺錯。

「凝。」葉飛低喝一聲,瞬間收回了靈識。

既然確定了崔虎的位置,接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身上得到靈力收斂之後,葉飛隨即將體內的異人之力,返還給了眼前之人。

抬手收回了杜蘭特體內的銀針,將他的能量核,從新植入了他的體內。

整個過程可謂一氣呵成,同時也被杜蘭特看在眼中,他愣愣地盯著眼前這個華夏人,從那熟悉的動作可見,此人絕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可以了,我的朋友已經找到了,今天我們就可以離開此地。」葉飛體內的靈力,此時已然重新被壓制了下來。

他掃了杜蘭特一眼,順手將那件法器扔給了此人,便是隨即轉身準備離開別墅。

「找到了?大,大人,您可是要去見女王的未婚夫?」杜蘭特接過法器,也是很快反應過來,隨即猛然坐起了身形,盯著葉飛開口問道。

在葉飛的刻意控制下,此人倒是沒有受多重的傷,只是有些虛弱罷了。

「算是吧,你在這裡等我。」葉飛說著也不再廢話,便是向著門外走去。

後方的杜蘭特一聽這話,眼中頓時泛起了綠光,連忙跳下了冰台,緊跟在前方之人的身後。

這種近距離接觸女王大人未婚夫的機會,他是說什麼也不可能錯過的,要是能夠與那位大人成為朋友,那今後在暗亞島上他杜蘭特的地位不言而喻。

「大,大人,屬下沒事,女王的未婚夫,屬下定要親自拜會一番。」杜蘭特臉上的表情認真,看樣子是說什麼也要跟在葉飛身後了。

葉飛面露無奈之色,輕輕搖了搖頭之後,也是懶得多說什麼,便是身形閃動出現在了別墅門外。

後方的杜蘭特,此時眼中的光芒,不禁更盛了幾分,他彷彿看了了美好的未來正在向他招手,體內的力量隨即猛然運轉,連忙跟上了葉飛的身形。

二人離開別墅之後,便是向著前方冰凌宮殿的方向閃身而去。

本就距離不遠,二人的速度也是極快,幾乎是幾個起落之間,便是已然越過了宮殿。

此時的葉飛,站在一塊冰台之上,目光隨即向著前方掃去,只見在他的前方不遠處,有著一條滑溜的冰道,冰道的盡頭則是一面巨大的冰牆。

這冰牆有如鏡子一般,幾乎倒映了半空冰凌領地,給人的感覺奇異無比。

「冰牆阻隔的靈識。」葉飛低喃一聲,身形同時消失在了原地。

後方的杜蘭特,在看了一樣前方的巨大冰牆之後,此時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異樣之色,臉上的表情不知為何變得凝重了許多。

「大,大人,您確定女王的未婚夫,在這道冰牆裡面?」杜蘭特很快跟上的葉飛,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嗯,冰牆上有股奇怪的力量,阻擋了我的查探,但我朋友的氣息確是是從裡面傳來的。」葉飛站在冰牆前,低聲開口回應道。

能夠阻隔他靈識的力量,可見這地方不簡單。

杜蘭特面露狐疑之色,沒有在多說什麼,而是緩步走上前來,只見他抬起了手臂,劃出一道白色的紋咒,向著前方一指點去。

伴隨著一道白光劃過,只見原本如平鏡的冰上,忽然出現了一道裂縫。

杜蘭特目光一閃,同時發出一聲輕喝,隨著他精神力量的湧現,冰牆上的裂縫慢慢擴展,形成了一道拱形的小門。

此時的葉飛不禁眼前一亮,隨即忍不住多看了這杜蘭特兩眼。

「大人,這座冰牆內蘊含著極強的精神力量,與我的力量本質上是相同的。」杜蘭特臉上多了幾分得意之色,收回手掌之後,望著葉飛開口解釋道。

儘管如此,但杜蘭特深知,這冰牆內蘊含的精神力量,比起他要高出不止一個檔次。

「很好,進去吧。」葉飛淡笑一聲,此時也是不在多言。

隨著前方拱門的打開,他已經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崔虎就在這塊冰牆之內,從氣息上感應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說著二人移步進入了冰牆,四周空氣中的寒意,頓時上升了數倍不止,這對於葉飛來說沒什麼大礙,但那杜蘭特卻是身子一個勁地顫抖。 冰牆之內,如同一座密室大殿一般,裡面極為空曠,二人剛剛踏入,前方不遠處一道身影,便是落入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杜蘭特眼前一亮,不等葉飛說些什麼,他便是連忙衝上前去,向著此人彎身行禮。

Leave a Comment